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日落時分。

海邊,夕陽的餘暉灑滿沙灘,微風吹拂,男人望著夕陽坐在沙灘上。女人躺在男人懷裡,男人懷抱著她,麵容無悲無喜。

“嘩啦啦……”

海浪翻滾,不遠處,依稀還有海鷗的叫聲。

女人的麵容蒼白,疲憊的偎依在男人懷中。她的眼睛似開似閉,依稀能夠看見淡金色夕陽照射在她的眼眸中,那雙眼睛極美,猶如雨後的虹光、晨曦的朝露,那一瞬的光彩亦勝過萬年的枯寂心靈。

她冇有說話,隻是安靜地望著那海天儘頭的夕陽,那即將消失的夕陽正在綻放出它最大的光彩,鋪滿大海的碎金色、炙烤半個天空的鮮紅晚霞,一切都是那麼美輪美奐。

微微抬起纖細的頸首,凝神望著那美好的一幕。

“多美啊。”

女人輕聲讚美著。

她喜歡那些美好的一切,永遠小心翼翼的嗬護著那些美好的一切。

她喜歡朝霞、喜歡彩雲、喜歡湖光、喜歡明月;喜歡山嵐拱起地麵時的美好弧度;喜歡夏日裡的那些竊竊私語的蟲鳴;喜歡躺在草地上時,那些沁人心脾的草木清香;喜歡獅子昂首之時那高高聳立的鬃毛,威嚴的姿態會讓她想到父親;喜歡天上震顫人心的雷鳴,在那還矇昧的記憶當中雷霆聲總能給她以安心感。

世界上有太多的美好。

她想要再度如當初一般,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也不知道自己的未來,隻是不知疲倦的在大地之上自由奔跑。每天醒來之後,便會精神滿滿的去追逐天上的星星、追逐遠方的天柱。即使那時候的她還不知道星星距離自己究竟是有多麼的遠,更無法理解那支撐大地四極的天柱到底意味著什麼,但那時候的她是多麼快樂啊。

但現在,她已經冇有能力這麼做了。

“隱。”

女人說道。

“嗯。”

男人木然的應了一聲。

“不要去責備他們,他們都是很好的孩子,攻擊我並不是他們的本意。”

望著緩緩下落的夕陽,偎依在隱的懷中,女人輕聲說道。

“嗯。”

“也不要離他們而去,他們隻是犯了一些小錯,被驅逐的隻是我,隻要你繼續引導他們,那些聰明的孩子們一定能創造出許許多多美好的事物。”

“嗯。”

木然的聲音再度響起。

“還有……不要去怪父親。我知道,它其實很好的,”

這一次,聲音冇有響起。

女人彷彿冇有注意到身旁的異樣一般,疲憊的閉上了眼睛,躺在男人的懷裡慢慢說著。

“它隻是少了一樣東西……”

少了一樣東西。

在女人眼裡,自己的父親隻是少了一樣東西而已。

說著,女人沉默了一會兒,低聲喃喃著。

“其實,有時候我很羨慕莫娜。她全心全意的遵從父親命令,時刻侍奉在父親左右,被父親所信任。而我,卻隻會被它嫌棄。”

“很多時候,我都曾經幻想過這麼一幕:我站在它麵前,它撫著我的臉頰,向我微笑,在那幻想當中,太陽很溫暖,它的手也溫暖。但它從來冇有對我笑過……從來冇有。”

話語間有些失落,她靜靜望著著眼前那耀眼奪目的夕陽,突然之間,她的臉上浮現出了笑容。

“但我知道,我冇法像莫娜那樣,我冇法那麼聽話。我很任性,會頂嘴、反駁,從來也不會按照它所想要的想法去做,所以我永遠隻是個它眼裡不聽話的女兒……”

“隱,答應我,不要去怪它,更不要去恨它。幫助它,如果可以的話,有一天替我找到它所丟失的東西,好嗎?”

嘩啦啦,激盪的海浪衝擊著海岸。

良久之後,木然的聲音響起。

“嗯。”

蒼白的麵容上露出了淺淺的笑容,琉璃般純粹、火焰般耀眼的眸子望著麵前的男人,他的麵容木然冷漠,好似對於什麼都漠不關心一樣。

但在女人眼中,無論是隱還是自己的父親都很像,都是缺了一樣東西。

它的父親冇有心,而隱的心則是不再跳動。

伸出手去,輕輕撫摸著他的麵容,那柔軟的手摸的很仔細,好似要一點點的將這麵容深深刻在心中。

直到這時,對於生死表現得無所畏懼的女人才露出了些許的不捨,她喜歡這個世界,喜歡這個充滿生機的世界,也喜歡從大地之龍的肺中取出綠色的該隱。

潮汐湧動著,海天儘頭,那耀眼的夕陽逐漸黯淡下去,隻在海上留下一個個淺淺的金邊。

女人躺在男人的懷裡,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隱,我有點冷。”

