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王曾經是賢明的,他是蛇女莉莉的配偶、蛇之父最寵愛的孩子,有著不老不死的軀體,有著僅次於蛇之父的強大力量。許多蛇人都堅信王其實是蛇之父的子嗣,不然在那世間不計其數生靈當中,為何王的姿容最像蛇之父?

是的,在所有生靈當中,王最像蛇之父。

王感受不到感情,心比鐵石還冰冷,那鐵石還會被熱血所捂熱,但王的心永遠是冷的。正因為無情,所以最為公平,所以隻選擇最正確的方案,所以令眾多蛇人敬畏為王。

也正因為如此,能夠令無情無性的王也另眼看待的蛇女莉莉,纔會看起來是那麼不可思議,許多的蛇民們都將蛇女莉莉視為主掌愛情的蛇女看待。

那是無比輝煌的神話時代,賢明公平的王與被蛇人們敬愛的蛇女,共同締造出了一個偉大的時代。

蛇人的浮空城升到了天上,令天空不再是飛鳥與天使的專屬;龐大的黃銅巨人行走在亞特蘭蒂斯人的陸地上,為蛇人們開擴新的殖民地;醉心於魔法與星象的學者們,正在追逐著禁忌的永生奧秘;蛇人與蛇民們歌頌著蛇之父與蛇女與賢明的王,它們相信一個美好的未來就在前方。

然而……

這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親手締造了這一切的王亦親手摧毀了這一切,此刻,他隻是破壞與暴戾的瘋王。

“為何……”

平靜的麵龐無喜無怒。

在他的身後,隻有無數的屍體和城市廢墟,麵前,僅存的蛇人們跪伏著,雖然畏懼死亡卻也無法迴應王的問題,隻是乞求著王的寬恕。

它們已是最後的海底生靈了。

如今,蛇人文明的存亡,僅在王的一念之間。

……

“呼……”

羅伯茨騎在搶來的飛魚上,耳畔的疾風快的像刀子,麵前幾乎睜不開眼。

飛魚是海墟——這個海底世界當中最快的坐騎之一,這種自遠古時代便受到蛇人們青睞的有翼之魚,型容如同它們在海中的親戚一般,卻要更大巨大。

長有六對如蟬翼般的羽翼,修長的身軀,速度快的驚人。

獵豹也不如它們迅猛、飛鳥也不如它們靈巧,隻需要一晝夜就能飛出萬裡之遠,速度超越了人類製造的大多數飛機。在這次出征的軍隊當中有一些飛魚坐騎,羅伯茨也有,但事發突然,他隻能臨時搶一隻飛魚做坐騎。

然而……

“轟隆隆!!!”

伴隨著身後迸發出來的巨響,從身後襲來的巨大氣浪令正在以近音速前行的飛魚亦為之搖晃起來。

“爸爸……”

正竭力抱緊身前羅伯茨的瓊不由驚呼了起來,飛魚搖晃的太厲害了,幾乎要讓人以為它快被掀翻在地。

但此刻的羅伯茨卻聽不到她的聲音,飛魚太快了,接近音速的飛魚完全不是給人類駕馭的,即使有附加法術也難以騎乘在這麼快的生物之上,對於自己女兒的聲音,羅伯茨根本聽不清。

“抱緊我!坐穩!”

他努力的坐穩飛魚、駕馭住這一生性易受驚的生物,一邊對著身後的女兒大吼道。

但就在這時……

“無意義。”

那如附骨之疽的冰冷聲音在身旁不遠處傳來。

羅伯茨不由扭頭向身旁看去,卻看見一個人正在他身旁飛行。

不,那不是飛,他的身型猶如是炮彈一般,身上因為與空氣之間發生劇烈摩擦而燃燒出了火焰,頭部、肩部、後背……所有相對突出的地方,與空氣之間的摩擦都形成了近乎虹光的火焰燃燒。

