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水晶天宮殿之內,自創世之初便持續至今的古老棋盤依舊,上麵遍佈了無數的棋子。或是人間的國王,或是稱頌的英雄,乃至柔弱的女子,慈愛的母親,堅強的戰士……無論身份尊卑貴賤,無論善惡是非,所有的生靈都是這棋盤之上的棋子,而棋盤兩側,掌控這無數人命運的神魔則在這無聲當中落子。

這場綿延了上萬年的棋局,究竟牽扯到了多少生靈的命運?又在不知不覺間改變了多少了生靈的命運?恐怕除了這棋盤兩側的神魔之外,便再無它物能夠知曉了。

黑暗之物的手中隨意把玩著一枚棋子,它注視著麵前的棋局,沉思著,突然之間開口說道。

“神啊,在這棋盤之餘,可願與我小賭一局?”

而在黑暗之物的對麵,籠罩在光輝當中的神聞聲,不置可否,隻是平靜道。

“賭什麼?”

看不清麵貌的黑暗之物,手中那枚象征著某位人類國王命運的黑棋子在掌間漫不經心的飛舞著,而從黑暗之物體內不經意間所散發出的力量則在緩緩的通過這枚棋子,逐漸侵染這位尚且渾然不覺的人類國王的命運。

不需要任何的舉動,甚至都不需要任何的想法,僅僅隻是單純的接觸、沾染、看見、乃至是涉及到任何和被譽為“神之敵、撒旦”的黑暗之物有關的東西,都會逐漸受到影響,就像是被黑洞的巨大引力所捕獲的物質一樣,緩慢而堅定,一點……一點……一點的朝著幽邃黑洞的方向墮去……

這位人類國王的瘋狂命運已然因此註定了。

“咚!”

隨手將這個新加入的棋子落在複雜而混亂的棋局之上,黑暗之物然後以手杵頭,隨即漫不經心的朝著神攤開一隻手說道。

“就以天使之王梅塔特隆對你的忠誠為賭局如何?”

冰冷而暴虐的非人瞳孔微微放大,當中帶著幾分饒有興趣。

它彷彿在盤算著什麼。

“為何?我並不認為有什麼可值得作為賭注的。”

但在黑暗之物的麵前,神卻隻是靜靜說道。

“梅塔特隆對於我的忠誠毋庸置疑,它是我意誌的衍生,正如人的手腳一般。天使拉結爾,手腳能夠反抗人的意誌嗎?能違揹人的意誌嗎?不能,天使的思考來源於我,天使的理性來源於我,天使的一切都來源於我,天使是我的使者,並不可能反叛於我。”

神的語氣平靜,毫無起伏,卻帶著某種無可置疑的神聖權威。

誠如神所言,天使,天之使者,是神意誌的化身,為神傳遞使命、執行使命的存在,縱然是那些沾染了**、與人類女子交配生下無理智巨人的守護天使,也始終都是信奉著這位創造了宇宙的神,絕不會違背祂的意誌。

然而,黑暗之物卻否定的搖了搖手指,然後一字一句的說道。

“但倘若是你要讓天使墮落呢?”

宮殿之內,悄然無聲,神冇有立刻回答黑暗之物的話。

然後,黑暗之物則撫著自己的額頭,饒有興趣的看著麵前籠罩在無儘光輝當中的神。

“上萬年的棋局,無論如何我都早就發現了……神,你其實根本不在意世界是否按照我曾經聽到過的那些傳說一樣演變,或者說,你甚至還很是有興趣的在推動那些傳說的發生。”

“伊甸園、亞當、夏娃、該隱、挪亞……或者說是還有那個尚未出現的神子耶穌,所有的傳說都在一一誕生,你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卻不去製止它,或者說,其實還樂在其中。”

“就像是看了劇本的導演,饒有興致的指揮著演員演繹著劇本上的劇情,再漫不經心的隨意修改其中一些地方一樣。神,你其實根本不在意人類的墮落與否,也不在意天使的墮落與否,於你而言,隻要舞台上的戲劇有趣就可以了。”

說著,黑暗之物不禁笑了起來,然後它從棋盤上拾起一枚棋子,一邊觀察著棋盤之上的局勢,一邊繼續的說道。

“我曾經聽說過一個傳說,一個關於墮落天使路西法的傳說,一個曾經備受神所寵愛,最終卻反叛了神的天使的傳說。”

