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說主角要娘化的,你們在想什麼呢。)

這是一個似是而非的新世界,與舊世界截然不同,所有的一切都被新世界所重塑,黑影很清楚這一點。

例如它的本體,在舊世界當中是身上承載了大地和海洋的龐然大物,如果舊世界的人類有足夠的毅力,便能夠一路挖到千裡之下的大蛇的本體,但如今,龐然大物卻被完全重塑成地球本身。岩層、地幔、地核、乃至最核心的液態金屬核心、固態金屬核,純粹的星球,不含任何生命跡象。

大蛇在舊世界當中沉睡,在新世界則作為星球而沉睡。

又例如許許多多的神怪傳說,在舊世界當中,受限於神魔之間“不得乾預現世”的契約,那是一個擁有無數神魔妖鬼卻罕有超自然力量現身的世界,但如今卻完完全全蛻變成了一個近乎超自然力量不存在的新世界,僅有的一些超自然神秘力量,也完全是基於沉睡的大蛇對於這個新世界的乾擾,才得以延續下來。

過去在舊世界當中,被黑影曾經作為棋子所操縱的眾多古代英雄,如亞瑟王、聖布希、大衛王等等,這些有著屠龍與王者事蹟的傳說英雄,也都在這個新世界當中不曾出現過。

出現過的曆史依然會出現,然而卻會被另一種形式所重新書寫。

看似類同的外表之下,內裡卻早已經曆了天翻地覆的改變,這就是新世界,一個不完美的新世界。

在舊世界當中,黑影一度寄宿於貞德體內,在這個新世界當中,這一行為便變成了黑影被囚禁在貞德體內,被迫與貞德一同焚燒成灰燼,僅有貞德的心臟冇能被焚燬,黑影寄宿於其中,亦一時無法脫身。

達芬奇認為雕像當中儲存了什麼秘密,他的預感並冇有錯,因為裡麵便是被藍鬍子小心翼翼藏在雕像當中的貞德心臟——寄宿有魔王撒旦的依托物。

“哼……以為將我撒旦困在這裡,我撒旦便無從脫身嗎?未免太過天真。”

雖然一時被困縛在雕像當中,就連本體也變成了星球陷入長眠當中,然而黑影卻並不擔心什麼,反而是是嗤笑神靈的天真。

對於黑影而言,死亡亦不過是一次沉睡,它終將會再度甦醒。變成星球本身的本體,此刻也不過是陷入到另一種沉睡當中,隻要找到合適的契機,大蛇的本體終將會再度甦醒。

縱然此刻它無從脫身,但隻要它依然存在,大蛇的無形力量就會持續不斷的影響著這個新世界,那些舊世界殘留下來的眷屬終將會自發的試圖讓大蛇甦醒,喚醒這個沉睡的星球。

它有著足夠的耐心,不管千年還是萬年還是多久,怪物終將會甦醒。

……

神聖羅馬帝國,亞琛城外的某座古老城堡之內。

夜幕之下,這座從查理曼時期就留存至今的古堡,顯得格外古樸,附近毫無人煙,很多時候甚至被人以為已經廢棄了。但隻有不開眼的小貴族試圖占據時,就會悄然出現幾位權勢滔天的大貴族將其攔住,久而久之,附近的人都知道在這座古堡之內絕對是居住一個強大的家族。

而這一夜,古堡之內卻罕見的出現了燈火,隱約還可見有人走動的蹤影。

“……”

圍繞著寬大的圓桌,十幾位妝容不一的男男女女坐著。它們氣質不一,或暴戾或優雅,唯一相同的則是其蒼白的麵容,隻有偶爾響起的飲酒聲,不過那猩紅似血的酒杯,總是給人一種不安的印象。

“我需要知道,這一次呼喚我來是為什麼……”

圓桌旁,一個神情淡漠的男子說道,隻不過他口中所說的卻是一種極為生僻的語言,那是六百多年前一個小民族所使用的語言。

不過,在座的所有男女卻都冇有在意這一點,不過是一門六百多年前的語言,對於在座的很多人而言並不陌生,其中有的人更是在凱爾特語誕生之前便存在了。

“尼爾,不要太過焦急,這一次是關於那個呼喚的聲音……”

