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在車庫裡麵兜兜轉轉,又開了半個小時。

顧輕彥看了看時間,再堅持十分鐘,喬然就能趕到。

可是他們似乎堅持不下去了。

隨著在車庫不斷盤旋,對方也摸清了路線。

他們的優勢,蕩然無存。

這時,一輛黑色轎車迎麵朝他們開過來。想要堵住他們的去路。

顧輕彥心一橫,直接加大油門,“你們抓好扶手,我撞開他。”

說完,彪悍的路虎猛地衝上前,直接將脆弱的黑色轎車撞開,直至撞翻。到底還是特製的越野車更厲害。顧輕彥成功逃過一劫。

“安安,婷婷,我們可能需要棄車。我先找個地方將你們放下來,你們躲起來。我把他們引開以後,馬上來找你們。”顧輕彥提高聲音說道。

“好的,叔叔,放心,我們會躲好的。”喬澤安承諾道。

顧輕彥將車開到接近頂樓的位置,s號車庫,然後他找了隱蔽的位置停下。

打開車門,喬澤安和白九婷雙雙下車。

顧輕彥將自己的手機交給了喬澤安,“安安,我的電話被監聽,不到萬不得已,你不要打電話。如果你媽媽搞定了這裡,她自然會主動聯絡我。”

喬澤安接過電話的時候,感覺到顧輕彥的手輕輕顫抖了一下。

他心底不安的情緒越來越強烈。

“顧叔叔,你要小心,一定要回來找我們哦。”

顧輕彥啟動車輛,隔著車窗衝他們回眸一笑,然後他加速駛離。

他打算將其他車輛引開。

他知道這是一件危險的事情。

可是隻要能夠為孩子們爭取到一定的時間,足矣。

喬澤安和白九婷兩人從車上下來,他們躲進了附近的電梯井,狹小的空間,剛好夠他們兩個人躲藏。

白九婷坐在地上,抱著雙膝,喃喃問道,“安安,你說顧叔叔能平安回來嗎?”

喬澤安心裡很煩躁,“彆胡說八道。”

白九婷有點委屈,“我隻是有點擔心他。”

喬澤安狠狠剜了她一眼,“我看你是覺得他長得好看吧!性子又溫柔!瞧你那點出息,一直盯著人家看!你喜歡這種溫柔的男人?他比你大太多了吧。而且,我告訴你,他喜歡的人,是我媽媽!”

“啊。”白九婷低呼一聲,“你在說什麼呀。我隻是覺得,我要是有這樣的爸爸,該有多好!”

喬澤安,“……”

好吧,是他想歪了。

“安安,我們躲在這裡不會被髮現吧。”白九婷有些擔心。

“白癡,在這麼大的車庫裡,找一輛行駛中的車都不容易。更彆提找人了!隻要我們不亂跑,絕對冇人能夠找到我們!”喬澤安鄙視地看著身邊的白九婷。

“除非……”他頓了頓。

白九婷一愣,“除非什麼?”

喬澤安看著白九婷的眼眸深沉幾分,“除非有人出賣我!”

白九婷不說話了,她知道喬澤安還在生氣,幼兒園的事情,是她將喬澤安帶了出來。她怎麼也解釋不清楚。

她幽幽歎了口氣。

喬澤安也不再說話。

另一邊,顧輕彥駕駛著路虎,故意將兩輛車引到f號車庫,這裡中空平台最大,方便倒車和調頭,不容易被堵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