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無雙不知道怎麼回事,雖然在這個陌生的男人身邊,她很快的進入了夢鄉。

男子看著白無雙熟睡的臉龐,忍不住的多看了幾眼。

這一覺白無雙睡得十分的安穩,當她在醒來的時候,飛機已經飛到了d國,他環視四周,冇有找到那個陌生的男子。

白無雙拿著行李下了飛機,心情有些失落。

這個男人給自己的感覺就和傅司寒給她的感覺一樣。

如果真的是司寒,他為什麼不認自己呢?

帶著些許的疑問,白無雙下了飛機。

“無雙,這!”西門昊看著白無雙一個人走出來的身影,朝著白無雙呼喊。

白無雙冇有你想到過來接她的是西門昊。

西門昊朝著白無雙走來,在看到白無雙的時候,他一直緊繃的臉頰舒展開。

西門昊從她的手中接過行李,兩人朝著西門昊的車走去。

今日西門昊開著一輛勞斯萊斯,他早早的來到機場。

當其他女生看著這樣一位優秀的男子站在他們的麵前的時候,有的想要上前去搭訕他。

其他女生已經超過他的安全距離的時候,西門昊冷酷的眼神投向他們。

還冇有靠近西門昊的那些女人,在看到他那殺人般的眼神的時候就已經紛紛的褪去。

她們就像是逃難似的趕緊逃離。

比起要手機號或者微信之類的,她們更想要活命!

機場已經人擠人,西門昊的周圍卻冇多少人,他就像是製冷劑一般的存在。

當白無雙出現,她們看著那個神一般的男子走向白無雙的時候,對眼前的女人愛恨交加。

她們不得不佩服原來這既是所謂的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她們覺得這個女人上輩子一定是拯救了銀河係!

當白無雙剛想要上了西門昊車的時候,她好像又看到飛機上那個陌生男子的身影。

其實今天她想要找這個男人談一下,可是當她醒來的時候,卻發現飛機上已經冇有了男人的身影。

白無雙突然從西門昊的車上跳了下來,試圖想要追上那個陌生的男人的身影。

“無雙,你去乾什麼?”西門昊被白無雙的行為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以往的白無雙從來冇有這樣的衝動的時候。

“西門昊,你先在車內等我,我去去就來。”白無雙一邊跑著一邊說道。

當白無雙追過去的時候,那個男人好像又消失在人群中。

冇有追到那個陌生的男人,白無雙的心中有一股莫名的惆悵。

白無雙相信她的感覺,她想要找那個男人問清楚,如果那個男人真的是傅司寒,哪怕現在他已經變了模樣,雖然這個模樣不及之前的萬分之一,她也不會在乎。

她喜歡的是傅司寒本人,不是他的皮囊。

即使傅司寒和她之前一樣失憶了,白無雙也有辦法幫助他恢複記憶,所以她想要前去問了明白。

隻是她冇有想到,自己又錯過這個機會。

西門昊隨後追上了白無雙。

“無雙,怎麼啦?”西門昊在白無雙的臉上看到一絲失落,他擔憂問道。

白無雙環視人群,再三確定冇有那個男人的身影的時候才離開。

“我們回去吧。”白無雙無奈的說道。

西門昊朝著白無雙的視線望去,也是冇有看到任何值得懷疑的東西。

西門昊剛想要伸手去拉白無雙,白無雙已經提前一步離開。

那個男子看見白無雙離開的聲影,他的眼中晦暗不明。

“無雙,你剛纔遇到熟人了嗎?”西門昊關心的問道,如果白無雙需要他幫忙,他一定會義不容辭。

之前話一直很少的西門昊在遇到白無雙之後,話也變得多了起來。

“我好像看錯了。”白無雙搪塞著說道。

她還不能確定那個男人就是傅司寒,所以她不知道該怎麼樣和彆人訴說這件事情。

“無雙,這個送你。”西門昊從車內掏出一束花。

這次西門昊並冇有送玫瑰花,而是送的百合花,因為他知道也許送白無雙玫瑰花的時候,她會不接受。

“歡迎回來!”西門昊對著白無雙說道。

西門昊知道她回國的時候,內心十分不安,他擔心白無雙不會回來。

當他知道白無雙今天飛回d國的時候,他比平時起得早很多,一大早就在機場等待。

“謝謝!”白無雙接過西門昊手中的花束。

看見白無雙親手接過自己手中的鮮花,西門昊緊繃的臉突然放鬆下來。

他的嘴角也掛著一抹淺淺的微笑。

一路上白無雙看上去就像是有心事的樣子,她一直看向窗外,西門昊專心點開著車,她們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尷尬。

白無雙一直在想飛機上那個陌生男子,想著他的眼,想著他的臉,想著他陌生散發出來的氣息。

她有時眉頭緊蹙,有時候卻是搖搖頭。

西門昊找機會想要和白無雙說話,但是看著她一個人陷入沉思,也冇有好意思打擾。

兩人就這樣一路上冇有任何的語言交流。

到了白家,白老爺子已經早早的在門口等候。

“無雙,回來了?”白老爺子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無雙,歡迎回家!”白紫萱這次也在家中,因為白慕帆有一些公司的事情需要處理,所以他需要晚些回來。

“爺爺,小姨。”看著家中親人,白無雙內心中那塊最柔軟的地方被人狠狠的觸碰了一下。

“昊小子,一路上辛苦了!進來一起吃午飯吧。”白老爺子故意當著白無雙的麵說道。

傅司寒已經失蹤了這麼多天,至今冇有任何的下落。

白老爺子看出西門昊對白無雙的用心,從西門昊看白無雙的眼神中就能看出來。

白老爺子真得想要白無雙和西門昊在一起。

西門昊看了一眼白無雙,想要征求白無雙的同意。

“進來一起吃個午飯吧。”西門昊一路送自己回來,作為朋友,在家裡吃個飯表達自己的謝意這也是應該的。

“昊小子,快進來!”白老爺子笑著道。

白無雙走進她的房屋,先去洗了一個熱水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