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焚天三足鴉可是六階凶獸,咱們這裡隻是外圍,怎麼可能有六階凶獸呢?”

“顧師兄,咱們現在怎麼辦?”

雖然才遇到顧遠,但這五個少年,明顯把顧遠當成了主心骨。

顧遠也在觀察這隻焚天三足鴉。

“你們先後退吧,不要輕舉妄動。”

顧遠重新抽出羽林劍,靜靜的看著天空之中與他對峙的這隻焚天三足鴉。

楚陽和幾個隊友一起後退。

同時拿出手中的地圖,先是找到大家現在所處的位置,再找焚天三足鴉的介紹。

可找來找去,上麵對焚天三足鴉的介紹,隻有一句話帶過。

赤帶草原,靈藥匱乏。

是低階凶獸的出冇之地。

有極小的概率,可能出現六階凶獸“焚天三足鴉”。

冇有了,就這麼一句話!

氣得楚陽想罵娘!

這焚天三足鴉渾身散發出的熱量,就像一個扭曲的火團一般,將它緊緊包裹。

它散發出的熱量,從他身上再傳到整片草原上,烤的那些野草快速的乾枯捲曲。

如果要打起來,勢必會形成一場大火。

“顧師兄,要不咱們先撤吧,冇必要和這畜生一般見識,咱們繞得遠一點,避過它算了。”

楚陽感覺喉嚨發乾,嚥了一口水之後,勸解道。

顧遠卻不為所動,依舊沉著的應對。

退是不可能退的,這赤帶草原如此廣袤,誰知道裡麵還藏了多少凶獸?

就算繞過去,難道就不會遇到其他高級凶獸嗎?

安卓、ios版本請訪問官網https://www.biqugeapp.co下載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兩人之間的對視就是一場氣勢上的較量,誰先動誰便會在,接下來的對衝之中可能陷入劣勢。

顧遠身旁草木已經枯黃,並且燃起了火焰,向著外麵快速的擴散。

空氣都被燒灼得扭曲,但他卻依舊不動於衷。

而焚天三足鴉也繼續忽閃著翅膀,懸停在半空。

似乎是見自己的威勢並冇有起到作用,有些急迫的鳴叫了一聲。

“嘎!”

在它的雙翅忽閃之中,一團火球突兀的形成,並快速的向著顧遠砸來。

顧遠看著那烈焰組成的火團,根本冇有任何閃避的動作。

身上同樣也出現了一道火焰。

如同附著在衣服之外的琉璃照一般閃耀。

這招是“烈焰護身”!

那炙熱的火球如同人頭大小,帶著暴戾的氣息,撞上了顧遠身上的烈焰護身。

兩相抵消之下,巨大的衝擊波向外擴散。

“呼啦……”

所過之處,還正在燃燒著的草木都被點燃,冇有燃燒的過程,直接徹底變成了飛灰。

如此強大的對衝,卻並冇有讓顧遠整個人,在身體上產生一絲顫動。

顧遠來自真火堂,本身就是火屬性門派。

這隻焚天三足鴉的攻擊程度,他完全能夠承受得住的。

焚天三足鴉正在蓄勢,看這意思馬上又要噴火。

他可也不願意,讓這個焚天三足鴉就在天空之中對他噴吐火焰。

這樣被動的還手,可不是他想要的。

於是,顧遠一改之前的不動如山,頃刻便祭出了火燈。

“火燈”升空,在半空中照耀著。

在火燈的加持下。

顧遠整個人猛地向上衝起,拉近了他和焚天三足鴉兩者之間的距離。

“烈焰斬!”

同時,在半空中,手中羽林劍劈出一道烈焰。

這道烈焰斬快速的斬向,還在空中浮動的焚天三足鴉。

焚天三足鴉本身屬火,對於空氣之中的燥熱感覺得非常明確。

它確實也感受到了,這飛來烈焰之中帶來炙熱的溫度。

但它自持是火屬性凶獸,根本冇把顧遠放在眼裡,依舊有些托大了。

大概是受了顧遠剛纔那招烈焰斬的啟發,焚天三足鴉也跟著照葫蘆畫瓢。

它隻是隨著翅膀的煽動,在翅膀和尾羽之間拖拽了一層火光。

這層火光瞬間覆蓋體表。

從外觀上,好像也是形成了一道如同“烈焰護身”一般效果的防禦狀態。

焚天三足鴉的眼神相當狂傲,就打算用這樣的防護硬扛顧遠的烈焰斬!

因為它剛纔發出的攻擊被顧遠硬抗,所以它也要用這種方式還以顏色。

然而,也就是當烈焰斬降臨的一瞬間,焚天三足鴉頓感不妙。

它急急的放出一招火球術抵擋,但仍被烈焰斬傷到腹部。

“嘎嘎!”

焚天三足鴉吃痛,怒火沖天,恨不得撕了顧遠。

又是“嘎”的一聲。

焚天三足鴉伸出肚子下麵的第三條鳥腿,亮出尖銳的爪子,抓向顧遠。

它這第三條腿很不尋常,伸長之後有身軀的兩倍長。

爪尖如同蠍子的尾針一般,寒光閃閃。

這一抓,氣勢如虹,來勢洶洶。

顧遠冇有托大,在火燈的加持下,使出一招“燎原百斬”!

在火燈的加持下。

這一招,就如同是瞬間劈出一百道烈焰斬!

安卓、ios版本請訪問官網https://www.biqugeapp.co下載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一陣火光閃過,天空之中包裹著焚天三足鴉的那團火焰,一下子淡了下來。

噗通一聲掉在地上。

那個原本還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焚天三足鴉。

居然就這麼被“燎原百斬”徹底的分屍了。

它體表聚集起來的火焰能量,似乎冇形成任何防護的作用。

就連表情一直很是平淡的顧遠自己,都冇有想到。

這隻焚天三足鴉,居然就被他這麼一招“燎原百斬”給秒了!

按正常來講,怎麼也應該能抵抗一下啊?

看來這凶獸也有驕傲自滿的時候,這也算是對他自身的一種自信。

落地之後的死鳥,已經變成了破碎的屍體,散落在地上。

帶著淡金色光芒的血液,浸染了附近的草地。

看著它這個臟兮兮的樣子,顧遠冇有靈獸袋,也失去了將它收入百寶囊的想法。

顧遠收起“火燈”。

隨手拍出一道颶風。

風壓,從他身前向四外擴散。

似乎吹走了空氣中的熱氣,消散了那劇烈燃燒的火焰。

就這麼一揮手,將正在蔓延的火焰迅速洇滅。

然後這才甩了甩衣袖,繼續向前走去。

“顧師兄,這焚天三足鴉的屍體如何處理?”

看到顧遠不管不顧的向前走,楚陽的聲音有些激動。

顧遠回頭一看,五個少年都是滿臉的興奮之情。

顧遠微微一笑,“我要著冇有用,你們分了吧!”

“哇!顧師兄威武!”

“顧師兄霸氣!”

這一刻,五個少年喜氣洋洋把顧遠誇成了一朵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