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可能很晚第三更,還是不要等了,明天補償更新吧。)

1429年1月,法國,希農城堡。

聖誕節剛過,新年剛到來,但在希農城堡內卻毫無喜慶氣氛,反而是一片愁雲慘淡,無論是侍者還是來往的貴族們,縱然是強顏歡笑也難免憂慮之色。

前線戰報早在幾天前便已經傳來,解救奧爾良的援軍未能成功,不得不潰敗下來。

這個訊息對於此刻岌岌可危的法國宮廷而言可謂是絕望到了極點,縱然王太子查理努力試圖緩解大眾的壓力,也是無濟於事,是啊,對於現在的法蘭西而言,這已然是處於覆滅的危機當中。

自從百年戰爭開始以來,經曆了十幾年前的阿庫金戰役大敗,整個法國就徹底喪失了銳氣,麵對英軍是一敗再敗。如今法國的北部和西南部都被英格蘭人所占領,東南部則被勃艮第人所占領,兩方南北夾擊之下,法蘭西已然喪失了三分之二還多的領土,僅有的這佈道三分之一的領土也是岌岌可危。

若非法蘭西軍隊拚命將北方的英格蘭攔在盧瓦爾河邊,藉助奧爾良城固守防禦,恐怕整個法蘭西都不複存在。

但也正因為如此,奧爾良的被圍才如此重要,一旦奧爾良失陷整個法蘭西就徹底無險可守,英格蘭軍隊便可以直接揮師南下,將這僅存的法蘭西領土都徹底吞併……

如此境地,如果非要類比宛如宋朝一般,北方被金朝攻破,宋人被一路逼退到長江以南,而南方的越南等國卻又乘機和金人勾結侵吞南方諸地,最終宋朝君臣不得不困守在金陵,依照僅有的一點領土苟延殘喘。

但某種意義上,王太子查理的形勢甚至比這個還要悲慘……

因為,其他的統治者,起碼都還是正統國王、皇帝。

但現在,他那個根本不喜歡他的母親甚至在公開說,他不是自己父親的孩子,不配做國王,貴族們對此議論紛紛,他的王室血統甚至受到了嚴重的質疑。

……

城堡的主室當中,王太子查理的眼眶當中滿是血絲,聽到援救失敗後,他昨天一整晚都冇能睡著,但縱然一副倦容他也不得不堅持站出來。

他看著自己麵前的大臣,用低沉的聲音說道。

“布魯諾,你告訴我,現在我們還有多少錢。”

麵前的布魯諾和身旁的幾位大臣相互看了看,麵麵相覷,不知該如何回答最好,最終還是猶豫不決的說道。

“王太子殿下,現在……現在我們……還有不到一萬三千法郎。”

說道數字時,這位大臣不由的拉低了聲音,臉上滿是忐忑不安。

聽到這個數字,查理沉默了,冇有說話。

一萬三千法郎意味著什麼?對於單獨的家庭而言這其實都是很大的一筆钜款了。

兩三個法郎就能買一瓶上好的葡萄酒,十幾個法郎就能買一頭負重的矮腳馬,一百法郎足夠買一匹好馬,許多貴族的侍從一個月也不過收入兩三個法郎,普通的工人甚至可能一個月都賺不到一個法郎。

但對於一場戰爭而言,這又意味著什麼?

什麼都不是!

士兵的鎧甲需要錢維修、戰馬也需要上號的口糧、保暖的衣物、軍糧、士兵工資開銷……

方方麵麵都需要錢,隨便打一次仗,之後就要花費至少上萬法郎來補充物資,如果損失大的話,可能十萬法郎都填不滿這個窟窿。

不到一萬法郎,意味著查理此刻甚至都難以再發動一次稍微大一點的戰爭,他已經冇錢打仗了。

何其荒繆,曾經擁有五百多萬人口、年稅收就不下數百萬法郎的法國,這個歐洲大陸之上最富裕的國家,如今竟然會為了錢而困窘不已。

良久之後,一個聲音在布魯諾的耳畔響起。

“布魯諾,你可以試著向那些商人溝通一下,向他們出售一些我的土地,比如說我在丹利的那塊領地,看看能不能再換一些錢來。”

在此情況下,這位王太子也不得不選擇向商人出賣土地,來換取戰爭的資金,但是迴應他的隻有沉默。

“殿下……”

布魯諾躊躇的聲音響起,彷彿是他不知道應該怎麼和自己麵前的這位王太子解釋一般,最終還是咬牙說道。

“丹利的那塊領土,上週你就已經賣給丹利斯頓的商人們了。”

在他的對麵,聲音再度陷入到了沉默當中。

“那就賣掉穆蘭的那塊莊園。”

“上上週,那些盧森堡的商人買走了。”

“歐塞爾呢。”

“兩個月前……”

“布爾日的那些土地,那總應該還……”

對麵的年輕聲音彷彿因為布魯諾的話而有些憤怒,他忍不住的站了起來,但尚未等他說完,便已經有一個聲音低聲說道。

“殿下……”

那個聲音當中帶著些許不忍。

沉默。

年輕的聲音冇有再說話,雖然在他麵前的大臣隻是低下頭,冇有再說話,但他也能夠明白對方尚未說出口的是什麼。

手死死地握緊,最終卻還是頹然的坐下,他的身上瀰漫著茫然的氣息。

外敵已經入侵,戰事一敗再敗,貴族們躁動不安,就連自己是不是國王的孩子都不確定,王位的繼承權受到了質疑,而在這個危機時刻,國庫卻又已經空空蕩蕩……

種種的壞訊息接踵而至,從來冇有消停過,每天睜開眼睛就是被這些壞訊息所包圍。

平心而論,查理是個很努力的統治者。和他的那個患有精神病的父親不同,他很聰明,也異常的節儉,拚命的精打細算,節約資金以試圖獲取勝利的機會,左支右擋了許久,一直苦苦支撐到了現在,所有認識他的貴族都對他的才能感歎不已。

但是,再怎麼努力也無法改變法國連連戰敗的事實。

距離自己的父親查理六世去世已經過去了七年,但這位王太子甚至都還遲遲冇能加冕,冇能正式成為國王,這個世上還有比這更壞的局麵嗎?

查理不知道,但至少他不認為還有了。

此刻,似乎隻有奇蹟纔可能讓這個國家延續下來,但這個奇蹟可能存在嗎?

查理怔怔的看著窗外,陰沉的天氣一如是他的心情。

留給法蘭西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這年,查理二十六歲。

……

法國,沃庫勒爾,王太子的據點。

身穿鎧甲的羅貝爾看著自己麵前的人,眉頭皺起,不滿的說道。

“你怎麼又來了?這不是你們這些女人應該來的地方。”

而在這位駐軍指揮官的麵前,像男孩子一樣穿著打扮的年輕姑娘並冇有急著反駁,在她的身上有著遠遠超乎同齡人的沉著冷靜,她隻是朝著自己麵前的駐軍指揮官微微鞠躬。

抬起頭,那端莊安靜的臉上毫無懼容,明亮的眼神當中充斥著某種光彩。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