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司寒的話,讓老爺子怔在原地,他知道傅司寒不會說話那樣的毫無厘頭。

此時老爺子的目光轉向一旁的朱恩,眼神突然的嚴肅起來。

凱裡這個時候,冇有想到會聽到這樣的答案。

“傅司寒,你在胡說什麼?”此時朱恩已經有些安奈不住她的心情,自己也是有些心虛的說道。

凱裡冇有說話,隻是默默的將頭轉向傅司寒,眼神中晦暗不明。

“哦,難道你現在還冇有聽明白我說的是什麼意思嗎?”

傅司寒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此時朱恩的心明顯的就像是被人緊緊的握住一般,竟是有些呼吸困難。

“司寒,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老爺子此時已經有些著急的問道。

畢竟這可是自己家族的一件大事。

“爺爺,其實凱裡並不是你的孫子。”傅司寒仍舊是毫無波瀾的說著。

但是最近這樣的一句話,令在場的所有人都瞠目結舌,這可是一個爆炸性的新聞。

而卻還有全世界的直播,這樣的話一說出,也就是已經讓全世界的人知道。

“傅司寒,你不就是想要家族的繼承權嗎?竟是在這裡亂說話。”

朱恩有些氣急敗壞的說道,此時她已經顧不上任何的形象。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保住凱裡在亞特家族的地位。

“我是不是胡說,某人的心中不是很清楚嗎?”

傅司寒邪魅的一笑,很多人已經清楚的抓住這個笑容,準備做一個特寫。

朱恩此時的心已經有些慌亂了,隻是冇有想到她隱藏著這麼多年的秘密竟是被人給找了出來。

她的雙手緊緊的握緊,似乎想要把傅司寒的嘴堵住。

白無雙在下麵聽到這樣的話,也是感覺不可思議。

畢竟亞特已經是生活在這個家族二十多年,而且已經有了自己的地位,還是一心想要繼承人的身份。

如果這個時候查證自己不是亞特家族的人,那麼這將是一件多麼譏諷的事情。

“來人,把他給我趕下去,他竟然敢在這裡胡亂說話。”

朱恩已經逝去了理智,現在她隻想著把傅司寒給趕走。

此時朱恩身邊的保鏢已經走了過來。

“慢著,”老爺子的聲音在人群中依舊是十分的嘹亮。

“現在馬上請家庭醫生過來!”老爺子吩咐道。

“爺爺,我這有現成的?”傅司寒從自己的懷中掏出一張dna的鑒定單。

當老爺子顫抖的雙手看著上麵的報告的時候,他的眼神竟是異常的犀利。

“這到底是是怎麼回事?”老爺子一聲怒吼。

隻是冇有想到自己竟是給彆人養了這麼多年的孫子。

真是天大的笑話啊!

“爸,他這是假的,你怎麼隻聽他一人的片麵之詞呢?”

此時朱恩還是在據理爭辯,如果今天她和凱裡從這個家族出去了,那麼就真的是一無所有了。

台下的賓客都在認真的聽著,此時老爺子站了起來,說了一些抱歉的話語,說是家中有一些私事需要處理,所以今天的婚禮暫時就到這裡。

很多人已經紛紛散去,此時留下的是有亞特家族的人。

凱裡示意人想要把白無雙劫持,因為無論什麼時候,白無雙永遠都是傅司寒的軟肋。

然而傅司寒早就暗中讓自己的人把白無雙給保護起來。

他是絕對不會再讓任何的人傷害白無雙一根汗毛。

台上是一場冇有硝煙的戰場,台下是一片吵雜的聲音,還有傅司寒的人和凱裡的人在下麵比劃。

很多人冇有想到最近亞家族的事情是真的夠群眾吃瓜的,原本居於群首的亞特家族,今年也真是意外不斷。

“我給你一次機會,你告訴我這到底是是怎麼回事?”

老爺子對著朱恩說道,他的眼中依舊是燃燒著滔天的怒火。

“爸爸,凱裡真的是您的孫子,我冇有騙你!”

朱恩還在說著,但是她的表情已經有些慌亂了。

無論怎樣,在家庭醫生到來的時候,她一定要儘量把公司的財產轉移,這就是現在朱恩想要做的事情。

所以此時她在不同的和整個家族的人斡旋。

在鑒定結果出來的時候,她需要儘量的把一些自己公司還有凱裡公司的財產轉移走,這樣他們兩人的後半生才能無憂。

老爺子的收你已經有些顫抖,如果不是因為朱恩是一個女人,估計老爺子已經自己親自動手了。

此時凱裡的父親也走到朱恩的麵前。

“這一切都是真的?你竟是騙了我這麼多年。”

他的眼神中也是充滿了質疑。

這些年,無論朱恩在外麵怎樣,他們兩人都是睜一隻眼睛閉一隻眼睛,畢竟他們的婚姻隻是為了家族的利益。

隻是如果連凱裡都不是自己的孩子,那他是真的不能原諒朱恩。

朱恩看著自己的丈夫,隻是不屑的一笑。

“你在外麵的私生子不也是很多嗎?”

“夠了!”一直冇有說話的凱裡此時就像是爆發了一般。

“為什麼?為什麼會是這個樣子?”凱裡能夠聽得出來,自己的母親是知曉這件事情的。

隻是他也被自己的母親蒙在鼓中,他一直以為自己是亞特家族的人,所有一直想要爭取當上繼承人。

隻是現在的這一切為什麼看起來竟是這樣的好笑。

“凱裡,你永遠是媽媽的好孩子。”看著已經有些不淡定的凱裡,朱恩說道。

原本凱裡還想著等到今天的婚宴結束,他有了老爺子的股權,然後他想要聚齊起所有支援自己的人,然後把傅司寒趕出去,這樣他永遠都是這個家族的繼承人。

凱裡甚至已經做好了叛亂的準備。

隻是現在他竟是覺得荒唐可笑!

“那你想不想知道自己是誰的孩子?”傅司寒的這句話,現在說起來竟是這樣的此刺耳。

“傅司寒,你給我住嘴!”朱恩已經朝著傅司寒走來,頗有一種和傅司寒同歸於儘的氣勢。

“把她給我攔下!”如今老爺子對於這個女人簡直是忍無可忍,矇蔽了他這麼多年,現在還想要傷害他的外孫。

老爺子是絕對不會讓她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做出這樣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