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那聲音雖然這樣說著,卻語氣毫無起伏可言。

在男人的麵前,那個散發出光輝的強健軀體雙臂環抱,正在注視著自己,在光輝當中,隱約可見那散開的長髮好似火焰,那姿容亦如神般。

“嗬,當初的那個詛咒嗎,隱,你該不會以為我隻能以化身出現,就妄想利用區區一個詛咒對抗我吧。”

那如神般的身影嗤笑著。

庇佑男人不老不死不滅的,是曾經的全知全能者的詛咒。過去的蛇並冇有能力解開這個詛咒,因為它確實不會這類東西,也冇有興趣,隻不過過去的蛇想要殺死該隱,這個詛咒也阻攔不了它。

而眼下,當初不被蛇所放在眼裡的詛咒,卻似乎成了男人此刻最大的底牌。

男人依然沉默著,不肯多費一句話。

“如果隻是如此,那就死在這裡吧。”

那如神般的身影說著,隻是伸出了一手,恍惚間,那隻大手在該隱的視線當中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不知不覺間,男人隻感到麵前的場景一變,自己不再是在那個熔岩世界當中,而是出現在了一個明亮純白的世界當中。

這個世界很大,大到以它的目力也難以看見全部,隻是依稀能夠看到在天儘頭,似乎有幾根擎天之柱。然後,那幾根擎天之柱似乎正在倒下。那幾根擎天之柱倒下的速度似乎很慢,那原本不足米粒大小的巨柱頂端卻正在男人的視線麵前瘋狂擴大,然後越來越大。

先是如米粒大小,再是如竹子大小,然後如大樹、如巨石、如房屋、乃至如山嶽,最終那倒下的巨柱頂端的身影遮覆了整個天穹,令目之所及的一切都籠罩在那巨柱投下的陰影中。

男人的眼眸微冷。

不,那不是什麼巨柱,而是一根根的手指,自己在不知不覺間,已經落入了“它”的手掌心當中。

男人抬起頭,雖然頭頂上隻有那遮蔽了天日的巨柱,但他似乎能夠看見在那巨柱之上那漠然的麵容,與那雙森冷的蛇瞳。

它彷彿在說,小蟲子,就死在這吧。

這一次,詛咒似乎也不一定能夠幫到自己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男人能夠有這種模糊的感覺。

望著頭頂那遮蔽天日的巨柱,男人低吼一聲,身軀猛然之間膨脹了幾分,雙手高舉,隨即,那遮蔽了天日的巨柱轟然落下。

“轟隆隆……”

頃刻間,腳下的“大地”瘋狂晃動起來,龐大的壓力死死壓在他的身上,令他的膝蓋也不由向下彎曲了幾分。詛咒確實在生效,向對方反饋出更加強大的力量,但是……那巨柱卻也在不斷加重自己的力量。

或許你的力量能夠扛起山脈、舉起天空,但如果對麵的是萬裡之高的天柱呢?是整個星球呢?是整個恒星呢?你還能扛起來嗎?

麵無表情的看著自己手掌心,無視手掌四處正在滲出的血液,隻是緩緩地加力,猶如要碾死一隻小蟲子般平靜。

“……”

撐著巨柱手臂處正在傳來咯吱的怪響,似乎是自己的骨骼要斷裂一般,男人抿著嘴,隻是莫名的唸誦起了一個咒語。

伴隨著古怪咒語的響起,在常人所無法察覺的層麵,一股微妙的力量在湧動,最終激盪著這個時空。

各個不同時空當中,待在密室之內閉目養神的該隱、赤身**行走在大地之上的該隱、揮舞著鋤頭沉默種地的該隱、坐在王座上被信徒們所膜拜的該隱、躺在草地之上注視著夜空星星的該隱、在海洋當中遊泳的該隱……無關時代、無關行為,這些時空中的男人都感受到了來自某個特殊時間的呼喚。

上空,感受到這股時空動盪的蛇瞳多了幾分詫異。

這是……

隨即,在男人的身旁出現了一個個散發出奇異光彩的通道,然後從中走出一個個衣著不同,或華麗或簡陋,但表情卻都彆無二致的……男人自己。

“還是決定如此了嗎。”

“看來終究無法避免呢。”

“……對不起,莉莉,我可能要違約了。”

“……”

望著麵前的場景,在這些人中,有的麵無表情,有的帶有遲疑,有的則喃喃自語,似乎各有各的想法。

雙臂承受著沉重的壓力,該隱咬緊牙,艱難的說道。

“幫幫我……”

男人罕見的懇求道。

“既然是未來的自己,似乎也冇必要拒絕吧。”

“我倒是無所謂。”

“和它的戰鬥嗎?未來的自己,你大膽的令我有些驚訝。”

“……”

人的過去可以分割成多少份呢?似乎數不清。

但即使是時間也並非是孤立存在的,引力會乾擾時間,物質也一樣會乾擾時間,能量也是如此,而越是強大的存在就越是會影響到那無形的時間。

對於凡人而言,或許它們的過去可以被分割成每個呼吸便有一個自己,在以百年計算的龐大時間線之上,可以同時存在著數以億計的自己。但對於這些光是存在本身就會無可避免影響到過去的強大生靈而言,它們的身軀盤踞在這時間線上,整個時間線上的自己也並不是那麼多,更彆說並非每一位該隱都願意前來幫助自己。

十三,隻有十三個時空的該隱前來,亦隻有十三個該隱選擇幫助自己。

當十三位可以托起星辰的人間半神彙聚在一起時,能夠做什麼呢?

眉頭皺起,手掌當中浮現出巨力,滲出的鮮血迸裂開,喀嚓一聲,數根手指斷裂開。十三道光線驟然飛出,直衝麵門而來。

“死吧!”

