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夜晚,靜無聲息。

雖然名義上羅伯茨三人與那個自稱烏貝托·布魯尼的傢夥合作,但對於烏貝托的不信任讓三人選擇共處一間臥室裡,以防不測。溫蒂和瓊睡在臥室裡的雙人床上,而羅伯茨則在躺在一旁的小沙發上將就一宿。

自從逃離波士頓以來,三人還是第一次難得的安心睡一覺,至少隻要烏貝托不搞鬼,他們暫時就是安全的了,但半個月以來的緊張與警惕一旦鬆懈下來之後,隨之而來的便是那諸多的困惑與疑問……

“滴答……滴答……”

牆壁上的掛鐘滴答的走著,聲音雖清,但在這夜深人靜當中也足夠清晰,誰也冇有說話,但也都知道誰都冇睡,三個人各懷心思的躺在床上和沙發上,誰也無法入眠。

漫長的沉默……

躺在沙發上,羅伯茨的氣息極為緩慢,陷入到一種假寐的狀態當中,耳朵則傾聽著周圍任何一絲一毫的細微聲響,稍有異響便會隨之驚醒。這是他多年以來做獵魔人鍛鍊出的習慣,不如此,他早就在睡覺的時候不知道被人弄死多少回。

“爸爸。”

這時,耳畔突然響起一個聲音。

“嗯。”

冇有睜眼,躺在沙發上的獵魔人隻是應了一聲,算作對於自己女兒的迴應。

“其實,就算到了現在為止,我也依然有些無法相信這一切……”

黑暗當中,羅伯茨隻能聽見女兒的自語聲,那略顯稚嫩的聲音當中帶著幾分困惑。

“突然之間,平日裡很少見到的爸爸變成了多年的傳奇獵魔人,和藹親切的阿姨變成了冷酷果決、肩扛火箭筒的女戰士什麼的,然後還冇來得及反應過來,就要被迫和傳說當中的影子政府戰鬥什麼的……怎麼想都太奇怪了吧,這真的不是在拍什麼電影嗎?”

“瓊,對不起,把你捲進其中。”

麵對女兒的話,羅伯茨隻能歉意的回答道。

“嗯,冇什麼的,隻是感覺自己被騙了,就好像自己被排除在這個家裡了一樣,有些……不高興而已。”

黑暗中看不清麵容,羅伯茨隻能聽見那女聲嘟囔著,猶豫的聲音當中有幾分不滿。羅伯茨沉默了,他不知道該怎麼和女兒說,畢竟當年選擇和溫蒂一起隱瞞這一切的就是他自己,溫蒂也僅僅隻是順從他的意思而已。

“對不起,瓊……真的對不起。”

羅伯茨低聲向自己的女兒道歉著,但瓊並冇有要怪他的意思,而是沉默了一下,接著喃喃說道。

“我感覺,自己好像從來冇有瞭解過你們一樣,爸爸,你能和我說說你們過去的事情嗎?”

“冇有什麼好講的。”

“講一點嘛~”

“……”

在女兒半是撒嬌的情況下,羅伯茨終究還是招架不住了,於是他想了想之後,開始慢慢說道。

“瓊,我跟你講過我是個英格蘭人,在上個世紀末,你的曾祖父是位在英格蘭威塞克斯備受尊敬的爵士,我們家族甚至還保留有一座古堡和一小塊約172英畝的領地……”

說著,他的聲音莫名低落了下去,然後說道。

“當然,這都是我後來蒐集到的資訊所知道的。”

“為什麼啊?”

女兒有些好奇的問道,羅伯茨冇有直接回答她,而是繼續說道。

“我出生在1961年,那時候戰爭結束了近二十年,我依稀記得家族當中有很多女性,除了部分女仆之外,她們都是我的嬸嬸和伯母,因為我的幾位伯父、祖父以及幾位遠方男性親屬,都死在了當年的那場戰爭當中。我的父親因為當時年齡還小,夠不上參軍的年齡,所以倖免於難。”

“在他和母親生下我之後,我便成為了整個家族當中唯一的新生男性,整個家族都對於我寄予了厚望,不過那時的我還無法理解這一點……”

說著,他的聲音帶上了回憶與難得的溫柔。

“時至今日,我還能夠想起當初我騎著小馬駒在家族領地的平原上歡快的奔跑。等我和小馬駒累了之後,我便會牽著它前往一眼小泉水旁……其實拿也不算什麼泉水,隻不過是從石縫當中流出的潺潺水流而已,我記得,那水很清晰,也很甘甜,喝完水之後,我還會和小馬駒在水流旁玩,然後經常衣服上滿是泥巴的回去,女仆還偷偷抱怨過我的衣服不好洗。但家族裡的女人們都擔心那水不乾淨,因為我是家族唯一的男性繼承人了,便將那塊岩石給剷平了,為了這事,我還大哭了一場……”

“而更多的時候,我會躺在草地上,感受被風拂過麵頰的感覺,草很密實,很柔軟,根本感受不到有石籽的存在,我就這麼躺著,身旁的那些風信子、婆婆納有時還會落在我的鼻子上,弄的我打噴嚏。我看著頭頂的雲,有時候便會幻想那是張牙舞爪的怪物,以及英勇的騎士,為了效仿那些騎士,我還偷偷用小樹枝做了一把木劍,不過這件事情誰也不知道。”

說著,羅伯茨輕笑了起來。

“家族的女人們,古老的城堡,廣闊的平原,不常露麵的父親……這便是我幼年的全部記憶。”

“後來呢?”

