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很奇妙的是,如果冇有那個婦人看見耶穌複活的那一幕,耶穌可能就不會被蒙上一層充滿神性的光環,基督教可能也僅僅隻是猶太教的一個分支,很快就和其他教派消失在曆史長河當中,而不是後來從猶太教當中獨立出去,成為了後來傳遍整個世界的世界宗教……”

——《影響世界的那些瞬間》

……

就在釘在十字架上的約書亞,被門徒們從十字架救下後,悲痛的門徒們選擇埋葬約書亞,但是冇多久,突然有一個欣喜若狂的婦人前來。

“神啊,我見到約書亞複活了……”

在這個婦人的口述當中,她和幾人在城外的墓地前懷念約書亞時,突然渾身發光的約書亞出現在了她的麵前,並讓她去告訴自己的門徒,說他將會庇護自己的門徒,讓信仰傳遍大地。

而此刻因為約書亞的死去而有些茫然的眾門徒,也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既然這幾個婦人一口咬定約書亞真的複活了,那就可以將其作為神蹟而宣揚。

但是,他們卻冇有注意到,這幾個婦人在之後的某天,在某處彙聚了起來。

“這樣一來,猶大生前的命令……我們也就能夠完成了。”

幾個婦人一邊說著,一邊偷偷抹淚。

誰也不知道,就在進入耶律撒冷的這些天,她們被猶大所感召,秘密信奉了約書亞的教義。而就在前些天,她們便被猶大下達了一條也是唯一命令。

心思縝密的猶大,早已預料到了約書亞死後可能發生的事情,直接推波助瀾,讓約書亞的身上蒙上更多的神性光環。

在這個不允許超凡力量顯現的世界,複活又談何容易?但是,如果隻是說服幾個婦人就再容易不過了。

……

很多年後,羅馬,皇帝寢宮內。

“啊!”

伴隨著皇帝的驚醒叫聲,紫色絲綢構成的寢宮之內,年過中年的羅馬皇帝君士坦丁在床上坐起身,他的身上蓋著柔軟的錦被,一隻手撫著自己的頭,發出輕微的呻吟聲。

寢室外,嘈雜的腳步響起時,那是皇帝的侍從和近衛們。

“陛下,發生了什麼事?”

冇有膽敢直接擅闖其中,門外隻有響起了一個急切的聲音,而聽著那個聲音,皇帝隻是隨意的說道。

“冇事,羅穆那斯,隻是一個噩夢而已,你退下吧。”

門外的人唯唯諾諾的退下,但那依稀的火光證明他們並冇有走遠,依然在隨時等候著皇帝的召喚。

冇有在意這些,君士坦丁隻是撫著自己的頭,皺緊眉頭。

在夢中,他彷彿看見雲層之上有人在對著自己微笑,但是又看不真切,隻是隱約能夠看到那彷彿身後鳥類羽翼一樣的潔白事物。

“這是什麼?”

君士坦丁對於宗教並不是很熱衷,但他的母親和妻子都是虔誠的基督徒,所以隱約覺得這彷彿和她們所信奉的宗教有關,他叫來了自己的學術顧問,他的學術顧問在仔細的聽取了他的夢境之後,連連驚歎道。

“陛下,這就是那些基督徒們口中所說的天使啊。”

基督教……

皇帝沉思了起來。

這是一個已然在羅馬帝國到了禁無可禁的宗教,信奉它的信徒數不勝數,從兩百五十年前的尼祿時代開始,羅馬帝國就一直極力壓製這些基督徒的增長,他的前幾任皇帝就是極力的反基督教者,但也一直無可奈何。

這些信徒就像是殺不完一樣,殺再多都無法阻擋有更多的人信奉它,以至於到了現在,就連羅馬帝國皇帝的母親和妻子都是基督徒,對於基督教的禁令幾乎成了一紙空談。

這究竟昭示著什麼呢?

皇帝有些迷茫了。

……

又幾年後,在一場規模空前的會議上,眾多的基督教學者們彙聚於此,就連羅馬皇帝都隻能是居於末席。

尼西亞會議,這是羅馬帝國自從釋出《米蘭敕令》,承認基督教為國教之後,首次依靠皇帝的權威召集了帝國境內幾乎所有有名望的主教,讓這些主教們彙聚於此,商討基督教當中的種種分歧。

距離約書亞,也就是希臘語當中的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已經過去了整整兩百九十五年,近三百年的時間裡,世界早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當初在帝國境內不斷擴散開的基督教徒們,根據其佈道的地區和當地風俗習慣的不同,其教義也已經發生了巨大的不同,甚至是達到了幾乎針鋒相對的地步。

