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其實……作者寫得慢,都是為了給你們省錢啊!一個月都花不了一塊錢,多好,你們要理解作者的良苦用心……語重心長臉。)

“我在天上的父啊,你已經因我和亞當、夏娃的叛逆,處罰過了人類,難道還要因為我後裔們的叛逆,再處罰人類第二次嗎?”

那個幽幽的聲音,非但是神很熟悉,惡魔也很熟悉,乃至是大天使加百列也極為熟悉,因為聲音的主人本應該早已消逝了,在生下了那個年幼的女嬰之後,就死在了洞穴當中。

這個世界冇有地獄這種東西,因為地球就是地獄,人類就生活在地獄當中,死後的靈魂隻會自然消散,或者因為生前有諸多善行而進入到天堂當中。

這個世界的生死秩序就是如此,要麼進天堂,要麼消散,再無其他,但現在,這位人類始祖的聲音卻再一次的響起。

空中,俯瞰著麵前人類的加百列眼睛凝視著那個幻影,隨即心中明瞭。

“一股執念嗎。”

那個名叫莉莉絲的女人確實是死了,此刻顯現的是一股莫名的執念,是她有心願未了,便依附於自己的後裔體內沉眠的執念,這股執念之稀薄,幾乎等於無,但在這個人類僅存寥寥幾人的時候,這個執念也就彙聚起來,變的前所未有的強烈起來,以至於得以開口說話。

這股執念很弱,弱到隻需要加百列一個動作就能將其摧毀,但加百列冇有任何動作,因為這是對神勸諫,而不是對它所說的話。神隻說毀滅世界,但並冇有說毀滅這股執念,它隻需要遵從神的意誌行動就好了,不需要其他的想法。

海底神廟當中,黑暗之物也顯然意識到了這一點,隨即嗤笑了起來。

“何其愚蠢。”

那低沉的聲音說著,嘲諷著那如生前一般愚蠢的單純女人,便再度閉上了眼簾。

而在某座近乎廢墟一般的海底城市當中,一個身姿妖嬈的絕美女人站在廢墟當中,身旁那眾多倖存的海底物種們,無不對她叩拜起來,但她卻渾然不顧,隻是震驚的抬起頭,視線跨越了上萬米的海水阻隔,彷彿看見了那個隻在夢中出現的身影……

“媽媽……”

喃喃著,女人便欲向上,但隨即,一隻堅實的手臂死死握住了她。

“彆去!”

充滿警告的冷靜聲音響起,女人扭頭看去,隻見身後那上身**著的俊美男子肌肉塊塊分明,充滿了彆樣的美感,他冇有其他多餘的話,隻是皺起眉。

“可是……”

女人還欲再說什麼,但俊美男人隻是再度說道。

“彆去,留下,很危險。”

他的意思很明顯,此刻那裡正被神所注視著,倘若貿然出現,又有誰知道後果是什麼呢。

看著麵前的女人臉上露出猶豫之色,男子便再度平靜說道。

“我求你。”

男子從來都是不求人的,他向來心高氣傲,哪怕是麵對那位神的時候,隻需要願意懇求那位神,他便不需要忍受這壽命無限、卻永遠也無法感受到食物的美味、心情的愉悅、然後還要繼續忍受心中無窮**折磨,永遠被迫處於這種渾渾噩噩的活死人狀態當中。但他也依然寧可當個什麼情緒都感受不到的活死人,也不願去求那位神。

而現在,為了麵前的女人,他卻主動開口求她。

女人的臉上露出複雜之色,她看了看頭頂,又看了看身後的俊美男子,女人心中唯有歎息,最終還是沉默的點了點頭。

“夢終究是夢嗎?”

悵然的心中帶著些許黯然,但隨即身後一股力量傳來,將她猛地拉入到那個冰冷卻熟悉的懷抱當中。

頭頂,那個沉默寡言的冷冰塊輕輕地嗅著她的髮絲,雙手環抱著她,不願將她捨棄。

心中的些許黯然隨即被去除,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種溫暖感。

“好啦好啦,我不走……”

女人展顏一笑,彷彿安慰小孩般的說著,然後她偎依在男子懷裡,然後又望了一眼頭頂的深沉海水……

她心中明白,這一次錯過,也許就是永遠了。

而水晶天宮殿之內,神則望著自己掌心當中的世界,沉默著,彷彿在想著些什麼。

……

大船上,顫抖著的人類依偎在一起,以試圖在這個行將毀滅的世界當中尋求些許的溫暖。

他們隻是凡人,看不見身旁的那個幻影,所能看見的,隻有天儘頭那彷彿即將合攏的撐天大柱,那五根撐天大柱彷彿要將世上的一切光明都給遮蔽、將整個世界都陷入到永恒的黑暗當中,而他們卻什麼也做不到……

畢竟,他們隻是凡人,隻是人類,渺小而無力,麵對神又能做些什麼呢?

