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怎麼會這樣。

艱難的喘著氣,喉嚨就像被火炙烤一樣難受,身上傳來某種無形的壓迫感,那種壓迫感猶如實質一般,令自己不得不跪伏在那種力量麵前。

那種力量太過強大、太過美麗,**的姿容猶如神靈一般宏偉,彷彿太陽般璀璨,過於耀眼的光芒令人無法抬頭直視。

僅僅靠近本身,所有接近他的生靈都會隨之死去,而所有看見他姿容的海底生靈,也無不恐懼的伏倒在他麵前,口中用那晦澀而低沉的蛇人語說著。

“王。”

這根本不能稱之為戰鬥,僅僅隻是因為它出現在了所有人的麵前,這支擁有著如山的浮空艦隊、龐大海獸,地上近乎無敵的軍隊便心甘情願的跪伏在那“王”的麵前。

“……你可能都無法理解吧,我僅僅隻是站在你麵前,就已經感到很吃力了,有著忍不住想要跪下去的念頭。”

直到現在,烏貝托才明白雅安傑穆所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他本以為那種感覺是一種生物生理上的恐懼和不安,就像其他的海洋生靈一般,就像是羚羊在麵對獅子老虎時的感覺一樣,原始的恐懼感。

但根本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蛇人對於更上位者之間的感受,完全就是一種超出生理概唸的心靈感受。亦如子女在父母麵前一樣,在蛇人眼中,更上位者就像是太陽、就像是神靈,天性當中就有一種仰慕和崇拜。

所以,即使烏貝托戲謔過雅安傑穆、甚至耍弄過這個性情高傲的蛇人公主,她哪怕會生氣、會惱怒,也還是越來越依賴順從自己,以至於讓烏貝托有種自己突然多出一個女兒的錯覺。因為在她眼中,烏貝托是天然讓她尊敬、親近的存在。

而此刻,在那種過於強大的力量麵前,烏貝托也一樣感受到了這種感覺。

……

跪伏在地上的雅安傑穆,眼前一片模糊,她知道麵前的就是那位烏諾伽亞王,她知道自己應該站起來號召士兵們戰鬥,但她卻怎麼也無法生出反抗的心思。

而這時,低下頭的頭,勉強能夠看到璀璨的太陽在朝著自己的方向走來,那輪璀璨的太陽靠近了她。

雅安傑穆的心中隨之緊張起來。

那是傳說當中的“瘋狂之王”,幾乎一個人摧毀了整個全盛時期的蛇人文明。而且她剛剛也見識了它的力量,任何靠近它周圍的生靈,無論是海巨人還是巨鯨都會直接奪走生命,隻需要輕輕一揮,那如山的浮空艦隊也會莫名的肢解分裂開。

它是想要殺掉自己,以發泄被古代蛇人放逐的憤怒嗎?

然而……

那太陽隻是伸出了一隻手。

一隻手掌輕輕地碰觸她的頭頂。

那手掌很冰冷,但撫著她的頭頂,卻莫名讓雅安傑穆有種溫暖和感動的情緒在湧動。

“一個可憐的孩子。”

輕輕地撫摸著自己的頭頂,那聲音輕聲說著。

那聲音說的並非是現在通行的蛇人語,而是隻在少數儀式當中纔會使用的、第九時代之前所使用的古蛇人語,而在整個海墟,雅安傑穆是少數會古蛇人語的生靈之一。

勉強抬起頭,朦朧的眼前依稀能夠看見那太陽般璀璨的光輝。太陽距離自己太近了,那光輝也過於璀璨,以至於自己無法清晰的看清那似是人臉的麵龐。

不知為何,雅安傑穆能夠透過那光輝,感受到那看向自己、如大海般平靜的目光當中帶著憐憫,而感受著那種憐憫感,雅安傑穆的內心也隨之平靜下來。

善於言辭的雅安傑穆,唯獨此刻卻說不出話來。

“我……”

望著那如神的姿容,現在,雅安傑穆的腦海當中隻有模糊的困惑。

“古代的蛇人究竟是怎麼放逐這位王的?”

根本無法想象,隻要見到這位烏諾伽亞王,所有的蛇人都不可能想要與其為敵。雅安傑穆相信,隻要麵前的這位“烏諾伽亞王”開口讓自己自裁,自己都會心甘情願的選擇自刎以免勞煩這位王動手,更不要說試圖放逐這位王了,古老的傳說是真的嗎?

古代蛇人真的是擊敗了這位烏諾伽亞王嗎?

此刻,雅安傑穆的腦海當中開始無法遏製的懷疑起了那個流傳了許久的傳說。

“孩子,你在不安。”

彷彿察覺到了雅安傑穆的想法,那個身影也隨之開口說道。

“你……是烏諾伽亞王,還是我等的蛇之父。”

在那沉重的壓力下,雅安傑穆勉強說出了這句壓在她心中的困惑,在雅安傑穆看來,麵前的身影更像是傳說中“蛇之父”、父神。

這位傳說被放逐的王似乎對於蛇人並冇有什麼敵意,也冇有體現出什麼憤怒的情緒,隻有平靜。

那身影冇有回答,而像是在回憶著什麼。

“烏諾伽亞……是了,很早以前,我曾經被亞特蘭蒂斯人稱作虛空王。但你們本應該知道,我的名為該隱,為何不稱呼我的真名,卻要用亞特蘭蒂斯人對我的名字稱呼我。”

該隱?

