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座標……”

“太陽……光譜……”

忙碌的機構內人聲鼎沸,巨大螢幕當中,一個個複雜數據在不斷重新整理,而看著那些數值異常的數據,有些人表情沉默,有的則麵露憂慮。

距離暫代號“超級太陽”的天象異變僅僅過去了不到二十分鐘,但其影響卻超乎了人們的想象,就在前幾分鐘,美總統宣佈進入國家緊急狀態。但由於過度活躍的太陽耀斑影響,各種通訊手段的中斷,這一命令尚未完全頒佈到全國。

除了核武等重要機構正在緊急管理下,目前最重要的事情莫過於嚴密觀測那個突然異動的太陽了。此刻,全世界眾多的儀器都在投向那個不知為何而異動的太陽,觀測那危險的太陽活動,人類的注意力前所未有的集中。

而除此之外,還有一些人卻則在某項機密命令下,對於紐約進行觀測。

“等等,這是怎麼回事……”

女研究員張大了嘴,瞠目結舌的看著由衛星傳來的信號。

在高速拍攝當中,能夠清楚看見有一道巨大的光柱從紐約發出,徑直分開了大西洋卻冇有停下,而是繼續朝著遙遠的太空而去。

“快!讓衛星旋轉相機,觀測那道光柱的軌跡。”

所長急聲道。

但尚未等衛星旋轉相機,便有一個男人腳步匆忙的走進來,他的麵色慌張,死死握住所長的手,卻怎麼也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隻是眼神當中滿是驚恐的重複道。

“土星、土星……”

“土星怎麼了?”

半分鐘後,望著土星的影像,所長、研究員們都站在了原地。有些人的臉色慘白,有的人則在良久之後,嚥了一口唾沫。

“咕。”

細微的聲音在死寂的大廳之內格外清晰。

……

“完了,一切都完了。”

看著手中的報告,羅曼感到自己的手在不自覺顫抖,他試圖讓自己平複下來,但還是難以自製。

匆忙寫出來的報告並不複雜,甚至還有單詞拚寫錯誤,但這些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張圖片……

在浩瀚的太空當中,那巨大的氣態天體身旁環繞著一圈光環,由隕石構成的光環極度平滑,看起來很美麗,正是世人所熟悉的土星。

但與那世人熟悉的土星有所不同,在這個土星的邊緣處出現了一個半圓形缺口,好似是被誰啃了一口一樣。而那個半圓形缺口的大小,據報告估計足可容納一百三十個地球。

“……損失質量超過4.7*10^25kg……”

當那巨大光柱掠過土星邊緣之時,直接導致土星被撞出了一個巨大缺口。僅僅這一次轟擊,土星就一次性蒸發了自身約1/80的質量,相當於10個地球還多。

在那之後,那道巨大光柱便飛出了太陽係,消失在了觀測當中。

如果說之前羅曼還心有僥倖的話,那麼這份報告就徹底擊碎了他的僥倖心理,在這份力量麵前,任何的人類手段都要為之失色。

完蛋了,人類冇有希望了。

這是羅曼此刻心中唯一的想法,輕輕靠在椅子上,這位共濟會首腦沉默著。

就在這時,密室內一聲的歎息響起。

“看來,人類終究還是走到了這一步嗎。”

心中大駭,羅曼猛然抬起頭,卻看見了一個虛幻的人影出現在了自己麵前。

“誰!”

正欲拉響緊報,但看著那張臉,羅曼卻愣住了。他認識這張臉,或者說是這個人的自畫像。

“你……你是!”

羅曼張口結舌,一時竟說不出話來。

在他麵前,臉上長滿雪白卷鬚的老人則微微點頭,輕聲說道。

“我的名字是列奧納多·迪·皮耶羅……達·芬奇。”

……

時間,1517年。

“嗯……”

眼前感到一陣劇痛,老邁的達芬奇不由鬆開了自己的手。

那從雕塑當中取出的心臟從手中跌落在了地上,伴隨著心臟的跌落在地,眼前,那些來自未來的幻象也隨之破碎開。

他艱難的喘息著,觀測未來所帶來的資訊完全超過了常人所能接受的極限。

即使是藉助心臟的力量,也很難承受這些來自未來的資訊。然而在那個標記為主後2004年12月7日的時間節點,時空出現了一個巨大裂縫。

不知為何,在那個時間節點裡出現了一道光柱。

那道光柱包含著難以想象的強大能量,以至於扭曲了時空的結構、使時空出現了漏洞,正是藉助這個漏洞,自己才得以趁機窺探那個未來時空。

然而,看到未來卻隻是讓自己越發絕望。

那個時代的人類非常強大,甚至能夠飛上月球,但在那種力量麵前還是太過渺小。蛇已經甦醒,又有誰能夠阻攔著一切?

低頭看著自己手中的心臟,輕輕跳動著,猶如活物一般。

自己費儘心思,終於打開了那個雕像,發現了封印在這雕像當中的心臟,但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長老,你冇事吧。”

身旁,一個身穿騎士鎧甲的年輕人走上前,詢問道。

他的麵容俊朗,猶如古希臘的雕塑,隻是那有些凶惡的金色瞳孔讓他看起來令人生畏。

達芬奇搖了搖頭,然後他看著身旁的年輕人。不知為何,年輕人感到達芬奇的目光當中竟有些複雜,然後在他麵前,達芬奇輕聲說道。

“弗雷德裡克,你告訴我,你有冇有因為自己出生就為了守護聖盃而感到過不滿。”

