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幾年後,拿撒勒城內的一件民居當中。

已然二十七歲的含那正在自己房中仔細的清點著器械和眾多草藥,羅馬帝國時代就有一些醫生已然注意到了人體的血液循環,更有一些極端的學者直接用死囚犯作為實驗品,將他們進行解刨,分析人類的五臟六腑。

然而受限於載體的限製,當時的書籍絕大多數都是用硝製的羊皮來記錄,成本高昂、製作時間也極長,以至於隻有極少數人能夠接觸到這些知識,而遠在中東地區的含那自然不可能接觸到了。他所學習的醫術都是從附近的老醫生那裡學來的,這個時代的醫生更是極端的保守,醫術幾乎就是他們吃飯的唯一途徑,縱然是軟磨硬泡、花費了十幾年的功夫,含那也僅僅隻是學習到了極少的一些技藝,大多數的知識都是通過他不斷的實際經驗總結摸索出來的。

而此刻,他就要去給一個城外的病人診斷,這些器械和草藥則都是他此行所需要的道具,然而還冇等他準備好,突然之間,身後傳來了一個大笑聲。

“含那,真是好久不見了啊。”

含那聞聲,不禁轉身向後看去,隻見身後一個披著亞麻白袍,留著一把大鬍子的中年祭司正看著他,含那又驚又喜,不由驚聲道。

“約翰。”

他放下手中的東西,對著麵前的大鬍子祭司親切的握手,歡喜問道。

“約翰,真是許多年冇見了呢。”

約翰,這是個很常見的猶太人名字,常見到大街上喊一句約翰就絕對有人回頭的地步,但對於含那而言,麵前的這位約翰卻很不普通,因為他正是自己的表兄。

含那的母親是瑪利亞,瑪利亞有個姐姐叫做以利沙伯,以利沙伯遠比瑪利亞年齡大,嫁給了祭司撒迦利亞,後來給撒迦利亞生下了獨子約翰,因此約翰後來繼承了父親祭司的身份。而又因為年齡遠比含那大,在含那年幼的時候他便指導含那猶太信仰,教授含那以神學知識,即是含那的表兄,也是含那的教父,與含那之間的關係甚至比父母還要親近。

不過和含那不同,含那選擇了放棄了自己父親的商鋪去學醫,而約翰作為祭司,則選擇為猶太人的獨立運動而奔走、大聲疾呼,在猶太王國都擁有不小的名氣。

兩兄弟之間許久冇見,自然難免一番敘舊,而在言談當中含那也明白,約翰是因為與猶太行省總督彼拉多之間的矛盾,而被其他試圖討好彼拉多的猶太祭司給排擠到這裡來的。

每次談到那位彼拉多,約翰都忍不住咬牙切齒,但當他談論到那個希律王的時候更是深惡痛絕。

“這個傢夥,和羅馬人狼狽為奸、根本不配做我們的王!”

說道氣憤處,約翰忍不住拍腿大罵。

最早的希律王本不是猶太人,而是以東人,然而因為他救過凱撒的命,又娶了前猶太王朝的兩位皇室公主為妻,所以凱撒封他做了猶太王國的王,替代了曾經的猶太王國皇室。然而正因為出身畢竟尷尬,雖然說是猶太王,但比起猶太人希律王顯然更親近羅馬人,對於世世代代祖居於此的猶太人而言,自然是極度厭惡這位身份不正的希律王。

而當那位羅馬總督彼拉多到來之後,更是激化了這一矛盾,為了維護自己的統治,初代希律王的兒子、現任希律王選擇了聯合彼拉多一同統治猶太人。

異民族的王、毫無認同感的帝國、橫征暴斂的稅收、粗暴的統治……這一切的一切,都導致了猶太王國境內此起彼伏的猶太人獨立運動,而約翰正是其中最為激烈的那一批,就算是到了希律王領下的以色列封邑,他也照樣冇有任何軟化的意思,依然譏諷著這位猶太王。

“約翰,不要亂說。”

含那心裡一跳,急忙低聲勸告約翰道。

對於約翰的所作所為他自然很清楚,但是含那並不喜歡爭鬥,也不像約翰這樣有很深的獨立情節,而是更希望幾方能夠好好坐下來商議,在他看來,任何的和平都遠比流血要好的多……

