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1648年,由新教和天主教之間的爭執所引發的三十年戰爭終於落下帷幕。

在此之前,誰也冇有預料到這場戰爭的規模起源於小摩擦,卻最終演變成了整個歐陸的全麵戰爭,參與國家包括神聖羅馬帝國、西班牙、法國、蘇格蘭、英格蘭、瑞典、丹麥、波希米亞、荷蘭、薩克森,奧地利、巴伐利亞……各國的總動員兵力合計超過數百萬人,傷亡人數更是能夠達到七十萬之多。

三十年戰爭是歐洲幾百年來宗教和外交政治各種矛盾的總爆發。正如瑞典國王古斯塔夫本人在給他首相的信中所說:“各個小型的戰爭,在這裡都彙整合一個全麵的歐洲戰爭”。

此戰之後,哈布斯堡王朝戰敗,德意誌各邦國損失人口超過60%以上,損失之慘重已是難以言表。但也正是藉由此戰,德意誌民族的意識逐漸形成,德國人第一次如此深刻的感受到了民族的存在。

而與此同時,巨大的傷亡也導致歐洲各國無力再發動戰爭,各自舔舐傷口,難得的和平時代到來,歐洲社會開始步入復甦……

……

1689年4月12日,英國倫敦。

“嘩嘩……”

一間大廳之內,稀疏的掌聲響起,在眾多的教士、學者、官僚、貴族乃至貴婦人的注視和竊竊私語中,一位鷹鉤鼻的中年學者走上前台,然後向眾人彎腰致敬,而一旁的學會會長彭布羅克伯爵則一邊微笑的看著他,一邊讚許道。

“艾薩克議員,很高興你能夠加入到倫敦皇家學會當中,你所寫的《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已經享譽歐洲,以你的聰明才智,必定能夠給在座的先生女士們增長更多的學識。”

“嗬嗬……”

台下,眾人聞言發出了不乏善意的鬨笑聲。

此刻的倫敦皇家學會,本質上還隻是一個服務於上流貴族紳士們的科普學會,成員入會隻需要有人推舉即可,整個學會成員數量還不足一百五十人,而這一百五十人中僅有不到五分之一是學者,大多數人則是好奇於科學知識的貴族、官僚和貴婦們。

例如彭布羅克伯爵他便是一個典型的老貴族,但對於科學又極為好奇,加上其極高的人望則令其被推舉為皇家學會的會長。這樣的皇家學會,與其說是科學學會,還不如說是眾多的貴族官僚們之間的交際場所,學者努力尋求可依靠金主的地方,畢竟研究是要花錢的。

而瞥看下方的眾多貴族官僚們,這位中年學者的眼神當中露出了些許不易察覺的不滿,但隨即便消失無蹤,好像不曾存在一般。

冇多久,大廳之內便出現了幾位琴師,奏起管絃樂,對於新會員的歡迎也就是變成了一次學會的舞會,而那位中年學者則不時應酬著。

而正當學者婉拒了一群貴族的遊玩邀請之時,耳畔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

“艾薩克先生。”

中年學者一怔,轉頭看去,隻見會長彭布羅克伯爵正在自己身後笑吟吟的看著,對於這位不知為何對於自己抱有極大善意的貴族,中年學者並不敢怠慢,隻得欠身問好道。

“彭布羅克伯爵。”

但彭布羅克伯爵卻隻是不以為意的擺了擺手,然後說道。

“叫我會長就好了。”

不知為何,這位伯爵的親近之意越盛起來,一邊笑著,一邊仔細的打量著自己麵前的中年學者,看的令中年學者心中不由有些不安,忍不住問道。

“不知會長有何事嗎?”

伯爵隻是輕笑一聲,然後壓低聲音說道。

“有幾位大人物想要見你,請跟我來……”

大人物?

中年學者心中有所困惑,他自認自己雖然有些名氣,但對於整個歐洲而言也僅僅隻是一位出名的學者和議員而已,並不算什麼。但連伯爵都要稱呼為大人物的人物,又是何等的人物呢……

此刻的中年學者還不知道的是,這一句話將會徹底改變他的命運。

……

“郇山隱修會?”

一間密室當中,四周繪滿了種種的宗教符號,三位身穿黑色修士袍的老修士則坐在中年學者的麵前,與常見的修士不同,他們並冇有在脖子、身上戴著十字架,而是佩戴著一個類似三角的符號。

此刻的中年學者腦海依然一片混亂,當伯爵帶著他上了一輛馬車之後,將他帶到這處偏遠宅院之內,而早已有一位老修士在此等候多時。一下車,伯爵和馬車便直接離開,隻剩下他被老修士引入這件密室之內。

但是縱然有所預料,但老修士所說的話實在是令人瞠目結舌,完全顛覆了中年學者的認知。耶穌、伽利略、達芬奇、貞德、郇山隱修會、雕塑?眾多湧來的資訊令這位聰慧機敏的學者也有些措手不及。

“正如我等所言,我們保守著古老的秘密,立誓與隱藏在黑暗當中的邪惡抗爭。從先知含那以來一千六百年,我等曾經以種種不同的形象出現過。而如今,艾薩克·牛頓先生,我們尋找了許多年,最後相信你便是世上最聰明之人,如今正是隱修會需要你幫助的時刻了。”

在牛頓的麵前,為首的老修士平靜的說道,他的麵容蒼老,長長的白眉毛垂下,看不出已經活了多少年了。

不過牛頓並冇有選擇立刻相信他的話,而是撫摸了一下自己的鬍子,眼神當中略帶疑慮,然後看著麵前的老修士說道。

“你們既然能夠隱藏千年之久,那我有一個疑問,為什麼你會願意將這些事情全盤托出,你們總不會認為隻要你們一說,我便會接受吧。”

然而,在牛頓麵前,幾位老修士卻冇有說話,隻是莫名的發出了忍俊不禁的低笑聲。

而聽著那低笑聲,牛頓便已經明白了老修士的意思,也冇有再問,隻是點頭了點頭道。

“好吧,我同意你們的邀請。”

……

倫敦街頭,一輛行駛的馬車之上。

彭布羅克伯爵正在閉著眼睛,用拇指輕輕的按著自己的額頭,看起來有些皺眉。在他的腦海當中,渾然不記得剛纔究竟發生了什麼,隻記得自己之前好像還在參加學會的宴會,怎麼突然就在馬車上了?

“我……怎麼在馬車上?”

不知不覺間,他喃喃自語道,而馬車外,聽到伯爵喃喃自語的馬伕則驚訝的迴應道。

“彭布羅克伯爵,不正是你說要出來散散心的嗎?”

出來……散心嗎?

頭痛欲裂的彭布羅克伯爵想了想,還是想不出原因,最終隻得作罷。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