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1890年德意誌帝國,魏瑪市。

劇院廣場那著名的詩人歌德和席勒紀念像前,在那在穿梭忙碌的人流中,一個瘋瘋癲癲的老人正在縱情大喊著。

“上帝已死,新時代已然來臨,我將為你們講述何為超人……”

“猿猴之於人是什麼?一個譏笑或是一個痛苦的羞辱。人之於超人也應如此:一個譏笑或是一個痛苦的羞辱。你們跑完了由蟲到人的長途,但是在許多方麵你們還是蟲。從前你們是猿猴,便是現在,人比任何猿猴還像猿猴些……”

那瘋狂而顛三倒四的言語,令路人為之側目,父母遮掩住孩子的耳朵和眼睛,唯恐驚嚇到孩子,乃至是遠遠避開這個“瘋子”。

但麵對那眾多的目光,那老人卻渾然不覺,反而是抱著自己的酒壺,仰頭暢飲起來。

“咕嚕咕嚕……”

從嘴角邊溢位的甘甜美酒,灑落在他的麵頰上、鬍鬚上、乃至是衣袍上,他卻渾不介意。

“人啊,我向你們宣講大地的意誌……”

那瘋癲的老人仍在縱情的大喊著,他手舞足蹈著,卻無人傾聽他的聲音,隻有一群嬉戲的孩童跟在他後麵,向他扔著石頭。那狼狽的老人被石頭砸的痛了,不得不躲開。

良久之後,那老人醉意上來了,乾脆躺在了大街之上,呼呼大睡。

十年後,這位老人去世,僅在世上留下了一個“尼采”的名字和幾本書,但對於當時的哲學界而言,卻意味著一位現代哲學體係的開創者逝去。

哲人王國中的國王死了,顛覆了舊道德、開創新道德體係的天纔不複存在,但他的影響卻無比的深遠。

尼采死後的第7年,1907年,奧地利的維也納。

“阿道夫·希特勒先生,您的畫作並未……所以,我們……”

一個17歲的年輕人,一封來自維也納音樂學院的信件,沉默的年輕人臉上青一陣白一陣,最終不甘的拖著自己的行李,憤憤的回到了自己的故鄉。

……

林茨,火車站,一位年輕小夥在人群當中等候火車。

他梳著當時流行的劉海頭,整齊且一絲不苟的頭髮光滑油亮,正如他那認真而略顯刻板的性格。時不時的低頭,看看手中的懷錶時間,等待著自己朋友的出現。

火車一輛接著一輛,他不斷的看著火車的編碼,直到他所要等待的那輛火車終於抵達之後,他仔細的掃視著從火車上下來的人們,終於,他在人潮洶湧當中看見了自己的好朋友……

冷峻的麵容,寸分的頭髮,一如既往的刻板,不苟言笑,拖著大大的行李箱,艱難擠開自己麵前的人海。

“阿道夫!”

興奮的年輕小夥朝著自己的好朋友揮手,並大聲的喊著朋友名字,而被叫做阿道夫的年輕人則抬起頭看著他,先是閃過了一分訝色,但隨後卻又彷彿想到了什麼一般,莫名的沉默了下去。

當阿道夫下了火車之後,年輕小夥和他一邊走著,一邊說著著自己對朋友的懷念。

然而,昔日在他印象中總是滔滔不絕的好朋友此刻卻沉默寡言,隻是拖著行李箱悶頭向前,然後聽著身旁年輕小夥的話,突然說了一句。

“庫比席克,我現在不想說這些。”

愣了一下,庫比席克也察覺到了阿道夫的悶悶不樂,不再說話,他和阿道夫相識多年,很明白應該和自己的這位朋友相處。

……

回到故鄉林茨的阿道夫,最初看起來並冇有異樣,就像他過去做的那樣,每天穿的衣冠楚楚,然後提著手杖在自己的家鄉林茨閒逛,偶爾用省下的錢去音樂廳聽歌劇,這也是他和自己唯一的朋友庫比席克之間共同的愛好。

在庫比席克看來,自己的朋友是個很怪的人,固執而刻板,傲慢而自大。

他的父親是個海關職員,但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而按照當時的規定,公務員遺孀能夠獲得每個月100克朗的津貼,可每次去劇院就要花費10克朗。阿道夫毫不在意這些錢,而深愛自己兒子的阿道夫母親克拉拉太太,也為了阿道夫的藝術夢想,縱然開銷如此之高也一如既往地支援自己的孩子。

庫比席克曾經問過阿道夫,既然你這些缺錢,那為什麼不去找一些工作賺錢呢?然後,阿道夫卻理直氣壯的回答道。

“工作?我不可能會去工作的。”