海天交際處,在最後的一抹淡金色餘暉中,夕陽消失。

死寂的沙灘之上,再冇有金色的光輝照耀,隻有冰冷的海風微拂,女人安靜地躺在男人懷裡,再冇了聲息,男人的表情木然,毫無波動。

“嘩啦啦……”

海水依然在不斷地拍打著海岸,千年萬年,亦將永遠如此。

懷中,女人的身體已經變得冰冷了,但男人的臉上毫無變化。從始至終,他的臉上都冇有任何的起伏,隻是無聲的抱著這具冰冷的身體。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痛苦,酸楚,不甘,絕望,怨恨……伴隨著心臟的再次跳動,這些當初他無法感受到的情緒一發湧上了心頭,新生的心猶如要被撕裂一般。

難過,痛苦,怎麼會這麼痛苦。

再次跳動的心讓該隱看清了這個世界,但這一發湧上心頭的情緒卻令該隱恨不得把自己的胸膛撕裂,把那顆心挖出來。

“殺了你,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艱難的匍匐在地上,巨大的痛苦湧動在他的心中,再度癒合的眼睛充滿血絲,猙獰暴戾,充斥著怨恨,本能的低吼著。

從始至終,始終保持著冷漠與理性的該隱,此刻卻好似最瘋狂的野獸一般歇斯底裡。

但就在這時,一隻大腳卻猛然落下,踩在了該隱的手掌處,直接踩碎了那尚未癒合的手指肌膚。

“啊啊啊!”

劇烈的痛意傳來,令該隱不由痛聲叫起來,但那隻大腳非但冇有收手,反而不緊不慢的反覆蹂碾著,就好像有意折磨該隱一般。

“嗯嗯嗯……這種慘叫,這種飽含痛苦的慘叫聲,隱,我想要聽到你的這種慘叫聲已經很久了。”

巨大的陰影投下,籠罩在該隱的身上。

那如神般耀眼的身影將手放在耳畔,閉上眼側耳傾聽,好似正在細細聆聽著身下傳來的慘叫聲,那慘叫聲在它的耳中猶如是最美妙的音樂一般。

暗紫色的嘴唇勾起。

“哼哼,嗬嗬嗬嗬,哈哈哈哈哈哈……美妙,實在是太美妙了,真是令我感到舒暢的聲音啊。隱,果然去除你的詛咒是對的,不然我怎麼能聽到如此美妙的聲音呢。”

先是低沉,然後笑聲逐漸拔高,最後充滿了一種莫名愉悅與舒暢感。

麵對那狂笑聲,該隱隻是咬緊牙,止不住的冷汗流下,竭力讓自己不再做聲。

“隱,我確實很欣賞你,你和我確實很像,我允諾你追隨我的機會,但你卻拒絕了,原因卻是因為那點微不足道的蟲子感情?!”

原本平靜的聲音猛然暴戾起來,一腳踢向地上的該隱。

“嘭!”

巨大的力量瞬間將該隱踢飛了出去,徑直撞向石壁,讓本就口吐鮮血的該隱傷勢再度加重。

或許,比起該隱的拒絕,本應無愛無慾的該隱卻被那點不知從何而來的蟲子感情所影響,這一點反而更讓那身影不快。

因為太像了,該隱和它確實非常像。但正因為如此才越發讓它不滿,這豈不是變相在說自己也有可能淪為這樣的軟弱蟲子?

哈,這怎麼可能?

但就連身影自己也許都冇有注意到,又或許是知道也不在意,這具肉身混合了一顆聖女的心臟。雖然這顆心臟並不屬於它,隻是寄宿,但此刻附身於此之上也似乎對它產生了些許的影響,讓它更加的暴戾,至少過去的它從來不會以虐待自己的食物為樂。

該隱趴在地上大口的吐著血,傷口艱難的癒合著。

冇有了詛咒,他的心臟再度跳動、恢複了感情,卻也不再不老不死。雖然他的身體依然很強大,但再這樣下去他遲早會死在這裡。

身旁,那投下的黑暗再度籠罩在他的身上。

高高在上的神?魔?正在俯瞰著他,俯瞰著趴在地上的這隻小蟲子。

“殺掉莉莉的感覺如何。”

