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1912年1月23日,維也納。

某處露天畫攤旁擺滿了畫作,那些畫作被一塊玻璃所壓住,避免被冰雪所侵蝕。而一旁,一個衣著寒酸的年輕人則坐在一張矮小的木凳子上,身上披著一件厚大衣,將自己包裹得的嚴嚴實實,隻露出一雙眼睛掃視著行人。

他蜷縮著身體,以抵抗尚未退去的寒冬衝擊,隻有從口鼻中撥出的白霧證明著他的生命跡象。

畫攤旁人來人往,但剛剛度過聖誕的人們並無無心去看一個不知名畫家的作品,像這樣的落魄藝術家在維也納比比皆是,他們腳步匆匆,一個個的從畫攤旁經過,從白天到正午,連一個停下來的都冇有。

而那個年輕人彷彿也習慣了一般,他看著那塊漸漸蒙上了一層冰霜的玻璃,玻璃下的畫作被那些冰霜遮掩的甚至有些看不清了,沉默的低著頭。

突然間,有一對年輕男女經過,男人瞥見畫攤,竟停了下來,俯下身擦拭著玻璃上的冰霜,想看看畫作的模樣。

心中湧上一陣驚喜,年輕人急忙站起身,對著男人介紹起自己的畫作。

“先生,請允許我為你介紹一下我這幅畫的構思,我這幅畫……”

但尚未等欣喜的聲音說完,男人卻搖了搖頭,站直身,對著身旁的女伴說道。

“走吧。”

失落充盈在年輕人的心中,望著那尚未走遠的男女,他猶能夠聽到女伴好奇的詢問。

“怎麼了?你不打算再看看嗎?”

“看了,畫作太死板了……”

聲音的主人漸行漸遠,隻有留下了沉默的年輕人,死死的握緊自己拳頭,曾經驕傲而自信的年輕人,此刻心中卻充滿了失落與自卑。

三年了,自己在維也納依舊一事無成。

不再擺攤,而是默默地收起了畫作,年輕人準備前往自己所最喜歡的那家咖啡館當中。

……

咖啡館,在當時的維也納極為盛行。

由於維也納的繁榮,當時世界上的眾多的藝術家和思想家都彙聚於此,他們的習慣和消費催生出了大量的咖啡館,眾多奉行不同主義的人群也都在這座和平的城市當中討論著政治。

陰謀家、政治家、學者、醫學家、科學家、藝術家……這近百萬的人口,共同形成了這座繁華的大都市。

而中央咖啡館則在這眾多的咖啡屋當中也頗為有名,因為它的口味獨特,阿道夫很喜歡這家咖啡館。隻要自己有了一些多餘的錢,他就會光顧於此,至少這裡很溫暖,和外麵的寒冷截然不同。

而在這件坐滿客人的咖啡館當中,這位落魄的年輕人獨自的品味著咖啡,同時也在想著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要離開維也納嗎。”

突然之間,他的腦海當中閃過了一個念頭。

這個念頭不時最近纔有的,在維也納的這三年裡他過著窮困潦倒的生活,他偶爾也會想,或許去其他地方會更好。而尚未等他的腦海當中仔細的思考完,不遠處的嘈雜聲打亂了這一切,

“先生……”

不遠處,一個衣著落魄的中年人懷裡抱著什麼東西一樣,彷彿是個兜售東西的商人,正在對著其他桌的客人殷勤的說著些什麼。然而那些正在飲用咖啡的客人突然被打擾,心中的不快可以想象,都是不耐煩的揮手便將他趕走。

中年人隻能被迫從一個桌子趕到另一個桌子,最後一路來到阿道夫的桌子前。

“先生,你看看我的這個東西吧,我這個東西……”

那箇中年人殷勤的說著,一邊將自己抱著的東西蓋的布掀開,饒有興趣的阿道夫低頭一看,隨即皺緊眉頭,立刻明白了為什麼前麵的客人冇有一個感興趣的。

隻見粗布當中是一個鏽跡斑斑的鐵質雕像,依稀能夠看出其是個戎裝少女打扮。很顯然已經很久冇有保養過了,即使是被人臨時擦拭了一下,但許多邊邊角角的地方依然滿是鏽跡,讓人看了便大倒胃口。

眼看阿道夫冇有什麼興趣,中年人當時就急了,急忙道。

“先生,這是從我的祖父手上流傳下來的,他可是位大收藏家,收藏了許多的寶物,這就是他最珍視的寶物了。不信你可以去問問托拜厄斯,相信很多人依然知道他的名字,我就是覺得這裡藝術家多,可能有識貨的,纔到這裡這裡賣的……”

托拜厄斯?

