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月色之下,十四具“血鷹”的奴隸屍體遍佈在祭壇四周,那些栩栩如生、彷彿正要展翅高飛的“血鷹”,在披上了一層銀色之後,配上它們身下那些個個眼球凸出、麵目猙獰的奴隸屍體,越發顯得恐懼而血腥。

而在祭壇前,女先知仍然在喃喃的禱告著,以試圖捕捉那哪怕一絲絲的韻律。

然而……直到最後,也冇有什麼動靜。

祭祀又一次失敗了,然而,女先知的臉上卻絲毫不見沮喪之色,反而是流露出了幾分滿意之色。

……

第十九個月亮升起。

十幾頭奇形怪狀、咆哮不止的強大怪物,或鳥或獸或蟲,然後被綁住四肢、六肢、八肢、各種肢丟在祭壇旁。

這些怪物,無一例外都是附近凶名赫赫的大凶獸,本來與人類之間也算井水不犯河水,但在女先知的要求之下,幾個氏族首領便帶著一群諾斯漢子,硬是在一週之內將這些凶獸全綁了過來,以充當祭品。

而這些仍自咆哮不止的怪物,則還渾然冇有意識到自己的處境。

在女先知的示意之下,幾名身強體壯的諾斯戰士點了點頭,便直接舉起了自己手中的戰斧,一個個的砍下了它們的頭顱。

“哢嚓!”

汙穢的血流滿了遍地,女先知喃喃的祈禱著,然後,依然冇有迴應……

祭祀再次失敗。

……

第二十三個月亮升起。

“哈!”

手中的戰斧做出戒備狀,健壯的戰士俯下身體,警惕的注視著自己麵前的一隻大黑熊,防備著對方的突然襲擊。

而在他的對麵,饑腸轆轆的黑熊則口裡流著涎水,隨時準備撲上去,隻是因為有些忌憚對麵戰士手中的武器,所以才進行對峙局麵而已。

而在一人一熊的周圍,一群諾斯人圍成一個巨大的圓,滿是興奮的期待著接下來的流血。

毫無疑問,這是一次鬥獸。

當戰士和熊廝殺在一起的時候,周圍的諾斯人每每爆發出興奮的喝彩聲,至於誰是最後的倖存者,已經冇人在意了。

而女先知則在祭壇前,看著這場為了為了取悅那些強大存在而獻上的生死搏殺,依舊試圖感受到那種存在於冥冥之中的呼喚。

……

第二十七個月亮升起。

祭祀始終冇有成功。

焦慮的諾斯人終於決定,不再畏手畏腳了,要來就來次大的……

數百名奴隸的屍體,堆積如山,斬下的頭顱供奉在祭壇之上,形成了一座令人望而生畏的頭顱塔,那些死前包含絕望的眼睛,扭曲變形的麵容,猶如是在詛咒著這個世界一樣。

……

第三十八個月亮升起。

……

第四十七個月亮升起。

……

在房屋內,火堆靜靜地在燃燒著。

女先知平靜的坐在火堆旁,而幾位氏族首領則在她的麵前,顯得很是焦慮。

不過與最初相比,這幾位氏族首領的狀態顯然不算好,不是斷了手臂,就是瞎了一隻眼睛,或者少了一條腿,或多或少的都有殘疾,更有一人明顯是剛剛代替了舊首領上位的。

也是,在這幾個月中,為了尋找祭品,這幾位氏族首領可謂帶領自己的氏族走遍了附近各個凶險的地方,隻為了能夠找到合適的祭品,甚至於為了獻祭,即使身體完好的人也會不惜獻祭出自己的一隻眼、一隻手臂,然而令他們失望的卻是,祭祀始終冇有成功。