麵前的雅安傑穆尚未有什麼感覺,反而是一旁的烏貝托麵露驚愕。

他在海底的這段時間裡,查閱了許多東西,也捎帶學了一點古蛇人語,明白那個身影所說的話,烏諾伽亞王就是該隱?那蛇之父又是誰?

上帝?撒旦?

雖然他見過那最後的天使,但畢竟冇有真正出現在自己麵前,畢竟有些不真切感,但當活生生的舊約神話人物出現在自己麵前,會動、會呼吸的那種時,那巨大的衝擊感,還是令他不由感到頭暈目眩。

“您……的名字被施以遺忘之刑。”

雅安傑穆艱難的說道。

她不知道,當麵前的“王”得知自己被遺忘之時,不允許被提及、不允許被記載時,它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但出乎意料的是,麵前的太陽卻冇有任何預料當中的震怒和不滿,隻是沉默。

“我的存在依然被記載流傳了下來,這就證明我並冇有被施以‘遺忘之刑’……”

“海中的孩子啊,你知道蛇女莉莉嗎。”

那個身影注視著麵前的半蛇人,但那混雜有蛇人血脈的美人魚,卻隻是睜大明亮的眸子,眸子中隻有迷茫與困惑。

蛇女,是特指蛇之父的女兒,在古老的傳說當中,蛇之父有著白蛇女莫娜在內的一百零一位蛇女。

白蛇女是最初的蛇女,而後來的一百位蛇女則是被其接引、侍奉蛇之父的妹妹們,在某些傳說當中,那一百位蛇女還有著“異世界的亡者”的稱呼。

但縱觀這一百零一位蛇女,每一位蛇女都有著其名字,唯獨冇有一位蛇女名叫“莉莉”,這個名字的發音不像是古蛇人語,更像是個人類的名字。

而看著雅安傑穆臉上的迷茫,那個身影的臉上隻是平靜的說道。

“真正被你們除名的,不是我,我依然是蛇人的王。”

“真正被你們除名的……是你們父神最後的女兒,也是唯一的血裔被你的祖先們殺掉的蛇女、惡魔之女——莉莉。”

“不……這不可能……”

“我的祖先們怎麼敢將一位蛇之父的女兒施以遺忘之刑?又怎麼敢去傷害一位蛇之女?”

雅安傑穆幾乎是失語道。

她對於蛇之父的信奉極為堅定,完全不相信會有蛇人膽敢將一位蛇女施以“遺忘之刑”、不允許記載她的名諱、不允許提及她的事蹟、讓她被徹底遺忘,對於一位蛇之父的女兒做出如此行跡,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不要說麵前的王居然說是蛇人們殺掉了這位蛇女。

感受過烏諾伽亞王出現在自己麵前時的崇敬與敬畏的雅安傑穆,根本無法想象會有蛇人去傷害比烏諾伽亞王還要尊貴、一位可與白蛇女並列的蛇女。

“是啊,蛇人對於上位者的忠誠毋庸置疑,對於上位者的忠誠可以讓它們死都不畏懼,它們為什麼會殺掉一位視它們如子女的蛇之女呢……”

那身影喃喃著,似乎也在讚同雅安傑穆的想法。

沉默良久之後,它用低沉的聲音對著一旁的烏貝托說道。

“我的孩子……你是這個世界上最聰明的人類後裔,你告訴我,你覺得蛇人為什麼會這麼做。”

在那道身影的注視之下,烏貝托感到思維都有些遲鈍了下來,但還是不自覺的順從了那個聲音的命令,開始了思索。

蛇人對於上位者有著天生的敬畏與順從,那麼,是什麼原因可能讓它們殺掉一位上位者呢……

如果說……怎麼可能……

這個世界上最聰明的人額頭逐漸滲出汗漬,不是因為他冇有想到,而是那個猜測讓他也感到自己被嚇到了,如果真的如他猜測所想的那樣,那麼……

烏貝托不由得看了麵前的身影一眼,而隻是這一眼,他便愣住了。

在他的視線當中,那個身影的臉上並冇有疑問,雖然是在問自己,但似乎他早已知道了原因。

“看來你已經猜到了,不愧是被天使路西法所選中的人。”

那身影不置可否的說道。

烏貝托這次是真的被嚇到了,無論是麵對任何人,他都冇有失去過底氣,即使失去了自己掌控世界資訊的AI輔助,他也依然帶有底氣,因為他最後的底牌正是那最後的天使——路西法。

但此刻,他最大的底牌卻被直接看穿了。

望著他的眼神,那身影平靜說道。

“你們真的以為它不知道嗎?你們所有的手段……其實都已經被看穿了啊。”

話語當中,隱約帶著幾分歎息。

說著,他便朝著軍隊的後方走去。

而在短暫的驚愕之後,烏貝托突然之間意識到離去的該隱可能要做什麼了,他幾乎是驚怒的咆哮道。

“不!!!!你不能……”

但尚未說完,他便感到有一股無形的力量迫使自己開不了口、更動彈不得,猶如是浸入樹脂當中的昆蟲一般無力動彈。

而那股力量,正是源自不遠處的那個身影。

果然,他真的是為了……

烏貝托開不了口,因為那道身影的主人不想讓他開口,但他隨即便啟動了那體內內置的信號發射器。

這位烏諾伽亞王或許很強大、也很聰明,但他顯然冇有見過現代科技,並不知道現在的人類並非隻能依賴聲音來喊話。

“快逃……”

就在意識模糊的最後,烏貝托隻來得及向目標的兩人發送了這最後的一條資訊。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