聞言,阿道夫不由轉頭。

他聽說過這個名字,這是一個頗有名氣的收藏家,據說在幾十年前收藏了大量的名畫和寶物,但他又看了看麵前的中年人,忍不住冷笑道。

“大收藏家?最珍惜的寶物?我看是不知道放在牆角多久的東西,被你給翻出來了吧?”

說著,他又審視了中年人一番,摸了摸下巴。

“我聽說托拜厄斯之後家境敗落……難道你就是他孫子?”

中年人的臉色一僵,有些訕訕的笑了笑,臉色浮現出了不自然的神情,而這一切都被阿道夫的眼睛所捕獲,但他卻不動聲色。在麵前中年人的身上,他能夠感受到一種賭徒的病態氣息,那是由於長期濫賭而養成的氣質。

阿道夫隱約猜到了些什麼,卻冇有說破,而是再度審視了一下那個鐵質雕像。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鏽跡斑斑的雕像,看起來形同廢鐵,但對於藝術敏銳的洞察力還是讓阿道夫察覺出了一些端倪。

太過精細了,雖然許多地方被鏽跡所遮掩,但阿道夫還是能夠從那個雕像之上察覺到那種精心雕琢的痕跡,那種在鎧甲、麵龐甚至是指尖細節方麵的細緻入微、精益求精,絕不是一般雕塑所會有的。

而彷彿察覺到了阿道夫的目光一般,中年人連忙急切說道。

“隻要一百克朗,我便將這個賣給你。”

一百克朗,相當於普通工人兩三個月的收入了,但阿道夫卻冷哼了一聲。

“哼,一百克朗?我看也就隻值兩克朗。”

“兩克朗?怎麼可能。”

聞聲,中年人幾乎是憤怒叫道……

但最終一番討價還價之後,中年人還是以五克朗的價格賣給了阿道夫,畢竟除了阿道夫,實在是冇有人願意賣這塊“廢鐵”。

當拿到錢之後,中年人喜滋滋的便走遠了,去拿自己這點錢試圖翻本,而阿道夫則注視著那個身影,低下頭摸了摸自己的錢包,裡麵已然是冇有幾個錢了,隻剩下幾張小麵額的鈔票和幾個硬幣。

剛剛的五克朗,實則已經算是阿道夫這個月最後的一點錢,他差一點就買不下這個雕塑了。

“又要去施粥棚了……”

阿道夫在心中自嘲道,自己和乞丐真是越來越像了。

但即使如此,不知道為什麼,他還是莫名的買下了那個雕塑,隻是有一種莫名的衝動在促使他。

站起身,在桌上付了錢之後,他便準備離開這裡。

“嘭……”

而就在走出咖啡館時,他突然感到肩膀和誰撞了一下。扭頭看去,而對方也恰好看著他,那是一個長有兩撇鬍子的年輕人,看起來很是俊朗,臉上有幾分疑惑。

“抱歉。”

對方主動開口道,他的聲音帶著一些俄國口音。

俄國人?

阿道夫皺眉,也冇有回答,隻是直接走開了,而年輕人則看著徑直遠去的背影,彷彿有些疑惑。

“JOJO,你在看什麼?”

一旁,年輕人的同伴詢問道。

年輕人搖了搖頭。

“不,冇什麼。”

說著,兩人共同走進了中央咖啡館,商議著俄國的政治與布爾什維克主義。

1912年12月至1913年1月的這一個月間,一個名叫斯大林的俄國年輕人來到維也納,與托洛茨基商議俄國的共產事業。又因為因為他的名字當中有兩個JO(Joseph

Vissarionovich

DJOgashvili),所以當時的化名便是JOJO……

……

1913年,阿道夫·希特勒遷居德國慕尼黑。

而這個時期,德國的政治極為不平靜,數十年前,那位德意誌首相俾斯麥的靈活外交手腕,讓其在歐陸之上橫縱連橫,在列強林立的歐洲將原本一盤散沙的德意誌硬生生統一了起來,

從19世紀後半葉至20世紀初,在鐵血宰相俾斯麥時期,完成了統一的德意誌帝國迎來了全方位突飛猛進式的發展,利用在普法戰爭當中的賠款,工業革命的成果在德意誌帝國被推向了**。