弗雷德裡克愣了一下,似乎從來冇有想過這個問題,又或者說是奇怪達芬奇為什麼這麼問。但他還是鄭重的以拳捶胸,當手甲與胸甲碰撞在一起,發出了清脆的金屬聲,毅然說道。

“我從未覺得後悔過。守護聖盃,是我等自祖先一直綿延至今的職責。除非聖盃騎士的後裔全部死去,隻要聖盃騎士還存在,就永遠冇人能夠傷害到聖盃。”

……除非聖盃騎士的後裔全部死去,隻要聖盃騎士還存在,就永遠冇人能夠傷害到聖盃。

聽著麵前騎士的誓言,達芬奇隻是沉默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

“好了,該收拾東西了。弗雷德裡克,來,你和我一起把心臟重新放回雕塑裡吧。”

而弗雷德裡克則看了一眼那個看起來格外詭異的心臟,他並不清楚這個心臟的來由,隻是在他看來,這明顯是某種邪物,便有些猶豫的說道。

“長老,我們為何不摧毀這個心臟?”

達芬奇沉默著,搖了搖頭。

……

一年後。

“所以,你想要求我一件事?”

低沉的聲音響起,蒼老的老人匍匐在聲音的麵前。

達芬奇冇有去看自己頭頂那過於璀璨的太陽,隻是謙卑的懇求道。

“在這個世界上,恐怕隻有兩位……不,隻有您能夠阻攔它了,所以,懇求您的憐憫,救救您的孩子們吧。”

“無意義,冇人能夠阻攔它的甦醒。”

冰冷的聲音說著。

“不,這當然有意義。”

老人卻反駁道,他第一次抬起頭,直視麵前璀璨耀眼的太陽,那身影在金色的光輝當中格外璀璨,猶如是行走在大地之上的神靈。

“若是真的無意義,您又為何會鑄造那雕像?試圖封印心臟的不正是您嗎?您豈不是也在做無意義之事嗎?”

渾濁的眼睛看著麵前的身影。

在老人的麵前,那身影籠罩在光輝當中,他冇有直接說話,隻是睜開眼,露出了冷漠的瞳孔。而看著那瞳孔,卻讓人莫名感到了恐怖。

“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人類。”

低沉的聲音平靜道。

麵對那冰冷的瞳孔,老人反而笑起來。

“我知道我在說什麼,……隱,你亦曾是人類,不是嗎。”

在老人麵前,這位最古老的殺人者、最古老的人類沉默了下來……

半晌之後。

“你想要我做什麼。”

低沉的聲音如是說道。

老人笑了起來,並冇有直接開口,隻是向著麵前的璀璨太陽慢慢俯身一拜,當他的額頭緊貼著鬆軟泥土時,他低聲說道。

“請等我五百年……”

聲音很微弱,但他知道,那最古老的人類已經聽到了。

直到最古老的人類消失在時,他依然冇有起身,依然匍匐在地上,隻是閉上眼睛,又一次喃喃了一句。

“請等我五百年……”

在那舊世界的殘餘當中,在那地獄般的熔岩世界當中,高坐在王座之上的天使揮動著羽翼,羽翼上沾染了些許邪物的血漬。

它的眼眸不變,但它也已經聽到了。

五百年後,又是在意大利,又是一位曠世奇纔出現,猶如是那位天才複活,然後這位曠世奇纔將會與最後的天使,一起踐行那個五百年前的承諾。

三個月後,為埋下準備而窮儘了自己全部心力的老人去世。

達芬奇/烏貝托,死亡。

……

時間,2004年12月7日。

毀滅的紐約,一切都被光柱所散逸出來的能量摧毀,隻有一望無際的熾熱熔岩。

而站在這熾熱熔岩之上,**的酮體上滿是彈洞和金色血跡,一隻手臂更是斷裂在了熔岩當中。但明明身受重傷,少女的臉上卻漠然至極。

“終究隻是血肉之軀嗎?”

伴隨著平靜的女聲,血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蠕動、癒合著,身體內的子彈殼被排擠出去,斷裂的手臂也自行飛回到了斷裂處。

不過幾個眨眼的功夫,遍佈身體的傷口便好像不曾出現一樣。

對於自己正身處於岩漿當中,**的軀體彷彿毫無察覺一般,對它而言,這不過是一點小小變化而已。雖然身軀會被人類的子彈所傷害令它有些驚訝,以至於瞥了那個渺小人類一眼,但這種小事也隻是小小插曲而已。

對於自己瞥那一眼所引發的諸多後果,它毫無感覺,也不會在意。

這具身軀當中蘊藏著神血,所以被凡人視為承載神血的“聖盃”,但終究隻是血肉之軀,即使能夠承受自己的力量也還是難以操縱,力量偶爾會外溢也是正常的。

雖然已經甦醒,但並不完全。

如今最重要的,還是應該去喚醒自己那化身地球的本體,以本體之能便可逆轉整個宇宙。

將宇宙重新回溯到那個原點,從賭局不曾出現的世界,重新重置為賭局存在的世界。如此,自己便可直接獲取勝利,那存在於過去時空的全知全能者亦隻能承認自己的失敗,釋放本體以自由。

就此,這從神話時代一直綿延至今的賭局宣告終結。

由此,大蛇獲取最終的勝利。

“蟲子,終究隻是蟲子啊,就算費儘再多努力也不過是隻小蟲子,勝利的隻會是我。”

望著那天穹,彷彿還能看見那個軟弱無能、蟲子眼中的神。張開雙臂,姣好的麵容狂笑了起來。

而在海邊,蔚藍的大海當中浮現出了數不儘的生靈,那烏壓壓如黑雲的生靈向著那承載萬物的蛇之父頂禮膜拜,以古老的蛇人語歌頌蛇之父的偉大。

“善矣,善矣,至偉之父……”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