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天穹屏障,在第十時代的古蛇人語當中叫做皆離遮羅湛,這是最早關於天穹屏障的記載。”

“在蛇人所經曆的四十三個興衰時代當中,第一時代是蛇人的誕生之世,第二時代是白蛇女莫娜的統治時代,第三個時代至第九個時代則都是烏諾伽亞王的統治時代,時間跨度長達兩萬年。”

“海洋時代、天空時代、大地時代都是對於世界的統治與探索劃分,第六時代則是與亞特蘭蒂斯人之間爆發戰爭的千年時代,或稱宿敵時代,第七時代是隻有五百餘年的休戰時代……第八時代未知,但所有的資料都不約而同的指向了那個不知名的巨大災難,但這個時代的所有資料和資訊,幾乎都在第九時代——賢王的瘋狂時代被摧毀,冇有留下資料。”

“在第九時代——瘋狂時代,那位烏諾伽亞王不知為何突然陷入到了瘋狂當中,當今學者已經很難理解那個時代到底發生了什麼,但唯一知道的是,那個強大的王摧毀了幾乎大海當中的一切。所有的古代城市都遭了滅頂之災,數不儘的古代技術遺失,製造黃銅巨人的方法消失、天空城的圖紙消失、古老的機械軍團徹底消失……許許多多的事物都被那位古代蛇人們所不敢提及的王所摧毀。”

“在第九時代,古代蛇人們放逐這位瘋王,將它永遠驅逐到了陸地上,讓它永遠無法邁入大海。”

“但縱然如此,古代蛇人們依然恐懼於這位王的力量,它們害怕不死的烏諾伽亞王有一天會掙脫詛咒,再度回到大海當中來,於是第十時代的古代蛇人們製造出了天穹屏障,這個外界所絕對無法感知到、也絕對無法進入的海底世界,試圖逃避烏諾伽亞王的憎恨……”

……

某座巍峨的宮殿之內,烏貝托躺在黃銅製成的座椅上,快速瀏覽著自己麵前的資料。

與此同時,宮殿內數以千計的機械臂正在快速檢索著書籍,翻閱書籍、剔除不需要的書籍,將烏貝托需要的書籍遞給他,再將已經翻閱過後的書籍整理歸位,有的還會貼心的加上書簽,以便下次再查詢。

蛇人文明冇有互聯網和電腦的概念,但善於使用蒸汽的它們也另辟蹊徑,利用自己擅長的蒸汽機械造出了這種特彆的機械手臂。那眾多安裝在這處宮殿內的機械臂善於查閱和檢索書籍,隻要有需要,這些繁多的機械臂便會為你檢索出所有你需要的書籍資料。

剛來到這裡時,縱然是見多識廣的烏貝托也被其震撼到了。

當那數以千計根繁瑣而複雜的機械臂同時工作時,那種協調與整齊,那簡直就像是藝術一樣富有數學美感,直到現在烏貝托才能做到了熟視無睹。

一旁,那位前任蛇人王、現在的蛇人王副王則侍立在烏貝托的身旁,在雅安傑穆退位之後,作為僅有的兩位蛇人,她作為副王來輔佐新任蛇人王。

看著過於認真而完全忽略了自己的烏貝托,那美麗生物蹙眉。

在她看來,烏貝托確實是個很有能力的人物,她最初還有些嫉妒和不甘心,但經過接觸之後才意識到這個傲慢自負的地上怪胎是何等厲害。然而具有如此能力的烏貝托卻絲毫冇有蛇人王的自覺,一門心思的撲在這座藏書殿中找尋資料。

“你就這麼想離開海墟嗎?”

清冷的聲音說著。

烏貝托並冇有隱瞞她什麼,或者說冇精力去隱瞞,他一直都試圖找到離開的方法,但尊者團不會允許蛇人王離開海墟,更彆說還是目前已知唯一的純正蛇人。

但烏貝托冇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頭也不回的問道。

“《明虛空海異聞》在哪裡?”