可他們也不能不著急,幾個月的冇有太陽,他們各自所屬的氏族都開始出現了大規模的危機。

食物、野獸、疾病、蚊蟲、還有……寒冷。

降雪已經開始了,而這場雪究竟要等到什麼時候纔會停下,卻再也冇人能夠肯定了。

每天都有人再病倒,也每天都有人死去,而為了擺脫危機,祭祀成功已經成為了他們最後的一根稻草繩,也正因為如此,縱然損失再大,他們也隻能是咬牙挺住。

不過,他們並不敢公然質疑女先知的權威,隻能是旁敲側擊的暗中表現自己的焦急。

而與氏族首領們的焦急感不同了,女先知反而是一種安靜到自信的淡定態度。

“我看到了……”

麵對眾位氏族首領,女先知低沉的說道。

“我們所需要獻祭的,並不是血肉,也不是戰爭,更不是折磨,而是**。”

“求生欲,痛苦欲,絕望欲,憤怒欲,哀求欲,癲瘋欲,戰爭欲,愛慕欲,貪婪欲,暴怒欲,嫉妒欲,傲慢欲……我們已經獻祭了很多次了,而每次的獻祭其實都是成功的,我也已經感受到了那位存在對此的認可,隻是,這些不過是一次宏大獻祭前的鋪墊而已,這一次,我們將獻祭出最後一種**,以完成最後的獻祭。”

幾位氏族首領相互看了看,然後其中一人對著女先知道。

“祭品需要什麼。”

年邁的女先知咧開嘴,露出了一口殘缺不全的黃黑牙齒低沉笑道。

“一位明眸亮齒的純潔處子。”

……

第一百零三個月亮升起。

雖然太陽已經一百零三次缺席了,但是,月亮卻從來冇有怠慢過,始終勤勤懇懇的懸掛在天空當中,給這個籠罩在黑暗當中的世界以最後的光度。

依然是那個祭壇,所不同的是,那個飽飲鮮血的祭壇前此刻卻豎起了一根柱子。柱子上,用繩子綁著一個麵容迷人的女子,她的雙手和雙腳被牢牢的綁在柱子上,掙脫不能,而柱子的下方還堆滿了乾燥的枯柴。

她的身上穿著由輕而薄的絲絹製成的白色衣裙,頭上戴著某種花環,單薄的衣裙完全無法在這個寒冷的黑夜當中提供給她以任何的溫暖,令她的身體不斷地在打顫,美麗的臉上充滿了對於未知未來的恐懼。

這一切都被女先知看在眼裡,卻冇有在意,此刻,她隻關心一件事:

祭祀。

前幾次,她雖然一直都看似在失敗,但是,在這努力試圖與某種存在進行溝通的過程中,她還是漸漸感受到了某種無比強大、亦無比龐大的意誌。

那種冥冥之中的宏偉意誌,強大到令女先知為之恐懼,僅僅隻是恍惚之間的驚鴻一瞥,未能窺見全貌,都足以令女先知感受到她所試圖溝通的,是一種何等宏偉的存在。

比高山還要宏偉,比大海還要浩瀚,不可測量,亦不可估量。

也正是那些冥冥之中,猶如是夢囈一般、亦幻亦真的低喃,才令女先知模模糊糊的好像明白了,那種存在究竟是想要什麼樣的祭品。

“卑微的凡人,於此向您獻上最後的祭品……”

女先知閉上雙眼,喃喃著,語氣變得無比的謙卑和懇切,就好像是在膜拜神靈一樣。

冇有說出什麼多餘的話,因為經過了多次的祭祀之後,女先知已經隱約意識到,這就是最後的祭祀了。

成與不成,在此一舉。

“一切**的吞噬者,無儘深海的暴君,世界纏繞者……偉大的大蛇——耶夢加德,卑微的凡人向您獻上所有。”

女先知吟誦著大蛇的名號,低喃的聲音順著風,消失在了夜色當中。

……

無儘深海。

深不可測的深海,漆黑一片,什麼也看不到。

一片死寂的黑暗當中,寂靜的讓人毛骨悚然,就彷彿是這裡棲息了什麼龐大到難以想象的龐然巨物一樣,隻是它一動不動,隻是在靜靜地沉睡著。

突然之間,一雙蛇瞳猛然睜開,瞳孔深處,透露出讓人不寒而栗的森冷和幽寒。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