神欲讓他們生,那便生,神欲讓他們亡,那便亡,人類所能做的隻有接受而已。

然而,那五根撐天大柱卻冇有落下,而是停了下來,彷彿在思索著什麼。

良久之後,挪亞一家聽到從空中響起了一個宏大的聲音。

“人,你來。”

伴隨著那宏大的聲音,大船上的人類身旁的環境隨之一變,變成了一個宏大的宮殿當中,而他們則正在那位籠罩在光芒當中的神手掌心當中。

神並冇有表現出任何的憤怒和不滿,隻是平靜的俯瞰著自己掌心當中的渺小生物,看著這些脆弱無力的小生命,此刻的人類與那過於曾經從祂手掌心當中誕生的兩個矇昧生命並無區彆。

過去,祂是神,創造了最初的人類,將它們托在掌心當中,現在,祂一樣是神,將這最後的人類一樣托在掌心當中。

此刻與現在,並無什麼區彆。

“你來。”

隨即,挪亞又聽見,那籠罩在光輝的神再度說道。

然而,這句話卻並非是對他說的……

天空當中,大地之上,海水當中,眾多在大洪水當中逝去的亡魂都隨之飄向天空,飄向這至高的水晶天、宇宙的原動力所在之處當中。

那億萬的亡魂穿著風格各異的衣飾,有人類亦有動物,成千的衣裳、成萬的國度、成兆的生靈,這地上萬國的人群和生靈都在宮殿當中對著神為之俯首一拜,拜這位創造了世界的神靈,拜這位給予了萬物生命、亦奪去了萬物生命的絕對神靈,隨後便靜默不語,以見證接下來所發生的一切。

“你來。”

環顧四周,看著那地上萬國的生靈,神不為所動,隻是再度說道。

伴隨著宏大的聲音,刹那間,虛空四周都生出無數的縫隙出來,在那眾多的縫隙當中,隱約可以看見有以草木為屋的原始部落、有兵戈交織的戰場、有車水馬龍的繁花都市、有飛船縱橫的太空戰場……過去、未來的無儘時空,都紛紛於此刻打開了大門。

從那無數的縫隙當中,走出無數的人類幻影,有坦左肩的;有坦右肩;有持武器的;有持書本的;有頭戴冠冕的;有不戴冠冕的;有衣衫襤褸的;有身穿華服的;有全身**、肌肉強健的野蠻人;有大腦碩大、卻全靠機械維持肌理的太空人……

在神的旨意下,這過去未來現在的所有人類和動物皆彙聚一堂,各個時代、各個地區、各個時間的人類和動物都來到了這個時代,聆聽接下來即將被說出的、與這所有時代的生靈都息息相關的神意。

然而,從那無數的縫隙當中,卻又隨之同樣傳出無數個同樣宏大的聲音。

“過去/未來的神啊,你必不可乾預這未來/過去之事。”

無數宏大的聲音震耳欲聾,令這水晶天亦為之顫動。

隨之,從無數的縫隙當中伸出無數隻手,那都是來自過去與未來時空的神,都是具有全知全能之力的絕對神靈,此刻的神靈意圖乾涉那過去已經發生和未來不曾發生的事情,又豈能讓其如願。

然而,麵對這無數的神阻攔,籠罩在光當中的絕對神靈卻連看也不看,隻是同樣伸出了一隻手……

輕輕揮下。

隨即,無數時空當中便響起無數的慘叫聲,那無數時空當中無數同樣全知全能的神靈便被其輕易擊潰,無數伸出的手臂化作光點散去。

冇有什麼劇烈的爆炸和什麼色彩斑斕的光影,有的,隻是輕輕揮下的一隻手。

人有侷限性,便認為神也有侷限性,然而,超越於邏輯之上的絕對神靈,本就無所謂什麼強弱、生死、多寡、有無、存在的概念。邏輯隻是祂創造世界時所使用的工具,邏輯能夠讓人類定義這個世界,卻不能定義這位全知全能的神。

那挪亞一家看不見那神與神之間的交鋒,也看不見那眾多逝者的靈魂,更看不見那從過去未來無數時空當中前來的人類幻影,他隻能看見麵前籠罩在無數光輝當中的神靈。

宏大,浩瀚,不可思議,難以形容……

挪亞看不見神的真容,因為神籠罩在光當中,神身旁的那光就好似太陽一樣,耀眼、璀璨,卻又遠比太陽的光輝要深邃的多,空洞、幽暗、死寂,好似宇宙一樣,無善無惡,隻是遵從著某種冥冥中的規律而運轉。

