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1600年3月6日,意大利帕多瓦大學實驗室,一個人正在忙碌當中。

此刻的意大利,對於希臘羅馬的好奇已然無以複加,許多的學者都熱衷於複原希臘羅馬的工程和器械,催生出了學者顧問,眾多的貴族領主都會選擇雇傭一位富有學識的學者作為顧問,改良各種軍事器械。而對於此刻擔任大學教授的伽利略而言,他反而在摸索一個前無古人的東西……

“沙……”

筆下不停的繪製圖紙,圖紙旁邊則放著兩片透明的玻璃。

不時繪製著圖紙,這位年輕的學者不時還拿起兩片透明玻璃,仔細的看一下,確認細節之後再繼續繪製。他的蔚藍色瞳孔閃耀著興奮的光輝,他即將創造出來的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東西。

然而尚未等他完成,忽然有一位學徒前來,並在他的耳畔低聲說了什麼,伽利略先是愣了一下,手中的筆不由落地……

1600年2月17日,布魯諾因為日心說,被指控“異教信仰”而被燒死在羅馬鮮花廣場。

良久之後,伽利略沉默著低下頭,冇有說什麼話,隻是揮了揮手,示意學徒離開,學徒也知曉伽利略此刻的心情,不敢多問,喏喏離開。

“軋……”

伴隨著那關門聲,伽利略那死死撐著桌子、被身體所遮擋的左手終於再也支撐不住,身上的力量彷彿被抽去一般,眼前一片發昏的他,腳下一個趔趄,終於是摔倒在地,栽倒進實驗室的眾多雜物當中。

……

“我的主人,你無須如此震動,羅馬教會不會影響到你的,隻是……以後還是少說關於‘日心說’的言論就好了”

老屋當中,伽利略躺在病床之上,周圍的桌子上和書架上滿是各種器械和書籍,而一位老管家則站在伽利略的病榻旁低頭說道,而在說到半截之時,這位老仆也是猶豫了一下才勸說道。

他明白日心說對於伽利略的重要性,然而不勸不行,雖然教會聲稱布魯諾是因為其“太陽信仰”而死的,但實則根本原因卻人儘皆知,如果再度宣揚日心說,恐怕遲早有一天會波及到自己的主人。

然而,病榻之上的伽利略則輕輕搖了搖頭,沉默半晌之後低聲喃喃道。

“我不是為我而心痛,而是為世上少了一位學者而心痛。”

“主人……”

管家還欲再勸,然而伽利略則隻是擺了擺手,無奈的管家隻得退下。

寢室之內,滿是草藥的味道,然而伽利略卻隻是怔怔的看著頭頂的天花板……

數個月後的一天晚上,伽利略小心的調試著手中的設備,那是一個長筒狀的東西,長度幾乎有人的身高,即使是雙手持握也頗為吃力。

抬著手中自己製造的設備,這位帕多瓦大學的教授首次將眼睛湊近長筒的一端……

在那一刻,浮現在他麵前的是一個冇有被任何人所看見的新世界。

巨大的影像當中,那月球變的前所未有的巨大、前所未有的清晰,以至於顯露出了那上麵的點點斑點,曾經被人類視為是陰影的地方,實則卻是一個個細小的坑洞。

“……”

張大了嘴,這位學者卻完全發不出聲音,隻能徒勞的看著那月球上的斑點,日心說的理論是對的,毋庸置疑,人類過去對於世界的認知都是錯的,這個世界遠比人類想象要浩瀚的多。

月球,正是一個新的世界啊,一個和地球一般無二的巨大世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欣喜若狂的學者笑著,卻最終流下了眼淚。

……

42年後,1642年1月9日淩晨,佛羅倫薩附近的阿切特裡,伽利略過去的故居。

“轟隆隆……”

陰沉的天空當中響著雷聲,宛如天的震怒,細碎的綿綿小雨不斷下著,著名的學者就在前一天去世,但被羅馬教廷嚴厲製裁的他卻晚景淒涼,以至於都冇有幾人來弔唁。

“噠……”

然而,就在這細碎的小雨當中,卻有一雙修長的腳踩著高跟鞋,濺起些許的水花,伴隨著那十幾頂的黑傘如烏雲般襲來,無聲的壓向這座老宅。

十幾頂黑傘之下,是一群身穿黑色衣袍的成年男女,他們沉默無聲,衣袍將身軀遮掩的很好,隻有脖頸或臉頰、手背處偶爾露出的些許傷痕,能夠依稀看出幾分平靜下暗藏的森寒。

“轟隆……”

刹那間,天地一白,電光照耀了整個世界。

然而在這白光當中,卻冇有任何人動過哪怕一下,連眨眼都不曾有過一次,好似古希臘的雕塑一樣,無聲的承受著瞬間白光所帶來的不適。他們在等待著一個指令,隻要一個命令,無論是何等冷酷殘忍的行為他們都會毫不猶豫的執行。

然而就在即將下達命令的那一刻。

“吱……”

緊閉的莊園門扉打開,一位看起來五十餘歲的老管家從中走出,看見那打著黑傘的十餘人也不顯得驚訝,隻是微微欠身,慢條斯理的說道。

“諸位客人,早安。”

冇有人迴應,死一樣的沉默,唯有十幾雙瞳孔無聲的注視著他。

老管家抬起頭,蒼老的軀體令其腰桿彎駝。如果還有昔年活著的老人,便能夠意識到他和當年的老管家長的極其相似,然而那細微的不同還是透露出其子侄的身份。

“我的老主人……去世之前,曾經向我說起會有一群客人前來,他讓我招待你們,並按照你們的意思帶走這裡的一樣東西。”

老管家說著,除了最初微不可察的停頓之外,這位管家的表現可謂不卑不亢,毫無疏漏。

“你的主人知道我們會來。”

低沉的女聲第一次開口,那個漠然的為首女性看著麵前的管家。

直到這時,管家才得以看見為首女性的麵容。

那是一個極好看的意大利女人,深邃的眼眸,筆挺的鼻梁,棕色的長髮束在一起,然而身上穿著的黑色衣袍配合過於冰冷的肅殺之意,以至於損傷了那份驚豔的魅力。

“是的,我的老主人早已知曉了你們的到來。他還說如果你們是白天來的,便將東西奉送給你們,如果你們是晚上來的,那麼……”

說著,管家莫名的停頓了一下,抬起眉,那蒼老的眼睛看著麵前的女人,露出了出乎意料的冷靜和果決,一字一句的說道。

“就算是死也不能讓東西落入你們手裡。”

“轟隆隆隆隆!”

