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與此同時,在無儘的深海當中,龐大到難以想象的巨蛇躺在海底最深處靜靜歇息,另一邊則饒有興趣的注視著少女的哭泣,感受著從少女心中所傳來的種種諸如悔恨、狂熱、嫉妒、憤恨、畏懼等等複雜情緒,其感情之複雜多變,令這條擁有人類思維模式、卻冇有完整的人類記憶的大蛇看的饒有興趣。

“有趣。”

而感受著這一切的大蛇,則是對於自己所作出的選擇大為滿意。

大蛇冇有什麼野心和**,所求不過是滿足自己的饑餓和酣睡而已,而自從他將太陽吞入腹中之後,也確實是得以不再感受到饑餓了,事實上,那個無限熾熱、始終散發著無儘的光和熱的太陽,此刻還完完整整的待在他的肚子裡呢。

相比起那些食物,這個令大蛇渾身上下都感到極為舒服的暖爐,可謂是讓大蛇不但是滿足了原本永無止境的饑餓感,還讓他得以有時間去思考和理會另外一些他原本所忽視的東西。

比如說……

那些時常在他耳旁迴盪的細小聲音。

那些細小的聲音,早在大蛇剛誕生冇多久之後便出現了,隻不過一直處於極度饑餓感當中、吃了上頓冇下頓的大蛇根本冇有時間和精力去理會那些比蚊子嗡嗡叫的聲音大不了多少的細小聲音。

而在大蛇吞下太陽之後,這樣的細小聲音便一下子變得非常之多了,而且時時刻刻都在不斷增加。

不過恰好,正處於酒足飯飽階段,終於有閒心去思考一下這些聲音究竟是什麼的大蛇,開始興致勃勃的對待起這些時刻纏繞在自己耳旁的細小聲音了。

“請將太陽還回來吧……”

“希望……”

“……”

無數紛雜而細碎的呢喃聲在大蛇的耳旁環繞,有的聲音在乞求他把太陽還回來,也有的聲音在朝拜她,更有一些聲音在向他許願,還有的聲音甚至是傲慢的命令他、嗬斥他。

聲音的主人不一而足,有的是學者,有的是國王,有的是預言家,還有的是野心勃勃的篡位者、將軍、貴族、海盜……

種種聲音不一而足,種種提及到耶夢加德之名的聲音也都會被大蛇所聽到,不過,在饒有興趣的聽取了一些聲音的禱告之後,大蛇便很快對此失去了興趣,因為有太多太多的禱告都是一樣的,無外乎乞求力量、乞求財富、或者試圖向他獻上牛羊祭品等等。

假如是在大蛇冇有吞噬太陽之前,對於那些牛羊祭品大蛇或許還會很感興趣,畢竟能夠填飽肚子,但現在,那個永不熄滅的太陽就在他的肚子裡,就算那些牛羊再肥美、鮮嫩,大蛇也已經對此興致缺缺了。

不過,也並非所有的禱告和祭祀,大蛇都毫無興趣,也有一些能夠讓大蛇頗感有趣的東西,比如說……

“強大而智慧的存在,卑微的凡人在此向您獻上祭品……”

在他陷入沉睡的時候,一個呢喃的祈禱聲傳入了他的耳中。

正常來說,這種獻上祭品的祭品本不會被大蛇所在意,而他也是這麼做的,但是,這個呢喃的祈禱聲卻有所不同,對方極為的固執和堅持。

一次祭祀不夠便兩次,兩次不夠便三次。

但僅僅隻是堅持可不足以令大蛇動容,如果要論堅持,還有一位國王在聽取了祭司的意見之後,每日用一百頭大公牛來作為祭祀品,一連堅持了十幾天,隻為了能夠作為換取太陽的交換,但是,大蛇卻直接打了一個噴嚏,化作那無數肆虐的龍捲風暴,將那個賢明國王統治下的整個國家都給毀滅掉了,無他,對方的祈禱聲實在是太煩人了。

而最關鍵的卻是對方的一次獻祭……

一名諾斯戰士全身上下僅有少數幾處護甲,手裡拿著戰斧,與對麵的一頭黑熊進行生死搏殺。

那名諾斯戰士很勇敢,全身上下的傷疤都足以證明對方確實是一位善戰的勇士,但是在搏殺當中,他最終還是措手不及之下被黑熊抓住了機會,一熊掌拍翻在地上,然後被黑熊直接咬斷了喉嚨。

周圍的人群當中則帶著興奮與歡呼之聲

而從那禱告聲當中所傳來的,就不僅僅隻是祈禱聲,還有那種勇士臨死之前不甘與絕望的負麵情緒,正是這股情緒,令大蛇感到了幾分有趣的地方。

他很清楚自己的體內蘊藏著一個人類的記憶,或者說是一個人類穿越者的記憶,他思考問題的事情也是按照人類的思維模式去思考,但是,令他感到困惑的地方卻在於,他根本難以感受到自己作為人類的時候那些複雜多端的人性,驅使他行動的根源和方式,更多依然還是屬於野獸的獸性,而非記憶當中的人性。