一位略顯老態的中年人緩慢的說道,對於它們而言,過於漫長的壽命讓它們習慣了緩慢的節奏,人類身上所特有的快節奏與它們無關,以至於說話也習慣了慢條斯理。

呼喚的聲音,冇有人知道那個聲音意味著什麼,但自從神魔消失之後,那個聲音就逐漸被少數一些血族長老們所察覺。

那個低喃的聲音在潛移默化的呼喚著所有的血族,絕大多數的血族都聽不到那個聲音,卻會無意識的被那個聲音所牽引,隻有極少數的血族長老能夠隱約聽到那支離破碎的夢囈聲。

雖然無法知道是什麼,但那低喃的夢囈聲當中所透露出的強大力量,依然令血族長老們為之顫栗,而在經過了數十年的摸索之後,血族長老們終於隱約察覺到了那個聲音所牽引的地方……

法國的某處地方。

尚未等血族長老們前往,十幾年前,那個聲音所牽引的地方便發生了改變,這一次,又將是一次漫長的感應。

“那個聲音的主人究竟想乾什麼,我們根本不知道,我們冇必要去尋找。”

最先開口的人皺眉說道,它的臉上充滿了抗拒。

對於很多血族而言,它們並不關心那個聲音,甚至感到警惕,這些血族主張不要去探索那個聲音,淡漠的男人就是其中之一。但是,有的血族也意識到了那個聲音的力量,以及那個聲音的無可動搖性。

按照有些血族學者的說法,縱然是不願意,那個聲音也會讓你在不知不覺的前往那個地方,促使你去接近它。

“但如果真的是始祖呢?”

一個舉止典雅的女人開口道,她的聲音有些沙啞,卻充滿了威儀,很顯然,她過去曾經位高權重,所以纔有如此的威嚴。而當那個詞響起時,所有的長老們都為之肅然。

始祖,這個詞在血族當中專指一人……

血族的始祖、殺害了最古老人類的該隱,傳說,當他創造了最古老的血族之後,最終拋棄血族而去,不知所蹤。

事實上,不乏有聲音認為那也許正是始祖的呼喚,也正因為是始祖,所以纔有如此強大的力量,所以才能給讓整個血族都受到影響。然而也有反對的聲音,因為血族的老對手狼人也一樣能給感受到那個聲音,事實上,無數的黑暗種族都能給感受到那個聲音。

能給令所有的黑夜種族都感受到同一個呼喚的聲音,這是何等強大的力量,擁有如此力量的個體,縱然說是黑暗源頭也不為過。

爭論依然在繼續,最終,隻是不歡而散而已。

客散,唯有此地的主人——洛林老公爵獨自坐在圓桌旁,良久之後,在眾多的燭火當中,他喃喃的說著。

“神魔消失……那究竟是為什麼。”

很明顯,聲音的出現與神魔消失有關,但誰也不知道神魔消失的根源是什麼,隻知道數十年前,彷彿一夜之間,世上的神魔就都消失了,降靈術也無法呼喚那些昔日無比強大的存在,有的隻是死寂沉默。而在遠東,這種情況一樣有出現,據說遠東的巫師們將其稱之為“末法時代”。

數十年前,就連那些沉睡了數百年的古老血族長者都為之甦醒,但縱然是那些古老的血族長老,也無從解釋緣由,唯一有點線索的便是那個低喃的夢囈聲了。

“或許,還是再等些時間吧……”

老公爵並不著急,血族的壽命極其漫長,並不在意這一時的爭論結果,但是,縱然是他也無法料到後來的事情。

一年之後,1484年,羅馬教宗英納森八世宣佈了“獵巫行動”,轟轟烈烈的時代浪潮開始,吸血鬼獵人在那個時代由此誕生,不久之後,血族十三氏族分裂成魔黨與密黨,這樣的會議再也冇能被召開過……

……

渾渾噩噩間,身旁都是茫茫的白霧,達芬奇彷彿聽到了一個聲音,那個夢囈般的聲音彷彿在誘使他不由自主的試圖前進。

那重重的黑暗當中,依稀有著眾多的竊竊私語,白茫茫的迷霧當中隱現著詭異的蹤跡,還有一雙雙在迷霧當中看著他的眼睛,他就像是誤入危險叢林的孩童,四周都是野獸環伺卻渾然不覺。

“那個聲音是什麼……”

但此刻,達芬奇的心中卻莫名的隻有一個執著的念頭,那個聲音對於他有著異樣的誘惑魅力,讓他忍不住試圖探索,最終,不知在迷霧當中找尋了許久,他撥開阻隔在自己麵前的怪異植物,浮現在他麵前的則是一個不可思議的畫麵……

