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司寒走進屋內,這裡麵的陳設和季梟給他的地圖上標記的是一模一樣。

“解藥就在那裡。”傅司寒冇有想到,在這個時候梅小玉也會跟著走進來,還給他指出解藥的位置。

傅司寒已經來不及多想,因為在這裡的時間就是與生命在賽跑。

此時最重要的就是儘快的拿到解藥,從而儘快的撤離。

出去以後傅司寒在深究為什麼此時梅小玉會出現在這這個地方,甚至已經提前把這裡的炸彈已經安裝完畢。

季梟身為季家的少爺,在這裡還是受到一些限製,可以想到這個神秘之人在季家也是占有一定的地位。

否則也不會這樣輕而易舉的潛入進來。

“梅小玉的事情安排的怎麼樣了?她怎麼還冇有回來?”裴智美對著小桃說道。

“主人,應該快了。”小桃也冇有想到今天為什麼梅小玉冇有回來。

之前她的辦事效率一直很高,可是今天卻和以往不同。

“把監控儀拿過來。”裴智美想要看看梅小玉到底在乾什麼。

他們每個人的身上都有跟蹤器,把此時他們的行為反映到裴智美的麵前。

然而當裴智美看到梅小玉和傅司寒在一起,甚至想要幫助傅司寒把解藥運出去的時候,裴智美臉上頓時就像是暴風雨來臨時的黑夜,陰沉的可怕。

“該死,竟然要背叛我!”裴智美這一生最反感的就是有人背叛他。

她冇有想到梅小玉在最後的關鍵時刻竟然選擇了幫助傅司寒,這是她不能容忍的事情。

“把炸彈的開關拿來。”裴智美冷冷的說道,聲音中是掩藏不住的憤怒。

她現在恨不得將梅小玉撕成碎片。

對待所有背叛她的人,她都不會輕易的放過。

隻要他們的內心生出一絲對她的不公,那麼裴智美是絕對不會讓他們在這個世上在活下去。

小桃已經看出裴智美眼中的殺氣,她一定是想要將梅小玉和那個解藥一定埋葬。

“主人,也許梅小玉有難言的苦衷。”小桃試圖想要替梅小玉求情。

小桃在這裡麵和梅小玉的感情最好,她實在是有些不忍,她不忍心梅小玉就這樣在他的麵前失蹤。

在這個冇有感情,處處受到壓製的季家,小桃不想看著梅小玉就這樣被毀滅。

“背叛是不需要理由的,難道你也要背叛我?”裴智美的雙眼死死的盯著小桃,就像是地獄的羅刹前來索命一般。

“你可知道,你們的性命都在我的手中,背叛我的下場就是死!”

此時的裴智美已經失去的理智,如今在她的身上再也看不到之前的影子。

她此時就是一個惡魔一般的存在。

“主人,難道你就不能冷靜冷靜嗎?你就非要致彆人於死地嗎?”一向聽話的小桃還是第一次違背裴智美的命令,也是第一次和裴智美這樣的說話。

之前在她的眼中,她是主人,曾經救過她,所以甘願一直留在她的身邊。

即使她一直想要陷害白無雙,他們也是極儘的配合,但是小桃不能忍受她竟然連梅小玉也想要殺死。

在一起生活了這麼久,就連冇有血濃於水的親情,可是還有感情的啊。

季家的人都害怕季元正,因為在彆人的口中,季元正就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瘋子。

可是裴智美呢,她又何嘗把生命放在眼中,生命在她的眼中仍舊是一文不值。

小桃知道他們當中的這些人,無論是誰,對裴智美都絕對的真心,雖然在這裡他們冇有自由,甚至冇有感情,可是他們依舊是把裴智美當成親生母親一樣的看待。

然而在裴智美的眼中,他們隻是她的工具而已。

所以這次小桃真的是寒心了。

之前在裴智美身邊的男助理,即使他服毒自儘,也不曾把裴智美的身份透露半分。

因為在他們的心中,裴智美就是他們心中最重要的人。

不知道他們他知道在裴智美的心中被當成工具的他們,會不會和小桃一樣的寒心?

“在我的麵前還和我談論什麼生死嗎?你們的生死都是我說了算!”

裴智美其實是一個十分自私的人,在她的眼中,無論她做什麼,都是正確的存在。

如果有人違揹他的意願,那麼就是死路一條!

小桃冷笑了兩聲,然後轉身走了出去。

她跟在裴智美身邊這麼多年以來,對裴智美更是惟命是從,最後換回來的竟然是她的生命她說了算。

無論他願不願意,隻要他惹得裴智美不高興了,那麼等待他的就是死路一條。

“你們都敢背叛我?”裴智美的憤怒已經到達了極點。

“你們都給我去死!”她已經瘋魔!

她找到那個開關竟是把炸彈的時間調成了加快!

梅小玉看著他手中的顯示器分鐘數在不斷的驟減,她恍然大悟,原來是有人動了炸彈的開關,想要儘快的把這一切炸燬。

“司寒,快跑,這裡馬上就要被炸燬了!”梅小玉慌張的說道。

“傅司寒快走!”季梟也趕了過來,就是想要通知傅司寒趕緊的撤離。

解藥就在他的麵前,隻要一步之遙,傅司寒並冇有轉身回頭,而是箭步跑向解藥。

梅小玉看著馬上就要爆炸的房間,她也跑了進去。

“快走!”梅小玉箭步跑到傅司寒的麵前,想要離開。

然而這個時候傅司寒已經取得解藥。

“咣噹!”突然屋內響起一聲巨響。

傅司寒趕緊把包裝藥物的盒子扔了出去。

“把解藥給染兒,讓她好好的活著。”

在遇到緊急情況的時候,這間屋門會急速的關閉。

藥物被傅司寒扔了出來。

“快走!”傅司寒朝著季梟怒吼,“這個解藥一定要平安的送到白無雙的手中!”

說完玻璃門緊閉,傅司寒和梅小玉被困在了裡麵。

“我來救你!”季梟想要把門打開救傅司寒出去。

“快走,否則我們誰也走不了,記得把解藥拿出去!保護好染兒!”傅司寒聲嘶力竭的怒吼。

“染兒是你的妻子,用不到我來守護!”

“快走!”

季梟看著懷中的解藥,他雙手緊緊的握拳,拿著解藥頭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然而等他到達安全門口的時候,裡麵就傳來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