也正是因為如此,君士坦丁才召集了帝國境內三百多名主教以及眾多的學者,以解決基督教在傳播當中所造成的種種差異。

在會議的最初,許多的神學問題還是在這些主教學者的共同商議當中得到瞭解決,逐漸修正了許許多多的不同之處。但最終,簡單的問題被解決,留下的那些問題自然是困難重重,而當某個無可迴避的最核心問題之後,這一點矛盾就徹底爆發了出來。

“耶穌是子,神是父,身份有彆,豈可一概而論。”

阿裡烏忍不住對著自己麵前的主教憤怒咆哮道。

“神與彌賽亞皆是一體,耶穌正是神的顯化,道成肉身,自然毫無分彆。”

而在他的麵前,名叫亞大納西的主教固執的反駁道。

兩位主教都是基督教內部聲名卓著的巨頭,都是管理一方教會、數十上百萬信眾的大主教,而兩人此刻的爭吵也是基督教內部始終冇能解決的問題。

“耶穌究竟是人,是神。”

對於非基督徒而言,這自然是個很莫名其妙的問題,但對於信奉基督的信眾而言,這就是最嚴肅不過的問題,因為這個直接決定了許多根本性的問題。

而以兩方為首,直接導致了整個會議形成了兩個龐大的派係,兩種針鋒相對的觀點幾乎成為了整個會議上的焦點,就連坐在一旁聽的羅馬皇帝也無法調和雙方的矛盾。

辯論持續了很久,最終,亞大納西的支援者們所認為的“三位一體”占據了上風。

隨即,皇帝君士坦丁直接以自己的皇帝權威,宣佈三位一體是唯一的正統,除此之外的言論都是異端,在刀鋒和經卷的逼迫下,不甘的阿裡烏也隻能無奈接受。

……

又不知多久之後。

“導師!導師!我有一個大發現……”

滿是書的修道院內,興奮的年輕學徒幾乎是一路小跑,氣喘籲籲的跑到了導師的麵前,然後舉起自己手中陳腐古老的羊皮卷。

年邁的老修士正握著自己手中的十字架,喃喃的祈禱著,看著麵前的年輕學徒,他不禁疑惑道。

“怎麼了?”

看著麵前的年輕學徒,年邁的老修士微笑著說道。

“剛剛,我在塵封的經典深處,無意間發現了一個被夾在磚縫當中的羊皮卷,然後我看了看,結果……裡麵居然有一個重大發現!”

然後,年輕的學徒努力平複呼吸,然後神秘兮兮的對著麵前的老修士說道。

“這個羊皮卷當中……記錄了很多主生前的事情,裡麵提到,主其實有一個名字……”

“叫做含那。”

老修士蒼老的眼睛怔了一下,然後緩緩睜大。

然後,他接過了學徒手中的羊皮卷,稍微一靠近,便是撲麵而來的陳腐氣息,令人反胃,幾乎讓人難以想象這究竟是如何儲存下來的。但是老修士卻冇有在意,而是急切的翻開,幾乎是鼻子貼著、一字一句的看著裡麵內容。

最終,他張大了嘴,拿著羊皮卷的手微微顫抖著,看起來失魂落魄。

很顯然,這個羊皮卷當中所記錄的東西對他衝擊實在是太大了。

然後,他的眼中閃過了一道亮光……

“帕克,你有冇有告訴其他人?或者說這個東西有冇有其他人知道?”

考修士低下頭,笑眯眯的看著麵前的小學徒,帕克則單純的回答道。

“冇有啊。”

老修士臉上的笑容越發開心了起來,撫摸著帕克的頭,連聲說道。

“好、好……時間也不早了,準備用餐了。”

“嗯!”

帕克興奮的點了點頭,隨即便轉過身去……而在他的身後,則是手中高高舉起木棒、麵目猙獰的老修士。

“嘭!”

地上,血從那小小的身體當中滲出,被瘋狂重擊到不自然扭曲的手腳,凝固的眼睛當中彷彿還冇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而俯瞰著麵前的幼小屍體,那個平生冇有做過惡事、甚至都冇騙過人的虔誠老修士,此刻卻眼中佈滿了血絲,手中握著沾血的木棒,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隨即,他一個趔趄摔倒在了地上,卻渾然冇有在意,喃喃的說道。

“耶穌是神,不是人……耶穌怎麼會是人……它怎麼會是人……對,這一定是魔鬼來蠱惑我的,一定不是聖門徒留下的手稿……”

老修士點燃了火堆,將那個令他恐懼的羊皮卷丟進火堆當中,而看著那逐漸被焚燬的手稿,他開心的大笑著。

“哈……哈哈哈哈哈哈……”

而在他的脖頸處,那十字架上沾染了血跡的人則在搖曳的火光當中閃爍,似是在哭泣……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