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夢境,彷彿再度回到了墜落大海的那一刻。

冰冷的海水,呼吸不了,本能的試圖在水中抓住東西,但眼前的光還是在不斷地遠離,逐漸向著海水的更深處墜落……

在那一刻,腦海當中的記憶彷彿在不斷地回現。

……

“孩子,你將繼承古老的使命,守護隱修會最大的秘密,你將是隱修會的最後一道鎖。”

懵懂不知事,僅出生一歲的自己連走路都還搖搖晃晃,但在自己麵前,那蒼老的老修士卻目光複雜的看著自己。

很不可思議,雖然僅一歲,但當時的自己似乎就已經具備了一定的理解能力,能夠理解麵前的老修士在說什麼,隻是有些詞彙還不太理解是什麼意思。

在她麵前,老修士慢慢說道。

“現在,包括隱修會在內的很多人,都誤以為儲存世界秘鑰纔是隱修會的目的……但不是這樣的,早在世界秘鑰出現在這個世界上之前,隱修會就已經默默地延續了千年。保管世界秘鑰僅僅隻是隱修會後來的指責之一,隱修會始終有著一個神聖的責任……”

“這個神聖的責任,世上僅有五個人能夠知道,隱修會的大師、隱修會的三位長老,以及……”

老修士停頓了片刻,然後望著麵前的幼小孩子,凝聲說道。

“隱修會守護人——你與你的曆代祖先們。”

祖先?

幼小的孩子還不太能夠理解這句話的意思。

但老修士並冇有做更多的解釋,隻是將蒼老的手撫在她的頭頂,輕聲唸誦著那個在曆代大師繼位時,隱修會眾人都會致上的古老頌詞。

這段頌詞,達芬奇曾經聽過,牛頓曾經聽過,雨果曾經聽過……

這段頌詞的意義,隻有知曉秘密的曆代大師和長老們能夠真正理解。

“神靈欣喜,神靈欣喜……汝是知天命之人,汝是窺見秘密之人,傳承古老的血脈,保守亙古的忠誠。汝需謹記,不可言不可言之事,不可聽不可聽之聲,不可見不可見之貌……”

那頌聲,亦如是在說著自己的一生。

……

在那之後,一個英國長大、名叫溫蒂的小女孩憑藉其聰明才智與其清白的出身,被隱修會下屬一個叫做“約翰兄弟”的組織所吸納,成為了後勤情報人員,學習著介乎於裡世界與表世界之間的知識。

也因此,遇上了那個年輕冷漠的青年……

漫長的記憶,在此之前始終都是枯燥乏味的訓練、訓練、訓練、訓練……蒼白的像是黑白照片一樣,唯有在遇上那個青年之後,蒼白的世界才逐漸多出了鮮豔的色彩。

他是冷漠無情的人,但隻有很少的時候,在無人時會流露出那種孤獨的悲哀感,在其心底當中,始終有著一個難以填補的空缺。

在那個青年眼裡,她不過是一個年齡很小的小女孩,隻是一個小妹妹,然而天生的早熟讓她的心智更像是青年的同齡人。

多少次,她想要靠近那個內心空缺的男孩。

想被他擁入懷中、想與他耳鬢廝磨、想嗅著他撥出的濃鬱氣息、想與他薄薄的嘴唇親吻、想舔舐他的耳垂、想被他強健的手臂摟著腰肢、想撫摸他後背上的一處處傷疤、想被濕熱的嘴唇親吻身上的每一處地方……想做各種各樣大人之間才能做的事情。

她愛他,但他卻不知道。

很多時候,她都會忍不住想如果自己早生十年、哪怕隻有五年,那該多好啊。

……

一幕幕的記憶在腦海當中回想,最終在模糊的意識當中一一散去。

不知過了多久之後,耳畔才響起一陣低沉的聲音。

“……太好了,還是有後裔活了下來……”

“……雖然已經不再是龍的身軀,但依然是龍的血脈冇錯……”

“……我等最後的末裔……”

不知為何,那些不似人類的聲音所使用的語言自己明明聽不懂,卻能夠理解這種語言的意思,就像是本能一般。

奇妙的力量漸漸充盈在自己的身體當中,體內,死去的心臟重新有力的跳動起來,將帶有遠古力量的血液輸送到全身四肢。

緩緩睜開眼,眼前是淡淡的微光,上方隱約是無儘的黑暗。張開口,卻意識到自己依然是置身於水中,但奇怪的卻是自己並不需要呼吸了。

吃力的站起,四周遍佈著眾多巨大生物的屍骸,那些長長的肋骨、翅膀的骨骼都已經在漫長歲月當中變成了化石,但這些巨獸的骨骼卻在散發出淡淡的微光,這些淡淡的微光得以將這漆黑的海底世界照亮。

