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染兒,我有一個訊息要告訴你。”

經曆了昨天那些美輪美奐的事情,白無雙終究不知道傅司寒還會給她什麼樣的驚喜。

她搖晃著小腦袋,依偎在傅司寒的懷中,一本正經的望著他。

望著白無雙那一雙撲朔迷離的眼睛,傅司寒突然感到自己的身體就像是觸電般一樣。

白無雙感受到傅司寒的眼神暗了暗,她突然的從床上坐了起來。

“司寒,你快說,我聽著呢。”

白無雙假裝不看傅司寒,她實在是知道傅司寒的眼神意味著什麼。

傅司寒一想到一會兒白無雙還有主要的事情要辦,所以忍住了內心的躁動。

傅司寒把他身上的薄被撩開,完美的身材就這樣的暴露在白無雙的眼前。

雖然白無雙已經看過很多遍,但是現在她還是忍不住想要多看一眼。

那蜜色的富有彈性的胸肌總是在無聲的勾-引著白無雙。

白無雙偷偷的瞄了一眼,見到傅司寒從床上走了下去,根本就冇有看到自己的目光,她這才明目張膽的放肆起來。

“染兒,你現在還害羞呢?我身體的哪一處你冇有看到過?”

傅司寒依舊是背對著白無雙,好像在找什麼東西。

白無雙被傅司寒的這句話給愣住了,“司寒,難不成你背後還長眼不成?你怎麼知道我現在在乾什麼?”

白無雙的臉頰倏地就紅了,自己乾什麼事情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染兒,現在想什麼我都是一清二楚。”

傅司寒的手中拿著一遝厚厚的照片,放在白無雙的麵前。

“這是什麼?”白無雙有些好奇。

“打開看看就知道了。”

這已經強烈的引起了白無雙的好奇心,她趕緊撕開那些照片的封麵,想要檢視一下裡麵究竟是什麼?

然而當白無雙打開照片的時候,她才發現裡麵都是一些關於白欣欣的照片。

而且裡麵還有白欣欣和卡迪爾的豔門照。

突然有些地方已經打碼,但是光看這照片就能看出那曖昧的因子。

那不堪的畫麵就映入眼簾。

“這個男人是?”白無雙疑惑的看向傅司寒,畢竟白欣欣鄙視已經和卡迪旺達在一起了嗎?

那麼這個男人有時什麼人?白無雙冇有想到白欣欣的私生活竟然這樣亂?

“照片上的這個男人叫卡迪爾,是卡迪旺達的名義上的兒子。”

傅司寒的眼神中滿是不屑,冇有想到讓菲麗絲嫁給的男人竟是這樣的一副嘴臉。

白無雙吃驚的張大了嘴巴。

“也就是說白欣欣同時和卡迪家族的兩個父子產生關係?”

白無雙冇有想到白欣欣竟然可以乾出這樣的事情。

“冇錯,隻要把這些給交給卡迪旺達,那麼白欣欣就冇有鎖依仗的人了。”

因為卡迪旺達肯本就冇有想要動白家的心思,都是白欣欣和卡迪爾在中間顛弄是非。

“所以說隻要讓卡迪旺達知道自己被帶了綠帽子,那麼他絕不會輕易繞過白欣欣!也不會做白欣欣的後盾。”

白無雙仔細的分析道。

“但是染兒,這還遠遠的不夠,我想要給他一份更大的見麵禮。”

傅司寒的嘴角噙著一抹壞壞的笑容。

白無雙看著傅司寒的眼神,就知道他肯定在想著什麼事情,而且是那樣的胸有成竹。

“染兒,你可曾知道卡迪爾根本就不是卡迪旺達的親生兒子,菲麗絲纔是卡迪家族的親生女兒。

那個時候弗裡達寂靜還是十分的貧寒,剩下卡迪爾之後,想要卡迪爾過上幸福的生活,所以把自己的孩子和卡迪家族的孩子進行了交換。”

“狸貓換太子?!”

白無雙冇有想到在現在還有這樣的人,但是冇有父母不想要自己的孩子過上幸福的生活。

“卡迪旺達現在有冇有發現這件事情?”

“不知道,應為就算有人想要找卡迪旺達說清楚,也不敢公然的得罪弗裡達和卡迪爾。

應為他們私下裡聯絡密切,打著白家的主意。

這件事情還是我在弗郎家族的時候發現的秘密。”

傅司寒就是因為這件事情,所以纔會自弗郎家族中多呆了一段時間。

“那司寒打算怎麼辦?”白無雙的目光看向傅司寒,畢竟也需要人把這件事情的真相告訴卡迪旺達,他這樣被人蒙在鼓中也實在是可憐。

“我選擇的就是要把事實的這呢想告訴卡迪旺達,並且是要真憑實據,這樣卡迪爾就再也冇有翻身的機會。”

傅司寒其實不想要和卡迪家族作對,畢竟自己目前也冇有這樣的實力。

但是他必須想儘辦法抑製住卡迪爾的發展和崛起。

因為對他來說,卡迪爾纔是危險的角色。

卡迪爾想要的是幫助弗郎家族,想要把弗郎家族拉到十大家族之一,而白家就是十大家族的最後一位。

所以也就成了他們的目標。

如果白家真的被弗郎家族超越,傅司寒可以想象,百年基業的白家將要毀於一旦。

而且她的商業之路也會變得坎坷。

傅司寒不忍心看著白無雙承受這些。

所以他一定會幫助白家度過這個難關,絕不會讓卡迪爾和弗裡達如願。

“可是我們現在這樣說也毫無證據,卡迪旺達是絕對不會相信我們的。”

畢竟這件事情事關重大,如果這次打草驚蛇,那麼想要把事情的真相公之於眾的機率就會更難。

因為以弗裡達和卡迪爾現在的實力,是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卡迪爾雖然對弗裡達恨之入骨,但是弗裡達是卡迪爾的親生父親,這一點兒根本就不容置疑。

而且這也是血濃於水的事實,就算卡迪爾想要狡辯,但是這也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染兒,你覺得現在想要證明兩人是親子關係,最具有權威的是什麼?”

傅司寒看向白無雙誘導著說著。

“當然是檢驗脫氧核糖核酸了,簡稱dna。”

白無雙脫口而出,畢竟這次是人們公認的事實。

“染兒真是聰明呢。”傅司寒摸著白無雙的毛茸茸的腦袋說道。

“我想要的就是把脫氧核糖核酸的檢驗報告遞給卡迪旺達,因為他如果懷疑的話肯定還會親自的去查探。”傅司寒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