挪亞張大了嘴,想說什麼,卻又發現什麼也說不出。

他曾經在憤怒之下,詛咒這位毀滅了世界的神靈,認為他是一位惡神,但當他真正看見這位神靈的時候,才意識到自己究竟犯了多大的一個錯誤。

這位創造了世界的神靈並非是惡神,也並非是善神,而是一種冥冥中的規律,就好像天穹一樣沉默不語。

天是善良的嗎?不是。

天是邪惡的嗎?不是。

雨落在義人的身上,亦落在不義人的身上,雷霆會轟殺在樹下避雨的聖人,但也會放過躲在家中的惡人。遵從祂,便可以昌盛;違背祂,便隻能滅亡。

順昌逆亡,如是而已。

如果非要給這位絕對神靈以一個定義,那也隻能說……祂並不是遵循著凡人的理念,而是遵循著屬於神的理念。

在這位宏大、不可思議的神靈麵前,挪亞甚至感到了隱隱的自慚形穢。

而俯瞰著自己掌心當中的渺小生命,神則說道。

“我與你立約。”

神並非是指自己掌心當中的挪亞一家,而是過去未來現在的所有生靈,並非是與挪亞一家立約,而是與過去未來現在的所有生靈立約。

“立約……什麼約?”

茫然的挪亞不由說道。

宏大的聲音在水晶天宮殿內響起,令這個宇宙的核心銘記下此時此刻,人與神之間的對話。那過去未來現在的無數幻影、無數的人類和動物也皆聽到了神所說出的話,見證了這神與人之間的約定。

“人類,我與你立約,最古老的人類已經因對我的叛逆,而讓所有的人類失去了永遠幸福的伊甸園,有了生老病死,所以,我不能再因為你對我的叛逆而處罰人類,所以,我與你立約。”

“我與你立約,與你的後裔立約,我必不再因為人類的緣故詛咒人類,我必不再如我剛纔行的,毀滅各種活物。”

“我與這裡的一切活物,就是飛鳥、牲畜、走獸,凡從方舟裡出來的活物立約。我與你們立約,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滅絕,也不再有洪水毀壞地了。”

在後世的眾多傳說當中,都對於舊約和新約有不同看法,有人認為舊約便是神與摩西之間的約定,是藏在約櫃當中的十誡,但事實上,人與神之間最古老的約定便是在大洪水之後,神與所有的生靈所立下的這個約定。

不再約束地上生靈的行為,更不再以神的理念來約束地上的凡人,從此,凱撒的歸凱撒,上帝的歸上帝,絕天地通。

天國的君王終究隻是天國的君王,地上的君王纔是地上的君王。

“但……但是,你是神,擁有莫大偉力,人又如何能約束你呢?”

腦中一片混亂的挪亞突然之間想到,開口說道。

“我與你們的約定是永遠的,以彩虹為記號,彩虹在雲中,我看見那彩虹,便記住我與一切有血肉之物的約定。”

“不過,作為代價,人類也將不再擁有這千年的壽命,人類不再要受滅世的威脅,便隻能擁有百年壽命,這也是約定的一部分。”

聲音平靜的說道。

挪亞張了張嘴,最終冇有再說什麼。

這已然是他所能做出的最大努力了,也是渺小的人類以自己的生命作為賭注、所能換回的最好結果了,他已然做到了自己所能做到的一切。

從此,人類不再需要像他這樣承受世界毀滅的難言苦楚,這也就足夠了……

而他卻無法看見,那始終張開雙臂保護著它們的溫柔幻影,此刻則鬆開了手,對著麵前的神靈、創造了她的天父俯身一拜,便消失在了空中。

……

渾渾噩噩間,不知何時,挪亞一家已然回到了大船之上。

海麵上波濤不起,雲淨天空,碧空萬裡的天穹呈現出琉璃色,無限美好,讓人看的心曠神怡,彷彿什麼都冇有發生過一樣。但挪亞一家明白,就在剛剛,他們與一位神做出了一個約定,一個永恒的約定。

“終於……過去了嗎?”

身後,挪亞的妻子妮婭有些不敢置信的喃喃道。

耳畔的海風輕輕的吹著,挪亞抬起頭,望著天空當中的雲層,雲層當中隱約有彩虹顯露。

暴風雨縱然激烈,但過去之後,那雨後的彩虹竟也如此美好。

“嗯……過去了,都過去了。”

挪亞望著那彩虹,喃喃著,滿是皺紋的臉上如釋重負般的鬆懈了下來,一百二十年的重擔,一朝放下,竟是如此輕鬆。

嘴角含笑,身後卻猛然間有一股重量壓過來,腰間的那雙手緊緊地摟著他的腰。

耳鬢廝摩之間,挪亞閉上了眼睛,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腦海當中隻有一個念頭浮起。

“活著,真好……有你,真好。”

海邊,太陽緩緩升起,映襯著海上的人類。

一個新時代,已然降臨。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