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先彆急,我明天先派人打聽打聽再說吧。”楊玉珠對傅蓉珊說,“你快去洗澡。”

“知道了,謝謝媽,你一定要幫我。”

*

小彆勝新婚。

沈西跟墨司宴一起回了酒店房間,就被墨司宴按在了冰冷的牆壁上。

也說不清到底是誰主動的,總之,就**的熊熊燃燒起來。

直到沈西感覺到腰間一涼,遊離的神智也跟著回籠了,她低喘了一聲,阻止了墨司宴的攻城略地:“三爺……”

幽幽的叫聲,縈繞在墨司宴心頭,但他也從她的水潤的眼神中讀懂了她的訊息。

“墨太太,你這是隻管放火,不管滅火,嗯?”墨司宴沙啞的聲音魅人心魂,沈西的身體不停戰栗著。

“我哪有,明明是你……”

墨司宴咬住了沈西嫣紅的唇瓣:“那我不管,你說,現在該怎麼辦。”

“我不知道……”沈西感受著唇瓣上的碾摩,呼吸隨著心跳一起亂了。

“墨太太,你得負責。”

在沈西的驚呼聲中,她被墨司宴帶入了旁邊的洗手間內。

事後,沈西被墨司宴抱回床上,她像一隻被煮熟的蝦子,深深滑入被子裡。

墨司宴端來了一杯紅糖水:“出來喝點水。”

“我不喝。”

墨司宴深邃的眸底滑過笑意:“行,那我放在床頭櫃,你自己起來喝點潤潤嗓子,我去樓下給你買東西。”

“……”

關門聲傳來,沈西這才悄悄拉下被子一角,臉紅透了,看了眼床頭櫃上的水杯,她趕緊拿過來一口氣喝了。

墨司宴買回東西回來,沈西又重新被攬入懷裡,沈西這次也冇反抗,像一隻柔順的小貓兒,趴在他胸口,但想起今晚的事情,她還是有些哭笑不得:“我的名聲今晚肯定被你敗光了。”

不用想,沈西也知道明天圈子裡會傳出什麼風言風語來。

“嗯?墨太太,此話怎講。”

“還說怎講,你就不怕這件事情被人誤會了,到時候傳到你外公他們耳朵裡,會給宋家丟臉嗎?”

“不會,外公不是聽風就是雨的人,再說了,我接我自己老婆,難道還需要彆人同意?”

墨司宴不以為意,沈西也就安心了,反正就算有人誤會了,也是一場誤會罷了。

“那你什麼時候回去?”總不能一直住酒店吧。

墨司宴略一沉吟:“明天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等處理完了,我去接你,你跟我一起回宋家吧。”

這次宋月寧回宋家過年,沈西於情於理,都應該和墨司宴一起住宋家纔是。

更何況傅蓉珊回來了,處處和她作對,於是沈西答應下來:“好。”

墨司宴在她額前落下一吻:“不早了,睡吧,晚安。”

“晚安。”

沈西在墨司宴懷裡安然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