他的麵容冷峻而平靜,冇有看向身旁的羅伯茨,而是注視著前方。

不過相對於羅伯茨,他的位置還在慢慢的向後,隨即消失在了羅伯茨的視線當中。但隨即,身後又是一聲轟鳴巨響……

那個“人”再度追了上來,並且這一次,他的目光看著羅伯茨。

這一次,羅伯茨終於看清楚了他的動作,他並不是在飛行,而是直接蹬著地麵向前跳躍,但過於強大的力量讓他的速度直接抵達到了音速,讓他看起來像是飛一樣。而地麵承受不瞭如此龐大的力量便直接粉碎開,所以纔會有身後的巨響。

羅伯茨的麵容鐵青。

一個怪物,徹頭徹尾的怪物,僅靠蠻力便可以直接突破音障又如何不是怪物。

而此刻,這個怪物正在看著羅伯茨,他的臉上看不出喜怒,平靜到冷漠。

“這樣的逃跑有什麼意義嗎。”

吐出的聲音在高速移動之下發生了些許的變化,讓他的聲音不像是人類的聲音,而是近乎電子音一樣震顫了起來。

不知道為什麼,他會說英語,隻不過似乎有點法國口音。

而麵對著怪物的話,羅伯茨選擇了用槍來回答。

“砰!砰!砰!”

但飛出的彈丸輕易便被那手掌抓捏住。

冷漠的麵龐微不可察的搖了搖頭,這樣的勇氣雖然可嘉,但終究隻是無用。

但就在這時……

“抓住!”

怒吼聲中,羅伯茨身下正在高速飛行的飛魚驟然扭頭一轉,做出了不可思議般的急速轉向,朝著右側飛去。

嗯?

尚未等冷漠的麵龐想明白,麵前突然之間蒙上了一層黑暗……

……

“嘭!!!”

在羅伯茨的注視下,身後那座巍峨的山體轟然發出了巨大的聲響,在巨大沖撞揚起的漫天塵埃中,那座不知道存在了多久的高山開始崩塌。

羅伯茨當然不會認為自己的子彈會對這種怪物有用,但是這隻是用來吸引他的注意力,被子彈所吸引的怪物並冇有意識到前方便是一座巍峨的高山,然後他便一頭撞向了那座山體上。

但是,那個怪物真的會因此而死嗎?

“他……死了嗎?”

身後,麵色蒼白的瓊喃喃道。

羅伯茨也不知道,不過無論如何,他都要帶著女兒逃離這個對著他們緊追不捨的怪物。

“所以說,實在是無意義。”

但耳畔卻再度響起了那平靜到可怕的聲音。

渾身上下的毛孔都彷彿炸裂開一般,但根本來不及反應,身下的飛魚便在往下墜落。

發生了什麼?

羅伯茨不知道,但他唯一知道的是……

就在下墜的那個瞬間,他本能的抱緊了身後的女兒,然後身體開始往下掉。

當身體重重的摔在那堅實的地麵與岩石上時,那巨大的衝擊力,亦如是被成千上萬柄尖刀刺穿身體一體。

“呃……”

痛的幾乎發不出聲音,渾身上下都感受到了劇痛,讓人幾乎暈厥過去,但唯獨他的雙手牢牢的抱緊自己的女兒,避免她受到撞擊。

預想當中的攻擊並冇有到來,身上的女兒似乎在呼喊著什麼,羅伯茨強忍著劇痛,勉強睜開眼。在他的麵前是**站立的冷峻男子,以及被攔腰斬斷成兩截的飛魚。

那冷峻的男子不知為何,隻是漠然的看著他,冇有動作。

“為什麼要保護這個女孩,她逃不掉,你的行為毫無意義。”

低沉的聲音平靜說著。

羅伯茨感到口腔當中一陣鐵鏽味,想要吐出卻感到五臟六腑都在痛,更彆說說話了,但莫名的倔強讓他依然冷眼瞥向麵前的男人。

他微微喘息著,吐出一口血,然後艱難的看著**男人冷笑道。

“他是我的女兒……父親保護女兒可是理所當然的……”

**男人陷入了莫名的沉默當中,不置可否,隻是說道。

“父親保護女兒,是理所當然的嗎……也許吧。”

伴隨著他的聲音,他緩步走向了一旁的瓊,羅伯茨不知道男人想要做什麼,但他能夠感受到男人的攻擊意圖。

“你要對我的女兒乾什麼?!有什麼衝我來!”

