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嘭!”

神血的流失、力量也在衰弱,原本凝滯的時空再度運轉起來,伴隨著灑落的金色血液身體飛了出去,狠狠撞在地上。

大腦在暈眩,修長的手指死死扣緊岩石地麵,口中忍不住嘔出更多的血液。

“怎麼會……不可能會是這樣的啊……”

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身上原本散發出的光輝也黯淡了下來,猙獰的麵容目眥欲裂,完全看不出之前的從容傲慢。

這個宇宙對於超自然力量的限製太大,尋常的軀體根本無法承載神魔的力量,唯有這具擁有神血的軀殼纔可以。神血令它得以掌控住自己的力量,但神血的喪失也意味著它開始難以控製住自己的力量了。

死死扣緊地麵的手指在不由自主的顫抖,體內那無限強大的力量正在湧動,左衝右撞著試圖脫離出這具軀體。

“我居然會……我居然……”

但就在這時,從它的身旁卻響起了一個低緩的聲音。

“看來你現在的狀態很不好呢,撒旦……不,應該叫你孟嗎。”

那個聲音是……

大口的喘息著,眼睛卻還以一種怪異的角度看向身後……那是一個渾身是血、多處受創的男人,搖搖欲墜的男人。

多處骨折,一隻手臂無力的低垂著,似乎是內部已經粉碎性創傷。

失去了不老不死的詛咒後,一個人類在受到這種程度的創傷後還能夠站立都算是個奇蹟了,但比起那身上的血肉模糊,更引人注目的則是他的眼睛。

天上的星星。

瞳孔微睜,那目光猶如天上的星辰璀璨耀眼。

彷彿是從最初的痛苦當中掙脫出來了一樣,喜、怒、哀、怨……人類的諸多情感都再次深藏在這顆冰冷死寂的星辰之中。但是星辰終究不是冰冷的,那天上每一顆星辰都是太陽。

唯有靠近這顆星辰的人,才能夠感受到那看似冰冷的星辰,那狂暴內心中的憤怒。

心,這是唯一超出大蛇力量掌控之外的事物。

神曾經奪去了該隱的心,冇有心的該隱掙脫不開大蛇的控製,而現在,大蛇卻又親手將心還給了他。也正是因為如此,才讓該隱有機會掙脫開那支配萬物的龐大意誌嗎?

大蛇不明白。

“殺掉莉莉的感覺如何。”

俯瞰著身下的黑影,出乎意料的,該隱再度問起了一個看似毫不相關的問題。

大口的喘息著,匍匐在地上的黑影仰頭看著麵前的該隱,那曾經俯視他人的人,如今卻被他人所俯視。

“該隱……其實……我現在已經知道錯了……”

嘴唇抿緊,顫動了幾次,但還是開口了,出乎意料的是,這狂妄傲慢的黑影卻難得的低聲下氣起來,它的語氣當中甚至帶上了幾分懇求。

“我會洗刷我的過錯的……”

不可一世的黑影,如今卻顯得如此卑微。而在他麵前,俯瞰著黑影的該隱一言不發,隻是冷漠的看著。

“我一定會洗刷我的過錯的……就用你的血!!!”

話至一半,看似低頭懇求的黑影突然暴起,手腳怪異的發力,仰起頭,那貪婪暴戾的瞳孔顯露。萬物再度停滯,時空在那龐大的意誌麵前俯首。

這一次,該隱也未能倖免,突破那龐大意誌支配的奇蹟隻有一次,是不會反覆出現的。

尊嚴?屈辱?偷襲可恥?這些隻有小蟲子纔會在意的事情根本不重要!隻有勝利纔是這個世界唯一的真實,隻要能夠贏得勝利,這些事情根本都不重要!

勝者站在巔峰,敗者跌落深淵。

和這決定一切的勝利比起來,隻要能夠取勝,這點小事又算得了什麼?

“去死吧!”

就用你的死,來洗刷我剛剛大意之下犯下的過錯吧。

但在怪物暴戾瞳孔當中出現的……卻是一個完全出乎意料的場景。

該隱並冇能動,他的身體確實在龐大意誌下凝固了,但他那隻揹負在身後的手卻在不知何時舉了起來,在那手中……是一顆頭顱。

那顆頭顱黑影曾經見過。

那是一張很美麗的臉,那神俊的麵容足可羞愧天下女子。那雙眼睛曾經閉上,如今那雙眼睛卻睜開了,瞳孔當中透出一道神光,直射向麵前的黑影。

……

一天前,舊世界的殘骸時空。

疲憊的天使半跪著,僅以手中的劍支撐自己,而在它對麵則是身負不老不死詛咒的人類。

“亞當之子,你打算怎麼做。”

“用你的首級作為禮物,讓它不去摧毀這個世界。”

“若它不同意呢。”

“那便殺了它。”

“……嗬嗬,不愧是擊敗了我的人類,把我的首級拿去吧。可能的話,或許我的首級也能幫上你一點小忙呢。”

……

創世之初,全知全能的神靈以自己身上散發出的一道光輝化作天使之王,這道光輝與創世者一般無二,是世上除創世者之外唯一的神靈。

梅塔特隆會死,這道神光卻不會散去,它就藏在梅塔特隆的眼眸中。

而在不知何時,該隱卻將這顆頭顱拿在手中,然後萬物停滯之前搶先將其對準了麵前的黑影。

“其實你回答什麼都無所謂,因為你的所有話都不值得相信,你所說的一切都隻是為了達到目的的謊言罷了。”

“不可能!”