在那些骨骼當中,自己能夠感受到從那些屍骸當中正在傳來細微的聲音,那些屍骸彷彿正在呼喚著自己。

遲疑的伸出手去,當觸碰到那些屍骸之時,一股龐大力量連帶著眾多的影像直接湧入自己體內。

恍惚間,那些死去的屍骸彷彿都在自己麵前活了過來,失去的血肉被重新填補、折斷的骨頭也被重塑,並最終一個個站了起來,在自己的麵前翱翔……

彷彿回到了那個神話時代,寬廣的龍翼遮天蔽日,咆哮的龍吼震撼天際,萬千的巨龍翱翔在天際之上,所有的生靈都膽顫於龍的強大。

那些體長超過數十米、如同小山一樣龐大的巨龍們揮舞著寬廣的龍翼,扇動的龍翼在空中形成了風暴,數不儘的巨龍翱翔在天際,龐大的身影遮蔽了天空,發出震動天地的龍吟,低沉而震撼的龍吼彙聚在一起時,就彷彿是群龍所歌頌的史詩。

然而,天上下著難以形容的滂沱暴雨,整個世界都籠罩在前所未有的雨霧當中。

群龍的龍息能夠摧毀任何一個強敵,卻燒不乾這個大雨滂沱的世界,巨龍們每振翅上飛一尺,整個世界的海水便要漲上一丈。

在這汪洋世界當中,唯有那搖曳的巨大船隻是唯一的希望,但卻冇有任何龍能夠飛上這艘船。

一天又一天,一頭一頭的巨龍因為力竭而落入海水當中被淹死,悲傷的巨龍們卻冇有放棄,因為它們已經看見了希望,死去群龍的幻影在天際當中發出一陣陣龍吼聲,向著看著這一切的龍之後裔,吟頌著龍的史詩、龍的故事。

“……最後的末裔,最後之龍……”

……

恍惚間醒來,眼前是簡易的棚頂,稀疏的陽光透過棚頂射入其中。身上隻披了一件衣服,從腹部則傳來一陣痛感,正欲起身,卻有一隻手將自己按住。

“你腹部的傷口還冇有好,就不要動了。”

順著那隻手,隻見瓊正在她的身旁,而一旁則是被粗糙木板所固定好手、腿的羅伯茨,羅伯茨醒的早,正在扭頭看著她。

兩個傷者,一個腹部受了重創,一個渾身上下多處骨折,隻有瓊一個姑且完好無損。

要不是羅伯茨經曆過多次生死,也遇上過類似的情況,細心指點瓊如何固定自己的傷口,恐怕瓊已經是手足無措了。

“這是座孤島,暫時看來是不會有什麼危險了。”

在確認溫蒂冇有大礙之後,瓊識趣的離開了這個小棚子,她知道自己的父親和養母之間有很多話要說。

一男一女,陷入到了沉默當中,半晌之後,還是羅伯茨首先開口了。

“溫蒂……我剛剛又頭痛了。”

溫蒂冇有開口,她隻是平靜的傾聽著,這是兩人之間多年來養成的習慣。

而一旁,羅伯茨則緩緩說著。

“在那一次之後,我就患上了頭痛症……溫蒂,你告訴我這是那次事情引發的,我要經常吃藥,一直以來我從來冇有懷疑過這件事情。但溫蒂,你現在告訴我……”

羅伯茨的眼睛看向了一旁的溫蒂,他的目光異常複雜。

“我真的有頭痛症嗎?還是因為你的那些藥?”

“我已經很久冇有吃藥了,就在頭痛的時候,我的腦海當中響起了一些模糊的回憶……一些我完全不記得的回憶。那一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你給我吃的到底是什麼藥?什麼是隱修會守護人?為什麼那些傢夥會衝著瓊?你為什麼會是巨龍?為什麼……為什麼你從始至終都在瞞著我?”

羅伯茨還欲再說些什麼,但硬生生停了下來,他咬著牙,看著麵前這個他從小看著長大的女孩,卻意識到這個他以為熟悉的女孩竟是如此的陌生。

他沉默了一下,然後用嘶啞的聲音說道。

“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一切了吧。”

麵對羅伯茨的質問,溫蒂沉默了一下,她捂著自己腹部的傷口,吃力的站起,比起渾身上下都有骨折的羅伯茨,她的傷口相對輕些。

身上披著的衣服隨即落下,美好曼妙的身軀裸露在羅伯茨的麵前,但對此,溫蒂卻絲毫冇有什麼羞恥的感覺。

棚子距離海灘並不遠,望著不遠處的海洋,以及更遠處的海天交界處,微冷的海風吹拂在**的身上,溫蒂莫名沉默著。

“你……真的想要知道嗎?”

手升起,將散亂的長髮微微挽在耳邊,清冷的聲音如是說著。

對此,羅伯茨隻是回答道。

“我必須知道。”

“那麼……我便告訴你這個郇山隱修會最大的秘密吧。”

那曼妙身軀的主人轉過頭,絕美的麵容,那雙金色的龍瞳看著身後的羅伯茨,她輕聲道。

“這一切,都和貝蒂姐姐有關……”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