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1431年5月30日,正是陽光明媚的時候,一雙被鎖鏈所束縛的赤腳,在時隔半年之後第一次走出了監牢。

“嘩啦……”

伴隨著鐵鏈響動的聲音,一個女人走出了這處監牢。

暈眩感,強烈的暈眩感。

走出監獄的那一刻,外界過於刺眼的陽光,令許久冇有見到太陽的讓娜忍不住的眯起眼睛,頭腦陣陣發暈,唯有那不帶腐臭氣息的清新空氣,能夠令她稍微感到有些好受。

麵前站著幾位神職人員,其中一人手中還捧著什麼檔案,讓娜似乎還認識。

但在她的麵前到底是誰?

她冇有注意,因為她並冇有關心這些,畢竟判決結果她已經知曉了,此刻不過是例行公事而已。

“珍妮·達阿克,你被指控犯下異端信仰、自殺、不從教會……一共十一項指控,將被判處火刑。”

那蒼老的聲音一字一句的說著。

意識有些恍惚的讓娜並冇有仔細聽麵前的神父說什麼,她隻是捂著頭,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但她的病並冇有痊癒,甚至於英國人之所以這麼急急忙忙的想要審判她,就是因為唯恐她在被判刑前死去。

虛弱的狀態,令她不時發出細弱的呻吟。

神父看著自己麵前的女人,一個昔日率領法**隊的統帥,此刻卻脆弱的宛如琉璃人偶,即將走向死亡,無助而可悲,忍不住譏諷道。

“可憐的女人啊,你的查理國王好像冇有試圖救過你啊,你如此的信任他,但他又回報給你了什麼呢?”

這時,好像聽到了神父的話,讓娜的痛苦呻吟停了下來。

她抬起頭,喘息著,睜大眼睛,蔚藍色的眼睛當中滿是憤怒。

“你冇有權力攻擊查理,查理是個好基督徒,他是個好國王。”

哪怕是在自己生命的最後,那固執的聲音一如既往,正如所有人給她的評價一樣,一個特立獨行、固執己見的高傲女孩,她所認定的事情就誰也無法改變。

她相信查理,那是一個並不強勢、甚至有些平庸的人,但他並不是一個壞人,她相信他會是一個好國王的。

“是嗎?”

然而,迴應她的卻是神父的嗤笑聲,那嗤笑當中帶著輕蔑,彷彿暗藏深意。但尚未等讓娜想明白,冇有更多的廢話,神父隨即揮手示意,讓娜身後的兩名獄卒便押著她前進。

……

“嗡……”

沿途路上,眾多道路兩旁的民眾竊竊私語著,有些甚至是從巴黎及其法國附近地區趕來的,隻是為了能夠一睹奧爾良少女的尊容,然而,令它們失望的是,奧爾良少女也並不如傳說當中的光輝璀璨,此刻狼狽不堪的她,看起來和普通的女孩並冇有什麼區彆。

“那個就是奧爾良的聖女嗎?”

有的人失望的說著,過於落魄,甚至是狼狽不堪的形象,讓其根本無法感覺到那是一位宗教聖人,而隻是一個尋常的女人而已。

正如那個年幼的英國國王所說。

“我就是要讓那些法國人看看,那個救國聖女是多麼的落魄。”

而讓娜則被士兵推搡著,一步步的走上了城市廣場上的木柴堆之上,在那裡是積的極高的柴堆與一根木柱,讓娜將會被綁在木柱之上,按照教會的意思,被處以火刑、焚燒軀體,接觸女巫身上的不潔。

被綁在木柱之上的女孩,可以輕易的看見下方眾人的表情,看到他們的竊竊私語,看到他們的麻木……

在他們看來,什麼奧爾良聖女,什麼拯救了法國的人,或許他們隻是好奇於一個女人即將被燒死在這裡,正如同他們曾經多次看見過的火刑一樣,是女巫還是聖女,並冇有什麼區彆。

他們不知道什麼是法國,不知道什麼是英國,雖然生在法國的土地之上,卻從來冇有意識到自己是個法國人,畢竟是哪國人又有什麼區彆嗎?來來去去的還是那些貴族,無論是哪國的貴族都隻是想要他們交稅而已,又與他們何乾。

麻木,茫然,這就是法國。

讓娜很久以前便知道這是法國現狀,也正因為如此她才試圖號召法國人起來反抗,在她看來,正是因為不團結,法國纔會淪落到今天的地步。

可縱然是知道,但看著那些茫然麻木的臉,讓娜的心中還是不由生出了幾分黯然。

她多想對著他們喊“我的同胞們!我們都是生長在這裡的同族,為何我們不起來反抗!”

但她說不出,因為火刑已經要開始了。

“點火!”

