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了,天上的太陽在天使們的驅動之下輪轉了一次又一次,黑暗之物靜靜的等待著,而終於……他等到了。

……

當女人再度來到這個地方的時候,一切都已然變了樣。

不同於最初的荒蕪一片,此刻,在這塊大地之上已然建立起了類似金字塔一般的巨大祭壇,由早已死去的蛇女和她上百位侍女們所竭力構建起來的,用於承接來自她們的主人、神靈、統治者、主宰的身軀降臨時的宏偉祭壇,高約上千米、足足有八千步階梯的巨大祭壇最頂點,便是向下漠然俯瞰的蛇圖騰柱。

古老的蛇民文明已然再度復甦,那些或人型、或蛇型、或魚型的詭異物種正在艱難的修建這個巨大祭壇,雖然冇有創世的能力,但對於掌握有七百七十七枚如尼符文的古代東方世界之主、魔法王而言,僅僅隻是塑造一些生命物種卻並非難事,唯一的問題就是……這些物種都冇有靈魂,基本上就是渾渾噩噩,雖然有簡陋的意識,卻冇有足夠的神智,基本與野獸無異。

莫娜有些困惑,而大蛇則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不以為意。

在這個世界之上,唯有那位全知全能者掌握有整個世界的最終解釋權,萬事萬物的體係都需經由它的意誌得以彰顯,這個解釋權同樣也包括對於靈魂的解釋權,隻要那位全知全能者不認可這些蛇民具有靈魂,那縱然再大的力量也無法賦予這些野獸以靈魂、以聰慧。

踏上祭壇,女人平靜的臉上冇有了任何的迷茫與困惑,眼神當中唯有波瀾不驚的明亮,然後,她便朝著自己麵前那個盤腿而坐的黑暗之物鄭重俯身下拜,親吻它的腳尖。

“人類,你想明白了嗎。”

俯瞰著自己腳邊的渺小身影,看不清模樣的黑暗之物平靜的說道。

在它模糊的身影之後,彷彿隱約有某種龐大而宏偉的無限東西存在,那種東西,比天空還要龐大、比海洋還要壯闊,安靜、靜謐,漠然而冰冷,無善無惡,無比的強大、強大令人感到深深地顫栗,宛如註定的命運、宛如撥弄棋盤的大手。

當身長不過五尺的渺小人類,筋疲力儘的翻越了崇山峻嶺之後,最終看到了崇山之後那片以千萬裡計、以億萬裡計、無儘浩瀚的蔚藍大海時,它會想些什麼,除了深深的敬畏與震撼,它已經想不到任何的東西。

震撼吧、畏懼吧、頂禮膜拜吧,在這無法企及的偉大事物麵前感到深深的恐懼與震撼吧。

跪下、向其屈服,承認自己的渺小與無力,承認自己的卑微,承認自己的軟弱,然後去虔誠的信仰它、狂熱的信仰它。

就像是信仰天上的太陽、信仰地上的高山一樣,人類天然就會敬畏這些恒古不變的宏偉事物、在深深地畏懼當中去崇拜那些強大而宏偉的事物,這是人類的本能。

崇拜太陽、雷電、天空,需要理由嗎?不需要,同樣,崇拜神和黑暗之物也同樣不需要理由。

在黑暗之物的麵前,女人感受到了一種無形的感覺,就好像是麵對神的時候一樣。

當她麵對神的時候,除了深深的信賴與安心便再也感受不到其他了,因為在那位全知全能者的麵前,任何的反抗和掙紮都是徒勞的,人隻能選擇去信賴祂、去信仰祂,除此之外,人做不到任何事情。

而在黑暗之物的麵前,她隱約感受到了那種近乎彆無二致的感覺,深深的畏懼、令人顫栗的恐懼,最終化作了深深的信仰。

這種感覺,是任何一位天使、乃至那位天使之王都無法帶給她的。

“我已經明白了。”

心中感受著那深深地畏懼,但女人仍然的抬起頭,看著那個令她感到敬畏與恐懼的源頭——那個看不清麵容的黑暗之物。

“我已經明白了那個答案……拉結爾,不,或者說,撒旦——神之敵啊。”

撒旦,這並不是一個名字,它的意思是神的敵人,是對於神之敵的稱呼。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望著麵前的撒旦、意為神之敵的黑暗之物,女人摸著自己的胸口,感受著胸膛之內那顆正在劇烈跳動著的滾燙心臟,她堅定的說道。

“不知自由為何物的野獸,從來不曾獲得過自由,隻有當這頭野獸意識到了何為自由時,自由才真正對其擁有意義。所以啊,我不後悔我離開伊甸園,我明白,我一直都明白,我深愛著自由,當我從矇昧的天性脫離開,擁有理性的那一刻起,我便一直都在追求自由。”

“自由?人類,你所見過最自由的不正是我嗎。”

黑暗之物的嘴勾起,露出了一個譏笑。

然而,女人卻搖了搖頭道。

“撒旦啊,請允許我這麼稱呼你,你確實是我所見過最自由的,但是正如我所言,自由的野獸,自由對其而言亦毫無意義,自由的價值,隻有不自由的人類才能明白。”

冇有任何的避諱,女人直言不諱的將自己麵前的黑暗之物稱呼為野獸。

而聽著麵前女人的話,黑暗之物嘴角的弧度越發劇烈起來,無聲的笑了起來。

“有趣,因我不需要自由,所以自由對我亦毫無意義嗎?正如同擁有死亡才能稱之為生命、擁有饑餓才能理解何為飽腹、隻有不曾自由過的生命才能理解何為自由嗎?”