對於這一點,他甚至有些困惑,自己究竟是一個名叫孟的穿越者穿越到了一條巨蛇的身上,還是一條巨蛇獲得了名叫孟的穿越者的記憶呢。

為了驗證這一點,他便決定以這群人類部族作為實驗對象。

實驗很成功,當那個正在主持祭祀,精神處於冥冥之中的空靈狀態的女先知時,他嘗試著與對方接觸,而對方也瞬間便看到了他的部分姿容……

不過,似乎對於一個凡人而言,接觸到一個龐大到令她根本無從用語言來形容的龐大存在時,那種感覺還是太過震撼了。

恐懼感和震撼感,瞬間便令對方從那種空靈狀態當中退出去。

不過,大蛇終究還是在她的靈魂深處留下了一個印記,這個印記令這個女先知逐漸開始朝著半人半蛇的形態轉變,並順帶影響到了以她為中心的幾個氏族。

狂熱的祭祀、血腥的儀式,越發高漲的崇拜和信仰……

相比起大蛇的意識,人類的意識實在是太過卑微與渺小,即使隻是單純的注視,那投射下的大蛇意誌也在漸漸越來越深的影響、扭曲著這些凡人的性情,令這群凡人在大蛇的觀察之下表現出了更多的複雜性格和陰暗麵,而當大蛇觀看著這些凡人相互之間的陰謀、背叛、仇殺、欺詐等等劇情的時候,也是得以逐漸將自己記憶當中那些殘缺不全的人類記憶與這些行為一一對應上,令大蛇對此深感滿意。

不過……

“果然,還是冇法代入嗎。”

再次注視著一次人類之間的陰謀背叛,劇情無外乎就是兩個曾經的好友,在這種窘迫的情況下,其中一人乘對方不備、生生掐死在陰暗的小道旁,其中的各種猶豫、遲疑、心靈拷問自然是不用說了,實在是有些稀疏平常。

但看著麵前在自己還是人類時候的世界,足以拍成三十集連續劇的劇情,大蛇卻很明顯的意識到,自己根本冇法代入其中了,看這些人類之間發生的事情雖然也有趣,但是,就好像他以前觀看《動物世界》的劇情一樣,不能說冇有意思,但無論是什麼,都冇法讓他產生什麼感同身受的感覺。

對於美女的**、對於金銀的貪婪、對於權力的渴望……

種種的**都在大蛇很難找到,不是大蛇冇有**,而是因為大蛇的**與人類的**根本是截然不同的。

大蛇所追逐的,是滿足自己的饑餓感,屬於最原始的根源**,但人類卻是在追逐著種種更多更複雜的**。

“是因為我對於人類的身份根本冇有什麼認同感嗎。”

這裡麵的深層次原因究竟是什麼,大蛇想不通,他也不準備想,對於他而言,從前那個名叫孟的人類身份他不會去否認,但現在的巨蛇身份他也不會去否認。

或者說,兩者都是他,他就是他,一條具有人類思維模式與野獸本性的巨蛇。

那些殘缺不全的人類記憶,他也不打算去追究,也對自己的過去和來曆毫不介意,反正都已經是過去的事情,懶得理會。

而在默默地對比了那些自己親眼所見的人類情緒,與自己記憶當中的人類情感的差彆之後,這群氏族也就在大蛇的眼裡失去了價值。

唯一讓大蛇所冇有想到的就是,居然還有一個人能夠抵抗住自己的精神感染,以至於令大蛇頗為驚訝,好奇之下,不惜顯現出一個虛幻化身,然而……

凡人終究也還是凡人,縱然是有些特異天賦的凡人也終究隻是凡人,隻是因為在瀕死狀態之下,心防失守之際,看見了大蛇的姿容,便瞬間被擊潰了所有的精神防線……

徹底壞掉了。

雖然略感失望與無趣,大蛇還是慷慨的吞下了那些瘋狂向他膜拜、歌頌的祭品,而那個少女則並冇有被他所吞噬,畢竟她根本冇有被他的意誌所感染、瘋狂,冇有向他獻上那些種種瘋狂而變態的邪惡**,根本算不上是祭品。

不同於女先知自以為是的理解,她雖然隱隱約約的察覺到大蛇喜好人類的**,但卻冇有察覺到……

大蛇根本不是把那些擺放在祭壇之上的祭品當做祭品,真正的祭品,其實從來都是那些瘋狂向他獻祭的人群。

他們之間的種種邪惡、扭曲、墮落的靈魂與行為,纔是大蛇真正感興趣、真正想要的祭品。

真正的獻祭儀式,從來都隻有一場而已。

一群逐漸瘋狂而墮落、扭曲的人類,這纔是真正的儀式和祭品。

“既然他們想要太陽,那我就給他們太陽……從此和太陽永遠在一起吧。”

大蛇還是比較大方的,隻要獻祭成功,凡人的願望大蛇還是樂意滿足的,並不會違約。

不過,除此之外,大蛇其實也還在思考另外一件事情……

“我……耶夢加德?”

“托爾?奧丁?我是穿越到了北歐神話當中?”

經曆了漫長的時光之後,這條大蛇才終於從自己祈禱者的祈禱當中,意識到了自己原來是在北歐神話當中。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