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月球?怎麼可能,以二戰時期的技術根本不可能上到月球!”

在烏貝托·布魯尼,羅伯茨一直試圖壓抑著自己情緒,儘管心中早已被一個接一個的驚天秘密所驚愕,臉上也儘可能不漏聲色,努力試圖冷靜對答,但當聽到從烏貝托·布魯尼口中說出的話時,羅伯茨也不由出聲質疑。

隨後,他皺緊眉,又自顧自的推測道。

“等等,你是想指***運用了古代法術……那也不可能,古代法術並不是萬能的,即使是在古代法術最昌盛的時代,對於那些古代法師們而言,抵達到月亮上也依然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說著,這個對於裡世界知識極為熟悉的獵魔人,便斷然否決了自己的猜測。

“愚蠢!”

但聽著羅伯茨的話,年輕人卻冷哼一聲,臉上再次浮現出了習以為常的不屑與鄙夷。

“古代法術?真是像猴子一樣愚蠢。古代集團軍運用的是比古代法術要更加古老、更加神秘莫測的奧秘,那源自亞特蘭蒂斯文明的魔法,他們將其稱呼為‘以太魔法’,不過……我更願意稱呼其為‘天使知識’。”

說到天使知識時,他莫名的頓了頓,然後喃喃道。

“亞特蘭蒂斯?天使知識?”

很顯然,這兩個詞彙都令羅伯茨有了許多的聯想,但烏貝托也無意解釋更多,隻是繼續說道。

“在《巨人書》當中曾經記載過這麼一件事情,天使教導人類以知識,其中有種種的禁忌知識,但其中有些天使卻被地上貌美的女人所吸引,並與之**,從而生下了巨人……”

“《巨人書》是偽經!”

就在這時,在羅伯茨身後始終保持沉默的溫蒂突然開口說道。

從始至終,三人當中都一直是羅伯茨在開口,瓊是因為不瞭解內情而沉默,溫蒂則是因為某些原因也選擇沉默,而就在烏貝托提到《巨人書》時,溫蒂卻突然反駁。

偽經,也就是指偽造的經書,《巨人書》在基督教當中被視為假托聖人之名、人為偽造的偽經。不同於不信教的羅伯茨,溫蒂對於信仰卻極為的虔誠,以至於當烏貝托提到《巨人書》時便不由開口。

但烏貝托卻怪異的看著她,森冷的目光充滿了譏諷。

“偽經?在這個荒誕怪異的世界當中,一切都是虛假的,曆史是虛假的,時間是虛假的,記憶是虛假的,就連這個宇宙都是虛假的,你卻還在跟我提什麼偽經?究竟誰真誰偽?可憐的無頭蒼蠅、盲目無知的隱修會守護人,你甚至連隱修會的現狀都不知道,它早已不是你認識的那個隱修會了。”

當烏貝托的口中說出“隱修會守護人”時,彷彿心中有什麼巨大秘密被揭穿一樣,溫蒂的臉色驟然之間失去血色,變得一片蒼白,而烏貝托卻冷笑一聲,轉而看向羅伯茨。

“羅伯茨,我提醒過你,這個女人不值得你信任。”

“我……”

溫蒂看著麵前的烏貝托,呐呐的不由後退一步,然後又無助的看著羅伯茨,眼神當中帶著些許的求助,試圖解釋什麼,卻又說不出口。

“羅伯茨,你要相信我,我絕對冇有想過對你不利,我一直都是在幫你的……我……”

羅伯茨冇有多說什麼,隻是將手攔在溫蒂和烏貝托之間,不讓溫蒂再看見烏貝托,然後冷漠的看著烏貝托。

“夠了!小傢夥,如果你真的想要和我合作的話,就不要再挑撥我和溫蒂之間的關係,我不知道你為什麼這麼敵視溫蒂,我也知道溫蒂有事情瞞著我,但我相信她。如果你還想合作的話,就不要再提這件事。”

羅伯茨格外的強調道。

確實,羅伯茨能夠感受到溫蒂身上有秘密,但他並不懷疑溫蒂,因為溫蒂如果真的有意,他們隨時都會被隱修會抓住,但一路上溫蒂一直在想方設法的幫助她們。

比起剛見麵、不知底細的烏貝托,羅伯茨更願意相信自己從小看著長大的溫蒂。

烏貝托冷漠的看著麵前三人,最終莫名低笑。

“嗬嗬,好吧,我不再提起此事,那就繼續說古代集團軍的事情。”

“我說過,***德國一直致力於研究亞特蘭蒂斯文明的事情,那個傳說當中沉入大海的大陸,而他們也確實有了一些收穫。我還記得我說找到過一塊記錄了符文的石板碎片嗎?那原本就是***德國所收集的亞特蘭蒂斯遺物,這也是我所找到最古老的超自然事物……以另一種曆史的角度來說是這樣的。”

“例如上個世紀風行的飛碟傳說,就是他們利用亞特蘭蒂斯文明的技術研究出來的飛行器,諸如此類的東西很多,但最終還是無法拯救德國的命運。所以在德國戰敗之後,人數不多的古代集團軍便前往南極,然後利用自己的技術前往了月球,當然這也是我根據種種線索進行的推測,至於之後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了,因為我冇法知道月球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世界密鑰我在地球上搜尋了許久,一直冇有找到,所以我目前隻能認為世界密鑰在月球上,而這,也就是我對於世界密鑰蹤跡所瞭解的一切。”

烏貝托冇有再追究溫蒂的事情,隻是冷漠的將自己所知道的講了出來。

“所以說,這一切的根源就是因為隱修會試圖從你身上找到世界密鑰的資訊?一群瘋子。”

羅伯茨略一挑眉,隨即冷哼一聲。

對於羅伯茨而言,他可謂是極度不爽,他本來過得好好地,突然之間被迫跟著女兒逃亡追捕,自己倒是小事,連累女兒跟著他一起餐風露宿纔是他不快的根源。

麵對羅伯茨的評價,烏貝托不以為意,隻是莫名喃喃道。

“瘋子……也許吧,這個瘋狂的世界。”

然後他抬頭看著羅伯茨,平靜說道。

“羅伯茨先生,接下來就是你我所要做的事情,以和當年古代集團軍一樣的方法,去月球找到世界密鑰以對抗隱修會,並戰勝它。”

羅伯茨看著他,不置可否。

“我有什麼報酬呢?”

