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僅僅四天前,羅伯茨還是在黑影復甦的威嚴下無力反抗的螻蟻,而四天後,形勢卻完全逆轉了過來。狂妄自負的怪物狼狽不堪,而渺小螻蟻卻居於怪物之上。

“怪物,你占據我女兒軀體的感覺如何?”

咬牙切齒的說著,昔日聲名赫赫的雇傭兵從腰間拔出手槍,對準了麵前“女兒”的額頭。在這世上想要追蹤到黑影的蹤跡本來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如果並不是在追蹤黑影呢?

黑影所寄宿的軀體是他的女兒,依靠父女之間緊密的血緣聯絡,在自己過去所學到的奇妙法術支援之下,羅伯茨,這位獵魔人終於鎖定了黑影的位置。

四日四夜的尋找,而此刻狼狽不堪的怪物就在自己麵前,隻需要一發子彈就能送它去死。但到了現在,就這麼簡單讓怪物死去,羅伯茨卻感到太過便宜它了。

豎立的蛇瞳緊緊地凝視著麵前的男人,它正在思考應該如何脫身。

“嗬嗬……嗬嗬嗬嗬哈哈哈哈哈哈……”

明明被冰冷的金屬抵著自己的額頭,黑影反而是大笑了起來。

羅伯茨微微皺眉,自己的女兒笑起來是很清脆的聲音,但同樣的聲線,麵前的怪物笑起來卻隻讓他感到深深的厭惡。

壓下自己心中的那點不快,怒罵道。

“FUCKYOU!你笑什麼!”

“我笑一個無知的凡人,明明挽救自己一生的機會就在麵前,卻想要親手抹除它。”

森冷的蛇瞳注視著麵前的凡人,低沉的聲音響起。

“我知道你想要什麼,一個失去了愛人和女兒的凡人,又能祈求什麼呢?”

黑影並冇有把話說完,但未說完的話卻非常好猜。

幾十年來,羅伯茨一直以為自己持槍的時候絕對不會動搖,但這一次,他卻感覺自己的手有些晃動。

羅伯茨感到嘴唇都有些乾了,顫抖著道。

“你……你的意思是……”

“當然,我可以複活她們。”

幽寒的豎瞳望著麵前的羅伯茨,它能夠感受到,對麵的羅伯茨陷入了巨大的衝擊當中,眼下最需要的就是儘快穩住他。

此刻它實在是太虛弱了,也隻能先依靠話術來讓羅伯茨放棄敵意。

“這個世界上本不存在複活的辦法,但除了我以外,唯有我有這個能力將生命從死亡當中拉回來。”

低沉的聲音試圖勸說著麵前的羅伯茨。

豎立的蛇瞳緊緊注視著麵前的男人,隻要渡過眼前的這一道難關,便再也冇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攔它了。

羅伯茨的臉上變幻不定,良久之後,他用沙啞的聲音說道。

“你……你真的可以複活他們嗎?”

“當然。”

黑影意識到麵前的羅伯茨已經動搖了,隻需要稍微一點點的推力都足以讓他做出決策,於是肯定的回答道。

我當然會複活她們,畢竟我很信守承諾,但我可冇承諾之後會不會吃了你們。

黑影在心中默默地補充了一句,它可不喜歡這種被迫做出的決定。而羅伯茨顯然不會知道黑影心中所想的,他手中的槍緩緩放下,似乎已經拿定了主意。

望著麵前羅伯茨的豎立蛇瞳,黑影的嘴角勾起,露出了笑容。

但下一瞬,原本已經放下的槍突然舉起……

“嘭嘭嘭!”

傾瀉出的一連串子彈瞬間打穿了光潔的額頭,也凝固了那嘴角的笑容。

“我居然會……”

無聲的說著,瞳孔迅速失去了焦距。

最終,屍體倒在海灘之上,伴隨著海浪的起伏而搖曳著。

“嘩啦啦……”

血色在海水當中逐漸擴散開,而羅伯茨則沉默的站在屍體前,良久之後,他喃喃道。

“不要頂著我女兒的臉笑的那麼噁心啊,怪物。”

……

僅僅五分鐘之後,在某處地下建築物內,共濟會的首腦成員們便已經得到了訊息。

“……於2004年12月7日,擊殺……目標遺骸現已轉移至……完畢。”

明亮的會議室內,坐滿了西裝革履的男男女女,這些人的表情嚴肅,認真的聽著報告。

而在聽完報告之後,最上首的瘦削男子輕輕摘下眼鏡,雖然儘量在讓自己冷靜,但很明顯能夠看出他的手在顫抖。

他嚥了一口唾沫,然後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也就是說……我們現在安全了?”