天空當中,伴隨著轟鳴聲,暴怒的雷霆在雲層當中翻騰。

管家麵前,女人、黑傘,無一動容,平靜的可怕,那十幾雙眼睛根本不像是人類應該有的眼睛,太過冷靜了。

“淅瀝瀝……”

雨,越發的大了。

“不過,我們並不是晚上來的。”

為首的女人隻是冷漠的說了一句。

看著麵前的十幾頂黑傘,老管家用手壓著自己帽子,藉助帽子的遮掩,蒼老的眼睛不動聲色的觀察著麵前人的同時,隻是再度欠身緩緩說道。

“是的,客人……”

搬運目標物的過程並冇有波折,黑傘中的一人,僅僅隻用一個包裹便裝下了那個東西,然後其中一人在為首女性耳畔悄悄地說了些什麼,為首女性的眼眸微動,用生硬的聲音說道。

“老管家,快走吧,這裡很快就會迎來另外一群傢夥的。”

老管家聞言,隻是微微眯起眼睛,慢悠悠的說道。

“我已經老了,老了就容易戀舊,這處莊園裡冇有其他人了,就讓我這個老人家留在這吧,看看令我老主人夜不能寐的是什麼東西。”

說著,老管家將戴有白手套的左手伸向懷中,掏出一份被油紙包裹的信件。

“這是老主人生前留下的,他讓我交給你們,並且留下一句話讓我告訴你們……”

他看著那份東西,眼神當中帶著幾分黯然。

為首女性冇有說話,隻是冷漠的等待著老管家的最後傳話。

“老主人說……天空即是宇宙。”

天上的雷聲滾滾,空中落著淅瀝瀝的雨。

為首的女性聽著那句話,沉默如初,冇有多說任何話,隻是帶著身後的眾多黑傘如烏雲般離去,直到走出很遠之後,還依稀能夠看見那在雨中站立的老人。

……

數日後,某處。

十幾位老修士圍成一圈,中間僅有一座不足手臂高的英武少女雕塑,其中為首的一人看著那剛剛被拆封的信件,看著裡麵的內容,沉默了一會兒,便小聲的說了些什麼……

在那之後,這件信便被鄭重的儲存起來,僅有極少數的人得以有機會看見。

“致從未見過麵的郇山隱修會……此刻,我一定已經去世了吧,你們也一定會奇怪為何我們從未見過麵,我卻能夠知曉你們的存在。但在此彌留之際,我的意識已經不是很清楚,看不清東西隻能口述,讓我的管家塞爾吉奧來書寫。”

“郇山隱修會,真是個了不起的團體,但直到三年前我還不知道你們的存在,可我為什麼會突然知曉呢?正因為我的眼睛近乎失明,才得以看見更多的東西……所有人都以為我的眼睛是因為用望遠鏡直視太陽而損壞的,實則……我看到了一些難以言喻的東西。”

“那個雕塑,它是我的噩夢之源,它比所有人想的都要神秘,它幾乎就是整個世界的源動力,整個世界的根源力量,縱然說是神靈也不為過。你們或許曾經接觸過它,甚至一度試圖用那些符文去封印它,那位達芬奇爵士曾經瞭解過許多關於它的秘密,但是那都隻是表象!都是徒勞!”

“它不是一個死物,它是活的,它在牽引著整個世界的命運。”

“此刻,光是我所能夠看見的,就有超過上萬的怪異生物在試圖尋找它,它們崇拜它,敬仰它,將其視為信仰。然而,它並冇有響應那些怪異生物,縱然它的存在本身就在吸引著那些怪異,甚至是有意識的讓怪異無法尋找到它,這也就是為什麼從六十七年前,它從你們手中失落時,你們和那些怪異都再也冇能找到它的原因,反而是我這個普通人擁有它而茫然不知……”

“六十多年前的那個夜晚,那個夢境真的是太過真實了,當我的研究和那個夢境不斷吻合時,我竟不知那究竟是夢還是真實……”

“它究竟想乾什麼?究竟有何目的?我無法理解,但我隱隱能夠意識到,我似乎成為了他的傀儡,我的作品、思想、貢獻……一切都是它的有意為之,它在操縱著我,以達成某種目的……”

“我不是一個很勇敢的人,我無法像布魯諾那般直言,不畏死亡,但那一夜的夢境之後,每一次的回憶都會令我感到深深的痛苦和折磨。那強大而永恒的力量,過於美麗的姿容,都令我無法自抑的感到崇拜與恐懼,恐懼與崇拜在其身上正如一體兩麵,正因為恐懼,所以崇拜,兩者無法分割……”

“但縱然如此,我也依然試圖留下點什麼東西,至少也要給後來人留下點什麼幫助。”

“隱修會的修士們啊,如果有一天你們找到了一個能夠稱之為最聰明的人,那麼請把這封信交給他吧,裡麵有著我所唯一給予它的指引……”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