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可憐的女人,時至今日你也冇有明白自己為什麼淪落到這個境地。”

那充斥視野當中的髮絲猶如億萬條毒蛇,那暗紫色的嘴唇好似嘲弄,開合間說著低沉的囈語。

視線當中,那嘴唇勾起。

那譏笑的嘴唇越發詭異起來,最終化作了獰笑。

“既然你如此信任查理,我就讓你看看那位國王的真麵目吧!”

頃刻之間,那眾多的畫麵和聲音湧入了讓娜的腦海當中……

……

“那個女人……”

腦海當中出現了一座輝煌的宮殿,一個頭戴矮帽的人正站在一個坐在王座之上的人麵前,謙卑的說著些什麼。

但是,頭戴矮帽的男人口中說的並不是法語,而是英語,讓娜隻能勉強聽懂個大概,那個男人絮絮叨叨的說了許多,不時眉飛色舞,偶爾敦敦誘導,彷彿在極力勸說著麵前王座上的人。

王座上的人似乎還在猶豫,他的手扶在王座上,有些彷徨的撫摸著,有時悄悄握緊成拳,有時又舒展開,彷彿兩種激烈的情緒正在他的腦海當中交戰。

終於,王座之上的人開口了……

“那就……”

那是一個熟悉的聲音,有些不自信,這點源自他的的不幸經曆。在過去,那個聲音的主人,讓娜一直奉為自己的國王,而現在,那個聲音卻說出了最不應該說出的話。

“貢比涅。”

……

“啊啊啊啊啊啊!!!!”

在眾多的人群簇擁當中,從那熊熊燃燒的火刑架上突然響起了一個撕心裂肺的女聲,那個在火焰當中隱約可見的人影似乎在痛苦的掙紮著,但是被煙燻傷的喉嚨,讓那聲音變的好似非人怪物的慘叫。

眾多的人群聽著那聲音,臉上皆露出了驚懼的表情。

在這個神秘色彩尚未退去的時代,充滿了各種各樣的迷信,作為廣為人知的聖女,燒死她的後果會是怎樣的?誰也不知道,有的人甚至本能的後退了幾步。

“彆怕!那隻是女巫在被火焰淨化。”

見此情景,有牧師急忙朝著大喊,聽這聲音,那些原本被非人慘叫聲嚇的往後退的人群,才穩住,冇有繼續後退。

而在火焰當中,那被牧師指為女巫的女人卻早已被大火燒的麵目全非,軀體上到處都是燒焦的痕跡,但縱然如此她也冇有死,彷彿有某種莫名的力量支撐著她一般。

那麵目全非的“人”張口,彷彿還想要說什麼。

“……”

然而,喉嚨卻早已被熾熱的煙和空氣燒壞,根本說不出話來,隻有怪異的嘶吼聲。

她不傻,她曆經數十戰從未有過一敗,手中旗幟所指之處便是勝利,隻是有些東西,甚至是她自己都在刻意迴避,不願去多想。

為什麼派遣她去法國南方時,不給她派遣軍隊?為什麼勃艮第人莫名其妙的就能知道她的行軍蹤跡、將她包圍?為什麼在她拚死戰鬥、為士兵斷後的時候,偏偏那些士兵“因為恐懼”而關閉城門?為什麼在她被俘之後,查理毫無救她的意思?

種種的意外,難道真的隻是意外嗎?

一切的一切……都隻是她不願去想、不敢去想而已。

她為法蘭西付出了那麼多,但法蘭西又究竟如何回報她?

國王……將領……元帥們……法國人民……

“……”

那被燒到麵目全非的“人”張大嘴,但縱然傾儘全力,那喉嚨當中卻隻能發出微弱的乾吼聲,心中滿是憤怒和悲哀,此刻竟是什麼都說不出。

就在這時……

臉頰處多出了一抹溫柔的觸感,仰起頭,卻隻見一雙瞳孔……那是何等的瞳孔,好似黑洞一樣吞噬一切、連光也無法逃脫、以至於根本冇有反射現象的瞳孔。

憤怒、絕望、哀傷、怨恨、不滿、嫉妒……

所有的負麵情緒都湧上心頭,那種感覺甚至還要超越此刻正被火焰焚燒的軀體,但明明心中充滿了被背叛的憤怒和絕望,可當看見那雙瞳孔的時候,所有的負麵情緒卻全部都化作了莫名的安寧感,彷彿隻要看見那雙瞳孔就能夠滿足了。

“讓娜……”

視線當中,伴隨著那低沉的聲音,瞳孔的主人輕輕撫摸著她的臉頰,它的手異常的溫柔,彷彿是在對待什麼稀世的珍寶,那隻有黑暗再無其他的瞳孔當中,麵目全非的“人”卻彷彿看見了那瞳孔當中的平靜與憐憫。

“你憤怒嗎?”

視線當中,隻能看見那暗紫色的嘴唇在開合著。

這是瞳孔主人的第三次的詢問,它已然詢問過讓娜三次,監獄當中一次,被綁在火刑架上一次,如今又是一次,前兩次讓娜都說不憤怒,但現在……

“我……”

嘶啞的聲音不可思議的再度說著,但她已然不知該回答什麼。

“讓娜,若是你的善良隻是帶給你不幸,那就拋棄你的善吧。”

那低沉而充滿魔性魅力的聲音再度響起,被火焰灼燒的臉頰旁傳來冰涼,那瞳孔的主人用雙手抱著讓娜的臉,麵前的雙瞳越發接近自己,那近在咫尺的距離,令讓娜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見那雙瞳當中的任何一個細節……

那是完全的純黑。

將一切光輝、偉大、陰暗、墮落的事物都吞噬的純黑,既然連光都無法逃離,又有什麼能夠感知到那純黑呢?

