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千五百八十一章

而她,能夠使喚冥王

葉修顯然是一副臉不紅心不跳的模樣,整個人鎮定自若。

他繼續湊到女人的耳畔,低醇而又富有磁性的聲音響起:“縈兒,你認為呢?”

男人溫熱的氣息不斷地縈繞在顧思縈的耳畔,她能夠清晰地感受到葉修的溫度,她隻覺得肌膚的溫度也在慢慢地上升。

她輕輕地推了推男人,乾咳了兩聲道:“煙花。”

話音落下,她便緩緩地抬起雙眸向漫天煙花。

葉修手搭在女人的肩上,把女人輕輕地攬入懷中。

他不再言語,隻是靜靜地陪在顧思縈的身邊。

顧思縈手指著漫天煙花,輕聲道:“葉修,謝謝你今天準備的驚喜,我很喜歡。”

“和所愛之人這漫天的煙花,是我心願清單裡的其中一條。”

此刻,她彷彿想要時間停留在這一刻,不用去想彆的事情。

葉修垂下眼眸向懷中的女人,眼神中滿是寵溺:“縈兒喜歡就好,你的心願便是我的心願。”

“那縈兒剩下的心願都還有哪些?”

顧思縈自然是明白男人的意思,她往葉修的懷裡靠了靠,悠悠地說道:“心願說出來就冇有驚喜感了,剩下的就靠親愛的冥王大人自行揣測。”

葉修寵溺地颳了刮女人的鼻梁,低沉的聲音響起:“好,縈兒說的是。”

“那我多花心思去揣測咯!”

顧思縈衝著男人會心一笑道:“安排這漫天的煙花也是你想出來的?”

葉修微微點頭:“嗯,回想過去發生的一切,好像還從未和縈兒一起煙花。”

“都說公主嚮往城堡的煙花,那麼我的縈兒必定也不例外。”

“雖說今日冇有城堡,等下次時間充裕些,定然為縈兒建造一座城堡,到時便能在城堡裡煙花。”

顧思縈聽到男人的話,腦海中不由地湧現出了在城堡裡煙花的畫麵。

她的臉上不由地浮現出一抹發自內心的幸福笑容,柔聲道:“雖說公主都住在城堡裡,但是建造城堡要耗費大量的財力和人力,這並不是一項小工程。”

葉修自然是明白女人的意思,冇有任何猶豫地脫口而出道:“縈兒無須擔心這些。”

“放心,為夫有這財力和人力為我的王後建起一座城堡。”

“且不說一座城堡而已,縈兒想要天上的星星,為夫也為你摘來。”

他的臉上閃爍著清晰可見的認真,絲毫不出任何畫餅的模樣。

顧思縈內心不由地升起一陣陣暖意,尤其是對上葉修的那雙黑眸,她更是為他沉

淪。

“葉修,我們曆經了十世,深知其不易。”

“現在我不求轟轟烈烈,但求安安穩穩地過完餘生。”

“雖然每個女生的心中都有一個公主夢,在你的麵前,不管在哪我都永遠是你的公主,不是嗎?”顧思縈一字一句認真地道出心中的想法。

以前在她來,所有的愛藏在心中,無須說出來葉修也能明白自己的心。

但現如今,經曆了重重困難,尤其是體會到了失而複得的感受時,她不想在隱藏自己的情感了,她要在有限的日子裡,大膽表達出心中的想法。

葉修聽到女人的話,黑曜石般的瞳孔裡多了一絲柔光,臉上不由地動容。

“縈兒,你不僅時是我的妻,是我的公主,更是我心中的白月光。”

“隻要我的身邊有你在,我便能安心。”

“所以公主不僅要有城堡和煙花,更需要這世間所有美好的東西。”

顧思縈把頭埋在男人的懷中,聽著男人均勻的呼吸聲,此刻心中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安心。

她抬起手來輕輕地撫了撫葉修的喉結,嬌柔的聲音響起:“葉修,你也不僅是我的丈夫,更是我的騎士。”

“畢竟公主的身邊永遠都會站著一位騎士,永遠護公主周全。”

葉修輕輕地捏住女人的下巴,喉結滾動:“騎士隻為公主效勞。”

“所以,公主殿下有任何需要,都可以隨時使喚我。”

“使喚”二字無疑是深深地觸動了顧思縈的心,眼前的男人是萬人之上的冥王啊。

可他,竟然對自己說可以使喚他。

在葉修的世界裡,永遠都是他使喚彆人,從未有人能夠使喚他。

而她,能夠使喚冥王。

這無疑是在告訴她,你顧思縈的地位永遠都比我高。

顧思縈捲翹的睫毛如蝶羽般微微翹動著,美眸中閃爍著柔光。

“葉修,你是冥王怎能被我一個凡人使喚?”她的嘴唇微微蠕動著。

葉修垂下眼眸,著眼前不施粉黛的女人,在夜色的襯托下顯得更加誘人。

尤其是顧思縈溫熱的鼻息不斷地縈繞在他的臉龐,不禁勾得他心癢癢。

他微微嘶啞的聲音響起:“冥王在你的麵前也隻是你的相公,你的騎士而已,所以縈兒當然可以使喚。”

“不管是在我的心裡,還是冥界眾人的眼中,縈兒的地位永遠都可以高於我。”

葉修的話無疑是在告訴顧思縈,她可以永遠使喚自己。

不僅他心甘情願,而且冥界眾人也不會有閒言碎語。

顧思縈雙眸中蘊含著滿滿的感動,她緩緩地仰起頭來,櫻唇輕輕地吻了吻男人的喉結。

這一吻好似代表了她所有想說的話。

隨後,她便抽離了出來,準備繼續這漫天煙花。

誰知下一秒,她的雙唇已然被完全堵住,後腦勺被死死地扣住,令她動彈不得。

葉修霸道地吻住女人的櫻唇,不斷地遊離在她的唇齒間。

若即若離之際,顧思縈輕輕地推了推男人:“葉修,煙花。”

葉修此刻體內的雄性激素像是被瞬間激起了一般,嘶啞的聲音響起:“縈兒,現在不是煙花的時候。”

“這火都點著了,不得滅滅?”

話音落下,他繼續強勢攻下。

他吻得霸道,吻得入迷。

葉修隻覺得身體燥熱不已,他解開自己身上的衣物,隨後單手便解開了女人的內衣。

隨後,他的薄唇在女人的肌膚上留下了一處處殷紅的印記,在月光的襯托下,顯得極為誘人。

顧思縈麵對男人的強攻,身子骨好像軟了一般,瞬間招架不住,隻能任由葉修壓在身上,進行了一番又一番的掠奪。

她雙手勾著男人的脖頸,發出了一陣陣悶哼的嬌柔聲。

花海中,兩人激情湧進,空氣中瀰漫著濃濃的曖昧氣息和嬌聲,讓人不禁浮想聯翩。

喜歡帝少追緝令,天才萌寶億萬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