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道龍吟聲,自然就是葉洛體內的混沌祖龍威所發出的聲音。

混沌祖龍的吼聲。

隻不過,因為煉化了混沌獸精血之後,葉洛體內的混沌祖龍威更加的精純了!

不然的話,全城的妖獸也不會儘皆跪伏下去!

而且,這些妖獸的跪伏,大多數都是無意識的。

那是來自於血脈層麵上的臣服與跪伏。

根本就不受大腦控製!

此時此刻,整座雪狐城雅雀無聲,雪狐城的子民們跪倒在地,甚至不敢去看城主府方向那道沖天而起的金光!

虛空之上,白玉雖是冇有跪倒,但卻做出了躬身的姿勢。

“他...他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這都是為什麼?”

白玉內心的震驚掀起驚濤駭浪,看到滿城的妖獸儘皆跪伏的場麵,她心裡的震驚和激動,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了。

她自然知道子民們跪伏的不是自己,甚至不是葉洛。

而是那一道混沌祖龍的吼聲!

而真正讓她震驚的是,葉洛體內的混沌祖龍威,竟已是達到瞭如此恐怖的程度!

雖然她直到此時也不清楚,為什麼葉洛一個人類的體內會存在混沌祖龍威,但現在顯然也不是考慮這個事情的時候。

許久之後,寂靜無聲的雪狐城內,眾妖獸回過神來,發現自己正跪在地上,一個個臉上除了滔天的震驚,還有濃濃的疑惑。

“發生了什麼,我怎麼跪在地上了?”

“我也不知道,我剛剛好像是失去了意識,等到回過神來,就發現自己已經跪在地上了1

“我剛剛好像聽到了一聲龍吟,那是混沌祖龍的聲音吧?”

“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我隻知道這道聲音讓我無法反抗,隻能跪下1

雪狐城內眾妖獸議論紛紛,說話間緩緩從地上站了起來,對於剛剛發生的事情,一點想法都冇有。

甚至於,剛剛那道龍吟聲究竟是不是混沌祖龍的聲音,他們也不能夠確定。

畢竟,在場的絕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混沌祖龍的聲音是怎樣的。

但有兩點,他們還是能夠確定的。

第一點就是,這道龍吟聲不管是不是混沌祖龍的聲音,它都是來自於城主府地宮之中!

而此時在城主府地宮中的人,正是葉洛!

第二點就是,這道聲音之中所蘊含的血脈壓製之力,那可是實打實的,這一點從全城的妖獸儘皆跪伏下去就能看的出來!

“葉洛不是大地黑熊嗎,怎麼會發出混沌祖龍的聲音?”

“彆忘了,葉洛現在正在煉化混沌獸的血液,而混沌獸的血液之中,有一成祖龍的血脈1

最終,人們終是給出了合理的解釋。

同時,人們對於葉洛的崇敬之意,也更加的濃厚了!

這一刻,葉洛在雪狐城中的威望,甚至要超過了城主白玉!

說著說著,城內眾妖站起身來,凝目望向城主府的方向,目光之中充滿敬意。

就在這時,又一道龍吟聲響起!

吼!

滿城妖獸,再次儘皆跪伏!

這一次,他們可就聽的清楚了。

就是混沌祖龍的吼聲,絕對不會錯!

因為隻有混沌祖龍的聲音,纔有如此的威力!

“聖王境,我來了1

地宮之中的葉洛,充盈了永恒丹海,也徹底煉化融合了混沌獸的血脈,終是在這一刻,邁出了至關重要一步!

他之修為,從高品聖人,一躍邁入了初品聖王!

隨之一同晉階修為的,還有和葉洛保持融魂狀態的吞天獸!

話說回來,當初吞天選擇和葉洛簽訂靈魂血契,真是再明智不過的事情。

如果讓她自己修煉的話,就算以聖獸的修煉天賦,此時能修煉到半聖境都已經非常不錯了。

可如今的吞天獸呢?

還冇有成年,就已經是聖王境了!

這絕對不合理!

轟隆隆!

伴隨著葉洛修為晉升,城主府那道沖天而起的金色光芒消失不見,轉而是天際傳來了巨大的轟鳴聲。

這轟隆聲之大,甚至帶動著整座雪狐城都開始顫抖了起來!

而且這種顫抖,城主白玉竟是鎮壓不掉!

那是天劫來了!

葉洛和吞天的天劫!

“這...這是天劫啊,葉洛這是晉升了修為了1

“以葉洛的天賦來看,能引來天劫不奇怪,可為什麼是兩朵天劫雷雲?”

雪狐城眾妖盯著遠處天際飄來的兩朵巨大的天劫雷雲,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葉洛能晉升修為,能引來天劫,這兩件事情在眾妖看起來,都不是什麼值得奇怪的事情。

可說到底葉洛也隻有一個人。

一個人如何能夠引來兩朵天劫雷雲...

這不合理啊!

“臭小子瘋了嗎,在這裡渡劫是想要毀了整座雪狐城嗎1

白玉眉頭緊鎖,冇有時間震驚,當即就要衝下去阻止葉洛渡劫。

或者說,是讓葉洛到彆的地方渡劫。

不開玩笑,以葉洛天劫的威力來說,如果在雪狐城中渡劫的話,整座雪狐城都要化作廢墟,城內的子民也要死傷無數!

至於葉洛為什麼能引來兩朵天劫雷雲,白玉是知道其中原因的。

無非就是和葉洛融魂的吞天聖獸也晉升為聖王境了唄。

“那個...葉洛如果在城內渡劫的話,我們是不是也要被動應劫?”

“那是當然,隻要在天劫籠罩的範圍之內,所有存在都要被動應劫1

“臥槽,你們還有心情在這討論這個?趕緊逃命啊1

就在此時,城內眾妖也反應了過來,一個個瘋狂逃竄,顧不上許多隻想要活命!

那可是天劫,而且是葉洛的天劫!

一般來說,渡劫的人實力越強天賦越強的話,那他的天劫的威力也就越強!

按照葉洛的天賦和實力來說,眾妖都冇有信心能夠在葉洛的天劫之中存活下來。

除了跑冇有彆的辦法了!

然,就在此時,天穹之上的雷雲卻是突兀的消失了。

冇錯,就是突兀的消失了,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好像這兩朵天劫雷雲從來都冇有出現過一樣!

與此同時,地宮之中的葉洛嘴角泛起了滿意的笑容喃喃自語:“又有兩個天劫能渡了,真開心。”

自然,剛剛是葉洛封印了自身的天劫,至於他開心的原因也不難想象。

那就是他手中又有了天劫這個大殺器了。

而且是兩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