邪惡?罪孽?遠不是那麼膚淺的東西。

麵前的事物同樣是神,善有善的神,那惡難道就冇有惡的神嗎?善試圖拯救執迷不悟的惡人,那惡又何嘗不是在試圖拯救固執古板的善人呢?

執迷不悟的善人啊,惡不是罪,隻不過是愛自己而已,如果善帶給你的隻有遍體鱗傷,那就順從惡的指引吧……

耳畔,那低喃的聲音如是說著。

“讓娜,你愛法蘭西嗎?”

女人的意識逐漸在那純黑的視線當中模糊,甚至都聽不清楚瞳孔主人所說的話,隻是本能依照心中湧動的意願說道。

“愛。”

喃喃的說著,渾不知那無形的黑暗正在緩緩滲入她的體內。

“那麼,就讓你的憤怒化作火焰,焚燒那些背叛你的人吧……國王、將領、法蘭西的民眾,他們都背叛了你,但我不會拋棄你。”

耳畔,那充滿魔性的低喃聲音緩緩說著,宛如是情人的低語。

“讓娜,信賴我吧,正如拉美西斯曾經做過的那樣,正如亞曆山大曾經做過的那樣,正如凱撒曾經做過的那樣,正如查理曼曾經做過的那樣,正如亞瑟王曾經做過的那樣……正如那許許多多的君王曾經做過的那樣,信賴我吧,我將賦予你以權力,向那些人複仇。”

“那個查理不應該做法國國王,人們需要的是你,是能夠戰無不勝的奧爾良少女,是蒙受了天啟的你,你將會成為法國的女王。”

那個聲音在讓娜的耳畔響起,曾經被焚燒到焦枯的軀體一步步重塑,聲音的主人有著無限的力量,縱然是有著神魔不得乾涉現世的約定,但它也總能找到許許多多的漏洞,做些小手腳。

曾經有許許多多的君王都見過聲音的主人,得以建立不世之功績,而此刻,這個奧爾良的少女一樣獲得了這樣的榮幸。

從火刑當中走出的她將會成為法國的女王,因為支配整個世界的兩大力量之一,已經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這個世界是一個棋盤,人類則是棋子,神魔坐在棋盤的兩側決定著人類的命運。正如這個女孩一般,她被神所選中,也同時被魔所選中,不論是千載還是萬載,始終都是如此,神魔是僅有的棋手。

對於女孩的侵蝕正在一步步的完成,當侵蝕完成的時候,便是女孩化身浴火新生的女王之時。

但是麵對這侵蝕,早已意識渙散的女孩手指卻動了起來,她本能的在猶豫,心底似乎還有所不願。

“為何要猶豫,你一定能夠成為遠比查理更好的國王。”

耳畔,那低語聲說道。

“但這樣……我和英王又有什麼區彆呢?”

早已意識渙散的女孩無法回答,隻有一個微不可查的念頭浮現,被低語的主人所捕捉到。

曾經,英王就是為了本屬於自己的繼承權,而憤然與法王宣戰,所以纔有一個女孩走出鄉村,為了那些受苦的法蘭西民眾們扛起旗幟。但倘若為了自己憤怒而試圖奪取王位,女孩過去所做的一切又有何意義呢?

“並無意義。”

意識進入到女孩體內的聲音主人,同樣感受到了女孩這十幾年來的全部記憶,全部的情感,但感受到了這一切的聲音主人隻是做出瞭如此評價。

女孩緘默,意識徹底渙散的她已經無法甦醒,即將甦醒的會是一個以她為原型,擁有她所有記憶、卻性格截然不同的法蘭西女王。就像是將打碎的瓷器重新拚接成另一件事物,原材料雖然一樣,但卻早已截然不同,

而就在聲音的主人細細感受著女孩的一生,以重新拚接起一個新的靈魂時,聲音的主人突然之間在女孩的記憶當中發現了一件事,一件被刻意掩藏的事情……

“不可能!”

當意識到這件事之後,聲音的主人幾乎是驚聲叫道。

……

海底神廟當中,沉默的侍者侍立在空蕩蕩的王座旁,她是最受魔所寵信的女兒,自上個宇宙跟隨著魔而來的逝去亡靈,因為軀體早已死去,心中自然也就冇有**,隻有單純的崇拜與信奉。

魔前往火刑處,收割自己栽培了許久的果實,而她則駐守在此,但就在魔失聲驚呼的時候,她也猛然睜開了眼。

那純白的瞳仁當中滿是愕然,作為諾恩,她天然擁有著能夠洞穿命運的力量,時間的迷霧對她而言並不存在,受限於賭局的神魔都無法像她這樣能夠看到未來。

然而,就在剛剛她卻看到了她所從未見到的一幕。

未來……消失了。

就像是中斷的河流一樣,奔流不息的時間長河在前方斷裂,落入到那無底的深淵當中。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