鄉村人口的大量湧入令城市化迅速,國民教育和社會保障空前提高,科學技術的日新月異改變了這個古老帝國的生活麵貌,直到1914年前,德意誌已成為了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工業國,雄厚的實力令其在海上挑戰日不落帝國的同時,也具備一支足以製霸歐洲的強大陸軍。

然而在歐洲的複雜地緣關係和各國王室之間,德意誌的國土顯得尤其狹小,但俾斯麥敏銳的意識到不能輕易挑戰英國的底線,此刻的英國占據了全世界三分之一的陸地和四分之一的人口,全世界到處都是英國的殖民地,因此俾斯麥始終保持著高度的警惕和謹慎。

但老皇帝去世之後,新銳激進的29歲皇帝威廉二世並不甘於被這位首相受製,最終,這位已經七十多歲高齡的鐵血宰相憤憤下野。

而在擺脫了俾斯麥之後,年輕的新皇帝得以施展自己的野心。

“德意誌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豪情萬丈的年輕皇帝如是宣告著。

1914年6月28日,奧匈帝國皇儲斐迪南大公夫婦在塞爾維亞薩拉熱窩視察時,被塞爾維亞青年加夫裡若·普林西普槍殺。一個月後,奧匈帝國在德國的支援下,以薩拉熱窩事件為藉口向塞爾維亞宣戰。接著德、俄、法、英等國相繼投入戰爭……

一戰爆發。

而在這場前所未有的世界大戰當中,一名不起眼的年輕人選擇了參軍服役。

……

在西線戰場,德意誌軍隊一路向前推進,但在法國的馬恩河被英法聯軍所阻攔,士兵們浴血奮戰卻始終撕不開口子。而在東線戰場,搶先宣戰的德國則占據優勢,向前一路推進,占領了大量的領土,隨後又被俄國的險惡環境所阻攔、難以前進。

東西兩線的戰事陷入了僵持……

但是,現代化戰爭的慘烈遠遠超乎了當時人的想象,全麵戰、整體戰的情況之下,整個社會的資源都在朝著戰爭傾斜。大量的男丁入伍,令後方兵工廠人口緊缺,各國不得不雇傭大量女性參與工廠,而小孩也被迫負責剷雪之類的輕活。

物資的緊缺,忙碌的壓力,生活的重擔沉重的壓在了每個人的肩上,前線的戰士在血水當中打滾,而後方的女人們則在工廠當中加班加點的工作。

開戰之初的熱情一去不複返,越來越多的質疑聲和遊行,乃至是反戰情緒隨之滋生。

但對於整個德意誌而言,也不是冇有好訊息傳來,俄國的蘇維埃革命讓俄國不得不和德國停戰,東線已無戰事,德國可以將整個精力都集中在西線戰事上了,勝利的希望彷彿出現了。

然而……

1918年10月25日,德國海軍司令部的一個命令傳達到了基爾港。

“與英軍作戰……若失敗就光榮地沉冇……”

艦長表情複雜的宣讀完整個命令之後,這個命令並不複雜,就是海軍司令部為了配合德國在西線的反攻,強令艦隊出港與英軍交戰,若失敗就寧死也不能後退。但對於這些水兵們而言,這根本無法接受,他們已經在海戰當中損失慘重,此刻讓他們強行出港,彆說根本打不贏虎視眈眈的英國艦隊,這完全就是讓他們去送死。

麵前的眾多水兵麵麵相覷,他們的身上大多都有傷,有些不乏瞎眼斷手的傷員,良久之後,一個憤怒的聲音響起。

“去他孃的命令!”

冇多久之後,整個艦隊隨之沸騰起來,超過六萬名士氣低沉的水兵從艦隊上下船,拒絕命令……

基爾港水兵嘩變。

……

伴隨著這場嘩變,動盪席捲了整個德意誌帝國,民眾的大量的遊行和示威最終迫使戰爭結束,德意誌皇帝不得不與協約國簽訂了凡爾賽和約,那彷彿綻放的勝利希望尚未盛開,便已經凋零……

德國戰敗。

在很多德國人看來,德國並不是因為前線的崩潰而戰敗,而是因為後方捅刀子的人而戰敗的。

而當戰敗的訊息傳到了一間醫院內時,一位在前線浴血奮戰、兩度負傷,正在醫院休整的士兵纔剛剛得知這個訊息。

“不!!!”

憤怒而絕望的聲音在病床上響起。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