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94章四枚

玉鐲之內,赫然便是禹跡碎片!

三枚禹跡碎片,再加上剛剛搶奪的那一枚,共四枚。

蘇淵怎麼也冇有想到,黎天的儲物玉鐲之內,竟然會藏著四枚禹跡碎片!

簡直髮財了!

“該死!你竟然敢傷我們少主!將我們少主叫出來!”

葉閣老和三閣老幾乎是同時察覺到了黎天的情形,他們幾乎是同時翻轉了身體,掌風淩厲,已經鎖定了蘇淵。

蘇淵抬眸,淡漠的看著兩道掌風飛速的落下,他毫不猶豫拍出了雙手,迎向了兩人。

“還是蘇淵最猛!”

王向東喘了一口氣,一手搽掉了嘴角的血跡,一臉的激動。

他要麵對葉閣老,實在是壓力巨大。

如果不是因為葉閣老在戲弄他,說不定現在,他已經冇了。

這可是巨大的付出!就等著蘇淵在審判時候,能夠給他相應的功勞,有一個好的因果。

好不容易能夠喘息一下,王向東也迅速的調整著自己,功法運轉,瘋狂的吸收著天地之間的靈氣。

就連原本控指著玉鐲的三閣老也要一同出手。

這種波動之下,原本被困在玉鐲之中的孫臏和韓菲,瞬間尋找到了突破口。

他們頭頂之上,聖潔之光綻放,迅速的形成色彩各異的蓮花。

在這種光芒的籠罩之下,兩個人的身形也變得更加奇妙。

他們同時揮出一拳,朝著玉鐲的中心位置而去。

砰!

孫臏和韓菲的力道衝擊在玉鐲的中心。

與此同時,蘇淵的雙掌也對上了兩人。

沉悶的聲響在兩處炸裂。

蘇淵隻感覺到他們兩人幾乎都是用儘了全力,在那種力量衝擊之下連帶著他的手臂似乎都像斷掉了一樣,劇烈的衝擊讓他的手臂在劇痛中變得麻木。

甚至連帶著感知力都變得極為微弱,動作也僵硬了起來。

蘇淵不敢托大,一瞬間便開啟了閻羅真身。

頓時,週週的天地變動,再度化為無邊的黑暗。

青銅大殿拔地而起,突兀的出現在他們的身旁。

葉閣老和三閣老所施展的力量,幾乎是在同時落入到了那黑暗之中。

所有人的身形在這一瞬間陡然變大,緩緩的坐在那青銅的巨椅之上。

他的手臂微微的顫抖,即便是已經化身為閻羅真身,可那種力道依舊讓他感覺到震動。

那手指都在微微的顫抖,可他卻並未有任何的知覺。

好在,化身為閻羅真身之後,力道被削減掉了不少,總算是保住了手臂。

淡漠的眼神望著手臂,隨即,閻羅之手輕輕的按下,頓時,雙掌碎裂,融於虛空。

葉閣老和三閣老瞬間踏入到閻羅大殿之內。

他們望著青銅巨椅之上的蘇淵,神色猙獰可怖。

“閻羅!你屢次壞吾等好事,今日,吾等便滅了你!”

隨即兩人又相互交流。

葉閣老望著蘇淵:“老三,閻羅之軀給我!”

三閣老冇什麼意見:“禹跡碎片給我!”

兩人一拍即合,很快便達成了一致。

蘇淵不由輕笑一聲。

連帶著閻羅之軀,已經不似之前那般的冷淡威嚴。

彷彿,閻羅也變得有七情六慾起來。

隻是那輕笑聲卻如同洪鐘一般在青銅大殿之內響徹,即便是葉閣老和三閣老,都能夠感受到一種震懾心扉的嗡鳴。

“那便試試!”

儘管剛剛得到禹跡碎片,但蘇淵能夠感受得到,體內的力量彷彿也在隨之增強。

如今,就算是正麵硬扛聖太陰的強者,他也有絕對的自信。

“那就死吧!”

兩人相互對視一眼,隨機手掌抬起,功法運轉,無形的力量聚集。

三閣老的周身便化為一片深邃的星空,凝聚在他的周身,黑色的光澤彙聚著暗紫之色。

暗紫色的光芒聚集,如同一隻幽深恐怖的眼睛。

“沖虛天幻眼!”

三閣老的聲音低沉,如同在淺淺吟唱,卻又讓人被吞入其中。

蘇淵能夠感受到,他的身體都被紫色的眼光籠罩,體內的力量似乎都在這一瞬間,在慢慢的分解。

尤其是三閣老頭頂那聖蓮的光芒,更是讓這種力量變得更加玄奧。

“的確有兩把刷子!”

蘇淵不由得暗暗讚歎。

隨即,他的雙瞳異色,黑色和白色如同兩道漩渦,黑色的眼珠彷彿化為星空之中的黑色日光,一黑一白,能夠看透所有的虛妄。

頓時,原本紫色的光芒似乎都在蘇淵的目光之下,化為虛無,一寸寸崩塌。

三閣老慘叫一聲,雙眼之內,鮮血十分淒厲的滴落。

他本想報之前差點被蘇淵滅了的仇,卻冇想到,看家本領都使出來了,竟如此輕易被蘇淵給破了!

連帶著他自身的氣息都變得極度紊亂。

一種濃鬱的危險氣息,在他的心頭縈繞。

“閻羅,休得猖狂!”

葉閣老的聲音在大殿之中響起。

他周身的金光閃爍,雙手結印,整個人身上帶著一種虔誠之態,身後彷彿也有一個巨大的佛陀身影。

金光籠罩之下,讓他顯得更加聖潔,似乎能夠看穿萬物。

彷彿所有的一切在他的目光之內都能夠被度化。

蘇淵看著這樣的情形,有一瞬間的驚訝。

冇想到葉閣老竟然會佛家功法。

隻是也不知這種功法究竟是什麼樣的等級。

即便是他都感覺到有一些心驚。

甚至連周遭的大殿似乎都在微微的顫動,像是快要支撐不住一般。

“閻羅,這功法專克你!我已經為你準備很久,這一次,定然能夠讓你魂飛魄散!”

“你的閻羅真身是我的,連帶著你的祖龍魂也是我的!你神王戒之中的寶貝,都會是我的!”

葉閣老的神情已經變得猙獰得意。

彷彿一切都儘在掌控。

“破天淨魂咒!”

葉閣老的聲音落下,隨即便有無數的梵音低聲淺唱。

隨著那一聲聲響起,大殿之內,隱隱約約能夠聽,地府之中都有一陣陣的慘叫之音。

蘇淵一驚,隨即手掌抬起,在虛空之中佈下了結界,控製住了那種力量外泄。

他倒是冇想到,葉閣老竟然還留了這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