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飛機正在……”

耳畔,本就充滿噪音的聲音更加模糊,唯獨能夠清晰感受到大衛聲音中的驚恐。

努力試圖擺脫身後的莫名牽引力,但約翰卻意識到怎麼也做不到,身旁,眾多的高聳建築物在某種力量之下一點點被撕扯成粉碎。

亦如崩塌的沙堡,那些由鋼筋和水泥所構成的龐大建築物分崩離析,在轟鳴的巨響聲中崩解的碎片朝著身後湧去,就像是有一頭龐大怪物正在張開大口吞噬這一切。

約翰扭頭看向自己的身後,依稀能夠看見那個渺小卻矚目的身影,眾多的碎片自四麵八方湧向它,然後便在接觸它時消失不見了,那恢宏的場景亦如世界末日。

“不行……們……必須……”

一位隊友尖叫的聲音通過通訊響起,五人都已意識到了生死就在這一刻,但想要自救又該如何自救。

在這生死關頭,時間都彷彿變得緩慢了,約翰感到自己的手都無法控製住了,手心當中滿是汗漬,這種情況已經超出了他的理解極限。

“冷靜……冷靜……我要想辦法……可還有什麼辦法……”

他拚命的試圖思考辦法,但眼看著戰機被一點點向後拖,他卻怎麼也想不出有什麼辦法。但突然之間,腦海當中一道靈光閃過。

“如果……”

這個想法的大膽甚至令他自己都感到吃驚,因為這似乎是一件不可能實現的事情,但似乎他也已經冇有彆的選擇了。

當下定決心之後,他放在駕駛杆上的手動了……

數架戰機的尾部引擎拚命噴吐著烈焰,竭力試圖擺脫那無形的吸引力,但突然,一架戰機猛地側轉了方向,反而朝著後方而去。

“約翰……”

“你乾什麼……”

“……”

耳畔響起了隊友焦急而驚訝的大喊聲,但約翰卻一言不發,隻是朝著那引發這一切的源頭而去。

龐大的吸引力牽扯著戰機,以至於約翰彷彿能夠感受到戰機上下零件不堪重負所發出的呻吟。當然這隻是他的錯覺,但身上沉重的加速度壓力和猶如要爆炸的心臟,讓他很直觀的感受到了戰機此刻所承受的巨大壓力。

在他麵前,是那個**的少女,此刻它正向前走著,似乎冇有意識到從身旁飛快逼近的戰機。

“梭!”

在尖銳的破空聲中,戰機身下飛出了兩枚拖著長長尾焰的導彈。

“轟!!!”

超過2倍音速的導彈首先撞向了目標周圍,隨即迸發出來的凶猛火焰如同花朵綻放,雖然無法直接聽到聲音,卻也能夠讓人想象其轟鳴之勢,而其煙霧在原地緩緩升騰起一朵小型蘑菇雲。

而與此同時,在戰機上所搭載的機槍開火了。

“突……”

機槍,這一古老的低科技武器並冇有退出曆史舞台,依然在戰機上具備不可替代的作用,23毫米口徑的機槍朝著目標噴吐出猛烈的火焰。

劇烈的煙霧遮擋了約翰的視線,卻不妨礙約翰根據記憶判斷目標之前所處的位置。

手心當中滿是汗,約翰的目光緊緊注視著目標,絲毫不敢解除射擊。

他想出的方法其實很簡單,無論如何,基本可以斷定是這個女孩引發了這一切,不管她是變種人還是超能力者還是其他什麼鬼東西,總之,隻要解決掉她多半就能擺脫困境。

他知道這很危險,但除此之外他已冇有任何辦法了。

機槍仍在不斷的射擊著,煙霧緩緩散開,約翰的心幾乎提到了嗓子眼。

煙霧當中出現了一個人體輪廓,約翰的心先是一沉,然後當他看清楚之後,心中又不由浮現出了一絲希望。

在原地,那個怪異的**軀體上遍佈火焰炙烤出的傷口和被子彈洞穿的孔洞,一隻手臂斷在地上,金色的血液從她的傷口處流淌出。

臉上、四肢、身體,到處都是傷口和被子彈射擊出的巨大創口,彷彿纔回過神來一般,那個女孩臉上似乎有些奇怪,正在用手摸著自己的臉頰,感受那被子彈所洞穿的孔洞。

雖然冇死,但那導彈和機槍似乎也給她製造出了不小傷勢。

那個傢夥會受傷!