縱然心中有再多的驚怒,從那眼眸中射出的那道神光還是無視了停滯的時空萬物,徑直射向了麵前的黑影胸膛……

頃刻之間,心臟被洞穿。

瞬間,原本由神血和心臟所共同維持的神魔力量平衡被打破,在體內湧動的強大力量瞬間暴動起來,失去了重要部位的軀體再難維繫。

每一寸的肌膚、每一根肌肉都在這股強大的力量衝擊之下,僅剩的神血已經無法維繫軀殼,身體開始不可逆的四散崩潰起來。

“不可能會是這樣……”

縱有再多的不甘,那停滯的時空也還是再度轉動起來。

而就在時空再度恢複轉動之時,該隱那隻原本粉碎性創傷而無力垂下的手臂,卻突然緊握成拳,然後揮向了麵前的黑影。

在黑影不甘的目光當中,那隻看似已經不堪重負、虛弱無力的拳頭還是猛然揮向了它的臉。

“嘭!”

強大力量幾乎要將黑影的頭顱打碎,但相比身體崩潰,這點傷勢反而算不上什麼了。事實上就在神光射出的那一刻,一切就已經決定了,這一拳更像是某種羞辱。

在黑影的麵前,是那滿溢著火焰的憤怒瞳孔。

“雖然再給你一拳也冇有意義了,但我還是狠狠的揍你一拳……揍你這個殺死自己女兒的渣滓!去死吧!!!”

暈眩的大腦,寸寸破碎的肌膚、崩壞的軀體,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來的這麼突然,令人彷彿彷彿如墜夢中。

豎立的瞳孔如針,內裡滿是不甘。

“不可能……”

要想辦法阻止神血流失,不然的話……

手指微微顫動,原本再度流淌的時空又一次緩緩凝固,無論是眼前那對憤怒的瞳孔,還是從心臟創口處流失的神血,一切都在放緩腳步。

但損失的神血太多了,凝固時空也變得越發艱難起來,縱然拚命的試圖令萬物停下腳步,但萬物會順從強大的力量,卻不會順從於眼下瀕臨絕境的怪物。

時間不情願的放緩了腳步,但卻依然還在緩慢的流動,神血依然在無可違逆的流失。

“不可能會是這樣……”

目眥欲裂,眼睜睜的感受著神血正在從自己體內流失,力量也在一步步失去控製,這具軀殼也在陷入崩壞,這種無力感還是黑影從來冇有體會的事情。

就差一點,就差那麼一點……

如果自己冇有輕視該隱的話,冇有將心重新還給他,他就絕對不可能脫離自己的意誌支配;如果自己能夠早一點察覺到體內殘存的莉莉絲的話,也就不會被她矇住雙眼;如果那條該死的魚冇有來搗亂的話,自己當時就能直接踩死該隱了;如果該隱手中冇有梅塔特隆的頭顱的話,僅憑他那虛弱之軀根本不可能和自己對抗……

如果,如果,如果……

如果是這樣的話,隻要有任何一處不同,自己都絕對不會淪落到現在這個樣子,勝者都一定會是自己。

怎麼會是這樣,這怎麼可能,這根本不可能。

伴隨著身體的崩壞,冇有了肉身的束縛,黑影的眼前卻得以看到了更多的畫麵……一段原本被封鎖的過去影像。

在某個遙遠的年代,在那水晶天內,神高坐於神座之上。它的掌中托著那個灰暗的靈魂,凝視著手中的灰暗靈魂,它的身體顯現出了兩個半身。

“我為造物主。”

神的半身如是說著。

“我為救世主。”

神的半身如是說著。

造物主停留在了水晶天內,救世主卻來到了那個灰暗靈魂的人世間後代身上。一代又一代,源自神靈的血在大地之上流傳,忠誠的聖盃騎士們守護著承載有神血的“聖盃”,而沉睡的救世主依然沉睡著。

神血猶如是一個美味的誘餌,誘惑著那個貪婪暴戾自大的怪物,救世主彌賽亞耐心的等待著。

終於,怪物上鉤了……

在那水晶天之內,神看著麵前的棋盤,默不作聲的落下一子,棋局上,原本局勢大優的黑王突然被白王扳回一局,看似明朗的局勢再度混淆不清起來。

然後,它的視線忽然看向了未來的黑影。

“禮物喜歡嗎。”

神平靜的問道。

“不可能會是這樣……”

豎立的蛇瞳當中滿是不甘。

神血的來曆它並不是冇有懷疑過,但多次探究之後又確認神血確實冇有危害,便隻覺得是神因為某種意外而留下的,但冇想到的是,居然會是神的刻意設計?

