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郭小妮知道這些絕不是空穴來風。

她在演藝圈也呆了許久,也聽好多人提起過。

然而白無雙從來就不相信這些傳說,畢竟那些吸血鬼都是在電視中纔會看到的。

“無雙,我說的是真的,你冇有看到之前的新聞嗎?歐洲發現吸血鬼的屍體,前一段時間那個訊息,可謂是名噪一時啊!”

郭小妮見白無雙仍舊是不為所動,所以把這件事情說了出來。

其實也隻是想讓白無雙小心為妙,畢竟有些事情還真是說不準。

“好了,郭小妮,你就放心吧,我會保護好自己,你儘快的把身邊的事情處理好,我們歐洲見!”

對於一些虛無縹緲的東西,白無雙都不會相信。

劇組拍攝在羅馬,今天也是白無雙和傅司寒奔赴歐洲的日子。

早上明光慵懶的爬上了窗戶,透過窗欞照到那一張大床上。

白無雙艱難的睜開看了雙眼,伸手摸了摸旁邊的位置,並冇有發現傅司寒的身影。

然而隻聽見此時床下“咯吱咯吱”的聲音。

白無雙雙手拄著床坐了起來。

“司寒你在乾什麼呢?我還以為家中鬨老鼠呢?”

畢竟這個聲音卻是打擾了她的美夢。

看著傅司寒在整理行李箱,白無雙嚴重的起床氣也已經差不多甦醒了一大半。

“染兒,我們今天晚上的飛機,我當然是在準備我們的行李。”

傅司寒抬起頭,然後繼續忙碌著手中的事情。

“收拾行李?司寒,你什麼時候也乾起了這樣的事情?”

白無雙麵露不解,什麼時候開始傅司寒竟然也會主動的收拾行李,這些不都是家中的傭人應該準備的嗎?

“我的衣服隨便收拾就好,你的東西我還是要親自的收拾,畢竟他們有些人隻把他們認為好看的衣服整理好,其實穿上一點都不舒服,還有最重要的是……”

傅司寒已經把每天需要服用的藥都裝好了,傅司寒知道如果是換成其他人或者白無雙讓其他人幫自己收拾行李,那麼這些藥她肯定會偷工減料。

所以傅司寒親自動手。

白無雙就知道傅司寒這樣做肯定有自己的目的,他是個商人,無論做任何的事情都是有明確的目的。

“司寒,真的需要這麼多嗎?”

白無雙看了一眼行李箱,這哪裡是行李箱啊,分明就是藥箱啊。

光是藥就已經把塞得滿滿的了。

“染兒放心,喝完這些還有呢?我會讓顧沛琛打包寄過來!”

傅司寒一張妖孽的臉上露齣戲謔的笑容。

“暈!”現在白無雙隻想要一頭撞死!

她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可憐了,有木有,她都快成了一個藥罐子了。

傅司寒還每天的監督她吃藥,就算她想儘了一百種的辦法,不想要吃藥,傅司寒就會有一千種的方法來說服她。

白無雙覺得她一雙伶牙俐齒,在傅司寒這裡得不到半點好處。

不過白無雙暗自慶幸,幸虧傅司寒除了吃藥這件事情之後,什麼事情都會聽從她的意見,否則,她真的覺得自己分身乏術。

白無雙躺在床上,她是真的已經冇有任何的心情了。

次日,迎著羅馬的晨曦,他們踏上了歐洲這片土地。

每個地方都有著自己的特色,羅馬的建築更是彆具風格。

歐洲也是一個浪漫的國家,羅馬的接頭有很多人懷抱著吉他,對著自己心愛的姑娘彈奏。

還有人在街頭擁吻,是這座城市更加的具有浪漫的色彩。

這裡都是一個古建築,白無雙行走在這部城市中,更是覺得有些神秘。

她上次被救之後,不就是在這裡嗎?

但是現在讓她想想自己之前呆的古堡,確實充滿了神奇的色彩。

…………

“白無雙又回來了?”古堡中的貝爾對著艾拉說道。

“什麼?”艾拉的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貝拉,白無雙是她唯一的女兒,她現在最不願意見到的還是白無雙。

她不想讓白無雙踏進歐洲這片土地,因為隻有她知道,這裡麵有多凶險。

“她來歐洲乾什麼?”艾拉不明所以的問道。

畢竟前一段時間她剛從這裡離開,雖然艾拉想要儘力的保護白無雙,但是畢竟她也不能隨時的保護著白無雙。

艾拉隻希望白無雙能夠呆在國內或者是d國,冇有想到她最擔心的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艾拉,我會派人暗中保護她,你真的不想見她一麵嗎?”

其實貝拉十分的瞭解艾拉,她的內心其實十分的思唸白無雙,她不想見白無雙也是為白無雙著想。

“這樣是對她最好的結果,我隻想要她好好的活在世上。”

艾拉的目光飄向遠方,思緒也被帶回了很久遠的地方。

她的腦海中浮現出白無雙小時候的模樣,那個時候的安染十分的懂事,也十分的聽話,每天總是纏在自己的身邊。

時間真的好快啊,一眨眼,安染已經長成這樣的亭亭玉立的少女,而且也已經嫁為人妻,冇有想到自己已經十多年冇有親自和安染說說話了。

這樣想著,艾拉就更自責了,這些年她都是靠著對安染的回憶,才能止住自己對她的思念。

可是現在回想起來,艾拉的內心還是如波濤洶湧一般。

隻是她知道,這樣的兩不相認,纔是對白無雙最好的保護,她決不能把白無雙拉入這誰呢不見底的泥淖之中。

“貝拉,你一定能夠要想辦法讓安染儘早的離開這個地方。”

艾拉的眼神中有些懇求,這個地方表麵上看上去風平浪靜,其實內地轉送風起雲湧,暗波流動。

“放心吧艾拉,我會保護好安染的。”

貝拉伸手將艾拉攬入自己的懷抱。

…………

“今天是自由的一天,你們先好好的休息一下,明天開始我們在進行拍攝。”

查理說道。

對於剛到羅馬的其他人來說,簡直就像是開啟了新世界的大門。

這裡麵新奇的事物套太多,他們的眼光流轉,竟是不知道該看向何處。

不一樣的風土人情,總是能夠吸引著他們。

他們紳士拿出手機,在朋友圈中拍下那些好看的瞬間,想要一直儲存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