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城堡之內有著多條曲折的石頭樓梯,這些樓梯的存在都是為了能夠防止外敵入侵時,最大限度的妨礙敵人前進,但在此刻,卻隻有一個年輕少女在前方侍者的指引下,一步步朝著那城堡最核心走去。

縱然是經曆了許許多多的磨難,但當少女真的即將接近到那位未來的法國國王時,還是忍不住兩手握緊,心噗通噗通的跳動,距離冬季剛過不久,但她卻已經感到渾身上下都熱了起來。

激動、緊張、不安……以及些許的虛幻與不真切。

……

自從十三歲那年,她的耳畔便逐漸的能夠聽到一些聲音,那些低語彷彿在對著她說什麼,但始終都聽的不真切,隻是隱約的能夠聽到“王太子”、“使命”、“複國”之類的話。

直到前幾年,她才終於彷彿理解那些聲音所催促的,它們想“讓她去幫助王太子恢複國家。”

“可我隻是一個平凡的鄉下姑娘,不會騎馬也不會打仗,我又能做些什麼?”

這個鄉下小姑娘迷茫的說著,但耳畔的聲音卻冇有回答她。

良久之後,她終於決定去履行自己的使命,或許是因為自己的虔誠,又或許是年輕的衝動熱情,讓她試圖看看這個世界的廣闊,不甘心僅僅隻是在小鄉村當中終老。

於是在她十六歲那年,她獨自一人偷偷跑到了村莊旁的沃庫勒爾據點,一個在英法之間遊走的法國據點,當地的指揮官叫做羅貝爾德博德裡庫爾,一個手握兵權卻不太想乾涉英法之間戰爭的貴族。

對於羅貝爾而言,這場戰爭的勝負隻是決定了法國的國王是誰,他是貴族,有著自己的封地、臣民、軍隊,誰是法國國王其實都不重要。而當他知道有一個小姑娘居然聲稱自己將要拯救法國之後,他不禁哈哈大笑。

“狠狠給她幾個耳光,帶她回他父親那裡。”

那個領主如是吩咐自己的士兵道,而被迫再度回到家中的小姑娘,也不得不麵對自己家鄉人的取笑,他們指著那個小姑娘說。

“看啊,那個女人將振興法蘭西和王室。”

那段時期是讓娜心中最無助的時刻,冇有人理解自己,她正如過去一樣,牧羊、鋤草、紡織,做一切鄉下女人該做的事情。她的父母甚至為她安排了一件婚約,隻是讓娜抵死不從,而其他時候唯一能夠陪伴自己的便隻有那些偶爾響起的聲音。

“去王太子那裡,令他加冕為王,以天國之王的名義。”

那些低語如是說著,但它們卻從來冇有教讓娜如何做,隻是不斷的催促著她。

半年之後,那個曾經失敗過的小姑娘,這一次說服了兩名家鄉的青年,在他們的陪同之下再度來到了沃庫勒爾據點。

“你怎麼又來了?”

這一次,指揮官隻是皺眉,卻冇有直接趕她走,上一次的失敗令讓娜已經不再那麼衝動,經過半年的思考她已經做了相當多的準備,麵對羅貝爾,她不慌不忙的說道。

“以天主的名義,我將幫助王太子加冕為王,在完成這些大事以後,我將結婚並生下三個孩子,第一個將成為教宗,第二個是皇帝,第三個是國王。”

讓娜口中的教宗、皇帝、國王,其實是經典當中的寓言,意指王權、教權與和平,然而,麵前的羅貝爾卻並冇有聽懂讓娜的話。

羅貝爾隨即回答:“既然他們將來都是大人物,我很想和你生一個兒子然後我就會身價百倍了”

“不,高貴的羅貝爾,神會促成這件事。”

讓娜固執的說道。

最終,讓娜說服了羅貝爾,或者說至少他將信將疑,派遣了六個士兵護送他,在跨越了英國人的地盤之後,經過十幾天的行程將讓娜護送到了希農。

而現在,她終於要見到王太子了,自幼在自己耳畔響起的聲音所訴說的使命,終於能夠實現了。

在旁人所不曾意識到的情況下,讓娜握緊了自己的手,嘴唇無聲的祈禱著。

……

“軋……”

在一堵木質的大門前,兩個侍者共同用力,緩緩推開了這扇沉重的大門,而在大門之後的,則是眾多衣冠楚楚的廷臣與貴族們,他們分列成兩排,露出了中間的一條通道,而通道的儘頭則是那個坐在首座之上的王太子。

那是個鼻梁筆直、身姿高挑的成年男性,身披紅袍,頭頂戴著一頂圓帽,將頭髮都遮掩在其中。

看著麵前的那個王太子,讓娜的心中隨即萌生出了一種欣喜,但隨即她的耳畔便響起了一個聲音。

“不是他。”

她愣住了,隨之環顧四周,在那眾多的貴族與廷臣之間,所有接觸到她目光的人都無不低頭致敬,最終,她在人群的遠方鎖定了一個人。

躲藏在人群當中,看起來並不是很高、甚至是有些矮小的男子,看著那個男人,讓娜隨即意識到那就是她的國王。

她激動地走過去,對著那個男人跪下,低頭閉目,雙手則握緊,然後說道。

“終於找到了你了,我的王啊。”

“嗡……”

隨即,貴族和廷臣當中響起了陣陣驚呼和議論聲,而望著自己麵前的貞德,麵前的男子也隻能是訕笑了起來,而首座之上的“王太子”也走了下來,對著男人恭敬的說道。

“殿下,看來她確實是真的。”

……

幾刻鐘之前。

“之後,我會和你們其中的一人交換身份,以避免她是刺客,也是為了試探她究竟是真是假。”

麵對眾多的廷臣和貴族,王太子說道。

……

在這個小小的試探之後,王太子和讓娜進入到了城堡的密室當中開始交談了起來,他們之間說了什麼誰也不知道,隻知道他們之間說了很久,長達一兩個小時。以至於後來的英吉利劇作家莎士比亞,還在自己的戲劇《亨利六世》當中不乏惡意的揣測道。

“他聽取這女人的報告一直聽到她貼肉的衣服裡去了,否則怎麼會把談話的時間拉得這麼長。”

然而,當兩人從密室當中出來之後,查理環視著自己麵前所有貴族與廷臣說道。

“幾天之後,她將以我的名義,率領我的軍隊前往奧爾良。”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