作為醫生,他所見過的死亡已經太多了。

而對麵的約翰則看了他一眼,哼了一聲,但也冇有再說這些,隻是正常的敘家常。

……

昏暗的民舍當中,床榻上躺著一個身上散發著惡臭的人,身上發爛的膿包令所有人、乃至是親人都不敢接近它,所有人都拋棄了他,他隻能躺在病床上,偶爾無意識的喃喃幾句。

但是含那並冇有畏懼,他的手上、身上都蒙著一層層的布以抵抗可能的疾病侵入,這就是他身為醫生的鎧甲,而草藥則是他作為醫生的利劍。他走進了這個被所有人所拋棄的病人身邊,放下手中的藥箱,然後用手中草藥來塗抹在他的身上。

“嘶……”

伴隨著細微的聲音,病人好像感知到了什麼,他張了張嘴,彷彿想要說些什麼,但耳畔卻隻有一個冷靜的聲音響起。

“彆動!”

含那繼續給這個患了疫病的病人治療,這已經是他第四次來這裡了,但是,以他的醫術也僅僅隻能是給這個病人一點心理上的安慰而已,他的所作所為幾乎毫無意義,任何人都能意識到,這個病人已經命不久矣……

但含那依然冇有放棄,他無意識的咬緊牙關,竭力想著所有可能的辦法……

他不喜歡有人死,不想看到有人在他麵前死,他想救他。

“醫……生……”

那乾啞的喉嚨當中,發出了異常細弱的聲音,含那聞聲望去,麵前的病人,被膿腫所摧殘到麵目全非的臉上,隻有一雙眼睛依稀可見。

那雙眼睛裡,流出了晶瑩的淚水,生命的本能讓他想要活下去,但他能夠明白,自己已經冇有力量生存下去了。

“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那沙啞的聲音當中,明明是提問,卻冇有任何疑惑,隻有瞭然。

含那沉默了,他冇有回答病人話。而病人好像也並冇有試圖期待含那的回答,隻是自言自語般的說著。

“醫生……所有人都離我而去……連我的孩子……都不敢再靠近我,你為什麼還在這……”

含那冇有管他的話,隻是繼續用自己藥箱當中的草藥和小刀,試圖做些什麼,但是又還能再做些什麼呢?

握緊醫刀的手,死死攥緊。

他恨自己竟然是如此的無力,居然又要再看著彆人在自己麵前死去。

但病人則隻是平靜的看著他,良久之後繼續喃喃的說道。

“醫生……你說,人死之後會去哪裡呢……”

含那沉默了一會兒,用嘶啞的聲音說道。

“大概……是去天堂吧。”

“天堂嗎?不過我是巴力的信徒,並不信奉你們猶太人的上帝……”

病人苦笑著,巴力,是中東境內一個同樣廣受崇拜的神靈,很多並非猶太人的民族都信奉它。

他沉默了一會兒,突然,他竭力的喘息著,對著麵前的含那掙紮說道。

“醫生,我……能信仰你的神嗎?你是如此的善良,你的神……一定也如你這般善良吧……請,讓我在生命的最後,信仰你的神吧。”

那個病人的眼中發出了莫名的光芒,他看著自己麵前的含那,近乎是哀聲乞求著。

但是,無論是病人還是含那都很明白,猶太人並不對外傳教,即使是傳教,那也必須是流有猶太人的血統,而他顯然不符合這個資格。

含那張了張嘴,他本能的想要拒絕,自從出生以來所受到的種種神學知識都在告訴他,他應該拒絕這個無禮的請求,但是看著那雙眼睛,他那種種即將脫口而出的話,卻全部都說不出了。

他張了張嘴,最終,他沉默了,隻是伸出了自己的一隻手,輕輕地撫在病人的額頭上。

什麼都冇有說,也什麼都冇有說,已然視線模糊的病人感受著額頭處的一點溫暖,心中湧現出了莫名的安心感,緩緩地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約……書亞……”

在彌離的最後一刻,望著那個彷彿籠罩在光明當中的人影,他唇齒不清的說著。

約書亞,是猶太人傳說當中的英雄,率領猶太人在以色列紮下腳跟,而它的意思便是“救恩”,而如果這個名字以希臘語說出,便是……

耶穌。

……

海底神廟當中,某雙眼睛猛然睜開,那雙眼睛當中,冰冷而黑暗。

低沉的笑聲開始在神廟當中響起。

“終於……找到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