這個事實已經足夠讓約翰激動的了,對於這個不知名的少女?超能力者?怪物?約翰最初隻感到深深的無力,在那可以引發天災般的力量麵前,他甚至覺得自己所駕駛的鋼鐵坐騎都是如此無力。

但是,她終究還是血肉之軀,會受傷,那麼……也就會死。

“大衛!我擊中她了!她會受傷!她不是不死的……”

約翰激動的對著耳麥大吼,但就在這時……

那個“少女”睜開了眼。

很難形容,因為她本就是睜著眼的,但約翰仍然不由自主的這麼想,因為那一刹那,那瞥向他的目光彷彿活了一般。

豎立的瞳孔,怪異非人,如是蛇一樣的森冷目光。

那目光過於浩瀚,似是湖泊,似是大海,似是太空。

彷彿是半夢半醒的龐然大物睜開眼眸,第一次低頭注意到了身下的渺小蟲子。那目光彷彿無視了阻隔在兩人之間的鋼鐵座艙,直接透過了他的軀體,注視著他的靈魂。

在那過於浩瀚的目光當中,約翰感到渾身上下一片冰涼,身體在那如有實質的目光中消散成基本粒子……

“……!!!!”

僅僅一瞬間,那自睜開的眼眸中射出的巨大光柱便吞噬了整個戰機的身影,那光柱純白無暇,龐大的熱量瞬間蒸發了所有的高樓大廈與街道、汽車以及一切人造物,那些瀝青、混凝土的地麵在不足微秒的時間裡便被光柱當中所散逸出的些許熱能所蒸發、融化,化作了滾燙的熔岩。

戰機、飛行員,都已經成為了過去式,冇有任何生命體能夠直視或承受這巨大光柱所散逸的力量。紐約城中,無數的人看見了那巨大的光柱,身軀又隨即在這過於熾熱的光明中消失,冇有例外。

這股能量是如此的龐大,一路向外,以至於突破了那無形的阻隔,甚至了扭曲了時空的基本結構。

……

舊世界的殘餘,那遍佈岩漿的世界當中。

那折翼的天使揮舞著手中的巨劍,每一次的揮擊都會散發出千萬道光輝,亦如不落的永恒太陽,消滅這個世界當中不計其數的魔怪。但是,欣喜若狂的魔怪們早已忘記了對於天使長久恐懼,舊日的主人已然甦醒,又有誰能夠阻攔它們。

每一次,都會不計其數的怪物被摧毀,但它們的殘餘又會在這個怪異的世界當中彙聚起來,變成新的強大怪物,再度參與到這古老的戰鬥當中。

那神之光的天使苦苦支撐,卻越發艱難。

“轟!”

突然之間,恰如天地開辟,伴隨著一道道紫色狂雷的瀰漫,好似是天空也睜開了眼,那昏沉的天空被猛然撕開了一道道無邊無際的口子,外麵藍天白雲的世界向舊世界的怪物們敞開了大門。

怪物們都停了下來,天使也停了下來,而一個尖厲的聲音則叫了起來。

“是主人的氣息……”

那遍佈岩漿、形同地獄的世界當中,那鋪天蓋地的無窮儘古老邪物,那數不儘的鬼物、折翼的天使、斷頭的魔神、手持長矛的染血戰士,這些古老怪物們沐浴在那不知多少年不曾見過的藍天之下,它們狂笑了起來,開始歌唱著那古老的讚歌。

“我將帶來黑暗,我將帶來災難,黑暗遮住我的身軀,遮住我身軀上的百劍,黑暗終是我的歸宿……”

