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芷柔和陸子謙兩人之間的氣氛僵持不下的時候,病房屋門被推開。

“陸阿姨,您也在這裡呢?”蘇悠悠甜甜開口。

陸芷柔在看到蘇悠悠過來的時候,眸底的不悅逐漸散開。

一直以來,她一直都想蘇悠悠嫁入陸家,她是子謙的良配。

“悠悠,過來。”陸芷柔喊她名字的聲音十分溫柔。

蘇悠悠唇角含笑,一步步朝著她走去。

“陸阿姨,我正好給子謙哥做了幾道菜,您正好在這,如果不嫌棄,嚐嚐我的手藝?”蘇悠悠一邊說著,一邊將食盒打開。

儘管剛剛陸子謙對她神情不悅,可她心中清楚,子謙哥生病,對她來說,絕對是一次機會。

陸芷柔的目光落在蘇悠悠身上,看著她這幅賢惠的模樣,對她更是喜愛的不行。

蘇安染和悠悠冇有絲毫可比性。

那個女人哪有悠悠一半聽話,懂事?

陸芷柔吸了吸鼻子,聞著香噴噴的飯菜,對她更是讚不絕口,“悠悠,這些都是你親手做的嗎?阿姨都不知道,你手藝原來這麼棒?”

蘇悠悠抿唇笑了笑,她在很努力的學習廚藝,不過在短時間內,還是冇有什麼收穫,這些菜,不過是她讓家裡阿姨做好的,她順便打包過來。

為了在陸芷柔那裡贏得好的形象,才故意說是她做的。

“阿姨,你客氣了。”蘇悠悠將耳邊的碎髮往後麵攏了攏,露出精緻的麵容。

“子謙,悠悠親自做的飯菜,起來吃點吧,不要辜負了她的一片苦心。”陸芷柔朝病床上的男人瞥了一眼。

男人興致懨懨的掀開被子,往病床上依靠著,眼眸之中一片複雜神情。

陸芷柔握起她的手,“悠悠,子謙生病的這段時間,麻煩你照顧了,有你在身邊照顧他,阿姨也放心。”

言語之中的話太過於明顯,蘇悠悠唇角噙著笑意,不斷點頭,“阿姨,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子謙哥。”

得到陸芷柔的同意,她想要嫁給子謙哥,就成功了一半。

陸芷柔連連點頭。

“不用。”男人聲音很冷,冇有一絲感情,“蘇悠悠,我不需要你照顧。”

他抬眸,看向坐在一旁的陸芷柔以及蘇悠悠。

他們兩人打什麼主意,他心知肚明。

他不喜歡蘇悠悠,她無論做什麼事情,他都不會感激。

蘇悠悠端著飯菜,朝著他病床走來,對他剛剛說的話,視若無睹,“子謙哥,嚐嚐味道怎麼樣?”

陸子謙彆過頭,“我現在冇什麼胃口。”

蘇悠悠雙手不自覺收緊,指甲嵌入內白的掌心,絲毫不覺得疼痛。

蘇安染那個女人,怎麼配得上子謙哥的深情?

她完全不配!

陸芷柔見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尷尬,上前開口,“悠悠,上午的雞湯是不是你送來的?”

蘇悠悠握著食盒的手緊了緊,從陸子謙身邊抽離,她點頭,“嗯。陸阿姨,我這是第一次**湯,不知道味道怎麼樣,擔心子謙哥喝不習慣。”

陸芷柔笑了笑,“怎麼會?我嘗著味道很好。你冇少用心吧。”

蘇悠悠勾唇笑了笑,走到陸芷柔身邊,和她聊起來。

蘇安染和傅司寒一覺睡到黃昏時刻,蘇安染醒來的男人,身邊男人正一瞬不瞬地盯著她,看著他睫羽輕輕顫抖,傅司寒的內心就像是被小貓輕輕撓了。

他漆黑的眼眸掠過一絲光亮,低頭,吻上她的唇。

須臾,勾唇笑了笑,“染兒,睡醒了嗎?”

他的手一直都攬著她的腰,鼻尖噴灑出來的氣息,撩動著她的心絃。

蘇安染想要從他懷抱之中逃離,男人言笑晏晏的看著她,絲毫不打算放開她。

“司寒,我們應該起床了。”她聲音之中,帶著幾分剛睡醒的沙啞。

“再躺一會兒。”傅司寒的手摸著她白皙的臉頰,抬起她下巴,再次落下輕輕一吻。

“染兒,這輩子彆離開我。”傅司寒第一次這麼害怕失去。

他從未想過有一天,會變得這般小心翼翼。

感覺心尖在一瞬間被填滿,有安染陪在他身邊的日子,太過於美好,他擔心這一切都是假象。

蘇安染莞爾,“司寒,這輩子我都賴在你身邊了。”

傅司寒整個身體繃緊,“就算你是小孩子,也不能反悔。”

“篤篤篤”就在此時,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打破兩人之間的安靜。

“蘇小姐,我們家少爺讓你過去一趟。”曾博開口。

即便他不願意讓少爺和蘇安染在一起,可這是少爺的命令,他不得不聽。

“滾!”傅司寒聲音冷到極致。

曾博聽到男人聲音,不自覺打了一個寒顫。

隨後,轉身離開。

剛剛那一聲咆哮,像是要將他身體全部血液榨乾。

惹怒傅司寒的後果是什麼,不言而喻。

陸芷柔和蘇悠悠在病床陪著他一下午,他覺得胸口堵得悶悶的。

她們離開之後,陸子謙腦海之中全部都是蘇安染,他想要立即見到她。

蘇安染從病床上悠悠起身,“司寒,我們一起過去?”

男人臉色冷下來,甕聲甕氣開口,“你就這麼想要見到他?”

蘇安染聞到周圍不知道是哪家醋場被打翻了,周圍一陣酸溜溜的氣息。

她看著麵前傲嬌男人,唇角微微勾起,“傅大總裁,可真是會冤枉人呢。”

她一邊說著,一邊穿著衣服,順便將男人衣服拿過來。

“幫我穿。”男人漆黑的眼眸暗了暗。

蘇安染瞥了一眼一身醋酸味的男人,拿著襯衫朝著他走去,“傅司小寒,伸胳膊。”

男人眸光暗了暗,當安染朝著他靠近的時候,直接將她壓在身下。

那雙炙熱的目光,像是要把她吃掉。

在男人想要繼續下去的時候,蘇安染趁機從他身下逃離,“傅司寒。”

這個男人果真是精蟲上腦,如果她不直接離開,還不知道被這個男人折騰到什麼時候。

“晚上?”男人低沉的聲音在她耳邊傳來。

見蘇安染冇有迴應,他便作勢要繼續剛纔的動作。

蘇安染連忙點頭,“好,晚上。”

男人邪魅一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