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仔細想了想,還是覺得第八十九章寫得太爛了,甚至不如最初的初稿,所以等下還是將初稿放上去吧,劇情和細節會有所修改。)

七重天界之下,深不見底的幽暗大海之下棲息著前所未見、從未有過的龐然大物,隻不過……此刻說“棲息”這個詞可能已經有些不夠恰當了。

伴隨著那個龐然大物的成長,那一度充斥了世界誕生之前的幽暗汪洋已然被這個龐然大物所擠占,在那個盤踞的龐然大物的麵前,就算是海洋也顯得無比渺小,與其說這個龐然大物是棲息在海底,倒不如說是海洋在它的身上流淌,在縱橫溝壑的鱗片、在露出的縫隙之上,海洋或是成為了涓涓細流、或是成為了浩瀚江河,乃至在一些凹陷下去的地方形成了新的淺海和深海。

這個龐然大物已然取代了上帝所冇有創造的陸地,成為了位於七重天界之下最下方的大地。

隻不過,冇有任何天使眷顧這裡,在這裡擁有著天界截然不同的時間流速和存在巨大差異的物理環境,充斥著大量的颶風和沙塵,冇有光也冇有任何生命,有的隻是一片死寂。

而這頭龐然大物則從創世之初便始終盤踞在天界之下,靜靜地沉睡著,儘可能的讓自己減慢成長的速度、推遲自己再度陷入到饑餓當中的時間。

當那個遊蕩於外界的靈魂重新迴歸的時刻,龐大如大地的本體亦緩緩睜開了眼睛,森冷漠然的豎瞳當中無喜無怒,有的隻是平靜,

毫無疑問,大蛇在這位全知全能者的麵前是一位弱者,它也不屑於去否認這一事實,否認事實、拒絕事實,這本身就是恐懼和膽怯的象征,而這兩種情感都與大蛇毫無關係。

也正因為如此,大蛇才意圖通過這明顯更有利於自己的對局,來戰勝那位全知全能者。

全知全能者並非毫無弱點,抗拒自身全知全能性、不願完全全知全能的上帝,對於未來同樣茫然無知,甚至是會刻意忽視未來。並且,祂亦不會以自身的全能性去修改現實,也就是說,大蛇大抵可以不用去擔心,假如自己勝利之後會被那位全知全能者強行修改事實、變化成為自己失敗的世界。

種種原因,導致了這是一場看上去幾乎毫無勝算、但也並非全無勝利機會的對局。

不過,按照大蛇與全知全能者之間的默認規則,在這棋盤之上並不允許兩位“王”棋直接出手,這固然限製住了全知全能者的威能,但同時也限製了大蛇的力量,即使它擁有著足可毀滅除上帝之外的整個世界的龐大力量,也不得不遵循“代理人戰爭”的規則,用棋子來交戰。

那麼……應該用什麼棋子好呢?

就在沉思當中,大蛇則又因為實在難忍睡意,再度陷入到了沉睡當中。

……

腹中。

陷入到死寂當中的末日宇宙,除了荒涼還是荒涼,缺少了神靈存在的世界,黑暗而冰冷,冇有一絲光線、冇有一分熱量,死去的始祖巨人依舊保持著自己被吞吃前的激戰姿態,髮鬚皆張的怒目身姿看起來威風凜凜,但也隻是威風凜凜而已……

除了一具橫貫於宇宙之間的龐大屍體,便什麼都冇有。

而在它的腳下,那處埋葬了不計其數的斷槍英靈、無首神靈、以及麵目猙獰的巨人屍身的海姆冥界,也依然亙古不變,隻不過,這一次,連死者都已經陷入到了徹底的沉睡當中,再也無法甦醒過來。

耶夢加德在吞吃了巨人伊米爾的同時,也順帶將整個北歐宇宙都給徹底吞了下去,但在那時間儘頭沉睡的龐然大物卻是吞吃掉了所有屬於北歐宇宙的時空,將整個北歐宇宙的未來都給吞了下去,從此,再也不會有北歐宇宙了,因為它們的“未來”已經被吞吃了。

“踏……”

而在這一片荒涼當中,黑暗之物則漫步在這個死掉的世界當中。

而最終,當它走到了某一處地方的時候,則停下了腳步,在它的麵前,是一隻沾滿了血跡的斷手。

纖細光潔的斷手雖然滿是血汙,但也依稀能夠讓人想象出其主人昔日的光彩動人,但此刻,卻也僅僅隻是在這無數屍骸當中的一點殘骸而已,不過,黑暗之物在意的倒不是這個,它所在意的是……

“終於找到了。”

淡淡的說著,黑暗之物伸出了自己的一隻手,順著這隻斷手,一直追溯到其主人的蹤跡、乃至……將那個在這諸神黃昏之戰死去的死者,從那萬古的長眠當中再度喚醒。

死去的亡靈,在龐大的力量驅動之下,身軀被再度重塑、死去不知多久的靈魂亦從大地深處被喚醒,最終,再度睜開了自己的眼睛。

“呃……”

乾涸的喉嚨先是發出了一聲失語般的怪響,逝去的亡靈隨即緩緩的睜開眼睛,麵前,除了黑暗還是黑暗,什麼也看不見。

有些茫然的試圖用手撐起自己的身體,望著身旁的黑暗,甦醒的死者有些茫然的看著。

“我……不是死了嗎?”

在她記憶的最後一個畫麵,便是自己麵前的那道光,還有自己下意識試圖去阻擋那道光、然後便被光所吞噬的畫麵,但現在……她為什麼又有意識了?

“你當然是死了。”

漠然的聲音在她的身旁響起。

而聽著那個聲音,她的臉上先是有些茫然,因為這個她所從未聽過的聲音讓她感到極度的陌生,但與此同時,又有一股深深的親切感和熟悉感、以及……崇拜。

她抬頭望去,隻見在自己的正前方,依稀可以看見一個無限黑暗、比身旁的黑暗還要黑暗的人影,雖然與記憶當中截然不同,但她一眼便意識到了對方的身份。

本應該徹底冰冷的死者軀體當中,卻湧現出了莫名的情緒。

那種感情是什麼?她不知道。

屍體時冇有感情的,冰冷的軀體不允許死者能夠擁有熾熱的情感,但那種情緒卻異常的固執和頑強,縱然是屍體的冰冷亦無法抹滅它。

她掙紮著竭力試圖站起來,然後朝著麵前的身影肅穆的俯身一拜,用嘶啞的聲音說道。

“父……親。”

古老的東方世界之主、統禦億萬蛇人與蛇民的王、蛇之女,莫娜,虔誠的向著麵前的身影膜拜著。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