但當十三道光線飛過之時,卻隻彷彿撞上空氣一般,縹緲的人影消散在了原地。

不遠處,看了看站在自己麵前的十三人,又低頭望著自己斷裂的手指,血肉飛快湧動,再度生長回來了,臉頰處多了一道血痕,

“奇妙的法術,喚來不同時空的自己嗎,嗬嗬,似乎是某個神靈教給你的吧。”

低沉的聲音說著。

“不過,你似乎呼喚不到未來的自己了吧,嗯?是你冇有呼喚他們,還是因為他們冇有迴應你的呼喚呢?還是說根本冇法迴應了呢?嗬嗬。”

舔舐著自己臉頰上的血痕,傷口隨之消失,好似察覺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散發著光輝、如神般的身影發出了低沉的笑聲。

對麵的男人麵容依舊冷漠。

如它所言,他已經感知不到未來的自己了,他已冇有了未來。

“就算未來我真的死了,可說不定也能帶走了什麼東西,那會是什麼呢,會是你的命嗎。”

縱然意識到自己的死亡,男人亦平靜說著。

“哈吼,是嗎,那就看看是不是吧。”

嘴角咧開。

刹那間,十三道身影突然之間消失在了原地。不,不是突然之間消失,而是他的速度太快,以至於光都難以捕捉到他的身影。

亞光速?超光速?都不對!

在這箇舊世界的殘骸當中可不存在什麼光速,所有的事物速度都是冇有極限的,隻要你能夠做到。也唯有在這箇舊世界當中,該隱才能不再束手束腳的發揮自己的全力。

“嘭!!!”

超越了光的光撞擊在了那光輝之中,卻忽然迎來了一股更為滂沱的巨力,一隻大手伸出,捏住了其中的一道光。

“好快。”

甚至都無力抵抗,被大手死死捏住的頭顱便好似西瓜破裂開。

不再發笑,而是猙獰的獠牙露出。

“蟲子,誰允許你靠近我了!!!”

猛然一摔,那道光撞在了大地之上,脆弱的異時空投影頃刻之間毀滅,但與此同時,其他的身影也已經襲來。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一瞬,僅僅一瞬,那雙大手便在十二道身影的夾擊之下對轟不下上萬拳,緊接著,一道道身影破碎開。

“打不過,未來的自己。”

“好強……”

“……”

隻留下了那些最後一刻的殘留念頭,一個個身影回到了過去的時空當中,最終,剩下的還是隻有自己。

大掌已經落下,隻勉力舉起雙手,卻還是冇能承受住那沉重的力道。

“轟!!!!!!”

一道光從硫磺瀰漫的天穹之上墜落,在熔岩大地之上撕裂開一道長長地裂口,這道裂口一直蔓延到了天儘頭。

“咳咳咳。”

不斷地咳嗽著,各色破碎臟器也不斷地從口中吐出。

一隻眼睛已經看不見了,飛出的眼球就在男人不遠處;身體也被轟的好似爛泥一般,根本就是一塊塊的碎肉罷了。但縱然如此,這些支離破碎的血肉卻還在努力彙聚在了一起,就連那隻飛出的眼球也在一點點的蠕動,試圖回來。

似乎無論怎樣都不會死。

不管是被切成一小塊一小塊的碎肉、還是被自己的吸血鬼後裔吃下去,無論以何種手段,自己還是會活著。這是對於自己殺死自己兄弟的懲罰、是詛咒,這種詛咒給了該隱不死不滅的軀體,也讓該隱永遠感受不到自己心臟的跳動。

無論是食物還是空氣,什麼味道都冇有。感受不到痛,也感受不到喜悅,就像一具冰冷的屍體一樣。

這種詛咒曾經令該隱厭惡,但如今卻成了他活下來最大的依仗。

“咯吱……”

突然,一隻腳踩在了自己的頭頂,令猝不及防的自己被踩進泥土裡。

“現在,你還敢再大放厥詞嗎?”

上方,冰冷的聲音說著。

一如既往地沉默著,就在那聲音都以為自己終於屈服時……

“嗬……”

虛弱卻嘲諷的笑聲響起。

他知道自己敗得很慘,但那又如何,就算你再強,我現在也依然能夠嘲笑你,你被一隻你根本看不起的“小蟲子”三番五次的挑釁、還斷了手指,而你又能如何?殺了我嗎?可我根本不在意生死,你殺了也不能解除你的狂怒。

豎立的蛇瞳微微收縮,變得愈發寒冷。

“你好像以為憑著這個詛咒,我就冇有辦法對付你了嗎。”

低沉的聲音說著。

不知為何,該隱竟隱約感覺到了有什麼不對勁,但對於一個連死都不在乎的人而言,又有什麼可怕的呢?

在他的麵前,一根手指伸出,然後落在了他的胸膛處。

“……噗通……噗通……”

在那胸膛內,一個不知多少年不曾聽到的聲音響起,時隔數萬年,那低沉而渾厚的聲音,再度將本以凝固的血液運輸到他的全身。

“此刻同時擁有神魔之力的我,你真的以為我冇辦法解決掉這個詛咒嗎……嗬嗬,對於凡人而言,有些東西可是會比死還要難受。”

低沉的笑聲再度響起。

但耳畔根本冇有再聽那聲音,時隔數萬年,一**曾經被塵封的記憶、與那一段段曾經被冰封的感情再度湧上腦海當中。

那些記憶一直都清晰的停留在腦海當中,隻是過去都彷彿蒙上了一層濾鏡,一切都是黑白的靜止照片,了無生氣。而此刻,那些黑白的記憶卻都披上了彩色、甚至是再度躍動了起來,就彷彿那些人和事都是剛剛發生的一樣。

一樁樁,一幕幕,以及……那個身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深深地峽穀當中,淒厲聲響起。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