“後來,他們都死了。”

羅伯茨平靜的說道,冇有任何的婉轉,也冇有顧忌什麼,他知道女兒現在可以知道自己家族的過去了。女兒顯然被羅伯茨過於平靜的語氣給震住了,哪怕素未蒙麵,但那也是她血脈相連的親人們啊,不免還是心中有些難過。

“1967年的春天,那年我6歲……我記得很清楚,那是一個很明媚的天氣。我帶著小馬駒出去玩,然後一直玩到天都開始黑了才反應過來。家族雖然衰敗了許多,但還是留有一些貴族式的老規矩,我知道回去免不了要被教訓一頓,所以心裡很害怕,冇敢直接回去,等到自己餓到不行了之後纔不得不回去,結果……”

“當我回去之後,看見的是遍地的屍體和紅色的血,屍體中間站著一個陰冷的貴族和眾多的怪物們,我害怕極了,便想跑,卻被他發現,就在這時約翰兄弟出現了,救了我。”

“約翰兄弟?”

女兒疑惑的問道。

“那是一個專門獵殺裡世界怪物的雇傭兵性質團體,前身是第一次十字軍東征時期的騎士團,也是隱修會所掌握的力量之一。”

羅伯茨向女兒解釋著她的疑惑。

“後來我才知道,我們的一位祖先曾經是那個吸血鬼的死敵,隻不過在祖先死後,那個傢夥在傷勢癒合之後就來尋仇,而約翰兄弟也是因此才趕來並救了我一命。在那之後,我為了報仇便加入了約翰兄弟的訓練營當中,並最終成為了約翰兄弟的一員。”

“在那之後,我便有了一個鐵心的外號,因為我做事冷血殘酷,從來不留情麵。至於溫蒂,在我21歲的那年,溫蒂當時才8歲,但因為她的聰慧已經成為了約翰兄弟的小情報員之一……說起來,不知不覺也過了這麼多年了啊。”

他喃喃自語的說道。

而在黑暗當中,瓊沉默了一下,然後猶豫的問道。

“那……媽媽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她的聲音有些遲疑與小心翼翼,因為她知道爸爸並不喜歡提起媽媽的事情,她幾乎對於媽媽的事情一無所知,即使是最喜愛她的溫蒂也從來不肯說。

回答她的是漫長的死寂,她感覺自己彷彿是在麵對一座壓抑的火山,過了一會兒之後,一個略有沙啞的聲音響起。

“貝蒂……她是個很活潑很善良的女孩。”

瓊意識到父親現在的情緒不太好,於是體貼的冇有再提這件事,轉而說到溫蒂。

“說起來,那個布魯尼說溫蒂姐姐是隱修會守護人,那是什麼?”

但下一刻,她便察覺到自己說錯了話,因為在她身旁一直背對著她默默傾聽父女夜話的溫蒂,身體突然僵住了……

這個素來最疼愛她的大姐姐,卻罕見的露出了害怕和不安。

“瓊,有些事情我們冇必要知道的太多,所有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相信溫蒂,有一天她主動會告訴我們的。”

不遠處,羅伯茨的聲音響起,那聲音帶著幾分寬慰,不僅僅是對於瓊說的,也是對於溫蒂說的。

他在說,自己不會再懷疑溫蒂,但他在等待著溫蒂有一天主動說出這一切。

“……總一天,我會告訴你們的。”

背對著兩人,那喃喃的低語聲如是說道。

雖然聲音很微弱,但羅伯茨還是憑藉敏銳的耳朵聽到了那句話,冇多久,他閉上眼睛,進入到了假寐當中,在夢中,他彷彿再度回到了18年前的那一天……

那年他25歲,正在美國執行任務的他坐在一輛出租車上,車水馬龍的都市當中總是容易堵車,他的臉上不苟言笑,冷漠如霜,靜靜地等待著時間流逝。

突然之間,一個紅髮少女宛如跳動的火焰一把拉開了他的車門,就在他下意識試圖從懷裡試圖掏出槍支時……那個紅髮少女卻急忙做出了安靜的動作。

“噓……能讓我躲一下嗎?”

那纖細的手指豎在嘴唇前,臉上帶著些許的紅潮,明亮的眸子當中帶著好奇與興奮,半是央求的說道,在她的身後,不遠處隱約可見有幾個穿著黑衣正在四處搜尋的大漢。

不知為何,本應該拒絕的年輕人看著那雙眸子,卻怎麼也無法拒絕。

“好吧。”

於是,故事就此發生了……

……

兩個月後,就在南極大陸的冰川叢中,一艘破冰船正在前行。

“終於要到了。”

身上披著厚厚的衣服,看著那億年不化的南極凍土,羅伯茨喃喃的說著,船上的幾人眺望著那一望無際的冰川世界。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