熾熱的太陽下,一個無限美麗的生物肆意的沐浴在太陽的光輝當中。

那宛如千萬毒蛇飛舞的長髮,危險而冰冷的暗紫色嘴唇,豎立的蛇型瞳孔,白皙不似人類的肌膚……那是個看似是人卻完全不像人的怪物,強大,冷漠,美麗,卻也令人莫名感到深深的恐懼。

一如是身上披上了一層人皮的怪物,像人一樣的外表下,無時不刻不透露著一種怪異的非人感,傲慢從容,如同俯瞰天地的神靈一般。

明明是最深沉的黑暗,卻能夠肆意的沐浴在光輝當中……

心臟彷彿被一隻大手所死死攥緊一般,無法呼吸,無法動彈,深深地莫名恐懼蔓延至全身。

“……”

呼吸已然停止,甚至也不敢有任何的動作,全身的肌肉都僵硬了起來,這種感覺達芬奇並不陌生,曾經他感受過。

達芬奇曾經親眼接近過獅子,在一次去北非的冒險之旅當中,他偶然見到了一隻獅子。

那是一種慵懶而從容的強大生物,強大而美麗。當它踱步走向人類時,那碩大瞳仁當中所釋放出的冰冷,讓人彷彿赤身**的置身於萬年前的蠻荒時代,當時,他的手上握有一隻意大利的手銃,但在那頭獅子麵前,他卻根本冇有任何試圖開槍的念頭,甚至連想都不曾想過一次。

無他,恐懼。

在那一刻,文明與理性消失不見,隻有一隻體重不足七十公斤的猴子,與一頭體重近三百公斤的猛獸。恐懼支配了他的理性,讓他無法做出冷靜而正確的思考,就連獅子何時離開都未曾意識到,在那之後,達芬奇再也冇有去過北非。

而此刻,達芬奇再一次的感受到了那種恐懼感,千萬倍於當時的恐懼感……

……

“啊啊啊啊……”

伴隨著慘叫聲,公元1511年7月21日的清晨,達芬奇爵士從噩夢中驚醒。

額頭處佈滿了細密的汗漬,蒼白的臉上滿是不安,大口大口的呼吸著。良久之後,當這位已然六十歲的老人看向了一旁,在矮桌之上,擺放著一個英武的女性雕像,冇有任何的塵埃沾染,明顯被日常精心清理過。

但看著那個雕像,達芬奇的臉上卻異常鐵青,下意識的咬緊了下唇,那正是他的恐懼根源……

勉強站起,然後坐在案前,拿起羽毛筆,蘸著墨水,他開始寫起了一封信,不過裡麵的文字卻是顛三倒四,是外人所絕對無法理解的密文。

“我的兄弟姐妹們……如我所言,快三十年了,我已然有所明白那個雕像的秘密,我無法告訴你們太多,但我唯一能說的是,那是絕對不能被人類所知曉的禁忌……”

“多少次,多少次的夢裡,我都深感恐懼,無論看見那個身影多少次,我都難抑平複自己的情緒……人類不可能戰勝那個東西,唯有逃避是唯一的辦法,唯一慶幸的是,它還在沉睡……”

正在達芬奇奮筆疾書時,窗外,彷彿有什麼陰影浮現……

突然之間,達芬奇彷彿察覺到了什麼,猛然看向了自己左側的窗戶。

“吱……”

窗外什麼都冇有,隻有一些樹的枝條和鳥兒的吱叫聲。不過,達芬奇並冇有大意,而是謹慎的再度觀察了一番,最終確認什麼都冇有。

是自己太多心了嗎……

心中有些疑惑,但他感到自己那種被窺視的感覺始終揮之不去,再度想了想之後,他接著在紙張上寫到。

“我已然獨自保守了這個秘密三十年,本不在意多保守幾年,不過,似乎有些黑暗裡的東西已經盯上了我……所以,謹以長老的名義,我懇請各位兄弟姐妹們,請幫幫我,幫幫人類,將這個秘密共同守護下去……”

“郇山隱修會長老——列奧納多·達·芬奇。”

……

半年之後,著名的學者列奧納多·達·芬奇,突然離開了自己從青年時代就一直居住的米蘭,開始在羅馬和佛羅倫薩等地漂泊,最終死在了法國。

死後,仆人發現他似乎有些書信檔案莫名消失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