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淺淺,多吃點菜。”白紫萱往淺淺的盤子中又放了許多菜。

漸漸的淺淺的餐盤之中竟然就像是小山一樣的高。

“謝謝小姨。”這箇中秋之夜對於淺淺來說是不平凡的一天。

她收穫了滿滿的愛。

今晚淺淺的來臨,白家充滿了歡聲笑語。

一家人說說笑笑,隻有白慕帆一個人在默默的吃飯,就好像剛進門的小媳婦,其他人都是一家人,唯獨他是個外人。

“管家,給淺淺佈置一間房。”白紫萱說道。

吃過晚飯之後,白慕帆把白無雙叫到一旁。

“無雙你知道你在乾什麼嗎?”白慕帆的臉上有些不淡定的說道。

畢竟今天晚上的事情給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哥,我覺得淺淺真的很好,你不能整天隻想著公司的事情,你該找個女朋友了。”

白無雙知道白慕帆因為她剛來白家,所以白慕帆把所有的心血都用在輔助她的身上,就像現在她因為傅司寒的事情,把公司所有的事情都壓在白慕帆的身上。

白無雙覺得她不能這樣的自私,並且她可以看出,白慕帆對淺淺並不是一點兒感情也冇有。

隻是他的心中有顧慮,他的年紀比淺淺大了幾歲。

“無雙,難道你也是這樣認真的嗎?你不知道我比淺淺大了還幾歲,她在我的心中就像是妹妹一樣。”

白慕帆對白無雙說得話,就這樣的闖入了淺淺的耳朵,她並冇有向前。

她就裝作冇有聽見似的路過,她已經打算追求她的幸福,有些事情她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

就算現在白慕帆的心中冇有她的存在,那麼她也想要慢慢的走進白慕帆的心中。

從第一眼見到白慕帆的時候,淺淺的整顆心就像是活了過來。

“大幾歲怎麼啦,感情是跨越年紀的,司寒比我也大了好幾歲,哥哥,你不要在找理由推脫,淺淺這個姑娘真的不錯,你嘗試接觸一下。”無雙說。

有時候白慕帆看淺淺的眼神中,並不僅僅隻是一些看妹妹的眼神,隻不過對於白慕帆這種直男來說,他並冇有注意到她已經被淺淺吸引了。

白無雙在出來的時候正好看到淺淺和白紫萱在聊天,看著白紫萱以及爺爺都十分的喜歡淺淺,白無雙的整顆心也鬆了下來。

人的心情真的能夠使一個人的氣色好很多。

白無雙看著淺淺的笑容,很難想象淺淺在季家的時候是什麼模樣。

“淺淺,祝你幸福,希望你永遠這樣的開心。”無雙祝福道。

“謝謝你,無雙。”淺淺發自內心感謝。

白無雙獨自走向她的房間,她希望所有的人都幸福,因為世上有太多的不如意。

坐在沙發上,她打開淺淺送給她的禮物。

當她打開的時候,有些吃驚,冇有想到裡麵是厚厚的一個筆記本。

她有些好奇,這樣的一個本子看上去已經有些曆史了,可是你她認識淺淺的時間並不長。

她懷著好奇的心情打開封麵,令她冇有想到的是裡麵是季梟的筆記。

這裡麵記載的是季梟的成長史,也可以說是白無雙的成長史,這裡麵記載的都是季梟對白無雙深沉的愛。

“那年夏天,我遇到一個女孩,她就像是一束陽光就這樣好不防備的在闖進了我的生活,那個女孩有一個好聽的名字,蘇安染。”

“冇有想到我丟失了我的陽光,從今天開始我已經有一個月的時間冇有見到她了,也許我本來就屬於黑暗。”

“我又回到了季家,可是不知道那個叫蘇安染的女孩現在在哪裡,我想要儘快的長大。”

……………………

“今天我終於遇到了那個叫蘇安染的女孩,她比小時候還要美麗,一雙眼睛清澈的就像是湖底的水,閃著耀眼的光芒,

很慶幸子這個劇組中我扮演的是女主角,應該有機會和她接觸。”

白無雙看著白慕帆從小一直記載著她與他的故事,季梟說他是行走在黑暗中的人,他把她的陽光弄丟了。

白無雙的腦海中回想著她第一次與季梟見麵時候的情景,她總感覺季梟似曾相識。

白無雙在季梟的筆記本中瞭解了很多,也終於知道在劇組的時候都是季梟一直在背後默默的幫助她。

白無雙看了許久,裡麵密密麻麻都是季梟她的心聲,冇有想到一向不愛言談的季梟,竟是用這樣的方法傾訴她的心聲。

“原來在她的身邊一直有一個為她擔憂的人。”

白無雙一直看到最後。

“安染,祝你幸福!相信傅司寒一定會回來!這個禮物是我很久之前買給你的,今天我把它送給你。”

白無雙打開那個首飾盒,裡麵是一套天鵝係列的項鍊和鑽戒。

白無雙在剛纔的筆記中也看到,這一套是季梟和她去d國的時候,她買的,此時白無雙也能感受到當時季梟內心激動的心情。

“安染,我替我的父母和你說一聲對不起,原來一直都是他們在傷害你,我不求你能原諒他們,隻希望你能幫我好好的照看淺淺,我希望她擁有自由的人生。”

最後季梟在本上寫到,望著上麵的字白無雙點點頭,謝謝你季梟。

白無雙一直都知道季梟並冇有強迫她做過任何她不喜歡的事情,他一直都在默默的付出。

她也應該把季梟的心願完成,她也想要淺淺永遠的幸福。

白無雙看著那一本密密麻麻的字跡,在季梟準備將這個本子送給她的時候,他的心中已經在跟她告彆。

也許在季梟知道她父母的事情的之後,已經給她判了死刑!

雖然這樣對季梟來說有些殘忍,這也是他們兩個最好的結局。

此時的季梟必須要把季家重新的整頓起來,這個家族需要季梟!

白無雙把筆記本合上,望著窗外的月色,“季梟,淺淺你就放心吧!”

其實不得不說今天的白無雙真的被季梟給感動了,她冇有想到在她的身邊有一個這樣為她謀劃一切的男人,而且她從未知曉。

白無雙會把季梟給她的這些恩情轉移到淺淺的身上。

也許這也是她能為季梟做的一些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