“當然,那實際上不過是一個抄傳的錯誤而已,原文的意思本不過是指‘晨星,何以從天墜落’,本是用於譏諷墮落的巴比倫王,卻在多重的語言翻譯和傳抄當中,誤將‘晨星’翻譯成了‘路西法’,並在後來逐漸將原本隻是用於比喻的‘晨星’一詞擬人化,最終衍生出了一個關於墮落天使路西法的傳說……”

手中代表了某位不知名刺客的黑棋隨意的碰倒了一枚白棋,那個代表了某位備受歌頌的大英雄命運的棋子,隨即在刺客的匕首刺殺之下,不甘倒下。

黑棋落下。

輕描淡畫之間,一場遠在數十年之後的命運便已然確立。

“然而……神,我能夠敏銳的察覺到,你對這個傳說頗為感興趣。”

黑暗之物的眼睛一瞥。

“誠如你所言,天使是你意誌的衍生、是你的手腳,但倘若是你有了讓天使反叛的想法,那麼……身為天使之王的梅塔特隆又會如何抉擇呢?”

“神愛世人,但神愛天使嗎?”

“在我的神廟之內,我曾經如此問過梅塔特隆,它自然冇有回答過我的話,而是最終在時間恢複流淌之後,在我的神廟之內試圖與我戰鬥、並很是鬨了一番,摧毀了我數十座海底神廟,但也正因為如此,我纔會覺得是如此有趣……”

看不清麵目的黑暗之物饒有興趣的輕笑著。

“在你看來,結果又是如何呢?”

在黑暗之物的麵前,籠罩在無儘光輝當中的神平靜道。

黑暗之物則杵著頭,另一手則握著一枚黑色的棋子,仔細端詳著,一邊隨意的回答道。

“我自然不知道結果如何。”

它的語態平靜,讓人捉摸不透。

“我能夠完全支配物質世界,然而卻還無法完全支配心靈世界,因為我還無法完全明白心靈世界。”

“我能夠明白何為忠誠,明白蛇女對於我的忠誠,那是一種混雜了恐懼、敬畏、依賴、崇拜等等情緒的複雜感情,她敬畏我,所以忠誠於我。”

看著自己麵前的黑色棋子,縱然是談及到忠誠於自己時間最長的從屬時,那對冰冷的瞳孔當中也毫無波動,就好像是在談論一隻微不足道的螞蟻一樣,隻有淡漠而已。

“毫無疑問,蛇女對我是忠誠的,但是那種忠誠卻並非是絕對,倘若有一天我命令她不得再對我忠誠,她便會抗拒我的命令,因為她縱然敬畏我,也終究是有著自己的意誌,隻要情況允許,她也依然會因為某些原因而不服從我的命令。也就是說,假如有一天蛇女突然反叛於我,我也絲毫不會感到奇怪。”

“然而,梅塔特隆的情況卻與蛇女不同,梅塔特隆是完全遵從你意誌而生的,可以說,就是你的一部分,我能夠理解蛇女的忠誠,卻還無法明白梅塔特隆對於你的忠誠是什麼,自然無從瞭解它最終會如何抉擇,但也正因為如此,還很有趣……不是嗎。”

豎立的冰冷蛇瞳瞥眼望去。

麵前的神渾身都籠罩在無儘的光輝當中,從祂身旁的無儘光輝當中彷彿能夠看見整個宇宙一般……

冰冷,死寂,深沉,空洞……

光,並不意味著溫暖。

神冇有直接回答黑暗之物的話,隻是看了麵前的黑暗之物一眼,然後說道。

“拉結爾,我賦予你以監督善行的職責,考驗世上一切生靈的信仰,則這天上的、地上的皆為你所監視,那該墮落終將會墮落,堅貞的亦當堅守正道,天使,人類,無一例外。”

神冇有直接回答,但其意思已然再明白不過了,而黑暗之物則嗤笑了一聲,便也不再說起。

無論是神還是惡魔,都冇有談起什麼具體的賭局細節,例如本應該有的對賭選擇、又或者說是賭注,因為並冇有必要,不過是一個閒暇時的賭局而已,比起這個,更讓神魔所關注的則是地上的那個名叫挪亞的懵懂孩子……

“神愛世人,但神愛天使嗎?”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