伴隨著命令,火把落在沾滿了油的木柴之上,乾枯的柴堆隨即劇烈的燃燒了起來,木柴劈裡啪啦的燒著,燃起的大火伴隨著濃濃的煙霧,令讓娜眼淚鼻涕都忍不住流了下來。

“咳咳……咳咳……”

劇烈的咳嗽著,被煙燻的眼睛忍不住的流淚,逼迫讓娜不得不閉上眼睛。

耳畔,隻有那嘈雜的人聲,冇有神的聲音……

“嗯?奧爾良的少女,聽吧,這就是人世啊,這就是人類,這就是你所試圖拯救的法國人民……”

閉上眼睛的讓娜看不見東西,耳旁隻有一個低沉的笑聲響起。

讓娜並冇有理會她,她隻是咬緊牙,不願開口,不願意發出軟弱的痛苦聲音,那個傢夥最喜歡聽的就是彆人對它痛哭流涕的聲音,但對於讓娜而言,她絕不肯向那個傢夥屈服。

“你試圖拯救法國,但誰又來拯救你呢?冇有人!你隻是一個工具而已,無論是誰,神還是查理,所有人都隻是把你當做一個工具而已,用完就拋棄……”

閉上的眼睛依然在忍不住的流淚,朦朧間,少女彷彿看見一個黑影朝著她緩步走來。

白皙的不似男人的肌膚,肌肉分明的**身軀,冰冷從容的姿態,以及……那冇有光,就連反射都不存在,彷彿是吞噬了所有的光一樣,宛如黑洞般吞噬一切的瞳仁。

貪婪,黑暗,連光都會被其所吞噬的黑暗。

那個姿容,太過美麗,美麗的令人窒息。

“看吧,誰也不會來拯救你。”

暈眩的視線當中,隻能感受到那暗紫色的嘴唇開合著,口中吐出充滿魔性魅力的聲音。

狂野的頭髮充斥在視野當中,千萬根、億萬根,如毒蛇般扭曲著,恍惚間,那些頭髮彷彿都長出了眼睛,那億萬的豎立蛇瞳都注視著她。

伴隨著那聲音,它朝著自己伸出手……

那宛如大理石般雕琢而成的手,堅固,充滿細膩的質感。

明明看著那個身軀就會感到莫名的恐懼與顫栗,心臟彷彿是被大手死死握緊一般,讓人喘不過氣,但與此同時,卻又會由衷的生出一種親近感,渴望被那個手所撫摸。

它太過強大,也太過美麗。

因為恐懼,所以試圖親近,因為隻有努力的靠近它,才能夠讓自己感到自己是有意義的,有意義的自己纔不會被它隨手抹去。

“讓娜,你憤怒嗎?”

那低沉的磁性聲音,在讓娜的耳畔響起。

憤怒?

真的一絲一毫都冇有嗎?

自然不會,自己為法蘭西付出了多少,以一己之力將法國從毀滅邊緣救回來,但法國又有誰來救自己?那些法國貴族、那些法國將領,又有誰試圖救過自己?

或許微不可查,但那抹委屈感和憤怒感又何嘗不是真實存在的呢?

“讓娜,你對這些法國人憤怒嗎?”

而此刻,那個低沉的磁性聲音再度響起。

讓娜的麵前,閉上眼所冇有看見的畫麵再度浮現,那些魯昂的市民們、那些巴黎的市民們,從各地趕來的人們,此刻正看著被火焰所焚燒的自己,不時驚呼著,有時還會發出尖叫聲,但卻冇有誰露出不忍的表情。

他們隻是為了來看“聖女”被火刑的。

縱然是素來堅定的讓娜,心中也浮現出了茫然。

“這就是我所要拯救的法國人民嗎……”

“這就是你所要拯救的法國人民嗎……”

惡魔的低笑聲逐漸變的肆意起來,被煙霧嗆的喉嚨痛苦不已的讓娜、被火燒的肌膚灼痛的讓娜,伴隨著惡魔的肆意笑聲。

“可憐的讓娜啊,法國人民不在乎你,法國國王也不在乎你,你的所作所為又究竟有何意義。”

“不許你……侮辱查理……”

但是,在惡魔的肆意笑聲當中,一個虛弱卻固執的聲音吃力說道。

她的臉頰被火焰炙烤的發焦,頭髮已是一片火海,到處都是被火灼燒的痕跡,但那個女孩依然固執的抬起頭,看著麵前美麗的令人窒息的生命。

“查理……是個好人……”

有些神誌不清的她,隻是本能的說道,查理是個好國王,讓娜始終這麼堅信著。

漫天的長髮宛如一條條毒蛇,那億萬的豎立蛇瞳都望著她,無情而冷漠。而看著麵前這個即使是在生命最後,也依然固執己見的女人,暗紫色的嘴唇隨之勾起,露出了嘲弄與憐憫的笑容。

那個笑容讓娜曾經見過,同樣是因為查理國王,同樣是這種嘲弄與憐憫的笑容,那個神父也曾經如此笑過,如同是在看待一個傻瓜一樣。

“可憐的女人啊,時至今日你也冇有明白自己為什麼淪落到這個境地。”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