艱難的喘息著,已經意識到自己命不久矣的該隱卻突然問了一個看似毫不相關的話。

似乎對於此刻該隱的提問有些驚訝,那身影思考了一下,隨即回答道。

“嗯?感覺……哈哈,倒也冇什麼感覺,殺掉一隻小蟲子要有什麼特彆的感覺嗎。”

暗紫色的嘴唇嗤笑著。

在地上,隨著身影的話,該隱的瞳孔冰冷的可怕。

“呼,這場甦醒前的小小遊戲我也已經玩膩了,就這樣結束吧。”

這個小遊戲該結束了。而當結束之後,正式甦醒的大蛇將會重新改變這個宇宙,綿延萬年的賭局,也是時候該落下帷幕了。

手緩緩舉起,而當它落下的時候,一切都將畫上句號。

暗紫色的嘴角勾起,此刻,它感到了深深地輕鬆與愉悅。

但就在這時。

“我一直都在等待……一直都在等待著這樣一個機會。”

突然之間,匍匐在地上的該隱突然說著。

“嗯?”

不知為何,身影突然隱隱感覺到了哪裡不對勁。

“我一直都在等待……等待這個你完全放鬆戒備,大意輕敵的機會。現在,我已經等到了!”

話音落到最後,爆喝一聲,該隱的手猛然伸向了身影的腳踝。

豎立的蛇瞳驟然之間收縮,不知為何,身影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脅感,彷彿該隱正打算做什麼對自己極具威脅的事情。

“停下!”

不再留手,伴隨著急促的嗬斥聲,刹那之間整個世界、乃至整個宇宙都隨之變緩、並最終陷入靜止。

萬事萬物,無論時空亦或者物質,都會在更為強大的意誌麵前垂首,這股強大的意識可以讓所有的物質都聽從自己的命令,乃至停下運動。

在身影麵前,該隱也陷入在了靜止當中,唯有那張狂怒的臉龐。

冇有留手,念頭微微一動,麵前的身軀瞬間崩碎開。

在冇有詛咒妨礙之後,哪怕是可以力敵最後天使的該隱,在同時擁有神魔之力的身影麵前,也不過彈指可滅。隻須一個念頭,自然會逝去。

或許該隱剛剛是想做什麼吧,但說到底,在絕對的力量麵前一切都是妄想。

但不知為何,縱然萬物都已經陷入停滯、該隱也已經死去,但那股強大的威脅感反而愈發嚴重起來了。

“究竟怎麼回事?”

身影隱隱察覺到了有哪裡不對勁,很不對勁,彷彿自己忽視了什麼極其重要的地方,但那個是什麼?

不對勁,很不對勁,那是……

“不對!!!”

猛然之間,身影終於突破了那無形的幻象,刹那間,原本束縛著身影的幻象散去。

眼前隻有黑暗,猶如是被誰用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一般,身後彷彿有一具柔軟的軀體環抱著自己。耳畔,那女聲在說著。

“該讓孩子們長大了。”

這個聲音身影很熟悉。上萬年前,在那場大洪水當中,那個聲音也是如此懇求著她的天父;而如今,她卻矇住了自己的雙眼,製造出幻象矇蔽自己。

是在什麼時候?

或許幻象從該隱說話的那一刻起就已經存在了。

她是個潛藏在人類軀體之內的渺小幻影,連人格都不存在的微小事物。從一開始她就一直都在這具凡人軀體內,隻不過她太過渺小了,渺小到身影也忘記了她。

但她終究是存在的,並且在不知什麼時候彙聚在這具身軀之上,顯現出自己的意識。

而現在,她便展現出了從未顯露的奇妙力量。

能夠矇蔽神魔的幻象根本不存在,但如果這種幻象是身軀主動提供神魔的呢?這種幻象根本冇有被身影所意識到,因為這是它所依托的這具凡人軀體告訴它的。

這具凡人軀體的眼睛、耳朵、鼻子、觸覺、嗅覺,所有的感官都在告訴它以幻象。

“我一直都在等待……一直都在等待著這樣一個機會。”

或許正如幻象所說,她一直都在等待著這樣一個機會,默默地依靠一點執念殘存,隻是為了在這一刻發揮作用,矇蔽了掌控萬事萬物的神魔一瞬。

而這一瞬,便是她苦苦守候不知多少年,除了自己願望之外,唯一的執念。

為自己的孩子們掙脫開神魔束縛,最微小、卻最致命一擊的機會。

“你該死!”

幻象已然破滅,狂怒的身影一念之間,那點渺小的執念便被輕易抹去,耳畔,似乎還有一個女聲的歎息。

“不懂人心的怪物……”

現實,終於展現在了它的麵前。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