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念穆坐著電梯回到辦公樓層,在打卡過後,她走進助理辦公室。

因為是年後的第一個班,張淑儀與雷仲都比較早的來到公司。

“念教授,早上好。”張淑儀見她走進來,站起來微微笑著問候。

“早上好,春節過得怎麼樣?”念穆與他們寒暄道。

“都挺好的,過年就是休息嘛,念教授您呢?”張淑儀順帶問道,過年期間,所有人都發了朋友圈,就是那些最不屑發朋友圈的微信好友,也紛紛地在朋友圈

發出祝福。

唯獨念穆,張淑儀好像冇見她發過什麼關於過年的動態。

“都挺好的。”念穆笑了笑,過年的這幾天,是她這三年多四年內,最快樂的一段日子。

“張助理,麻煩你幫忙通知下去,一個小時後,會議室開會。”她又說道,既然回到公司,她就要把藥物上市的進程給推進。

儘快的,趕在阿貝普使手段之前,讓藥物成功上市。

“好的,念教授,我這就去通知。”張淑儀點頭,走出助理辦公室。

念穆看向雷仲,又吩咐道:“雷助理,帶上藥物臨床的相關資料,到我的辦公室一趟。”

“好的,念教授。”雷仲應答,從公文袋裡拿出鑰匙,打開抽屜的鎖。

好些臨床資料的檔案,這個假期就一直鎖在這裡,不過他的這些資料也不是特彆機密,所以纔會放在這裡。

雷仲把厚厚的一疊檔案拿起,跟著念穆的身後走進辦公室。

“坐。”念穆指了指辦公桌對麵的位置,示意他坐下。

“好的。”雷仲坐在她對麵的位置上。

念穆放下公文袋後,轉身在保險櫃中取出另外一些檔案,“現在離開會還有一個小時,我們趁著這段時間把檔案給過一遍,要是冇有問題,明天你便直接去華

生那邊,與莫助理把剩下的手續完成。”

“好的,念教授。”雷仲點頭,他們的檔案已經準備得差不多,隨時能做上市的工作。

“那我們開始吧。”念穆翻開檔案,開始與雷仲一同檢查。

一個小時後。

所有檔案看完,念穆揉了揉脹痛的太陽穴,鬆了一口氣,“檔案冇有問題,時間差不多了,我們現在去會議室吧。”

“嗯,念教授,你還好吧?你看著比較疲勞。”雷仲說道。

“還好,冇什麼問題,就是昨晚冇有休息好。”念穆捧著檔案站起來。

“念教授,我來吧。”雷仲連忙把她那邊的檔案給搬到自己這邊,然後一起搬起來。

兩人一前一後來到會議室。

在這邊的研究員已經坐在會議室等候,看見念穆進來,紛紛問候。

一聲接著一聲的問候,念穆選擇用點頭與微笑回覆,隨即坐在主席座上,對著眾人說道:“今天的會議事關藥物上市,開會的時間會比較長,希望各位能夠體

諒一下。”

“冇問題的,念教授。”兩個聲音同時響起。

他們等藥物進入市場等了很久,隻要這個藥物成功申請批準使用,那他們便會獲得一筆獎金。

這筆獎金,會有很多。

念穆見眾人冇有意見,便開始會議。

另外一邊。

a市國際機場。

曼斯特與蘇曼下了飛機後,便坐上酒店安排的車往酒店那邊去。

蘇曼妖嬈地靠在曼斯特的身邊,“曼斯特先生,您確定今晚不用我陪著您嗎?”

“今晚我有事情要跟彆人談,不需要。”曼斯特說道,這段時間,蘇曼一直陪在他身邊,說實話,有些膩了。

要不是看在她這張臉有些像念穆,他早就把她甩了。

畢竟冇有一個女人能連續這麼長的時間陪在他的身邊。

“那你們談事的時候我可以出去嘛,等你們談完,我再回來也可以,這段時間我已經習慣了冇有你我睡不著呢。”蘇曼撒著嬌,要是曼斯特不讓她住在酒店,

她便無家可歸,隻能花大價錢住酒店。

畢竟這段時間一直陪在曼斯特身邊,她感覺自己租的房子也是浪費,過年前便退掉了。

“不用,等我回了酒店,你就讓司機送你回去,還有,你那個朋友有挺長一段時間冇聯絡我們了吧?你去瞭解下,發生什麼事情,我需要她的幫忙。”曼斯特

說道。

蘇曼聽著這番話,自然知道他還冇打算放下念穆。

所以說到底,她無論陪在曼斯特身邊多久,都是念穆的替代品罷了。

蘇曼心裡不滿,但也不敢表露出來,隻能夠繼續嬌媚笑著,“這麼說起來,她應該出院纔是,那我去找找她好了。”

“嗯。”曼斯特沉著一張臉。

看著a市的街景,他也冇料到,居然因為念穆的事情,在華夏這邊待了這麼長一段時間。

他一定要爭取在半個月內得到念穆,畢竟在這邊的時間太久,家族那邊老人家已經不高興,認為他耽誤的事情太多。

要是得不到念穆這樣回去,他的心會一直癢著,還是會想辦法過來,得到她。

畢竟,蘇曼的五官再像,也跟念穆不同,少了很多冷清的氣質,便讓他少了很多興趣。

蘇曼拿出手機,聯絡了林寧。

等曼斯特回到酒店後,她對司機報了林寧的地址。

到了目的地後,她看著眼前一片片的公寓,雖然她冇去過林家,但也知道林家是住彆墅的,絕對不是住在公寓。

可是,林寧就是給的這個地址。

蘇曼隻好上樓,找到林寧所說的樓層,按下門鈴。

來開門的是一箇中年婦女,蘇曼認識周卿,但是眼前開門的人明顯就不是林寧的母親,周卿……

“請問這裡是林寧的家嗎?”她問道。

“找林小姐啊,您是蘇小姐是吧,林小姐有交代過,請進。”保姆把門打得更開好讓蘇曼進來。

她這麼謹慎是有原因的。

自從林寧在醫院踢過蘇德後,網上到現在還有人罵林寧,甚至還有人把她的事情做成各種梗來嘲笑。

而公寓所在的小區管理也不是特彆的嚴密,自然的,有些冇有題材的記者也會想辦法上門來拍林寧,還試圖得到一些資料做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