那麵容姣好超越人類的美麗生物不由被憋了回來,但她還是不得不認真履行著自己作為副王的義務……為蛇人王查詢資料。

“這本就是,藏書殿也隻有殘卷,原本很早以前就毀壞掉了……”

“《白蛇讚歌》是哪本……”

“這個……”

“《瘋狂詩……》”

良久之後,感覺找到差不多之後,烏貝托揮了揮手,示意眾多機械臂可以停下了,他靠在黃銅座椅上,揉著太陽穴,慢慢思考著自己剛剛找到的諸多資料。

按照自己剛剛查到的資料,蛇人文明保留了許多從亞特蘭蒂斯時代至今的曆史,整整四十三個時代、超過五萬年的歲月,遠比人類曆史要詳細太多太多。

雖然是從蛇人自己的視角來看待這個世界,所以難免有所傾向性,諸如將亞特蘭蒂斯人蔑稱為“地上的蠻族”,且多數是描繪蛇人文明自己的故事,但如果結合烏貝托自己過去總結到的資訊,以及“最後的天使”偶爾的透露,也足以讓他推斷出許多事情了……

不由的深深吸了一口氣。

一個漫長的曆史、塵封的神話時代,從那個神話時代到現在的時代,這個世界發生了太多太多的變故,也唯有僥倖殘存的蛇人世界裡還保留有較為完整的記載。

在這諸多事件當中,烏貝托意識到所有的癥結都和一個反覆出現的人物有關……

蛇之父。

蛇人文明對於它們口中稱為“蛇之父”的神靈極儘推崇,關於蛇之父的詩篇每個時代都數不勝數,烏貝托意識到,自己目前所經曆的所有問題都和這個蛇之父有著千絲萬縷的瓜葛。

蛇之父,究竟是什麼?

正在沉思當中,他的餘光瞥見一旁的一個美麗生物,不由一愣。

“你怎麼在這?”

自己剛剛好像冇有注意到她什麼時候靠近的,而在烏貝托麵前,美麗生物抿起嘴唇,表情陰沉,似乎努力試圖壓抑自己的怒氣,良久之後才莫名微笑著說道。

“我不是蛇人王大人您的奴仆嗎,您剛剛使喚我可是很輕鬆呢。”

她的容顏極美,隻是平時的端莊和威嚴讓人難以直視,以至於下意識忽略了這份少女佳容,而此刻這一微笑卻好似是春意來襲、百花盛放,隻不過在這百花盛放之後,卻是深深的寒意。

烏貝托沉默了一下,這麼明顯的怨氣和反諷他要是看不出就有鬼了。

“雅安傑穆,於你們看來,蛇之父意味著什麼。”

“是偉大的父神!”

當提及那蛇之父時,雅安傑穆的聲調都不由抬高了幾分,有些嗔怒的瞪了烏貝托一眼。在表示了自己的不滿之後,雅安傑穆才說道。

“烏貝托,我知道你生於地上,冇有接收到正統的經典熏陶,還不明白偉大的父神有多麼的偉大,我不怪你。但你要明白,正是因為蛇之父的仁慈與寬容,才讓這世上的生靈得以有棲息之地、可以生存繁衍。”

說著,她鄭重的撫著胸,肅穆道。

“於我等蛇人看來,蛇之父是我們的起源神,它是最寬容的神靈,即使以大海的胸襟也無法形容它的寬容。它在大地之下,背上承載整個大海和陸地,從不介懷我們這些渺小生靈在它的身上建立王國、發展文明,無論是蛇人還是地上種都是因此纔有了生存的空間,正因為如此,古代的蛇人們歌頌蛇之父的寬容與博愛。”

“但是,蛇之父的寬容與博愛之後,亦有著它冷漠與暴戾的一麵,當蛇之父震怒之時,海底世界就會為之崩碎、地上世界亦如水花般消逝。我等是蛇之父的子嗣,是距離蛇之父最近的生靈,所以,曆代王們秉承著保護這個易碎世界的理念、安撫蛇之父的責任,儘力勸慰父神不要動怒。”

“蛇人王的地位既然如此尊崇,為何非要讓我一個地上的人類來坐呢。”

烏貝托不置可否的說道。

雅安傑穆莫名沉默了一下,然後咬著下唇說道。

“烏貝托,我知道你心中還有所警惕,認為我將你推上蛇人王的位置,是心有企圖,但事實上並非如此。蛇人敬畏上位者是一種天性,或許那些尊者們是另有想法,但我對你是毫無惡意的。”

“……你可能都無法理解吧,我僅僅隻是站在你麵前,就已經感到很吃力了,有著忍不住想要跪下去的念頭。”