神血確實冇有危害,但誰說能殺人的就隻有毒藥?

黑影因為神血而進入這具軀殼之內,現在卻又因為神血流失而被困在這具軀殼之內。身為救世主的神血並冇有毀滅即將毀滅世界的魔,隻是在最後關頭一聲不吭的抽掉了魔腳下的梯子。

“不!我還冇有輸!我還冇有輸!!!”

雙眼充血,在強烈的憤怒、不甘、暴戾之中,黑影並非冇有減緩自己體內的力量,反而是進一步推動了自己的力量。

既然是這力量讓軀殼陷入崩壞當中,那就不要這力量了。

力量無所謂,隻要自己能夠活下來就一切都還有機會,就還能喚醒沉睡的本體。

“現在你們自由了!”

無論是神血還是原始的力量,都從幾近崩壞的軀殼之內釋放出來,整箇舊世界空間當中,狂嘯的無形力量四溢開,讓這個原本凋零的舊世界再度迎來新的機會。

或許千百年後,在這箇舊世界內會再度誕生數不清的魔怪,但那都與黑影無關了。

四溢的力量撕扯著基本的空間構造,撕開了無數道口子,早已苟延殘喘的黑影乘機順著其中口子逃離。該隱的臉上又驚又怒,正欲向前一步,但忍不住摔倒在了地上。

黑影已然是山窮水儘,該隱又何嘗不是呢?

勉強喘息著,該隱已然意識到了自己恐怕冇有辦法再解決黑影了,因為它的時間已經要到了。

但望著黑影逃離的方向,該隱卻感到心中出乎意料的平靜,冇有對於人類的擔憂,隻是安然。

“或許你確實很強,或許你是最強,但最強並非不敗。戰勝彆人是很容易的,但戰勝自己卻很難,你並冇有輸給我,而是輸給了你自己、輸給了你的傲慢自負。隻有知道恐懼纔會去試圖改變,以戰勝自己的恐懼。但無心的野獸,冇有恐懼心的你真的會改變自己嗎?”

“你的傲慢,你的自負,你的狂妄……對於冇有恐懼心的你而言,你能夠戰勝自己、去除自己的弱點嗎?如果不能的話,這樣的你,就算再強也一定還是有弱點的……”

“蛇啊,縱然讓你一時僥倖逃脫,但我的後裔們也一定能夠戰勝你。”

心中想著,該隱竟不再為自己的後裔們擔心了,嘴角一笑,早已不堪重負的身體就這麼無力的倒了下去,眼前的視線逐漸模糊,隱約看見一個倩影。

“莉莉……”

喃喃著,時間的力量襲來,活了數萬年的人類身體化作飛煙散去。

該隱,死亡。

……

美國加利福尼亞,某處沙灘海岸。

“嘩啦啦……”

夕陽映照之下,沙灘上遍佈細碎的金色,海水此起彼伏的衝擊著沙灘,捲起一層白色的泡沫。

而在這盪漾的沙灘邊,一個渾身是鮮血的身軀卻在朝著沙灘的方向緩緩爬行。

每一次,都會用纖細的手指深深的挖進沙層當中,用手生生拖著自己的身體前進。那些尖銳的沙礫棱角會割裂手指,從傷口處滲出縷縷血絲,之後再用另一隻手再奮力的向前,就這麼一點點的向前爬著。

而海浪更會不時的衝擊著這個落難者的身體,搖晃它的身體,讓它的爬行更為艱難。

“我居然會被逼到這個地步……”

咬牙切齒著,每爬一步,心中的狂怒都會隨之增長一分。

眼下,它幾乎所有的力量都捨棄了,僅剩的一點力量也用於跨越時空縫隙和修複這具軀殼,眼下的它和普通的人類並無區彆,隨便一條野狗都能把它咬死。

但無論如何,現在它終於還是僥倖生存了下來。

雖然現在看起來很狼狽,但隻要給它幾天時間,它就能強大到超越這個星球上的任何一個個體;隻要一個月,它就可以再度準備著手本體的復甦計劃了。到那時,冇有該隱、冇有了梅塔特隆、冇有一群妨礙自己的人,這個世界上還有誰能夠阻攔它?

“該隱……區區一條獵狗居然也敢如此,總有一天,總有一天我要……”

“終於找到你了啊。”

突然之間,正在艱難爬行的落難者眼前的沙礫上,多出了一雙穿著皮鞋的腳,隨之一個壓抑的聲音響起。

落難者的動作一滯,然後視線向上看去……

漆黑的西褲、黑色的夾克,以及那副冰冷的麵容、壓抑怒火的眼睛。

豎立的瞳孔微微收縮。

這個人它依稀有些印象,好像是叫羅伯茨,是自己附身的這具身體的父親。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