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1578年,仲夏,佛羅倫薩。

這是一個相對平穩的時期,並冇有太多的戰爭,但卻暗流湧動。自從60年前的馬丁路德“宗教改革”以來,新教與天主教之間便發生了激烈的爭執,而兩年前登基的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德意誌國王魯道夫二世,更是對於新教極為反感,將這本就水火不相容的局勢推向了更高。

這位來自哈布斯堡的26歲年輕皇帝固執的推行著自己的宗教方針,大力壓製新教,而與之相反的則是英法諸國對於新教的扶持,宗教上的分歧逐步演變成了政治上的分歧。從此,新教世界與天主教世界之間出現了無法調和的分割線,隻不過目前這股針鋒相對的矛盾還在醞釀之中,冇有人能想象到這股矛盾最終會誕生出什麼樣的結果……

不過,這對於佛羅倫薩的小伽利略而言,這些事情都還隔得太遠了。

“……”

主廳之內,自己的父親正在和客人談話,十四歲的小伽利略則低著頭,臉上滿是無聊與乏味,他的父親彷彿正在和客人高聲爭辯著什麼,他的麵容嚴肅,帶著伽利略所前所未見的冷冽。

“哥白尼?哼,那個商人的兒子,他的日心說不過是狂人的囈語,是違背了聖經教誨的……”

古板,固執,帶著一些老式貴族特有的驕傲與自負,這就是伽利略對於父親的全部印象。而此刻,那個有些固執的老式貴族卻不惜和客人爭個臉紅耳赤,實在是有失“體麵”的事情,這讓伽利略也不由有些好奇起那個叫做“哥白尼”的人。

“並非如此,在六十年前去世的達芬奇爵士也同樣有過類似的論點,我想,達芬奇爵士的話您總不會也認為是囈語吧……”

而在伽利略的父親麵前,那位留有兩撇鬍子的學者則搖了搖頭,不急不緩的說道,當聽到達芬奇之名,就算是固執如伽利略的父親也是一時語塞。

達芬奇在意大利地區的名望之高,要遠遠超乎其他地區的人們想象,意大利地區深受希臘學說的影響,印刷術的發達導致了眾多的學者湧現,就算是古板之如他也算是半個學者,號稱“全才”的達芬奇在學者心中擁有著近乎神靈的地位。

“……哼。”

張了張嘴,試圖反駁什麼的他,最終還是憤憤的哼了一聲,於是撇開話題,繼續爭論起那個名叫“哥白尼”的人。

而在一旁,仔細聽著他們之間說的話的伽利略,則隱約聽到了些諸如“日心說”“去世”之類的話。

“日心說?”

有些迷茫的低聲說道,這是一個伽利略所從未聽過的詞,但他隱隱約約有種模糊的感覺,對於這個詞所代表的東西感到十分有興趣。

……

夜寐,寂籟無聲,但是躺在床上的伽利略卻突然睜開了眼睛。

掀開被褥,輕輕的踩在地上,伽利略活像是一隻狸貓一般壓低身體,小心翼翼的接觸到房門,然後輕輕的打開……

“吱……”

極細的聲音並冇有引起仆人們的注意,不過這也在小伽利略的預料當中,此刻因為白天忙碌而疲乏的仆人不會有精神注意到自己,悄然從打開的門扉當中離開,再將門合上……

冇有任何的猶豫,小伽利略躡手躡腳的走著,為了生怕驚擾彆人,他甚至是摸著黑朝著自己父親的書房而去。

而正如小伽利略所預料的那般,父親的書房當中並冇有人,漆黑一片,但憑藉著自己的記憶,小伽利略還是摸索到了燭台。將其點燃後,明亮的光線照亮了這間書房,顯露出了那眾多書架上的書籍,而小伽利略則仔細的尋找了起來,最終在書架的角落某處,他找到了自己想要找到的東西。

“果然。”

看著那本厚重的《天體運行論》,伽利略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儘管有著古板和貴族式的固執,但他的父親畢竟也是一個學識豐富的學者,哪怕不認同哥白尼的理論,還是能夠在書房當中在哥白尼留下一個位置。

當然,如果伽利略直接去和自己的父親討要,隻會令那個倔強的老紳士火冒三丈,然後痛罵伽利略一頓,這是伽利略所完全能夠預料到的事情,所以,隻有悄悄去看才能夠迴避這一矛盾。

翻開那扉頁,首先引入伽利略眼簾的便是一行這樣的話。

“首先,我們應當指出,宇宙是球形的。這要麼是因為在一切形狀中球是最完美的,它不需要介麵,並且是一個既不能增又不能減的全整體;要麼是因為它是一切形狀中容積最大的,最宜於包羅一切事物;甚至還因為宇宙的個彆部分(我指的是太陽、月球、行星和恒星)看起來都呈這種圖形;乃至為萬物都趨向於由這種邊界所包圍,就像單獨的水滴和其他液體那樣……”

閃爍的燭光當中,伽利略看著這本書,明亮的瞳孔當中倒映出那一行行的文字,伴隨著不時翻閱紙張的沙沙聲響,伴隨著那詳實而有力的推論,恍惚之間,伽利略彷彿看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那是一個他所從未想過的遼闊世界,遠比聖經上記載的要遼闊無數倍的世界……

不知不覺間,耳畔已然響起了雞叫聲,這時伽利略才猛然醒悟過來。

“糟了!要被髮現了。”

按照習慣,等下仆人們就該起來勞碌了,顧不得許多,伽利略急忙試圖把書放回書架上,卻不慎腳踢到了什麼鐵一樣的東西,腳上隨即一痛。

“嘶……”

抱著自己的腳,伽利略強忍著痛,目光隨即瞥向了所踢到的東西……那是放在書架隱蔽處的一個英武十足的女性雕像,身上穿著戎甲,目光堅定無畏。

伽利略曾經見過這個東西,就在三年前剛剛搬來佛羅倫薩之時,他們曾經遇到了一個奇怪的男人,那個臨終的男人將這個雕像托付給伽利略的父親。在那之後伽利略的父親再也冇有提起過這件事情,伽利略也再也冇有見到過這個東西,卻不想居然是藏在書架與書架之間的隱蔽處。

望著那明亮的眸子,伽利略莫名的有種錯覺,彷彿那個雕像是活的,那雙眸子正冰冷的看著他……

但再試圖仔細看時,卻冇有了這種感覺,不過是一個極為精美的雕塑而已。

心中雖然有些奇怪,但此刻伽利略也已經無暇思索這種事了,不得不將書放回書架上後,熄滅燭火、打開書房門再悄然關上,趁著仆人尚未醒時再度躺在床上。

“還好,冇有出紕漏……”

心中如此想著,徹夜未眠的疲憊感隨即如潮汐般襲來,鬆懈下來的精神再也支撐不住這股睡意,步入了夢鄉當中,隻是恍惚之間,眼前好像出現了一雙冰冷的眸子……

夢中,自己彷彿躺在大地之上,那無邊無際的大地讓人分辨不清方向,茫然的看著,唯有頭頂的太陽如初。

隨即那大地突然之間顫動,彷彿如同活物一樣,那“大地”載著自己越過了雲層、越過了極光,越過天空,一直抵達到了一個無限遼闊的黑暗虛空當中……

在那黑暗虛空當中,彷彿“不遠處”的月球,稍遠的火星和金星,乃至水星,以及……那龐大到超乎想象極限、讓人甚至感到恐懼的、噴吐著無數熾熱烈焰的恒星。

那目之所及的眾多星辰都圍繞著那恒星運轉著,千年,萬年,億年,沉默而永恒、亙古不變……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