它們的歌聲震動了這個形同地獄的岩漿世界,那長有羽翼的怪物們則狂梟著,盤旋在昏沉的天空當中,低沉的聲音令熾熱的岩漿也隨之顫動起來。

最後的天使俯瞰著身下的一切,沉默依舊,冇有言語。

“黑暗吞噬我的心靈,我帶著怨恨從戰場歸來,用心靈換來力量,我將毀滅蒼天,我將埋葬海洋,我握著刀,刺在我身上,每一柄刀劍,象征著我的原罪……”

“我憎恨,我痛苦,我將毀滅世界,我哭怨,我怒吼,世界將在我的手下顫抖,我將墮落無儘輪迴之獄,我將在地獄中向天高歌,我們冇有未來,我們將打碎將來……”

“光明厭惡我,生靈憎恨我,我將是世間萬物之黑暗,我將墮落至永恒,我將毀滅我自己,最後的陽光離我而去,彷彿在厭惡,我在光明中死去,我在黑暗中永生……”

低沉的歌聲越發宏亮,那些無頭的巨人、八臂的蛇怪、匍匐的黏稠蟲子、六眼的虎豹高聲咆哮著,它們或是嘶吼、詛咒著。

那不計其數古怪而暴戾的怪物,拍打著破舊的大鼓,敲打著自己的腐朽武器,發出混亂無序的噪音,朝著那天上的使者發出憤怒的詛咒。

“天上的神,墮下來!給我墮下來!!!”

震耳欲聾的聲音形成巨大的氣浪,氣浪在這個熾熱世界當中又形成了龍捲風,龍捲風汲取著地上的岩漿,將岩漿撒向整個世界,數不儘的火雨撒在古老邪物的身軀上,亦撒在那早已灰暗的天使羽翼身上。

天使冇有言語,冰冷的目光冇有變化,隻是再度握緊了自己手中的巨劍。

……

龐大的光柱並冇有停下,而是繼續朝著海的方向而去……

大西洋,某艘戰艦之上。

一名水兵走出了艙門,然後他驚愕的望著麵前的大海。

在它的麵前,是一副極儘癲狂的畫師也無法繪出的瘋狂景象,在彩虹中,那浩瀚無垠的大海中間出現了一道寬廣的裂縫……

亦如是神話中的摩西分海,那不知幾千裡的大海彷彿被一種無形力量所硬生生截斷一般,大海被強行分隔開,露出了中間的海底。從船上依稀還能看見遙遠的地方,那平滑的斷層甚至超過了海床的高度,水兵甚至能夠看見那似乎是岩漿的紅色事物。

而此刻,戰艦正在朝著那不知道多少萬米深的巨大深淵而去。

“警……警報!!!”

戰艦上,水兵撕心裂肺的聲音響起。

與此同時,在海底。

“王……”

拖著魚尾進入大殿,蛇人公主的臉上滿是淚珠,她激動匍匐在王的麵前,幾乎泣不成聲。

“王,偉大的蛇之父……蛇之父終於……”

“我知道。”

而迴應她的卻不是想象中王的欣喜,而是一個出乎意料的平淡聲音。

雅安傑穆有些錯愕的仰起頭,望著那高坐在白殿王座上的王,王的身旁散發出無限的光輝,璀璨耀眼如天上的太陽。

王沉默不語,似乎在想著什麼。

“雅安傑穆,帶著你的臣民,去迎接你的蛇之父吧。”

些許的沉默之後,王低沉的聲音響起,蛇人公主驚訝的看著王。

在王的話語當中,似乎有意無意的忽略了他自己,他是蛇之父最鐘愛的孩子,是曾親身侍奉在蛇之父身旁的古老之王,但為何……

“王……”

雅安傑穆正欲開口,王卻隻是輕輕搖了搖頭。然後,王抬頭望著上空,似乎是在凝視著海麵上的某處,又似乎是在凝視某個不知名的世界。

“我還有一件事要做。”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