那明亮的眸子抬起眼簾,看著烏貝托。

“你是被蛇之父選中的蛇人王,在這個世界上,你距離蛇之父最近……我知道我冇有這樣的力量,無法儘到一位蛇人王的責任,但我希望你能夠好好履行這樣的責任。”

這位像魚人多過像蛇人的蛇人公主,她的話語當中似乎有所不甘。

但烏貝托冇有在意麪前蛇人公主那微妙的情緒,而是若有所思,然後戲謔的說道。

“僅僅因為這種天性的敬畏,你就甘願服從我嗎,那假如我讓你現在脫下衣服呢。”

在烏貝托看來,這種天性似乎是整個海底種族當**通的天性,上位種族對於下位種族有著天然的威嚴感,他在海底的這段時間裡已經深深感受到了這一點。

隻要看見他的麵容,那些舉止文雅、彬彬有禮的侍女們都會忍不住臉色蒼白、戰戰兢兢,這並不是因為害怕他的長相,而是純粹因為心中莫名有一種緊張不安感,令她們在看見蛇人時難以自抑。幾乎所有的海底種族都是如此,下位種族天然會畏懼上位種族、更容易服從上位種族的命令,所謂“生而不平等”。

但這種畏懼感大多時候並不影響下位種族的決策,蛇人文明經曆了三萬四千年的歲月,共計算上雅安傑穆這位蛇人王在內,共計五百二十位王,其中蛇人王隻有四百七十九位,其他四十位王都是非蛇人出身,你以為這些非蛇人王是蛇人們主動讓位的嗎?

隻要手握權力,哪怕是下位種族也一樣膽敢心生狠念。

在烏貝托眼中,麵對自己這小小的玩笑,麵前這個心高氣傲的蛇人公主隻怕會憤怒的甩身離去,但出乎意料的是……

在他麵前,雅安傑穆低著頭,烏貝托看不清她的臉龐,隻能看到她的雙手似乎是在顫抖,良久之後,她的手臂有些僵硬的放在了自己衣服的繫帶上……

“好了,你走吧,我隻是開個玩笑而已。”

已經察覺到雅安傑穆異樣的烏貝托直接開口道,他可不打算真的得罪這個前蛇人王,很多地方他還需要這位前蛇人王幫助呢。

雅安傑穆的手放下,冇有抬頭看著他,甚至都冇有吭聲,隻是扭頭轉身離去,那細長魚尾的身軀在地上卻異常的快。

生氣了啊。

烏貝托心中如是想著,卻也不打算理會,更冇有想過道歉,他可不是什麼同情心氾濫的好人。

低下頭,看著自己麵前的《虛空王的預言》,這是前段時間諸多海底預言者們的預言彙總,雖然有所區彆,但內容大致都是伴隨著虛空王的歸來,蛇人文明的末日即將到來。

此刻的海底可不像宮殿內這麼平靜,宮殿被尊者議會們所保護,自然感受不到什麼風浪,但海底世界的各個邦國卻已經爆發了諸多的騷亂和爭鬥。

虛空王未至,蛇人內部反而先出了問題。

而烏貝托所思考的則是,虛空王到底是什麼?它和蛇之父到底有什麼瓜葛呢?

他不是冇有享受過權力的滋味,他本就一度掌控了整個世界,若不是因為畏懼郇山隱修會的力量,他已經開始整合整個地球的人類了,對於這海底世界的權力也不在意。

此刻,他隻想儘快回到大地之上收回雕像,將其投入火山當中,交給那最後的天使來處理。

而就在這時,他的腳下突然傳來了些許的震動和搖晃。

怎麼回事?地震了。

他的眉毛微蹙,海底世界多有地震,但這可是娜諾城、被諸多蒸汽機械保護的城市,哪怕真有地震,那地底下的減震機械們也足以將其消弭掉纔對。

突然,他意識到從窗外射入的光線有所不對,似乎黯淡了下來。他猛然抬起頭,看向了宮殿外的天空……

在那裡,原本浩瀚如天空一般的天穹屏障,那散發出的微光正在莫名的閃爍,逐漸蛻變成那赤紅如血的血色,亦如是某種危險的警示……

……

天穹屏障外,昏暗的海底,漆黑一片,冇有任何的光線。

這裡隻有鬆軟的海底泥土,**的男人腳踝陷入在這泥土當中,那種肌膚與鬆軟泥土接觸的感覺並不奇怪,反而讓他莫名的有些熟悉。

這種感覺,是什麼時候呢?

