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子謙緊蹙著眉頭,蘇悠悠不是說她背後的男人又老又醜嗎?

上次傅司寒出現在陸老爺子宴會上的時候,他就有些懷疑。

難道,那個男人,真的是傅司寒?!

蘇安染看著不遠處的男人,她一步步朝著傅司寒的車走去。

既然她和傅司寒兩人已經糾纏不清,那就繼續糾纏下去吧。

她不希望陸子謙加入。

“安染。”陸子謙想要上前拉著她的手。

蘇安染頭也不回地朝著傅司寒走去。

陸子謙眼睜睜的看著她坐上傅司寒的車,一顆心彷彿被撕裂了一般。

“子謙,我男朋友過來接我了,再見。”蘇安染與他揮手再見。

她冇有必要和陸子謙繼續糾纏下去。

正好藉著傅司寒,徹底告訴陸子謙事實真相。

陸子謙看著那抹熟悉的身影逐漸離她遠去,雙手不自覺握緊在握緊,“安染,終有一天,我會讓你做我的新娘!”

傅司寒坐在車上,在看到陸子謙和她一起走出來的時候,臉色陰沉的彷彿要結冰。

在聽到她那句男朋友過來接她的時候,瞬間被順毛,看向蘇安染的目光,柔和了很多。

蘇安染一上車,男人便將她摟在懷中,唇角噙著幾不可查的笑意,“今天怎麼樣?在劇組累不累?”

蘇安染依靠著後車座依靠著,“嗯。”

她的話剛落地,男人整個身影便將她包裹起來。

傅司寒按下擋板,與前麵隔開兩個空間。

“哪裡累,嗯?”男人略低的嗓音並冇有刻意壓低,卻有一種與生俱來的魅惑。

在一瞬間,就能把人的魂勾去。

“染兒,告訴我,哪裡累,我幫你。”

蘇安染不自覺吞嚥著口水,男人上挑著眉,尾音上揚,那一聲低沉的嗓音,似是帶著輕輕的震幅,從胸膛裡溢位,往細胞裡鑽入,優越而性感。

蘇安染眨了眨雙眼,一時不知道說些什麼。

她不得不承認,男人顏值冇有絲毫可挑剔的地方,那樣性感迷人。

蘇安染雙手環抱著他的脖子,漆黑的杏仁就這樣一瞬不瞬地盯著他,“九爺親自幫我揉嗎?”

傅司寒眸光暗了暗。

他險些忘記了,這隻小兔子,也是長著一口淩厲的牙齒。

“那你告訴我,你哪裡疼?這裡?”傅司寒輕輕含住她的耳垂,在她耳邊輕輕吹氣。

“嘶……”,蘇安染不自覺打了一個寒顫,貝齒緊抿著唇畔。

這個男人輕而易舉就能抓住她的敏感之處。

蘇安染不認輸,她湊到男人麵前,吻了吻他的羽睫。

傅司寒直接將她壓在身下,“染兒,知道玩火的代價嗎,嗯?”

蘇安染搖了搖頭,“九爺,染兒不知道呢,我想要好心提醒一下九爺,我的那個還冇有走呦。”

她自是仗著姨媽護體,所以纔敢這樣肆無忌憚地挑釁。

傅司寒目光不斷加深,她的話剛落地,男人的吻便密密麻麻地落下來。

蘇安染後悔了!

她後悔說出那樣的話撩撥傅司寒。

除了進行到最後一步,這個男人絲毫冇有吃虧,把應該占的便宜都占了。

蘇安染將衣服穿好之後,感覺雙手已經廢掉,惡狠狠的瞪了一眼麵前男人,“九爺,今天可還滿意?”

傅司寒痞裡痞氣地笑著,附在她耳邊輕輕開口,“還有一天。”

他目光朝著那裡望了一眼。

蘇安染不自覺用衣服遮蓋住,傅司寒這雙眼睛,彷彿是透視鏡,在他麵前,彷彿她一絲不掛。

傅司寒勾了勾唇,“還用害羞,你哪裡我冇有見過?”

男人雙手打著領結,又恢複了那個禁慾的模樣。

蘇安染看了他一眼,“我今天回蘇家,九爺能否送我?”

“小趙,去蘇家。”傅司寒緩緩開口,心情聽上去不錯。

在離著蘇家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蘇安染便下車。

“明天去找我。”傅司寒一把拉住要下車的蘇安染,唇角勾著一抹淺笑。

蘇安染臉上笑眯眯點頭,“好。”

心中MMP,傳聞傅司寒是禁慾男神,對女人從來都不感興趣?

其實他就是一個LSP。

“九爺,明天見。”蘇安染揮了揮手。

望著傅司寒離開的身影,蘇安染朝著蘇家走去。

站在蘇家門口,蘇安染臉色立即陰沉下來。

推開屋門,她走了進去。

蘇振東明天要出差,楊素華正在給他收拾行李,蘇悠悠在一旁幫忙。

屋內一片其樂融融的景象,蘇安染站在這裡,就是多餘的。

“安染?”

聽到推門聲,所有人的目光就像是按下開關鍵一樣,齊刷刷朝著她望去。

蘇悠悠目光裡麵流露出一抹狠厲。

楊素華目光有些懷疑有些不解,蘇安染怎麼今天出現在這裡?

“爸,聽說你明天出差,我今天特意過來看看你。”蘇安染笑了笑。

之前,她一直都是一副倔強的模樣,從來都隻會讓蘇振東生氣。

蘇悠悠一向花言巧語,哄得父親團團轉。

所以,她從小就吃了不夠圓滑的虧,總是被蘇振東拎起來就打。

“嗯,有心了。”蘇振東端起茶輕抿一口。

蘇安染走到蘇振東麵前,附在她耳邊輕輕開口,“爸,我找到一些當麵媽媽留下來的珠寶的線索。”

蘇振東一怔,眉眼一喜,“哦?”

蘇安染點點頭。

“我們去書房說。”蘇振東笑了笑。

之前將蘇安染趕出去,也隻不過是因為她對蘇家冇有一點兒用處,處處給蘇家丟人現眼。

現在,他之所以不再追究,就是因為她能知道洛曼容當年留下的珠寶在哪裡。

那可是一筆不少錢,正好能夠堵上他現在資金的空缺。

蘇振東轉身離開的時候,不忘叮囑楊素華母女,“趕緊收拾東西,一會兒叮囑廚房,多做幾個菜,做安染喜歡吃的。”

蘇安染唇角噙著清淺的笑,“謝謝爸爸。”

兩人朝著書房走去。

蘇悠悠一把將手中的衣服扔在地上,目光凶狠的盯著兩人離開的地方,“媽,蘇安染怎麼會回來?她又在和爸爸說什麼悄悄話?!我明顯感覺到父親對我們不像是之前了。”

楊素華眸底劃過一抹算計,“一個小浪蹄子還能上天不成?她要是長了翅膀,我也要親手給她折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