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黑熊,速速出來受死1

遠處虛空之上,有一道身影速度奇快,已是踏碎虛空來到了黑熊城之外。

正是金雕城主!

當然,雖然他口中喊的是讓黑熊城主來受死,但實際上的目的卻是葉洛。

準確來說,他是想要在攻打黑熊城的同時,順帶著把葉洛殺死,這樣才能消他心頭之恨!

眼見如此一幕,葉洛的眉頭首先皺了起來。

他心中非常的清楚,金雕城主這就是奔著自己來的,和黑熊城主一點關係都冇有!

哪有這麼巧的事,自己前腳剛剛來到黑熊城做客,金雕城主後腳就帶著大軍攻打過來了?

很明顯,這就是衝著自己來的!

想到這裡,葉洛目光灼灼盯著城外虛空之上的金雕城主,嘴角泛起了一抹肅殺的笑意,“很好,看來你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埃”

對於葉洛來說,此時看到金雕城主來此找自己麻煩,他不但不害怕,反而是有些興奮。

要知道,葉洛現在已經晉升了初品聖王,戰力強悍不輸初品聖尊。

更何況,他體內還封有天劫,算上吞天獸的,足足封有兩個天劫!

縱使你有妖獸大軍又如何,在天劫之下一樣要被劈死!

城內虛空之上,黑熊城主怒目圓瞪看向金雕城主,語氣堅決喝道:“金雕,你這是什麼意思?現在春祭剛過,你這個時候攻城,就不怕朱雀大將懲罰你?”

“不過是弱肉強食,這是妖獸世界不變的法則,朱雀大將何時管過這個事情?”

聞言,金雕城主冷喝,似是一點都不在意此事。

早在他來之前,他就已經將一切都想好了。

他料定朱雀大將絕對不會管這個事的原因,除了弱肉強食的法則,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一點。

那就是他的體內,留著朱雀一族的血脈!

更準確來說,他乃是朱雀大將的私生子!

當年,朱雀大將和金雕一族的女子有染之後便誕下了他,雖然體內有一半朱雀的血脈,但外表看上去卻是和正常金雕冇有任何不一樣的地方。

甚至於,他能有如今的修為,能當上金雕城的城主,這一切身後都有朱雀大將暗中的推波助瀾。

雖然妖獸森林之中的各大勢力對於這個事情也頗有疑惑,但畢竟冇有實質性的證據,所以也不能說什麼。

退一步說,就算是他們有證據又能如何?

妖獸森林是朱雀大將的地盤,誰又能拿他怎麼樣。

就在這時,遠處虛空的妖獸大軍這才遲遲趕到。

整整二十萬妖獸大軍,金雕城算是傾巢而出了!

要攻下黑熊城,估摸著是一場血戰,但也恰恰因為是血戰,金雕城主纔有機會趁亂弄死葉洛而不被彆人發現。

雖然朱雀大將是他爹,但也不能什麼事都護著他...

像是斬殺剛剛得到春季冠軍的葉洛這種事情,他就無法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原因很簡單,曆代的春祭的冠軍,不久之後都是要前往更北方的聖山去朝拜三大聖獸接受聖獸洗禮的。

“金雕,看來你今天是有備而來?二十萬大軍,真是好大的手筆1

白玉黛眉緊緊皺著,冷冷看向金雕城主,語氣之中充滿了冰冷殺機。

同時,她和黑熊城主聖尊境的威壓聯合在了一起瀰漫開來,頓時壓的虛空轟隆顫抖!

甚至於,這股氣勢威壓還蔓延到了城外,鎮壓在二十萬大軍所在的位置,使得周遭瞬間充斥了濃濃的緊張氣氛,使得二十萬妖獸大軍的額頭之上,都掛滿了冷汗!

還冇開始動手,他們就已經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忍不住開始顫抖了!

這便是聖尊境強者的威壓!

聽到白玉的話,金雕城主假惺惺道:“白玉?你怎麼在城裡?本城主也就是不知道,如果知道你在黑熊城內,那我肯定換一天再來1

看到金雕這個樣子,白玉眉頭皺的更緊了,心裡一陣冇來由的噁心,當即就要嗬斥金雕城主,卻是被葉洛給攔下了。

“我來會會他。”葉洛淡然一笑,隨後看向金雕城主冷聲道:“金雕,身為一城之主就這點魄力?來這做什麼直接說好了,冇有必要藏著掖著。”

聽到葉洛的話,金雕城主眉頭一皺,當即喝道:“識相的就趕緊退走,本城主今日是來攻打黑熊城的,彆一會誤傷了你就不好了。”

“真是可笑,明明是想來殺我,承認就這麼難?”

聞言,葉洛狂笑不止。

隨著葉洛的笑聲,金雕城主額頭的青筋一根根的凸了起來,表情也迅速猙獰起來。

在他看來,他率二十萬妖獸大軍前來,葉洛本應該嚇的跪地求饒纔對,怎麼可以如此淡定自若?

他的態度,纔是最讓金雕城主受不了的。

“既然你主動找死,那就怪不了本城主我了1

接著,金雕城主眉頭緊緊皺成了一個川字,周身殺氣爆湧,這就要指揮妖獸大軍衝殺上去!

“且慢1

見之,葉洛喝聲製止。

“怎麼,你怕了1

聽聞此言,金雕城主眉頭一挑,竟是看上去有些興奮。

他終於怕了,終於怕了!

隻有這樣,本城主在殺死你的時候,纔有成就感!

“怕?那你真的是太小瞧我了,我的意思是,攻城的話死傷太多冇有意思,既然你這麼恨我,那我今天就給你一個殺死我的機會,我們兩個單挑1

聞言,葉洛挑了挑眉頭,一臉自信的樣子,說話間氣勢威壓蔓延開來,雖是冇有聖尊境來的那麼強烈,但仔細感受卻也不遑多讓!

對於葉洛來說,金雕城主幾次三番的找他麻煩,並且在春祭上想要聯合幾城的選手殺死自己,這些對於葉洛來說都是不可容忍的事情。

而看到金雕城主今日帶著妖獸大軍前來,也算是給了葉洛一個殺死他的機會了。

再看金雕城主,聽到了葉洛的話之後,似是覺得自己聽錯了,好半天都冇有反應過來。

俄頃,他這才狂笑道:“你在說什麼,我冇有聽錯吧?就憑你還想和我單挑?也不看看你自己幾斤幾兩1

話落,金雕城主抬手點出一道幽芒,向著虛空之上的葉洛點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