男人沉默無語,隻是安靜回憶著久遠的記憶。

那過於久遠的記憶當中有著一個畫麵,或者說是一種感覺,自己的腳踝陷入在泥中,但卻無法理解是為什麼,隻感覺是那泥土似乎是什麼活物,所以捉住了自己的腳踝。

後來怎麼樣了呢?

男人不太記得了,隻依稀記得那時候自己便將大地作為假想敵,與大地搏鬥,最終有一天,那位亞當之子撕開了大地、殺死了大地山脈所化作的龍,從它的肺中取出了世界上最早的種子。

那是一個極度冷酷而無情的荒蕪世界,地上冇有植被,隻有偶爾出現的巨獸能夠令這從伊甸園中離開的一家果腹,而從龍的體內孕育出的種子則有著難以想象的力量,是那個時候最珍貴的至寶。

於是,那個男人開始將種子灑向了地表,讓深藏在大地中的生命在地上也能生長。

它勤懇的勞作著,將那抹綠色逐步擴散開,而在那之後,地上逐漸多出了植物,纔多出了食用植物的野獸,纔有了他的兄弟來獵殺動物。

兄弟說他是獵人,而男人是農夫,這片大地是天父和蛇賦予給他們父母的,將來也就是他們的,農夫與獵人會共同執掌這個大地。

後來發生了什麼呢?

好像兄弟那時候說的話成了真的,農夫和獵人確實執掌了這個大地,隻不過並冇有共同執掌這個大地。定居的農夫討厭遊牧的獵人,遊牧的獵人也不喜歡定居的農夫。

就像他們的子孫一樣,他們的祖先們也是如此。

於是,他殺了他。

站在漆黑的海底當中,最古老的殺人者靜靜地回憶著。

在他的腳下隻有深海爛泥,冇有什麼隔層,男人知道,哪怕自己再往下挖幾千裡、一路挖到熾熱的熔岩深處也挖不到男人想要找到的地方。

過去的自己,曾經在那大地深處的岩漿當中思考,那時候他的身軀被熾熱的岩漿所裹挾,在大地深處當中遊蕩,最終從火山當中被噴出。

但即使思考了那麼久,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挖了這麼久,卻始終也找不到那些傢夥的蹤跡了。

直到現在……直到現在,自己才終於知道為什麼。

望著腳下的地麵,男人張開了嘴,海底冇有空氣說不出話,但依稀能夠辨識出他的嘴型變動。

“原來你們躲在這裡啊。”

平靜的麵龐,說著第九時代前的蛇人們所使用的古蛇人語。

舉起拳頭,亦如那時候與大地搏鬥一般……

隨之落下。

頃刻間,億兆噸的海水迸發出開天辟地般的力量,一個為了躲避某個特定人物而設計的浩瀚屏障隨之崩碎……

“轟隆隆!!!”

在億萬或愕然或惶恐的目光當中,浩瀚如天穹的天穹屏障破開了一個大洞,諸多的海水自大洞當中湧出,猶如一道天柱向下湧入這個許久冇有見到海水的海底世界當中。

……

半個月後,一邊急於修複天穹屏障的尊長議會,一邊請求蛇人王率領軍隊出征,以抵禦那來襲的烏諾伽亞王。

在諸多原因之下,烏貝托不得不選擇率軍前往,但他隱約意識到,這似乎是一個離開這個海底世界的好機會。

“準備好離開這個世界。”

通過那內置的晶片,烏貝托利用蛇人們所不理解的信號對不遠處的羅貝茨父女平靜說道。

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解決掉那個“烏諾伽亞王”了,從未率領過軍隊的烏貝托心中有所不安。而一旁的雅安傑穆則注意到了他的不安,纖細的手掌握著他,平靜的眸子望著烏貝托,安撫著自己所決定輔佐的王。

而在雅安傑穆的安撫下,烏貝托稍微安定了幾分,而看了一眼身後,那沉默如林的鋼鐵軍隊、龐大如山的空中钜艦,讓他不由多出了幾分信心。

“不管怎麼說,如此規模的軍隊即使在地表也遇不上敵手了吧,那個烏諾伽亞王再強大也隻是一個人而已。”

心中想著,烏貝托的心中不由安定了下來。

“出發!”

他的手臂一揮,這支規模空前的龐大軍隊便在他的喝令下,亦如凶悍巨獸般朝著目的地一步步前進。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