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袒露的身軀,單膝跪在那滂沱的黑暗麵前。

高傲的脖頸俯下了自己的頭,在男人的身上,那如虯龍盤踞般的結實肌肉塊塊分明,充滿爆發力,冷漠的麵容看上去猶如雕塑般沉默。

在他麵前,那深沉的黑暗並冇有開口。

光線亦被那黑暗所吞噬,男人看不見它的身形,隻能隱約看見那朦朧的黑暗,黑暗靠坐在王座之上,而好似閉目養神般。

“隱!”

突然之間,一個乖戾的聲音梟叫了起來。

從那巨大神壇之上,一個好似獅子偏又長了三個奇怪頭顱的龐大魔怪猛然躍起,跳到了男人的麵前,萬噸都不止的重量振動著大殿的地麵,在地上陷出了深深地龜裂紋。

它的眼睛比牛還要大,頭顱好似房屋,你甚至都看不見它的身體,因為過於龐大的三顆頭顱會直接擋住你的視線,讓你看不見它那更為巨大的身軀。

而當那眼睛比牛還要龐大的怪物張口說話時,從它口中噴出的吐息甚至形成了猛烈的勁風。

“吾主歸來,你為何直到現在才至!”

魔怪的眼睛當中倒映著男人的身影,它咆哮著。

冇有任何魔怪喜歡這個傢夥,這個世界上最古老的殺人者,也是背叛者,它拋棄了所有的魔怪,獨自行走在大地之上。

隻是大多數魔怪都很有耐心,黑影——惡魔撒旦之女是他的妻子,任何聰明的魔怪都不會忽視兩者之間的特殊關係。不過,這不意味著它們會放棄自己的憤怒,它們隻是在等待機會,然後在黑影做出任何的示意之後都會瞬間一擁而上,將這個傢夥撕成碎片。

不過也有性情更為粗暴的,正如率先發難的獅子魔怪。

男人單膝跪著,冇有抬頭,隻是平靜說道。

“我有一件事要做。”

身前就是獅子魔怪所噴吐出的腥臭熱風,但男人的聲音卻一如既往的平靜,毫無波動。

“有什麼事情會比覲見吾主更為重要!”

張開的深淵巨口發出令人不安的低吼聲,而那巨口當中還能看見有些許海底生物的殘肢,噴吐著腥臭的熱風。猩紅的瞳孔等待著男人的失言,隻要男人冇有回答上來,它便會直接將它吞入腹中。

它扇動著自己寬廣的羽翼,超越數十米的巨大羽翼激起狂風,吹的人臉上生疼,不像那些誘惑凡人的魔怪們,它冇有那麼好的耐心,它需要的僅僅隻是一個藉口。

男人解開了身後高高鼓起的包裹,那包裹不過一塊簡陋破布,看不出什麼年代,隻覺得似乎非常古老,然後男人將布輕輕揭開,露出了其中的東西……

“吼……”

當看見那破布上的事物時,獅子魔怪的巨大瞳孔猛然收縮,渾身上下漆黑毛髮猛然之間爆裂開,豎立的好似一根根鋼刀,四肢本能的後退了幾步,隨即發出了似是威脅又似恐懼的低吼聲。

“嗡!”

而宏大的宮殿內,轟鳴聲驟然響起,坐在神壇之上的諸多魔怪躁動不安了起來,有些麵露驚懼,有些則麵容冷漠,不一而足。

“梅塔特隆/路西法/大天使長/是那個傢夥……”

眾多魔怪又驚又怒,說著一個個不同卻又相同的稱呼。

破布中央,是一顆頭顱。

那是一張很美麗的臉,那神俊的麵容足可羞愧天下女子,即使閉上了眼睛也依然流露出說不出的傷感,但是,它死了。

梅塔特隆死了。

這個近乎神靈的天國副君死了,頭也被男人砍了下來。

人被殺就會死,天使也是如此。或許在這個世界誕生之前,在死亡尚未創造出來之前,天使是不會死的,但這已經不是那個時代了。

舊世界已經消失,那個田園詩般的神話世界已經消失了,曾經不死永恒的天使也不再不死永恒。

在這個新世界當中有生就有死,天使也是如此。

戰鬥持續了三日三夜,新世界的太陽和月亮也在舊世界的上空循環了三次,最終這位天國副君被擊敗了,然後被男人砍下了它的頭顱,這位天國副君也像是戰利品一般被男人提在手中。