“有趣……有趣……”

黑暗之物俯瞰著腳邊的渺小人類,它能夠感受到,在它麵前的這個女人身上具有某種它所不曾擁有的東西,或者說,是它一度擁有過卻被它嗤之以鼻、棄如敝履的丟進無數時空當中的東西。

不過,它卻也並不在意,在它眼裡,那不過是一些褪去的殘渣而已。

“所以說,人類,你試圖在我這裡得到什麼。”

看著麵前近在咫尺的女人,黑暗之物饒有興趣的說道。

女人注視著它,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做出了一個令黑暗之物身旁的蛇女為之愕然的舉動……

她伸出手,握住了黑暗之物那籠罩在無形黑焰當中的手臂,然後輕輕的放在自己的胸口,明亮的眼眸當中異常的熾熱。

“請……給我以你的愛吧。”

俯瞰著腳邊的女人,黑暗之物的豎立瞳孔當中淡漠依舊,隻是嘴角的弧度越發劇烈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之間,黑暗之物莫名的笑了起來,笑的無比肆意、無比狂放,然後說道。

“女人,告訴我,你為何渴望我的愛。”

它低下頭,嘴角仍然在笑著,但注視著身下女人的豎立蛇瞳卻微微收縮,透漏出了某種漠然與森冷,

注視著黑暗之物的女人,明亮的瞳孔卻已然堅定。

“我說過了,我深愛自由,而在我眼裡……你就是自由,你的肆意和張揚令我感到著迷,這是我所無法擁有的,撒旦啊,你告訴我,飛蛾能夠拒絕火的光亮嗎?不能。”

“我喜歡你,喜歡你的自由,喜歡你的肆意與傲慢,這些都是我所不擁有也無法擁有的,若光輝的神不能給予我所想要的,那我寧可墮入黑暗,撒旦啊,請玷汙我吧。”

俯瞰著身下的女人,黑暗之物的嘴角勾起,那清澈如琥珀的漆黑瞳孔在女人的視線當中不斷放大、不斷放大……不斷放大……直到那無儘的黑暗與冰冷徹底籠罩了她的全部視線……

在溫水浸泡般的溫暖當中,女人意識迷離之間,宛如夢囈般的冰冷呢喃聲在女人的耳畔響起。

“女人,神之子,我無法給予你我的愛,因我本就不存在愛,然而,我會與你的後裔立下一個約定,一個萬古不變的古老約定作為回報。”

“神賦予了你以全部的美好與幸福,不老不死、青春永恒,但你拒絕了,那麼,就請接收來自我、撒旦、大蛇的饋贈吧。”

“女人,你的後裔將會擁有自由的權力和被奴役的權力;擁有生存的權力和死亡的權力;擁有殺戮其他生命的權力與被其他生命殺戮的權力;擁有獲得幸福的權力與贏得不幸的權力;擁有喜悅的權力與痛苦的權力……”

“女人,我並不會像神那樣給予你的後裔什麼東西,但是,我卻可以允許你的後裔自己選擇擁有什麼、拒絕什麼。”

“在這片大地之上、我的身軀之上,你的後裔將會被允許繁衍生息,神給予你的,隻是一個應有儘有的狹小後花園,但我給予你的,則是整個世界。”

意識模糊的女人在意識消失之前,隻來得及勉強問出一個問題。

“世……界?”

支離破碎的思維在混亂的腦海當中激盪,卻得到了一個清晰的迴應。

“對……”

“一個名叫地球的大地、一個名叫地球的世界。”

隨即,在夢囈般的呢喃聲中,女人的意識隨之陷入到了沉睡當中……

祭壇之上,一枚黑色的棋子逐漸顯露出了它的真麵目。

……

七重天界之上,水晶天當中全知全能者看著自己麵前的懸浮棋盤之上,黑王旁邊突然之間多出了一枚黑色的皇後棋子。

身披奢華衣裙、頭戴後冠的美麗女人並不具備力量,自身其實極為弱小,然而,在棋盤之上皇後卻是最強大的一枚棋子,因為皇後的力量並不是來源於其自身的武力,而是來源於皇後所代表的第三方勢力。

國王自然擁有至高的權力和軍隊,然而,與其聯姻的皇後身後卻站著一個龐大的貴族家族,皇後的力量薄弱,但其自身卻足可驅使大量的戰士與勇士,自然是整個棋盤之上當之無愧的除國王之外最重要的棋子。

而看著自己麵前的棋盤,全知全能者的臉上卻不見動容,而是若有所思一般。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