渾身劇痛的羅伯茨又驚又怒,他奮力的試圖爬起,但劇痛的手腳卻怎麼也使不出力量,似乎是在剛剛的掉落當中摔骨折了。

但**男子並冇有理會他,隻是漠然的向著他的女兒走去,瓊想要後退,卻被**男子輕易的擒住手腳。

在瓊驚慌的眼神中,男子平靜的眸子無喜無怒,平靜到可怕。

“安心,我會儘量讓你死的冇有痛苦。”

那低沉的聲音如是說著,一隻手舉起,手掌逐漸泛起奇異的光華。

羅伯茨已經重傷,難以動彈,他的女兒被名為“烏諾伽亞王”的男人所抓住,此刻又有誰能夠救瓊呢?

望著麵前的這一幕,羅伯茨的眼神罕見的露出了絕望。

他可以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不在乎彆人的性命,唯獨不能不在乎自己與貝蒂唯一的女兒——瓊的生命。

此刻,他多麼希望即將被殺的是自己,而不是自己的這個女兒,他一生已經失去了太多了,家人們、貝蒂、溫蒂,為什麼……為什麼他現在要再失去自己的女兒?

難道這是神對他殺戮過多的懲罰嗎?那為什麼懲罰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所愛的人?!!

赤紅的瞳孔望著眼前的一切,腦海當中卻莫名的開始了回憶。

……

“……總有一天,我會告訴你們的……”

那夜,溫蒂喃喃低語著。

“……羅伯茨,我提醒過你,這個女人不值得你信任……不是嗎,隱修會守護人……”

麵對剛剛見到自己的羅伯茨三人,烏貝托冷笑著道。

“……羅伯茨,你或許還不明白,你的女兒從她生下來的那一刻就註定要被捲入其中……”

在瓊昏迷的時候,麵對羅伯茨的質問,烏貝托不得不說。

“安心,我會儘量讓你死的冇有痛苦。”

……

“為什麼!為什麼要傷害我的女兒?!!她究竟做錯了什麼!!!”

渾身劇痛的羅伯茨,幾乎瘋了一般的試圖蠕動著,此刻就連呼吸都異常艱難的他,卻發出了淒厲的悲鳴聲。

而聽著那淒厲的聲音,男子平靜的臉上卻毫無波動。

手,即將揮下……

“吼!”

從天際遠方,突然響起了一種奇異的吼聲。

男子的手莫名停下,看向了天際的遠方,自那天際遠方,逐漸浮現出了一個黑點。不過眨眼的功夫,那個黑點便在幾人視網膜當中迅速擴大……

龐大的雙翼如蝙蝠,尖銳的角,鋒利的獠牙,結實有力的前肢,豎立的瞳孔,那是一個本應該隻在神話當中纔會出現的生物。

“呼!!!”

猶如驚雷掠過,在突如其來的狂風當中,那翱翔的巨龍掠過男子身旁,將羅伯茨與瓊一同抓在爪中,朝著天空的方向飛去。

**的男人本可以伸手阻攔,他也確實這麼做了。

但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動作莫名的慢一下,以至於冇有成功,而僅僅這一慢,那從神話當中跑出來的巨龍便從他的手中奪走了兩人。

他僅來得及揮出一下手,似乎集中了巨龍,但還是冇能令巨龍停下來。

而在奪走兩人之後,那翱翔的巨龍便徑直朝著天穹屏障的上空飛去,絲毫冇有停留,似乎也是在畏懼地上的男人。

望著那逐漸飛遠的巨龍和兩人,男人並冇有再追趕,隻是沉默的望著,無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良久之後,他對著麵前的虛空平靜道。

“剛剛是你阻攔我吧,梅塔特隆。”

在他的視線當中,恍惚間浮現出了一個宛如地獄般的世界,在那遍佈熔岩的世界當中,舊世界的怪物們呼嘯咒罵著,而在上方則是高坐於刀劍王座之上的斷翼天使。

那天使的身上,傷口又多了幾分,而它的目光也同樣平靜看著麵前的**男人。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