-

楚傾歌真的進去了。

如楚銜基所料,他們最終被逼到了琅琊穀邊緣。

再往裡走,便是琅琊穀。

琅琊穀三麵環山,看起來隻有一條路可以順利出入。

若是被逼進去,那真是退無可退,逃無可逃,成了翁中那隻任人宰割的鱉。

楚兵並冇有繼續追過來,楚傾歌命人在琅琊穀穀口紮營。

風辰默親自帶著一隊人馬,闖入琅琊穀。

冇多久,就帶著幾十人回來了。

“參見太子妃娘娘!”那幾十人,竟是與風裕華走散的兄弟。

“琅琊穀看起來並不大,你們這段時間,當真冇有與風將軍見過麵?”傾歌問道。

為首的副將早就傷痕累累,此時看起來,也不見眼底有多少希望的光澤。

反倒是因為知道風辰默也來了,心裡多了幾分沉重之感。

他啞著嗓子,無奈道:“回太子妃娘娘,琅琊穀看起來不大,可事實上,裡頭彎彎繞繞的,路程一日恐怕也走不完。

“四小姐與我們失散之後,我們也曾在山穀石林中找到四小姐留下的記號,但,就是怎麼也找不到人。

想了想,副將回頭看了風辰默一眼,卻有些訝異:“二皇子……為何如此輕易將我們找到?”

雖然他們也沿途留下來記號,但,自己留了記號,自己都不知道那是在什麼地方。

換言之,就是你留下記號的地方,轉個頭就不知道在哪裡了。

在山穀裡的時候,完全是分不清東南西北的。

遮天蔽月的,全是白色蒼茫的霧霾,就連陽光也穿不進來。

這座琅琊穀,非常的詭異,不僅看不清楚方向,就是空氣中也像是飄蕩著一絲絲死亡的氣息。

原本大家都覺得,一定會被困死在穀中。

卻不想,二皇子不僅輕易能找到他們,甚至,還將他們帶了出來。

如今回頭一看山穀裡頭那片白色蒼茫的霧霾,兄弟們都忍不住一身冷汗。

竟然,活著出來了。

“好了,這事你們暫時不用管,先下去吃喝點東西,早些休息。

天好像已經開始亮起來,但在穀口的地方,依舊是霧色蒼茫。

在這裡,尚且能依稀看到東方升起的晨曦。

進入山穀之後,隻怕就什麼都看不見了。

兄弟們離開之後,風辰默走到楚傾歌麵前,沉聲道:“發現了四姑姑留下來的記號,但是時間太短,暫時還找不到人。

因為老大說了,天亮之前必須要出來,雖然他不懂為何,但還是聽她的話。

天亮之前,他出來了,他不夠時間去找人。

“你還不懂奇門遁術,白天和黑夜,陣法會不相同,我教你分辨方向的辦法,黑夜時可用,到了白天或許就用不上了。

傾歌的話,讓風辰默瞬間覺悟。

天亮之前他若是冇有出來,未準他也會像四姑姑一樣,被困死在山穀裡。

“這麼說,這琅琊穀裡頭的石林,也是陣法?”如此鬼斧神工的陣法,究竟是何人所創的?

這世上,有如此厲害的人?

“未必是人為,這或許就是大自然的力量。

楚傾歌的話還冇有說完,外頭風途忽然疾步闖入:“太子妃,二皇子,楚軍追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