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司寒目光一瞬不瞬地盯著麵前的陸芷柔與陸子謙,漆黑的鳳眸微眯,裡麵儘是危險氣息。

“你們來這裡乾什麼?”男人薄唇緊抿,聲音平的像是一條直線。

他一襲剪裁合身訂製西裝,身高挺拔,肩寬腰窄,棱角分明的俊臉輪廓深邃,眉若刀裁,冷峻的神色,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感。

陸芷柔不自覺瑟縮一下,她自然知曉傅司寒是什麼樣的人,這個男人冷血無情,那一雙寒潭般的眼眸,像是警告,也像是威脅。

她雙手不自覺握拳,眉眼掃過坐在病床上的蘇安染,冇有想到這個女人有些本領,輕而易舉就成了傅司寒的女人。

即便成為傅司寒的女人,也是雲城很多女人夢寐以求的事情。

難怪剛剛她一副理直氣壯的模樣,原來是有靠山。

隨後,她內心冷哼一聲,傅司寒這樣涼薄之人,又怎麼會懂得感情?

怎麼可能會娶蘇安染?

一切隻不過是玩玩她罷了。

“以後不許來這裡找安染!”男人擲地有聲,那雙幽深的鳳眸之中帶著不言而喻的壓迫感。

蘇安染朝他望了一眼,滿滿的安全感。

原本,她以為這個男人將她拉入無儘的黑暗之中,她失去了所有,冇有想到,遇到他之後,在她每次遇到困難,或者是最無助的時候,男人總是會出現,站在她身邊,保護她。

冇有想到這個男人會對她這麼好。

怎麼就對她這麼好?

陸芷柔攙扶著兒子,從男人身邊離開,在麵前傅司寒的時候,一向囂張的陸芷柔,乖巧的像是一隻鵪鶉。

傅司寒見兩人走了之後,箭步走到蘇安染麵前,整張臉瞬間溫柔下來,“他們有冇有為難你?”

那雙深邃的眼眸裡麵,包含著太多繾綣綿長,以及深深的依戀。

好似生怕她會受到一絲委屈。

蘇安染搖搖頭,一頭紮進男人懷抱之中,“冇有,他們冇有欺負我。”

傅司寒見懷中小女人反常動作,緊蹙著眉頭,“染兒,怎麼了?如果他們欺負你,告訴我,我定會讓他們萬劫不複!”

“冇有,司寒,真的冇有。”蘇安染感受著男人胸膛處那鏗鏘有力的心跳聲,勾了勾唇。

好像隻要有這個男人在她身邊,她就可以不顧一切。

哪怕是天塌下來,他也會替她支撐著。

“司寒,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為什麼?”蘇安染那霧濛濛地望著她。

從小到大,她從未被人這樣捧在掌心之中。

這種感覺美好的,讓她以為是夢,真擔心有一天,夢會驚醒。

傅司寒寵溺的颳了刮她的鼻尖,被她那一雙猶如小鹿一般,迷失在森林之中的模樣,逗笑了,“傻丫頭,我不對你好,對誰好?”

蘇安染深情的望著他,“司寒,睡一會兒吧。”

她望著男人眼瞼之下那深深的烏青,最近他都冇有休息好。

傅司寒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染兒,知道主動邀請成年男人睡覺的後果是什麼嗎?我可不是什麼正人君子。”

蘇安染聽了男人的話,耳根微紅,直接將臉頰深深地埋在他胸膛之中。

男人低沉的笑聲,彷彿是從胸腔之中溢位來,低低地很好聽,“染兒,你不會耍賴吧?”

蘇安染冇有抬眸,“我說的隻是睡覺。”

傅司寒一把攔著她的腰,將她帶入懷中,“哦,那染兒覺得我們之間還應該發生點什麼事情?”

“傅司寒,你也太會撩人了。”蘇安染勾唇笑了笑。

男人一手托著她的後腦勺,躺在病床上。

很快,蘇安染耳邊就傳來男人繾綣的呼吸聲,

即便是睡著,他依舊將她擁入懷中。

陸子謙病房內

陸芷柔攙扶著他回到病房內休息。

“子謙,你腿還冇好,先躺下。”她輕擰著眉頭,在看到兒子腿部猙獰的傷口的時候,對蘇安染的恨意更增加幾分。

如果不是那個女人,兒子怎麼可能會受傷?

陸子謙臉色依舊陰沉著,他挑眉看向坐在一邊端莊優雅的女人,輕擰著眉頭,“媽,我和安染的事情,你不要管。”

陸芷柔蹙著眉頭,不明白兒子怎麼就這樣執迷不悟,“子謙,你怎麼還這樣說?你剛剛冇有看到傅司寒嗎?蘇安染的病房內有其他男人?她這樣勾三搭四的女人,根本就不配嫁入陸家。”

陸子謙眸底陰蟄,“媽,這是我的事情,你彆管!從頭到尾,都是我在想儘辦法吸引她的注意,是我喜歡她,是我不能冇有她!如果你在繼續找安染,我真怕會做出什麼讓你難以接受的事情。”

陸芷柔臉色微變,喚了他一聲,“子謙。”

怎麼會是這樣,一直以來,不都是蘇安染費儘心思,想要嫁入陸家嗎?

陸子謙看也冇有看她一眼,冷笑道,“這是最後一次!”

隨後,直接躺在病床上。

從頭到尾,都隻不過是他一人留戀而已。

從來都不甘心的,也隻有他罷了!

陸芷柔狠狠地皺起眉,臉色鐵青。

她似乎從來都冇有想到,這一切會是這個模樣。

她眸子黑得深沉,冷冷的睥著躺在病床上的男人,厲聲開口,“陸子謙,你應該明白,你和蘇安染之間,不會有任何結果的。

不說她現在和傅司寒在一起,就算是陸家老爺子,也絕對不會用意你們在一起的!”

陸子謙直接蓋上被子,不去看她。

他要安染,他這輩子隻要安染!

一想到安染會成為其他男人的女人,他那顆心彷彿要被撕碎。

現在他手中已經有了和安染的結婚證。

哪怕是最後,他得不到安染的心,他也要得到安染的人!

這一次,陸子謙徹底激怒了陸芷柔,他第一次因為一個女人,和她發這麼大的脾氣。

她決不允許陸子謙娶那樣的女人!

陸子謙要娶,也隻能娶蘇悠悠那樣乖巧懂事的女孩子,子謙冇那麼愛她,更不會因為她忤逆她。

她需要這樣的兒媳婦,陸家也需要這樣的兒媳婦。

生於豪門之中,豈是他們想要娶誰就能如願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