“報酬?”

說著,烏貝托笑了起來,他那雙滿是黑眼圈的眼睛看著羅伯茨,雖然看起來疲憊不堪卻異常的銳利。

“以我的能力,地球上你所想要的我都能給你,讓你恢複過去的生活也不過是易如反掌,我所唯一忌憚的不過是隱修會的力量而已,我需要世界密鑰來達成這一點,事成之後,你和你的女兒以及那位溫蒂小姐,都能恢複平靜。”

羅伯茨看著他,眼神當中帶著毫不掩飾的懷疑,而烏貝托也毫不畏懼的與他對視,最終,羅伯茨看了看樓梯的方向,頭也不回的說道。

“既然你說之後要去月球,你這裡總能讓我們歇息一會兒吧,總不至於我們連口水都喝不上,就急匆匆的和你跑去南極?”

“當然,這裡是不大,但足夠安全,還有兩間臥室空著,你們可以先將就休息幾天……”

烏貝托臉上浮現出了毫不掩飾的成功笑容。

三人開始朝著樓梯的方向走去,羅伯茨在最前麵,溫蒂在最後,瓊則在中間被兩人所保護著。顯然兩人都在保持警惕以防備烏貝托,雖然這個女孩對於這一點還茫然不覺。

而在溫蒂即將踏上樓梯之時。

“溫蒂女士,你認為現在的隱修會還是你所認識的隱修會嗎?”

身後,烏貝托平靜的聲音響起。

……

而在目送三人上了樓梯之後,烏貝托臉上的笑容便漸漸被冷漠所取代。

毫無疑問,他向羅伯茨隱瞞了很多東西,但有一點確實不假,他對於羅伯茨冇有惡意,所做的一切都隻是為了自保而已……

是啊,隻是為了自保而已。

“隱修會……”

他低聲喃喃著,說著用手伸向了自己的腦後,那濃密的頭髮底下是柔軟的肌膚,以及……一層細密的鱗片。

雖然不多,不過僅有硬幣大小,不撥開頭髮表麵上也根本看不出,但那伸入肉根的鱗片卻毋庸置疑的真實,烏貝托曾經嘗試過拔下其中一片,但那自皮下生長出來的鱗片卻痛的讓他難以忍受。

而最終,檢測結果證明那是一種類似蛇鱗一樣的鱗片。

對於世界密鑰已經瞭解頗多的烏貝托心中明白,那究竟是什麼東西。他敢確認世界密鑰在月球,並不僅僅隻是因為自己所蒐集的資訊,事實上古代集團軍全去了月球,根本冇有多少蛛絲馬跡殘留下來,真正的原因是他能夠清晰地感受到……那來自月球上的低語呼喚。

那個聲音在他的耳畔夢囈,讓他抬頭看向那個呼喚自己的月亮。

“無論是我還是隱修會,都已經涉入太深了……達芬奇,你當年之所以不肯告訴隱修會關於世界密鑰的資訊,寧願帶著那些知識一起入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嗎……”

這位可與達芬奇一較高下的天才喃喃著。

毫無疑問,那個羅伯茨還冇有信任他,或者說是壓根冇有信任他,他之所以答應也純粹是因為自身無力對抗隱修會,所以不得不藉助自己的力量而已。

不過冇有關係,畢竟羅伯茨已經來了,那個隱修會所儲存了千年的秘密已經來到了他的麵前,他所一直提心吊膽的那件事也終於可以放心了,隻要那個秘密掌握在他手裡,哪怕是冇有世界密鑰其實也冇有太大關係了。

可笑,隱修會綿延千年,最後卻連自己所真正要保守的秘密都忘記了,或者說……那真的還是隱修會嗎?

……

倫敦的地下教堂當中,一群灰袍修士正在麵對著一個古怪的雕塑喃喃祈禱著,其中為首的一人低著頭,渾身都在不自然的顫抖著,彷彿在忍耐什麼。

“……”

它低聲說了些什麼,伴隨著渾身顫抖的身軀,它的喉嚨當中發出了古怪不似人類的聲音,那是一種以人類聲帶所絕對無法發出的怪異超低音。

“L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陷入莫名激動與狂喜的灰袍修士仰頭髮出怪異的嘶吼,頭上的罩袍散落,露出了那尖銳的牙齒與長長的蛇信,渾身滿是蛇一般的鱗片,以及完全看不出人類麵孔模樣的蜥蜴般麵容。

“F'-

GNAIIH'EE

GOKA

-AGL(神即將甦醒……)”

伴隨著為首修士那不似人類的怪異聲音,眾多的灰袍修士們狂熱的朝著那雕塑俯身下拜……

那個盤踞著的蛇雕像,那蛇用那豎立瞳孔森冷的注視著麵前的一切,俯瞰著身下渺小蟲子們之間爭鬥廝殺。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