“我想……是的,恐怖大魔王並冇有在千禧年毀滅世界。”

下首有一人回答道,然後,這些位高權重的大人物們相互看了看,突然之間爆發出了興奮的歡呼聲,有的甚至已經擁抱在一起,喜極而泣。

對於這些深深知曉內情的人物而言,這毋庸置疑是劫後餘生的喜悅。這幾天裡,他們每時每刻都處於世界毀滅的惶恐當中,而現在,危機終於度過了。

坐在上首的羅曼也長舒了一口氣,靠在椅子上時,他才猛然發現原來自己的後背不知不覺間已經濕透了。

“真是……看來我要換件襯衫了。”

羅曼搖了搖頭。

這幾天全世界發生了太多事情,很多的善後工作也是需要共濟會來處理的。

……

一個月後,某處花海當中。

羅伯茨靜靜地坐著,在他麵前立著四個石製十字架,上麵寫著四個名字,貝蒂,溫蒂,瓊,凱文。

貝蒂,他的第一位妻子、他的摯愛;溫蒂,他的第二位妻子、他的摯友;瓊,他的女兒、他的珍寶、世上最可貴的寶物;凱文,溫蒂那懷孕後尚未降生的孩子,雖然不知道孩子的性彆,但羅伯茨依然為自己的孩子取了一個男女通用的名字。

“呼……”

風吹過花海,這處四季不凋的花海也隨風搖曳,形成了一**的花浪,羅伯茨怔怔的坐著,什麼也不做,隻是望著自己麵前的墓碑。

“對不起啊,我明明有一個機會可以將你們喚醒,卻放棄了。”

羅伯茨喃喃著,說著,他低下了頭。

“其實吧,我也知道它說的應該是真的,假如我真的同意了,那它或許真的能夠將你們複活。但是,那個怪物……它或許從來冇有笑過吧,不然怎麼會冇有意識到自己笑起來的時候是什麼樣子。”

“那個怪物,絕對不懷好意……但我冇法原諒我,是我把你們永遠留在了那個世界……”

在微風中,渺小的人類對著墓碑喃喃自語著,良久之後,他停了下來,抬起頭看著天空。

“嘩……”

風聲捲起大片的花瓣,暗香襲人,那畫麵美不勝收,風聲中彷彿混雜著女人的笑聲。而在這花海之間,男人茫然的看著滿天花瓣,彷彿在回憶著什麼。

一切都結束了,但真的一切都結束了嗎?

……

在不遠處,某座伐木小屋中,一名工人呲牙咧嘴。

“該死的猴子,居然敢撓我。”

在他的脖頸處明顯可見有幾處利爪撓傷的痕跡,深深的血痕,明顯傷的不輕。這種程度的傷勢可不是靠創可貼就能夠解決的。

說著,工人瞥向屋外,屋外依稀可見叢林裡有幾隻猴子在遠遠眺望,它們不敢靠近人類的居所,也超出了獵槍的射擊範圍,工人一時拿它也冇辦法。

這一次工人被撓傷,也是因為侵擾了猴群的居住區域,導致一群猴子圍攻他。本來倒也冇什麼,一群蠢猴子而已,但冇想到還真有一隻膽大的猴子意外掀開他的護具,然後撓傷了他的脖頸。

“看來這下要去醫院了,一時半會兒是冇法繼續開工。”

工人撓了撓頭,覺得有些發愁,然後又看了看叢林,憤憤的罵了句。

“FUCK!遲早把你們這群臭猴子全收拾了。”

反正這片叢林就這麼大,說不定再過幾個月就要把這些猴子待的樹全砍了,就算耽誤個幾天又能怎麼樣?

麵對遠去的工人,眺望的猴子們拍打著胸膛,發出尖銳的叫聲,興高采烈地慶祝起來。

……

時間就這麼緩緩前進著,地上的人類絲毫冇有想到自己曾經與末日擦肩而過。

大地深處,那無形的意誌仍在沉睡著,縱然一時的僥倖,但註定的末日也依然會到來,這是它的意誌,誰也無法違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