魔怪們敵視它,但不可否認,魔怪們也恐懼它。

而現在,被魔怪們所恐懼的最後天使死了。

獅子魔怪又驚又怒,但卻不敢再輕易上前。對於最後天使的力量,魔怪們比任何人都清楚它的強大,屢次交鋒都難以戰勝它,一直僵持到了新世界誕生之後的六百年後。

而能夠斬殺梅塔特隆的人,自然也是眾多魔神怪物中的佼佼者,隻以它一個的力量恐怕也無法戰勝。

“隱,縱然你殺了梅塔特隆,這也不是你違逆吾主意誌的理由。”

但獅子魔怪僅僅片刻的忌憚之後,再度咆哮了起來,猙獰的瞳孔擴散開,那似琉璃般通徹的眼眸中倒映著麵前單膝跪地的男人身姿。

“吾主沉睡六百年,你本應竭力使吾主甦醒,但你卻什麼也冇有做,背叛之意昭然若揭,你還想如何狡辯!”

無論如何,必須讓那黑暗對該隱感到不滿,唯有如此才能讓魔怪們一擁而上、撕碎這個傢夥。

天使固然強大,斬殺天使的男人固然強大,但魔怪們與天使對抗亦不曾輸過。縱然如神靈般的天使也被它們撕下了羽翼、隻是因為魔怪之間的內鬥難以團結起來,真要戰鬥起來,魔怪並不認為自己會輸。

但是,比起天使、比起這個最古老的殺人者,魔怪們更恐懼的是那過於深沉的黑暗。那黑暗過於強大,令最強大的魔怪也隻能在其麵前嗚咽討好,殺死麪前的男人不難,但唯有得到黑暗的允許它們纔敢動手。

麵對龐大魔怪的咆哮,男人麵容依舊,毫無動搖,僅是平靜說道。

“若我父甦醒,將會如何。”

獅子魔怪理所當然道。

“自然是我等的時代再度歸來,這個世界再度迴歸到我等的掌控下,這個新世界中的諸多星辰也將成為我等的領地……”

“那人呢?”

男人突然打斷了魔怪誌得意滿的話,平靜說道。

它愣了一下,不善於動腦的魔怪竟一時冇有反應過來,而在那龐然大物麵前,**的男人卻輕聲說著。

“人怎麼辦……”

獅子魔怪愕然,大殿內的諸多魔怪也為之失語,好像完全冇有想到男人的話一樣。

半晌之後,獅子魔怪仰起頭,發出了怪異的笑聲。

“人?那些渺小的蟲子?自然是在吾主甦醒之後便一同死了,不過一個翻身就會死去的凡物,有何可提的。”

“馬爾巴士。”

就在這時,一個平靜的聲音響起。

馬爾巴士,傳說當中的獅子魔神,能夠窺見諸一切的秘密,所羅門七十二柱魔神之一。

三頭的獅子魔怪聽著那個名字,低下頭,瞳孔注視著身下的男人。

耳畔,依然迴盪著獅子魔怪的笑聲,單膝跪地的男人低著頭,莫名的閉上了雙眼輕聲說道。

“我們也是人。”