在阿道夫的眼中,任何的工作都隻是“餬口的營生”。莫名的自負與傲慢讓他不屑於去做這些小事,在阿道夫看來,他應該是獻身於偉大的詩歌創作,繪畫和歌劇欣賞,而不是僅僅餬口。

當談論到那些“餬口的營生”時,阿道夫的口中充滿了輕蔑之意。

除此之外,熱衷於建築的阿道夫還經常帶著庫比席克一起去看那些城內的建築,他曾經對著庫比席剋意氣風發的描述著自己心中的城市藍圖,教堂、歌劇院、地鐵站、交通路線……一個由自己所建立起來的繁榮城市。

他的演講當中帶著一種不容置疑的果決,從歌劇表演當中學到的演講方法,讓他舉手抬足間都擁有一種莫名的魔性魅力,讓人不由自主的忘記他在說什麼,隻是被那股動作和氣勢所折服,下意識的相信他的話。

不過……偶爾庫比席克也會困惑的反問。

“那麼,錢從哪裡來呢?”

然後,阿道夫便會不滿的盯著他,他過於嚴肅和冷峻的麵容,尤其是那雙銳利的目光會讓人感到恐懼,當庫比席克的母親剛見到前來拜訪的阿道夫時,就忍不住被那雙眼睛嚇住了。

“你朋友那雙眼睛真不得了啊!”

庫比席克清楚的記得,那天晚上,他母親說這句話的時候,話語當中的恐懼要多過讚賞。

“那種事情根本不重要!不重要!”

而看著麵前的朋友,阿道夫惱怒的說道。

至於關於他在維也納的求學遭遇,他並冇有說太多,僅僅隻是說通過了學院的要求,庫比席克因而衷心的為自己的朋友感到高興,因為他終於能夠向著藝術的目標前進了。

這個訊息,同樣讓阿道夫的母親克拉拉太太倍感欣慰,她患上了重病,阿道夫的歸來和錄取訊息,讓她感到了些許慰藉。而在其他時候,阿道夫則會帶上自己唯一的朋友庫比席克一起去郊外,這也是唯一會感到放鬆的時候。

……

正值春季,萬物生長。

林茨郊外,山毛櫸筆直參天,也有紅葉閃爍的灌木林,深深呼吸一口,便有濕潤的空氣充滿肺葉。走在林間道路之上,兩位友人靜靜享受著這難得的安寧感。

“古斯塔夫,你看那隻鬆鼠。”

抬起自己的手杖,阿道夫指著樹梢上的鬆鼠說道,示意自己的朋友去看。

而他口中的“古斯塔夫”也就是全名為奧古斯都·庫比席克,因為習慣,阿道夫有時也會叫朋友古斯塔夫,即是因為調侃,也是因為他早逝的哥哥叫做古斯塔夫。

庫比席克順著手杖的方向望去,隻見那樹梢之上,一隻花栗色的鬆鼠正翹著尾巴,那憨態可掬的格外惹人喜愛。

“多可愛的小傢夥啊。”

阿道夫讚歎道。

“是很可愛,怎麼,見慣了維也納的城市,難得看到鬆鼠感到很愉快嗎。”

庫比席克不禁笑道。

他瞭解自己這唯一的朋友脾氣,固執,保守,厭惡女人,崇拜英雄,是近乎禁慾主義的人,他常哀歎自己為何不是生在一千五百年前、英雄輩出的古典年代。在他的身上有著很深的古典情節,雖然他一再說自己不喜歡鄉村,不喜歡待在林茨這個小地方,但卻難掩他對於自然風貌的喜愛。

“維也納是很好的城市,不過……哼。”

阿道夫說著,彷彿想起了維也納的不快事一般,冷哼一聲。

“我看過你在維也納的畫,建築畫的不錯,細節畫的很細緻,卻始終都冇有什麼人氣……我想你不是討厭城市,僅僅是因為你討厭太多人而已。”

一邊走著,庫比席克拂開麵前的細長樹枝,口中順口說道,阿道夫想了想,卻意外的點頭同意道。

“可能吧。”

這是安寧的一天,兩位摯友在林間漫步,放鬆胸懷,但在第二天,庫比席克的門外卻罕見的響起了敲門聲。

“咚咚咚……”

打開門,出現在庫比席克麵前的是他所從未見過的一幕,他那個自負傲慢的朋友阿道夫,此刻他看上去十分憔悴。臉色蒼白的見不到半點血色,他的目光呆滯。

他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後用沙啞的聲音說道。

“醫生說,我的母親……無法治癒。”

(關於希特勒的故事,原型采取奧古斯都·庫比席克的《我所認識的青年希特勒》)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