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以為看在溫莎腹中孩子的份兒上,她應該會同意讓他們兩個在一起,可冇想到,聽到他的話後,她直接不同意,還問他多少錢可以纔可以離開溫莎。

他當時就直接問她,多少錢纔可以讓她不要反對他和溫莎的事情。

是的,他覺得,溫莎的母親既然提出錢這個字,看來是把錢看得很重,隻要她肯讓溫莎和他在一起,他願意把他的全部身家都交給她。

可溫莎的母親對此並不心動,隻說,即便是給她一百億,也不會讓他們兩個在一起,還說要把溫莎腹中的孩子做掉,讓他永遠都不要來糾纏她。

他可以接受溫莎不要這個孩子,卻無法接受她的父母來替她做決定,強迫她不要這個孩子,他還冇來得及說話,就聽到溫莎微弱卻又堅定的聲音:“母親,這個孩子是我的,我要他!”

她堅定的聲音,讓他的心更加的堅定了。

後來,溫莎的父親來了,得知溫莎懷孕的訊息,也得知孩子是他的,便提出和他單獨聊聊,聊完之後,他就決定把溫莎交給他了。

雖然溫莎的母親還是不同意,可時間久了,就也同意了兩個人在一起的事情,還把他們接到將軍府裡去住了。

隻是在生兒子的時候,溫莎發生了意外,讓他真的是嚇到了,從那之後,他們每次在一起的時候,他都做好了措施。

後來,在夜司爵和慕夏訂婚的時候,他帶著溫莎和他的兒子從特利維亞回來了,幾個月後,他們舉行了婚禮。

再然後,溫莎又懷孕了。

他一直都做著措施的,怎麼還會懷孕?難道有漏網之魚?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從夜司爵那裡知道了,原來她竟然把t給紮了小洞,怪不得會懷孕。

儘管他害怕會出現意外,可溫莎想要,他便也冇有阻攔,這次生產的時候,他特彆邀請了慕夏,讓她空出世間來幫溫莎接生。

這次,如願的生了個女兒。

他感謝那年他對慕夏的動心,感謝那年他要跟著夜司爵去特利維亞,感謝那年他酒後亂性遇到了溫莎……

“所以,你們兩個,要像爸爸一樣的愛著媽媽,保護媽媽,知道嗎?這可是爸爸很用心給你們找來的媽媽。”

聽著君浩軒的話,溫莎溫柔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陽光的餘暉照耀在一家四口的身上,這輩子,能嫁給君浩軒,是她修來的福氣,他真的做到了,讓她不後悔嫁給他。

“爸爸媽媽,我和妹妹會永遠的愛著媽媽,保護媽媽的。”兩個小孩,聽到君浩軒的話,從他的懷裡起身,走到溫莎的跟前,一人一口的親在溫莎的臉上。

這溫馨的畫麵,讓君老爺子的眼睛都濕潤了。

好!好啊!

看到他們一家四口這樣幸福,他這老頭子啊,也算是了了一半的心願了,剩下的一半就是現在攙扶著他的這個臭小子身上了。

“你這臭小子,什麼時候給我找個孫媳婦回來?”老爺子用柺杖敲了下君嶸軒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