舊世界誕生了五萬年,天空是天使們所創造的七重天界,大地則是被天使們稱為“地獄”的地球,而最初的生靈便是人。

雖然後來衍生出了無數的怪物,但所有的怪物都脫胎於最初的人,無論是魔神、魔怪,它們都曾經是人。

舊世界的人類與天使交合生下了巨人,與羊交合生下了惡魔,與龍交合生下了精靈,與鷹交合生下了獅鷲,與蛇交合生下巨蟒……諸多的生靈都因而誕生。

在那個時代,人類通曉種種不可思議的天使魔法,壽有千年之久,建立的文明被蛇民們稱之為“亞特蘭蒂斯”,人與怪物共生共存,這就是舊世界。

在這大殿之內,魔怪都曾生活在那箇舊世界當中過,很多甚至本就是為了追求力量而主動放棄人類身份、蛻變成的怪物,亦如麵前的獅子魔怪馬爾巴士,昔日亞特蘭蒂的強**師。

聽著男人的話,馬爾巴士的深淵巨口咧了起來,好似要吃人一般,但它卻隻發出了一陣怪異的聲音。

“嗬嗬……嗬嗬嗬嗬哈哈哈哈哈哈……”

龐然大物在笑。

非但它在笑,大殿之內的諸多魔怪們也笑了起來,那笑聲比天上的雷鳴還要響了,比海嘯還要震耳,幾乎要將大殿都給掀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人?

多麼渺小的生物,短壽、弱小,麵前的該隱竟說它們也是人?它們是魔神、是古老的魔怪,怎會是人?

“該隱,你竟是為了那些渺小的人而不願吾主甦醒?!親手創造出吸血鬼來啃噬人類的該隱竟也會這麼說嗎?”

有魔神的譏笑聲響起。

耳旁聽著大殿內不計其數的怪異笑聲,男人的麵容不變,平靜依舊,他隻是輕聲說道。

“……我後悔了。”

後悔?

諸多的魔神幾乎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是真的,那個以無情冷血如鐵石著稱的該隱也會說出“後悔”嗎?簡直是……像凡人一樣軟弱。

有的魔神依然在為這滑稽鬨劇而捧腹大笑,有的則已經露出了冷漠的笑容,無論如何,該隱幾乎是直接承認了自己不願黑暗脫困,這就足夠了,隻要那高坐在王座之上的黑暗輕輕點頭,它們都可以一擁而上了。

但就在這時……

“太吵了。”

在嘈雜的笑聲當中,一個低沉的聲音響起。

那個聲音並不大,卻輕易蓋過了所有的聲音,原本雜亂的笑聲戛然而止,所有的魔怪都為之失聲,因為這個聲音來自大殿的最上方……

在那為眾多魔神所簇擁的王座之上,那散發出無窮黑暗、扭曲著身旁光線的黑暗之物漠然注視著一切。

冇有人能夠看清它的身形,因為在它的身旁光也被扭曲了,所有人都隻能看到那黑暗,黑暗到什麼也看不見,而現在,它們似乎隱約看見了什麼。

在那過於深沉的黑暗當中,彷彿一隻修長的手伸出,那隻手籠罩在黑暗當中,隻能隱約看出那五指長短均勻,其中有一指略微伸出,指尖隱約有一點光亮。

有些魔神的瞳孔驟然之間收縮了起來,它們已經分辨出了那是什麼。

“太吵了。”

那聲音再度重複道。

刹那間,在那指尖的光亮瞬間暴漲……

“不好……”

“怎麼會……”

還未等諸多驚恐聲音說完,刹那間,恰如天地開辟、宇宙大爆炸,無限的光明自那指尖炸裂,瞬間,大殿之內、大殿之外,目之所及的一切都籠罩在了純白的光明當中。

所有美麗的、醜陋的、強大的、弱小的、聰慧的、愚笨的……一切的魔神怪物皆被那無限光亮所籠罩,瞬間消失在了那光當中。

“撒旦大人,我等正欲為你效力,為何……”

那滿是不敢置信的聲音尚未說完,隨即也消失在了光當中。

單膝跪地的男人沐浴在這光輝當中,好似蒙受神恩的天使,整個大殿當中充斥著無限的光輝,再冇有之前的陰暗,隻有神聖與莊嚴,恰如神國、神域。

那深沉的黑暗依舊高坐在王座之上,但身旁卻在散發出無限的純白光明,照亮著整個大殿乃至大殿之外,如太陽般璀璨耀眼,亦如神般。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